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二十章高考(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禁足三個月,阿丁則是一早就坐飛機去了南方的S省,兩人在京城算是臭了大街了。 而那位喝醉了的黃海山所長,在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了處分通知。 由於黃海山在值班期間酗酒,並且違法相關條例攜帶槍支...

「秦風,胡局讓我來送你去考場1

六月七號天剛蒙蒙亮,正在院子里和李天遠練功的秦風就聽到了敲門聲,打開門一看,卻是胡保國的司機沈昊。

要說胡保國對秦風還真是上心,他怕高考這天車多人多,專門放了沈昊三天假,讓他找了輛車陪著秦風。

「昊哥,這才幾點鐘?哎呦,謝謝您了,連早點都買了啊1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將他給讓了進來,這一個多月胡保國不方便來的時候,多是讓沈昊過來,一來二去的,和秦風李天遠等人都相熟了。

看著秦風漫不經心的樣子,沈昊不由好奇的問道:「你到底是不是今兒高考啊?怎麼也不複習?」

沈昊自小習武,後來被送到了部隊里,只不過他個性太強,最是受不得約束,寧願放棄成為特種部隊教官的機會,也要轉業回來。

由於文化程度不高,回來之後工作安置的並不是很對口,所以在沈昊心裡,那能考上大學的都是文狀元。

「沈哥,都到這會了,複習有什麼用?」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他這次報考的專業比較冷僻,是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全國開設這們課程的,目前為止就只有京城京大的資源文物鑒定學院。

而且根據秦風打聽到的消息,報考這項專業的人並不多,只要他能考到分數線以內,錄取是不成為題的。

「那也要好好學習埃」

沈昊嘴裡嘟囔了一句,不過注意力馬上就被正在站樁的李天遠吸引了過去,將手中的早點往秦風懷裡一塞,說道:「遠子,咱們走兩招?」

「昊哥。您就繞了我吧,我這胯部還沒好呢。」

聽到沈昊的話后,李天遠連忙收了拳架子,沒好氣的說道:「我才練幾年的功夫,和您這正宗的戳腳傳人比,不是找虐嗎?」。

要說沈昊。也算得上是武林中人,他爺爺叫沈慶,是一代武術大師馮克善那一脈的嫡系傳人,練得一身戳腳絕藝。

俗話說南拳北腿,戳腳以腿見長,主要腿法有踢、撩、飄、點、見端等,又十分強調手腳並用的技擊方法。

拳諺說:「手是兩扇門,全靠腿打人」,正符合了戳腳的功夫。像《水滸傳》中武松醉打蔣門神的鴛鴦腳、玉環步等,也都是戳腳中的招式。

沈昊從五歲就跟著爺爺習武,到現在練了二十多年了,功夫紮實之極。

李天遠上次和他搭了個手,沒成想沈昊打的興起,一腳將李天遠就給踹趴下了,這養了快半個月了,腰胯間還是感覺有些不得勁。

「秦風。要不然咱們練練?」沈昊一臉希冀的看向秦風,他和秦風也搭過手。那次是不分勝負,只是沈昊一直都感覺秦風沒有盡全力。

「昊哥,你要是打的我不能上考場怎麼辦啊?」秦風笑著搖起頭了頭,眼前的沈昊是個武痴,性格也頗為火爆,跟著胡保國。兩人倒是相得益彰。

「說的也是,我怎麼忘了這茬了。」

沈昊一拍腦袋,懊惱的說道:「今兒就算了,不過等你考完試了,咱們一定要好好練練。看是你的八極厲害,還是我的戳腳實用?」

「成,到時候昊哥您被藏私就行。」

秦風點頭答應了下來,沈昊的功夫和他相差無幾,拳腳的嫻熟程度還要高於秦風。

只是在和平年代,沈昊也沒見過血,狠辣上面,卻是要差了不少,兩人要是生死相搏的話,即使兩個沈昊也不是秦風的對手。

洗漱了一番之後,秦風三人圍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吃起了早點,沈昊是個無肉不歡的人,大清早的除了包子豆汁之外,居然不知道在哪裡還稱了兩斤驢肉。

「哎,秦風,你們倒是吃上了啊,我這專門去買了狗不理……」

幾人正吃的時候,虛掩著的大門被人從外面給推開了,謝大志看著院子里的三人,不由罵道:「謝軒那臭小子還沒起啊?每天都起那麼晚,秦風你也不教訓教訓他?」

「謝叔,軒子不是練武的料,起那麼早幹嘛啊?」

秦風站起身將謝大志手中的包子接了過去,笑道:「我們三個都是大肚漢,再多的東西也吃得完1

秦風這話倒不是在吹牛,練武之人腸胃功能異於常人,笑話食物特別的快,就像是秦風和李天遠,平時每天都要吃上五六頓飯,飯量遠比普通人大的多。

「稱了六斤包子,足夠你們吃的了。」

謝大志笑眯眯的掏出包煙給自個兒點上,說道:「回頭我送你去考場,那地兒距離這裡可不近,秦風,你和軒子親如兄弟,就當我是長輩送考吧……」

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情,到現在謝大志還記憶猶新。

當天秦風和胡保國走了之後,常翔鳳把他和吳兵給拉住了,不但讓人馬上給謝大志辦了一張VIP貴賓卡,連那五萬塊錢的年費都給省掉了。

在第二天的時候,常翔鳳又擺酒給謝大志和吳兵賠罪,在吃飯時常翔鳳接到的幾個電話,卻是讓謝大志認識到了這位江湖大佬和胡保國的能量。

常翔鳳掛斷電話后告訴了謝大志和吳兵,蔡東被家裡禁足三個月,阿丁則是一早就坐飛機去了南方的S省,兩人在京城算是臭了大街了。

而那位喝醉了的黃海山所長,在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了處分通知。

由於黃海山在值班期間酗酒,並且違法相關條例攜帶槍支,有狹私報復的行為,根據市局精神,黃海山被開除公職,其餘幾個協警聯防隊員,都被清理出了派出所。

這些事情起因,都是因為秦風,旁人或許會認為秦風是胡保國的晚輩,但只有謝大志,才真正知道,秦風不過就是胡保國管教所里的一個少年犯。

謝軒同樣也做過胡保國改造的對象,但謝軒和胡保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交集,這也讓謝大志明白,秦風一定是有自己的過人之處,才會讓胡保國如此看重。

所以從那天起,謝大志以三個孩子需要人照顧的名義,給三人請了個保姆。

除了早餐之外,每天都會有個阿姨來給他們做飯打掃衛生,倒是讓三個都不大喜歡幹家務的傢伙挺高興的。

秦風多聰明的一人,自然明白謝大志的意思,不管他是虛情還是假意,但總歸對自個兒真不錯,當下笑道:「謝叔,您那麼忙,就算了吧,有昊哥送我就行了。」

「那我也跟著去吧,中午我那附近的酒店開個房間,你直接在那邊休息就行了。」

謝大志想了一下,接著說道:「這考試是個費腦子的事兒,中午咱們吃點好的,回頭你進考場后,我去津天大酒店定點海參鮑魚。」

「謝叔,不就是個高考嗎?不用那麼麻煩的。」

秦風正出言推辭的時候,謝軒揉著眼睛從屋裡走了出來,嘴裡頗為吃味的嘟囔道:「爸,誰是您兒子啊,我咋沒享受過這待遇?」

「臭小子,你別說考大學了……」

聽到兒子的話后,謝大志頓時氣不打一出來,一巴掌將還在迷糊著的兒子給拍醒了,「你要是能考上高中,你老爸我整天給你燕窩魚翅的吃1

「算了吧,我還是吃狗不理包子加豆汁吧1謝軒一縮腦袋,伸手抓了個包子就往嘴裡塞。

秦風拉住了還要追打兒子的謝大志,笑道:「謝叔,人各有志,軒子生意做的不錯,日後未必就比您差。」

要說謝軒在古玩生意上,還真是有幾分天賦,而且腦子非常靈活,那跟著秦風這麼久,謝軒心中的壞主意也是一個接一個。

前幾天有個長得像農民的傢伙帶了個物件去店裡,是一尊沾滿了泥土的鎏金佛像,那人說這東西是自家菜地里挖出來的,開價也不貴,只要一萬。

謝軒雖然沒學著秦風去考大學,但平時在古玩街到處晃悠,從野路子里也學的不少鑒定的知識,一看這東西,果然像是個老物件。

不過謝軒手上沒錢啊,這哥們就動了壞心眼,從對方那身上的土腥子味里,他就聞出了一些門道。

謝軒先是告訴他要打電話去找人拿錢,一回頭卻是給市場派出所打了個報警電話。

沒過十分鐘,市場派出所打擊走私盜墓專項治理辦公室的人,就在沿街各店進行了盤查,連路口都守上了人。

帶來佛像的那哥們一看這情形,嚇得連佛像都顧不上拿了,轉身就溜出了店鋪,卻是不知道,謝軒直接就將那佛像給鎖進了保險柜里。

等到派出所的人上門后,謝軒直言那像是盜墓的人跑掉了,心安理得的將鎏金佛像據為己有。

這事兒並沒完,過了兩天之後,那哥們又找到了謝軒,想要討回佛像。

誰知道謝軒翻臉不認人,讓李天遠揪住那人就要往派出所送,說是因為他的事,自己被罰了五千塊錢款,佛像也被沒收掉了。

雖然有些懷疑謝軒,但面對身高馬大面相兇惡的李天遠,那土耗子也只能是自認倒霉,讓謝軒完成了一次黑吃黑的舉動。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PS:8月11號下午2點半,打眼要在潘家園天雅古玩城美術館參加黃金瞳簡體書《典當》完本儀式,有免費書贈送,有時間在京的朋友可以去領取

嗯,因為這個原因,這幾天的更新要少點,朋友們多諒解,月票推薦票還是要支持的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