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一章高考(下)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8-10 16:11  |  字數:3547字

「這臭小子能有什麼出息,秦風,以後你要好好管教下他。」

雖然感覺兒子在最近幾年改變了很多,但謝大志還是不肯在人前誇獎他,這或許也是做父母的通病,當著自家小孩,嘴裡總是沒什麼好話。

「哎呦,這麼熱鬧啊?」院子里這正吃著飯,大門又被人從外面給推開了。

「彪哥,您怎麼來了?」

正往嘴裡塞著包子,努力打掃戰場的秦風看到來人,不禁有些意外,因為胡保國的警告,常翔鳳這段時間並沒有和秦風有過往來。

「謝老闆和昊子都在啊。」

阿彪推門進來後,先對謝大志和沈昊打了招呼,這才看向秦風,說道:「四爺聽說你今兒高考,昨天特意讓南方的師傅給你用雪梨熬制的龜苓膏,這玩意能明目清心,還能降火,四爺讓我給你送來……」

常翔鳳這段時間雖然沒有來找秦風,並不代表他不關注秦風,只要是在道上混的人,都知道古玩街的那個《文寶齋》是不能招惹的,那就是常翔鳳放出的風聲。

另外常翔鳳這一個多月也沒閑著,他幾乎用了高壓手法,強令一些不太乾淨的公司關了門,將許多夠得上判刑的人,都送到了國外。

現在的常翔鳳,從法律上找不到他絲毫的破綻,能將屁股擦乾淨,常翔鳳知道是誰的功勞,眼下給秦風送龜苓膏的舉動,其實就是在向胡保國表達自己的謝意。

「彪哥,這怎麼好意思?多麻煩四爺啊。」

秦風口中客套著,卻是將那龜苓膏接了過去,他明白常翔鳳是藉此對胡保國示好,如果東西貴重了秦風肯定不會咬。但一點吃的東西,沒必要拒了常四爺的面子。

「得,東西送到,我也不打攪各位了。」

阿彪原本也有送秦風去考場的意思,一看院子里的兩位,頓時打消了這個主意。兩手一抱拳,說道:「祝小兄弟馬到功成,金榜題名!」

「謝謝彪哥,承您吉言了……」

秦風笑著將阿彪送出了院子,這次卻是將原本從裡面給插上了,別管怎麼說今兒要參加高考,秦風還真沒什麼心情去應付這些人。

「秦風,阿彪在津天也是個人物,沒想到親自來給你送東西。」

等秦風回到院子里後。謝大志眼中還殘留著一絲震驚的神色,越在津天呆的久,他越是了解常翔鳳的底細,就算跟在他身邊的阿彪,在津天也是跺跺腳能震四方的人物。

聽到謝大志的話後,沈昊卻是一臉的不屑,撇了撇嘴說道:「什麼人物啊,都是些見不得光的。」

「吃好了。昊哥,差不多八點了。咱們早去回吧。」

秦風一口喝乾凈碗里的豆汁,打斷了兩人的談話,謝大志一直在社會上做生意,難免會道上人物有些敬畏,和沈昊是絕對話不投機的。

今兒的主角發了話,謝大志和沈昊都沒多言。一個出去發動了車子,一個放秦風拿起了東西,倆大老爺們比保姆還要仔細。

李天遠是見了學校就頭疼,他自然不肯跟著去,謝軒到是跟著上了車。雖然學習成績不好,但是對上大學,小胖子心中還是一直有那麼一絲憧憬的。

來到考場的時候是八點四十分,秦風等人這才發現他們來的還是有些晚,因為第一場通常是提前半個小時進場,此刻圍在外面的人山人海,大多都是學生的家長。

六月的天氣已經十分炎熱了,但將外面馬路擠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沒有一個願意離開的,均是安靜的等在那裡,或是將自己的孩子送進考場。

來到考場的入口處,謝大志拍了拍秦風的肩膀,說道:「秦風,去吧,好好考,我們在這裡等你!」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謝叔,這天太熱了,你們去賓館吧,我回頭考完了直接過去。」

「那哪兒成啊,沒見這麼多家長都在等著嗎?」謝大志擺了擺手,說道:「你和軒子是兄弟,叫我聲叔,我就該在這裡等的。」

謝大志的話讓秦風心中湧出一絲感動,重重的點了點頭,秦風拿著准考證進了考場,在他身後的人已經不多了,只有寥寥幾個急匆匆趕來的考生。

坐在考場里,看著那些或是自信或是彷徨的稚嫩面孔,秦風也不禁感概萬千。

曾幾何時,他只是個在路邊撿垃圾的流浪兒,那會秦風最大的心愿,不過是存上一些錢送妹妹去上學,怎麼也沒想到過,自己能有一天和這些天之驕子們坐在一起。

恐怕就是身邊的這些學子們也不會想到,今天和他們坐在一起的秦風,居然連一天的教師都沒進過,眼前的一切,對於秦風來說都是好奇的。

眼前的這一幕讓秦風感到有些不真實,直到考試的鈴聲響起,考官們鄭重其事的拿著尚未拆封的考捲走進來時,秦風才清醒了過來。

第一場考的是語文,這對秦風來說問題不是很大,跟著載昰學習三年,他最紮實的就是國學功底,另外還學了一口的倫敦腔。

兩個小時過後,秦風將寫有自己名字和准考證號的考卷交了上去,跟著熙攘的人群走出了考場。

看著外面那些充滿了期盼的臉龐,秦風知道,自己參加高考算是對了,這是他人生中所應該有的經歷,否則日後肯定會留下遺憾。

「秦風,考的怎麼樣?」

謝大志在考生里找到了秦風,連忙迎了上來,將阿彪帶來的龜苓膏遞了過去,說道:「吃,快點吃,這天忒熱了,先降降火再說……」

要說之前的謝大志,心裡或許有那麼一點點功利之心,但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