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一十七章意外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門走了下來,看著滿身酒氣一臉醉態的黃海山,不禁皺起了眉頭,隨手拿出手機撥出了個號碼。 「老子當然是警察,你是幹什麼的?」 黃海山搖晃了下手槍,說道:「老頭,識相點,趕緊的把路給我讓開,...

「阿丁,我說你小子怎麼這種趣味啊?讓老黃把人教訓一頓就行了,你還非要在這裡看著?」

津天與廊市交界處的派出所距離常翔鳳的莊園並不是很遠,從莊園里出來之後,蔡東和阿丁就來到了派出所里,按照阿丁的說法,是要親自讓那小子難看。

要是放在京城裡陰人,蔡東肯定不敢這麼做,不過在這窮鄉僻壤的地方,派出所就是老百姓眼中的衙門了,收拾個毛頭小子,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事。

「東哥,那小子的狗不是厲害嗎?」阿丁冷笑了一聲,說道:「我要當著他的面把那隻狗打死,看他能把我怎麼樣?」

阿丁從小跟著蔡東,原本並沒有如此囂張,但他的父親仕途不錯,前幾個月出任南方一個省份的常務副省長,等於是封疆大吏了。

俗話說子憑父貴,老爸的升遷,自然使得阿丁的身份水漲船高。

再加上那個省份一些官員提前入京拜訪即將上任的領導,中間沒少巴結阿丁,也讓阿丁的性格變得狂妄自大起來,早些年壓抑著的情緒盡數爆發了出來。

「那個姓吳的和常老四關係不錯,我怕常老四插手。」

蔡東臉上露出一絲猶豫,阿丁馬上就要離京了,後面有什麼事兒對他影響不大,但蔡東還是要在京津圈子裡混的,招惹了常老四,未免有些不太明智。

「東哥,這又不是在京里,你用得著那麼瞻前顧後的嗎?」

阿丁撇了撇嘴,說道:「常老四再厲害也不過是個混江湖的,難不成為個小屁孩的事,麻煩到那位?再說了,那位已經退了,究竟有多大影響力還不知道呢1

「你說的也是,不過等會別太過分了……」

蔡東點了點頭,心中卻是莫名的有些慌亂。他腦子裡閃現出了秦風那張淡然鎮定的臉龐,總是感覺什麼地方有些不對。

「也應該回來了吧?那裡出去只有一條路,老黃應該能堵住的1

阿丁興奮的在所長室里轉悠了起來,一會摸摸牆上掛著的電警棍,一會把玩著桌子上的手銬。在心裡琢磨著等會怎麼去整那小子。

阿丁猜想的不錯。黃所長是見到了秦風,只不過事情和他所想的有那麼一點出入。

喝大發了的黃海山根本就沒聽清楚蔡東的電話,也不是在路口堵秦風所坐的那輛車,而是直接堵到了常翔鳳的莊園門口。

「都給我上。把他給我銬起來1

喝的七暈八素的黃海山,右手揮舞著手槍,他此時感覺特別的好,似乎又回到了機關大院,回到了那種人人奉承的生活中。

「小兄弟。別反抗,讓他拷,這事兒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1

常翔鳳知道和喝醉酒的人是沒道理講的,此時上去制止,說不定真被這愣頭青派出所長給崩掉,眼下也只能讓他將秦風給帶走了。

「狗,那條狗也帶回去1

黃海山忽然想到了丁少的交代,對著手下一個警員說道:「直接把那輛車開回去就行了,你們幾個都跟到所里去錄口供1

雖然喝的不少。但從專業警校畢業的黃海山,對辦案的流程還是記得的,蔡少和丁少交代的事情,一定要給辦成個鐵案,也顯示一下自己的能力。

「大黃。別動,別咬人1秦風見到有人坐進了副駕駛位置上給自己戴上了銬子,連忙招呼了大黃一聲,他怕大黃直接咬斷了這人的喉嚨。

「媽的。一個小警察,也……也敢……」

吳兵被黃海山氣的臉色發紫。摸出了手機就撥打了起來,吳兵也猜出了事情的原委,他還就不信了,兩個京城來的紈子弟,能在津天的地盤上撒野?

「老弟,不要急,讓他們去鬧,我會讓這倆小子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的1

常翔鳳也是臉色鐵青,從八十年代初期到現在,他縱橫京津兩地近二十年,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上門打臉的屈辱,心中怒火可想而知。

「滴……滴滴1

黃海山一共帶了四五個人來,加上莊園門口的常翔鳳和阿彪等人,場面一時變得有些混亂,以至一輛小車悄無聲息的開了過來也沒人發現。

「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是哪個局的,車子怎麼堵在別人門口啊?」

開車的司機似乎脾氣不太好,按了兩聲喇叭之後,直接下了車,沖著黃海山一行人就嚷嚷了起來。

「媽的,老子是哪個局的管你屁事?」

正志得意滿的黃海山聽到來人的說話后,反應有些遲鈍的轉過了身子,揚著手中的手槍,叫道:「警察辦案,沒事給我離遠點,要不然老子連你一起抓1

「就你這樣子,還是警察?」

隨著話聲,一個身材不高五十多歲年齡的人從車後排推門走了下來,看著滿身酒氣一臉醉態的黃海山,不禁皺起了眉頭,隨手拿出手機撥出了個號碼。

「老子當然是警察,你是幹什麼的?」

黃海山搖晃了下手槍,說道:「老頭,識相點,趕緊的把路給我讓開,不然我告你個妨礙公務……」

黃海山此時的感覺太美妙了,在他看來,自己身上所穿的衣服,代表著的是國家權力,就算面前的這些人一個個腰纏萬貫,那也要看自己的臉色。

「妨礙公務?」

剛剛掛斷電話的老頭笑了起來,對著迎面向自己走過來的常翔鳳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要過來,自己反倒是走向了黃海山。

「一邊去,快點把路讓開……」

黃海山不耐煩的用槍指了下來到身邊的老頭,卻沒發現不遠處的常翔鳳還有謝大志的臉上,同時露出一種極其怪異的神情。

「把槍給我拿過來吧1

看似有些瘦弱的老頭在來到黃海山身邊后,忽然右臂一個叼手勾在了黃海山的手腕上,一折一扣,黃海山手中的五四手槍已然換了個主人。

「要我的槍?你膽子不小?」

要說喝酒會使人反應遲鈍一點都沒錯,直到手槍被人奪走後,黃海山還沒反應過來,愣了差不多十幾秒鐘,才高聲叫道:「襲警,這人襲警,快點給我把槍搶回來1

「你也算警察?」

老頭的脾氣十分的火爆,聽到黃海山的喊聲后,劈頭就是一耳巴子扇了過去,打的黃海山原地轉了個圈,這酒頓時清醒了幾分。

只是沒等黃海山再開口,老頭一個翻腕別背,就將他的雙手擰在了一起,用黃海山腰間的手銬把他拷起來后,回頭喝道:「沈昊,全部都給我銬起來,等酒醒了再問話。」

「是1

站在車前早已躍躍欲試的那個壯年漢子,在聽到老頭的話后,猶如猛虎下山一般衝到了幾個協警聯防的身邊,一陣拳打腳踢過後,將幾人全給拷了起來。

「你……你是什麼人?」酒醒了五六分的黃海山這時才感到了驚慌,對方敢把自己都銬起來,顯然來頭極大,這次說不好就踢在了鐵板上。

「你先醒醒酒吧,我和你說不著話。」

老頭看了一眼黃海山,徑直往莊園門口走去,不過當他走過吳兵的越野車時,人卻愣住了,「秦風,你小子怎麼在這?」

看著手上戴著手銬的秦風,穿著便裝的胡保國擦了擦眼睛,生怕自個兒看錯了人,要知道,他今兒晚上也喝了酒,不然也不會發這麼大的火。

「胡……胡局長。」

秦風原本想喊胡大哥的,話到嘴邊的時候,看到常翔鳳和阿彪已經迎到了車前,連忙改了口,說道:「我跟著謝叔來玩的……」

「來玩怎麼被銬起來了?」胡保國大奇,他知道秦風平時為人低調,怎麼也不會惹到這當地派出所的頭上去。

「胡局長,這事兒我也不清楚,您問常四爺吧。」

秦風聞言苦笑了起來,他也沒想到在這裡居然見到了胡保國,按理說這位津天市的新紮局座,也不應該和江湖大佬常翔鳳扯上什麼關係。

「老四,怎麼回事?」

胡保國聞言轉過了頭,說道:「這是我的一個晚輩,為人一向老實巴交的,怎麼把他銬起來了,這不是胡鬧嗎?」

胡保國一向都很護短,別說秦風和自個兒有師門淵源了,就單憑秦風在自己的管教所里服過刑這一點而論,胡保國就容不得旁人欺負他。

「胡局長,您……您認識他?」

聽到胡保國的話后,常翔鳳的大腦也有些短路了,他原本還想向胡保國求個情,將秦風先給保下來再說的,沒成想兩人居然認識。

「胡局長?」蹲在了地上的黃海山聽到這個稱呼,渾身醉意頓時清醒了八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廢話,不認識他我問你幹嘛?」

胡保國此時也看到了謝大志爺兒倆,抬起手招了招,說道:「謝老闆,是你帶秦風來的吧?把事情給說說吧1

「胡局長,還是先把我的手銬打開吧,我又沒犯什麼罪,這幾個人胡亂抓人。」

坐在車裡的秦風還沒等謝大志開口說話,一句話就將事情給定了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PS:後天要去北京參加一場簡體書籤售活動,今兒就兩更吧,等回來再爆發,大家的月票可以先投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