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一十八章烈士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相反還都給予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而常老四做事也很有底線,黃毒兩樣是絕對不沾,所以這麼多年下來一直都沒出什麼事。 「秦風,今天這事你看怎麼辦?」 胡保國看了一眼那些警隊...

「小兄弟,實在是委屈了你,先下車吧。」

阿彪十分有眼色,在幾人對話的當口,去到那群蹲在地上的聯防隊員處,翻出了手銬的鑰匙,幫秦風打開了銬子。

胡保國微微皺了下眉頭,說道:「常老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秦風這孩子我了解,他不是那種做奸犯科的人,你那些污水少往他身上潑1

「哥們原來是這麼純潔的人啊?」

胡保國的話讓秦風心中暗笑,當初他在管教所的時候,可是沒少給胡大哥惹麻煩,幾乎每年胡保國都要給他擦幾次屁股。

「胡局長,您這可真是冤枉我了,這真不關我的事兒埃」

聽到胡保國的話,常翔鳳那邊卻是叫起了撞天屈,那倆紈子弟看秦風不順眼,關他什麼事?要說與他有關係,那也不過就是發生在莊園里而已。

「胡局長,這事兒還真不怪常先生,事情是這樣的……」

謝大志自付能和胡保國說上幾句話,當下將一開始在停車場的衝突到後面的斗狗,都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至於這些警察的來歷,謝大志則是一字未提,不過在場的都是些人精,誰都能想到黃海山是為何而來,又是受誰托請而來的。

「好,好,沒想到人民警察還能充當私人的打手啊?」

聽完謝大志的講訴后,胡保國的臉色陰沉似水,惡狠狠的剮了一眼那幾個蹲在地上醒酒的傢伙,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說道:「五分鐘內還不到,你自己打辭職報告吧1

說完之後胡保國也不聽對方的回答,對著秦風招了招手,說道:「你過來,我問你點兒事。」

走出十多米外,胡保國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怎麼跑這裡來了?和那件事沒關係吧?」

半年之前的那樁販毒制毒大案。雖然已經快結案了,但裡面還有些事實不是很清楚,就像袁丙奇怎麼都不承認那些毒品是他攜帶的,而是咬死了蠻豹。

當然,這無法影響案件的最終判決。而且袁丙奇等人也被執行了死刑。

不過秦風在這案件中的影子。卻是被一些有經驗的老偵查員注意到了,要不是胡保國調了過來,將一些事情給壓了下去,或許秦風就會被翻出來了。

「胡大哥。和那事兒沒關係。」秦風搖了搖頭,有些鬱悶的說道:「我就是跟軒子過來看看熱鬧的,誰知道遇到那倆人埃」

要說今兒真是流年不利,一分錢沒賺到不說,大黃還受了傷。另外又得罪了兩位京城紈子弟,如果不是碰巧遇到了胡保國,說不定秦風還要進次派出所。

「對了,胡大哥,您怎麼跑這裡來了?」

秦風有些疑惑的看向胡保國,開口問道:「你認識那位常四爺?他可是道上的人物,這生意做的未必乾淨……」

要是胡保國在津天呆了一些年頭,秦風相信他肯定會認識常翔鳳,不過胡保國調來才三四個月。以前又是在監獄系統的,怎麼也和常翔鳳扯不上關係埃

而且兩人的身份一個是官,一個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江湖人士,尤其到了胡保國現在這種職務,更不能輕易接觸像常翔鳳這樣的人了。那會給人口實的。

「他那些事我還能不知道?常老四能平安那麼多年,還不都是多虧了他幾個哥哥啊1

胡保國聞言嘆了口氣,看了一眼遠處的常翔鳳,低聲說道:「當年他大哥常翔龍和二哥常翔虎。都在老山前線犧牲了……」

原來,常翔鳳一共兄弟四哥。他是老小,三哥在五歲的時候得病死掉了,而大哥和二哥在六十年代的時候參軍去了部隊。

在七十年代末的那場戰爭中,作為團長和尖刀營教導員的常翔龍和常翔虎,在一次突如其來的遭遇戰中,被敵人兩個師的兵力給圍住了。

為了拖住敵人等待大部隊到來,那一仗打的非常慘烈,全團一千多人打到最後,只剩下了不到兩百個活著的人,從團長政委到各營營長教導員,幾乎死傷殆荊

而胡保國當時就是尖刀營的營長,他被一顆子彈擊中后昏了過去,醒來之後卻發現老兄弟幾乎死的一個不剩,常翔龍和常翔虎兄弟兩個同時遇難。

戰後調查發現,胡保國的那個團之所以陷入困境,卻是一個有著相當背景的軍部參謀玩忽職守造成的,作戰的當天,他喝多了酒根本就沒看清楚自己發出的那個坐標。

讓胡保國憤怒的是,由於參謀的背景,他連軍事法庭都沒有上,只得到了一個記大過的處分,於是沒等傷勢完好,性子火爆的胡保國就拎著槍沖入到了軍部里。

槍聲響了,那位參謀的脊椎神經被打傷,以後一輩子只能坐在輪椅上,胡保國用自己的方式,為全團兄弟報了仇。

當然,這件事所帶來的後果也是極其嚴重的,作為戰鬥英雄的胡保國,直接被送上了軍事法庭。

胡保國的老首長,頂著層層壓力,將官司打到了軍委高層,最終沒有給胡保國判刑,但卻是無法再呆在部隊里了。

利用自己的影響力,那位老首長把胡保國安置在了那會還沒有改成少管所的石市監獄,也是為了給某些人一個交代,算是一種變相的發配吧。

說到這裡,事情自然就很明白了,常翔鳳就是胡保國戰友的弟弟,當時胡保國雖然受了處分轉了業,但常翔龍兄弟兩個,卻是實實在在的戰鬥英雄、國家烈士!

在一場戰爭中出現兄弟倆都是烈士的情況,或許還要追溯到幾十年前,這絕對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光榮事,於是作為烈士家屬,常翔鳳受到了各級政府很多的照顧。

就像當時的個體戶政策還沒開放,常翔鳳就已經能光明正大的做生意了,這些都得惠於那兩位烈士哥哥。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在那場自衛戰爭中,京津地區當年的頑主尤其多,死在戰場上的就不說了,而活下來的人,都進入到了不錯的部門工作。

這些人對當年戰友的弟弟,不用說也是諸多照顧,這也使得常翔鳳躲過了多次的嚴打,將他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胡保國和常翔鳳的二哥,那是真正過命的交情,所以這些年一直和常翔鳳都有來往,這些歷史都是組織上知道的事情,來到莊園見常翔鳳,胡保國也不需要遮遮掩掩的。

「哥哥是烈士,弟弟是江湖大佬?」

聽到這傳奇的故事,秦風也不禁有些傻眼,這每個人的生活軌跡真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不知道九泉之下的常翔龍兄弟要是了解弟弟的情況,會是一種什麼心情?

聽到秦風的話后,胡保國嘆了口氣,說道:「老四他爸早年就去世了,他媽沒工作身體又不好,國家給的那點錢連看病都不夠,他這也是被逼的。」

烈士的榮譽國家雖然給的很高,作為烈士家屬,常翔鳳也出現在很多場合做報告。

但是部隊對於軍人的撫恤,早些年的時候一直不怎麼高,就算是烈士,也只是按照工資標準的倍數來發放,那會軍人的津貼非常低,拿到手的真沒多少錢。

常翔鳳要給母親看病,還要照顧嫂子和幾個侄子,走上江湖這條道路,以前他哥哥的戰友誰都說不出什麼,相反還都給予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而常老四做事也很有底線,黃毒兩樣是絕對不沾,所以這麼多年下來一直都沒出什麼事。

「秦風,今天這事你看怎麼辦?」

胡保國看了一眼那些警隊里的敗類,開口徵詢起秦風的意見來,這話要是被常翔鳳和黃海山聽到,說不得會吃驚成什麼模樣。

「胡大哥,這幾個人是你的手下,你看著處理吧……」

秦風想了一下,笑道:「至於那兩位,就算了,什麼時候我要是碰到了,再和他們算這筆帳……」

秦風聽吳兵說起一些那兩人的來歷,胡保國初到津天,也不合適樹敵太多,這些京城來的紈子弟們辦事未必靠譜,但壞起事來,卻是讓人防不勝防。

「好吧,這事兒我來處理,非扒了這幾個人的警服不可1

胡保國重重的點了點頭,當看到一輛警車飛馳而來停在莊園門口,急匆匆的跑下來一個穿著警服的胖子后,示意秦風跟他走了過去。

那警銜不低的中年胖子徑直跑到了胡保國的面前,看都沒看路邊蹲著的幾個人,「啪」的敬了一個禮,開口說道:「胡局長,我……我來晚了,請您指示1

「周局長,這幾個人都是你下面轄區派出所的吧?」

胡保國面沉如水,手裡把玩著那把五四式手槍,淡淡的說道:「醉酒執行公務,拿槍威脅群眾,有這樣的人民警察嗎?我想知道,你是怎麼帶的隊伍?」

胡保國的聲音越來越大,到了後面幾乎是在厲聲呵斥:「你要是我當年帶的兵,上了戰場我第一個就槍斃你1

雖然在地方上沉寂了十幾年,但胡保國當年從屍山血海中培養出來的殺氣,還是嚇得那位周局長的身體瑟瑟發抖,不斷擦拭著額頭滴落下來的汗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PS:個位數的月票,悲催啊,兄弟姐妹們,有月票一定要投出來呀,恩,還有免費的推薦票,大家多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