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一十五章栽了【三更求月票】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別衝動1 蔡東一把攔住了想要動手的同伴,轉臉看向秦風,很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小兄弟,願賭服輸,錢……我們已經給了,別的就算了吧,我們哥倆認栽1 「東哥,這怎麼行,傳出去咱們還怎...

「老雲,你他媽給我讓開啊1

就在老雲回頭的時候,阿丁終於將他給推開了,看著秦風蹲在地上,阿丁口中罵了一句,抬腳就踢了過去。

只是阿丁抬起了腳后才發現,在秦風身邊站立著的大黃,口中正在往下滴淌著鮮血,那猙獰的樣子像是一頭獅子一般。

「別動,大黃1

看到大黃的尾巴豎了起來,秦風知道這是危險的動作,當下左手一把攬住了大黃的脖子,右手一撥一掀,阿丁的身體隨之往後倒去。

「小子,你敢打人?」

見到這一幕,臉面盡失正在外面打手機的蔡東,也無法裝聾作啞了,掛斷手中電話,蔡東走了進來,說道:「斗狗贏了就算了,你幹嘛還出手傷人?」

「蔡少爺,是不是他踢了我就沒事,我擋一下就叫出手傷人啊?」

秦風聞言眼睛一冷,送來了攬住大黃的手,站到了蔡東的面前,冷笑道:「我記得咱們的賭注里,有你輸了就叫風哥的條款吧?叫一聲我來聽聽1

從監獄里出來之後,秦風一直都很低調的在做人,即使從聶天寶手中騙了幾十萬,也只是用腦子而已,不過眼前這兩個無恥之尤的傢伙,卻是把他惹怒了。

秦風本來身材就很高大,此時沒有再掩飾心中的怒火,兇悍之氣盡顯,一雙眼睛中透出的冷冽殺機,就是讓旁邊早年在道上混的時候拿菜刀砍過人的老雲,都不禁一陣駭然。

「你……你想幹什麼?」

蔡東平日里在京城打架,無非就是一群紈子弟在酒吧群毆某個不長眼的小子,哪裡單對搗毆對?腳下情不自禁的往後退去,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了地上。

「我不想幹什麼。」

秦風搖了搖頭,伸出了右手,說道:「第一,叫聲風哥,第二。拿出一萬塊錢來,然後滾蛋,以後不想喊風哥的話,就別在我面前出現1

從蔡東和阿丁那怨毒的目光中,秦風就知道。他和二人結下的梁子。怕是沒那麼容易化解開了,既然已經得罪死了,秦風並不介意在上面再踩上一腳。

「小子,做人不要太過。做事不要太絕了1

聽到秦風的話后,蔡東一陣愕然,他雖然在京城混的不算最好的,但名頭也不小,出入各種俱樂部如履平地。還從來沒有被人如此當面打過臉的。

「願賭服輸,別說那些廢話,我給你十分鐘時間考慮,不然就找四爺去解決吧1

秦風搖了搖頭,再也沒有看臉色陰晴不定的蔡東一眼,目光在場外的人群中掃了一下后,對提著醫藥箱的獸醫招起了手,說道:「李醫生,您在外面幹嘛啊?趕緊進來幫大黃打針呀1

狗是雜食動物。從生肉到饅頭,幾乎什麼都吃,口腔里往往含有各種病毒,所以每次斗狗結束后,破傷風是必打的針劑。

「哎。我先給它打麻藥吧。」李醫生走進了斗狗場,手裡拿著一管子麻醉劑,躲躲閃閃的來到了大黃身邊。

在斗狗場也幹了四五年了,李醫生知道。有些狗在拚鬥撕咬過後,神經還處於興奮之中。有時候連主人都咬,更不用說外人了。

「李醫生,沒事的,直接打破傷風吧……」

秦風搖了搖頭,麻藥對動物的影響遠比人類要大,而且大黃從小身經百戰,有時候獨自出去回來,身上的傷口比這還要多,那會也從來沒打過麻藥。

李醫生猶豫了一下,說道:「那……那你要抱住它埃」

場內沒人嘲笑李醫生膽小,因為大黃給他們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大了,大黃站起身後的那聲嘶吼,在很久以後都會停留在他們的腦海之中。

被秦風安撫的大黃,果然非常的安靜,針管插到身體之後只是微微顫抖了下,伸出舌頭在秦風臉上舔了舔。

「靠,那麼臭,少舔我……」

秦風一把將大黃的腦袋給推開了,看得旁邊的眾人卻是一陣羨慕,要是他們有條這樣的狗王,怕是睡覺都要摟著吧?

「秦風,大黃真的咬死過藏獒?」

這會吳兵也擠了進來,剛才大黃贏了之後,小胖子謝軒就介紹起大黃的戰例來,先前之所以不說,估計也是謝軒不大相信大黃的戰鬥力。

「嗯,成年藏獒,比這隻高加索犬還要大一點。」

秦風點了點頭,說出來的話讓不遠處的蔡東差點吐血,敢情這小子一直是扮豬吃虎啊?拿一隻咬死過藏獒的狗,來和從未上過斗狗場的高加索犬爭鬥。

「哎,小兄弟,我說你這條狗賣不賣?」場外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喊道。

「是啊,小兄弟,多少錢你開個價,都好商量。」沒等秦風回答,又是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我說老孫,可是我先開口問的埃」

「鄭老闆,誰價高誰得,哪個先問不是一樣嘛。」

「哎呦,兩位老闆,那我也插一杠子,這狗真不錯1

正主兒秦風一句話還沒說呢,場外卻是吵成了一團,雖然大黃看上去有些老邁了,但會用戰術的狗,任誰也都會眼紅埃

「無聊……」

見到眾人似乎都沒拿自個兒當回事,在一旁吵的不亦樂乎,秦風也懶得搭理他們,徑直用清水給大黃沖洗了一下之後,接過李醫生手裡的藥水,親自給大黃的傷口處上起葯來。

正如之前所說的那樣,大黃的身上只是些皮外傷,不過撕咬了這大半個時辰,精神卻是顯得有些疲憊了。

「軒子,你牽一下1

秦風給大黃套上了脖套,將狗繩交給了謝軒,走到蔡東的身前,說道:「蔡先生是有身份的人,說出來的話,不會賴賬吧?」

「小子,廢那麼多話幹嘛?」

阿丁從一邊沖了過來,手裡拿著一疊錢扔給了秦風,說道:「這是一萬塊錢,***,以後不要讓我在京城裡見到你1

「嗯?你的嘴還是那麼臭?」秦風的臉色驟然陰沉了下來,說道:「你應該叫我風哥的,不要讓我打得你叫1

原本秦風是想收了錢也就算了,可是阿丁說話又牽扯到了秦風長輩,這樣秦風已經壓制下去的火氣「騰」的一下又沖了上來。

「阿丁,別衝動1

蔡東一把攔住了想要動手的同伴,轉臉看向秦風,很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小兄弟,願賭服輸,錢……我們已經給了,別的就算了吧,我們哥倆認栽1

「東哥,這怎麼行,傳出去咱們還怎麼混啊?」

阿丁不滿的嚷嚷了起來,在場有不少從京城過來的人,雖然沒他們那圈子裡的,但也都是腰纏萬貫的老闆,和他們的圈子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恐怕過了今夜,滿京城的人都知道今兒在津天發生的事情了。

「栽了就是栽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蔡東向秦風拱了拱手,看向老雲說道:「老雲,四爺和彪哥都不在,回頭你幫我說一下,這賭局的錢我已經給了,算是兩清了……」

蔡東心頭那叫一個鬱悶,原本想找點樂子,卻沒想到被打擊的體無完膚,偏偏在常四爺的場子里,他還不能做出別的事情來,說完這番話,蔡東拉著阿丁扭頭就走。

「好,蔡少您放心吧。」

老雲答應了一聲,在蔡東二人快要出了欄杆的時候,高聲問道:「蔡少,您這條狗怎麼處理啊?」

斗狗場中的鬥犬死亡率是非常高的,一般狗主人都會死掉的鬥犬拉回去賣掉,當然,在常翔鳳這場子里玩的,都不會在乎那點錢,大多都是交給狗場來處理。

「燉了吃肉吧1蔡東腳下一個踉蹌,擺了擺手連頭都沒回。

「東哥,不能這麼便宜那小子啊1

在被拉著往停車場走的時候,阿丁還是一臉的不服氣,「東哥,我過幾天就去南方了,到是無所謂,可您這面子往哪兒放呀?」

蔡東教下一頓,回頭看向燈火通明的斗狗場,咬牙切齒的說道:「便宜不了他,你忘了這轄區派出所的所長是誰啊?我讓老黃等在外面了,咱倆出去看熱鬧就行……」

「對啊,姓常的場子不能動他,出去還玩不死他?」

阿丁終於想到了自己和蔡東的身份,以勢壓人,才是他們這種人應該做的事兒,只要交到老黃手上,把秦風整個死去活來也不是什麼難事。

想到這裡,阿丁心情大好,伸手在身邊小模特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他們哥倆兒一向是有女人一起上的,自然也不怕蔡東吃醋。

「哎,哎,各位,這狗多少錢都不賣,大家就別忙活了。」

給大黃清理完傷口的秦風,這會卻是被那群斗狗「愛好者」們圍住了,經過剛才的一番競價,有人居然出到了十五萬,這才力壓群雄跑來找秦風談的。

「雲叔,您幫著擋擋,回頭給我向四爺賠個罪,這錢就當是場地費了。」

別說十五萬,就是一百五十萬,秦風也不會將大黃給賣掉的,當下把阿丁給的那疊還沒拆銀行封條的錢扔給了老雲,拉著謝大志等人是落荒而逃。

PS:第三更,小蕾又飄紅了,真的很感謝大家,其實有訂閱和月票推薦這些,打眼已經很滿足了,再次謝謝朋友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