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一十六章抓人【第一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口抓人?以前就是分局局長,也未必有這膽子。 「姓常的,你說什麼?你才喝多了呢,告訴你,這是領導交辦下來的事,你再管,我連你一起抓1 黃所長一揮手,從那麵包警車上下來了三四個人,看樣子是...

「風哥,不是場地費只要五千嗎?你怎麼一萬都給了?」

最近財政有些緊張,管錢的小胖子對秦風的鋪張浪費很是不滿,跑的氣喘吁吁的,還不忘剛才多給的五千塊錢呢。

「我本來就沒打算用大黃去賺錢的。」

看到了前面的停車場,秦風的腳步這才緩了下來,說道:「軒子,有些錢是不能賺的,怎麼,跟著我還怕沒飯吃?」

「嘿嘿,那到不是,跟著風老大你一準吃香喝辣1

想到秦風的手段,謝軒不禁笑了起來,像聶天寶那等在石市呼風喚雨的人物,還不是被秦風當猴耍的團團轉?

「秦風,你真會調教狗啊?」跟在後面的謝大志說道:「什麼時候謝叔買條狗,你也幫著調教下,讓咱老謝也來威風威風。」

謝大志以前玩過鬥雞,但斗狗還真是第一見,今兒雖然輸了點錢,但一下就喜歡上了,血腥中摻雜著賭博的刺激,這才應該是男人喜歡的遊戲。

「別介,謝叔,這事兒最好別干。」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吳叔的那條比特犬已經廢了,殺敵一千自傷八百的事,沒什麼意思的。」

小賭怡情,大賭敗家,不知道有多少成功人士都栽在了這上面,秦風可不想看著剛剛東山再起的謝大志沉迷於賭博之中。

秦風實在是對偏門太熟悉了,十賭九騙這句話並不是隨便說說的,就像今兒的斗狗,秦風就動用了不少手段,否則這兩場他們一場都贏不了。

而且秦風相信,斗狗場同樣也不幹凈,操縱比賽可不僅僅應用於競技體育,只要有賭博因素存在的地方,一定就有黑幕。

「老謝,秦風說的沒錯,以後來玩玩可以,賭就算了,剛才你不還輸了二十萬嗎?」

吳兵對秦風的話也很贊同,他早些年幾乎天天往這裡跑,生意荒廢了不少,直到年齡大一些才醒悟了過來。

「得,我聽你們的。」謝大志到是從善如流,心中一想也是這麼回事,當下點頭答應了下來。

幾人到了停車場后,剛好看到蔡東的那輛越野車從裡面開了出來,同樣也看見了車裡坐著的阿丁臉上的冷笑。

「小屁孩,還不是靠著家裡的關係,不知死活。」

吳兵沖著離去的越野車啐了一口,拉開車子的後門,讓大黃坐了進去,他的佐羅傷勢太重,要放在狗場養上幾天再帶回去。

兩輛車魚貫使出了停車場,開到莊園大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因為吳兵發現,剛才在斗狗場突然離開的常翔鳳,此刻居然站在門口處。

這讓吳兵有些不解,平時接送客人,都是阿彪負責的,客人走的時候也只是在裡面告別一下,從沒見過送到門口的啊?

吳兵下了車,有些奇怪的問道:「四爺,您這是?」

「阿兵,今兒招待不周,實在不好意思。」

常翔鳳看了看車子坐著的秦風,透過窗戶笑道:「小兄弟,改日再來玩,今天有位貴客要來,不能和你詳談了。」

「四爺,您太客氣了。」秦風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他感覺這老頭像是看出了什麼,不過秦風自己是不會承認任何事情的。

「滴……滴滴1正當吳兵想轉身上車的時候,一輛車從前面駛了過來,大開的大燈讓幾人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常翔鳳還以為是他要等的人來了,連忙上前走了幾步,不過當他看清來車的牌照后,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黃所長,怎麼有空來我這兒呢?」

開過來的是一輛警車,車子停穩后,一個穿著警服的中年人走了下來,只是腳步卻是有些踉蹌,距離三四米遠就能聞到一股子酒味。

「是常老闆啊,得罪,得罪1

黃所長打了個酒嗝,在門口掃了一眼,忽然看到了秦風所坐的那輛車,眼睛不由一亮,上前一把拉開了車門,伸手就去抓秦風的脖子,口中喊道:「小子,給我下來,**,爺們正喝的高興,遇到你這敗興的事兒。」

「黃所長,你這是幹什麼?」沒等中年人的手伸到車裡,就被另外一隻大手給牢牢攥住了,黃所長掙脫了幾下都沒能掙開。

「阿彪,我問你這是幹什麼?」

顯然黃所長喝的有點多,一口吐沫星子對著阿彪就噴了過去,「他是不是叫秦風?有人告他蓄意傷人,我要帶他回所里1

「蓄意傷人?黃所長,你喝多了吧?」

此時常翔鳳臉色陰沉的幾乎能擠出水來,他沒想到區區一個小派出所的所長,竟然敢到自己的莊園門口抓人?以前就是分局局長,也未必有這膽子。

「姓常的,你說什麼?你才喝多了呢,告訴你,這是領導交辦下來的事,你再管,我連你一起抓1

黃所長一揮手,從那麵包警車上下來了三四個人,看樣子是剛才和黃所長一起在喝酒的,走路都有些搖搖晃晃。

「你們敢?姓黃的,我到是分局周局長同不同意你們抓人?」

常翔鳳真的怒了,他往日想著縣官不如現管的道理,平時對這些轄區派出所的人都很客氣,逢年過節也是雙份的節禮送著。

沒成想這些人都是喂不熟的狗,今兒居然跑到自己門前來抓人了,真當他常翔鳳退隱江湖就是沒牙的老虎了?

常四爺混江湖,靠的就是信譽和臉面,在他莊園里玩的人,從來沒有出過事情,如果今天被這姓黃的帶走秦風,那他可真要是臉面掃地,以後怕是也沒什麼人敢來玩了。

「常老闆,少……少他娘的拿周局來嚇……嚇我。」

聽到常翔鳳的話后,黃海山轉過的身子,揮舞著手臂說道:「今……今兒誰來都不好使,周……周局來了也沒用1

能幹到派出所的所長,黃海山原本不是這麼魯莽的人,不過今天一來是他酒喝多了,二來他自覺給他打電話的人來頭很大,連分局局長都比不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黃海山感覺自個兒在這窮鄉僻壤呆不久了,就算囂張些也沒什麼關係,他常翔鳳認識局長也難為不到自個兒。

黃海山今年三十六歲,是在京城上的警校,原本算是天子驕子,仕途也一直很順利,三十四歲的時候,就在機關單位干到正科級。

不過黃海山有位親戚,牽扯到了半年多以前袁丙奇販毒制毒的案子,黃海山當時在卷宗里動了點手腳,幫他那親戚減輕了一些罪責。

這事兒後來被人給揭發了出來,但黃海山手腳做的很乾凈,組織上也沒有真憑實據,最後就將他發配到了這個和廊市接壤的派出所來了,算得上是變相的貶職。

從機關里人人巴結的實權科長,到這窮鄉僻壤每天和農民打交道的派出所長,黃海山所受的刺激實在是不小,他自然有些不甘心,於是就找了警校留在京城的同學去通關係。

在三個月前的時候,黃海山被同學喊到了京城,認識了蔡東等人,按照他同學的說法,只要巴結好了這些大少們,調出那派出所只是分分鐘的事情。

黃海山還真見識了蔡東這些人在地方官員面前倨傲的樣子,有位副廳長竟然被阿丁潑了一臉酒都不敢吱聲,也使得黃所長對這些紈子弟們充滿了信心。

只不過黃海山一沒錢二沒權,雖然去了幾次京城和蔡東這些人混了個臉熟,但事情一直都沒辦好,還窩在這裡當著所長。

心情鬱悶的黃所長今兒正拉著幾個警員喝酒的時候,忽然接到了蔡東的電話。

電話中蔡東請他幫忙教訓個人,頓時讓黃海山欣喜若狂,因為蔡東電話里說的很清楚,這件事辦好了,他馬上著手運作將黃海山調出這裡,就是去京城問題也不大。

如此一來,黃海山直接帶著都喝得暈乎乎的手下,堵到常翔鳳的莊園門口來了,在他眼裡,常翔鳳只是個有點錢的老闆而已,真算不得什麼人物。

這也不管黃海山眼皮子淺,他最早一直都在機關工作,沒有辦過具體的案子,自然也沒聽過常四爺的名頭。

後來黃海山下到基層的時候,常翔鳳又金盆洗手變得低調了起來,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就在自己轄區內,有這麼一尊往日的江湖大佬存在。

「哥幾個,都給我上,把嫌疑人給抓起來,阿彪,哥們平時關係不錯,你還不放開我?」

黃海山一指車裡,剛好看到秦風衣服上的血跡,一把掏出了手槍,大聲喊道:「看到沒有,他身上還有血呢,誰敢攔著,全部都給帶回去,」

見到黃海山拿出了槍,場面頓時變得緊張了起來,誰都能看出眼前這位喝多了,萬一到時候槍走了火,那後面即使玩死這個小所長,也是得不償失的。

「阿彪,放開他1馬上有貴客要來,鬧出這麼一出,常翔鳳此時恨不得將黃海山給丟到海河裡去餵魚。

「小兄弟,你就跟他走一趟吧,我老常保證,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常翔鳳用腳丫子都能想到,這事兒肯定是蔡東和阿丁折騰出來的,他雖然有的是辦法教訓那倆小子,但遠水解不了近渴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