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一十四章狗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了幾步,來到蔡東身前,說道:「蔡少,兩隻狗沒有僵持,高加索犬被完全壓制,你要是認輸,那我就結束這場比賽。」 按照規則,狗的主人是可以開口認輸的,那麼裁判將馬上終止比賽。 但這種賭鬥牽扯...

大黃的動作本來就要比高加索犬靈活,這一竄之下,屠夫也只來得及站起身體,想用前肢將大黃拍打出去。

但是屠夫沒有想到,大黃居然躲過了它的兩個前爪,從幾乎不可能的角度,死死的咬在了自己的喉嚨上。

而且大黃在咬中了屠夫的喉嚨后,整個身體突然橫著跳了起來,身體完全騰空,唯一維持身體重量的地方,就是大黃咬在高加索犬脖子上的嘴巴。

大黃的體型雖然要比高加索犬略小一點,但體重也達到了四十公斤,算得上是大型犬了。

當大黃那八十斤的重量,完全吊在了高加索犬的脖子上時,後果就是屠夫的身體猛地一沉,身體一歪,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直到此刻,大黃的兇悍才開始展現了出來,一改之前奔跑襲擾的戰術,當它咬死了高加索犬的喉嚨后,居然顯示出了超出屠夫的力量,將屠夫死死的壓在了地上。

「這……這怎麼可能啊?」

「它竟然能壓住這隻高加索犬?」

「力量,這隻土狗的力量並不比高加索犬小1

場外觀看的全都是行家,所有人都看了出來,大黃先前的表現只不過是假象,它並不是鬥不過那隻高加索犬,而真是按照自己的戰術在進行。

大黃的兇猛和殘忍,就像是一隻狼一般,只有在擊倒敵人的瞬間,才會顯露出鋒利的獠牙。

高加索犬只不過稍稍露出了一絲疲態,就被它抓住了機會,咬在了敵人致命的喉嚨處。

屠夫自然不甘就範,感覺到喉嚨處傳來的疼痛和一陣陣令它窒息的感覺,高加索犬也拼盡了全力在掙扎。

兩隻鬥犬不斷的在地面翻滾著,一會是屠夫壓在了大黃身上,一會是大黃壓制住了屠夫,但無論誰在上面,大黃鋒利的牙齒都始終緊緊的咬住了屠夫的咽喉。死也不肯放開。

「媽的,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看到大黃的身上被高加索犬抓出了一道道血痕,黃色的毛在空中不斷飛舞著,秦風是心疼無比,差點就把指尖的鐵釘給彈了出去。

「秦風。要贏了。大黃要贏了1

就在秦風有些恍惚的時候,吳兵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大聲喊了起來,也讓秦風正在發力的食指又蜷了回去。

凝神向場內看去。果然高加索犬的掙扎,已經變得微弱了許多。

它再也無法將大黃壓在身體下面,由於喉嚨被咬住,它甚至連求饒的「嗚咽」聲都發不出來,只能徒勞的用前肢扒拉著大黃。

場地另外一邊的阿丁早已看傻了眼。他怎麼都沒想到,高加索犬居然會被大黃死死壓制住,在蔡東拍了他一巴掌后,阿丁大聲喊道:「裁判,快點將它們拉開,快點啊1

「是啊,裁判,比賽已經進行二十分鐘了,按理說該暫停了1蔡東也在一邊給老雲施加著壓力。他實在是輸不起這場比賽。

一萬塊錢的賭注到是無所謂,關鍵是輸了之後,蔡東的名聲就完全沒了,更不要說日後見了秦風就要喊哥,對他而言。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這個?」聽到阿丁和蔡東的喊聲后,老雲有些猶豫的看向了常翔鳳。

按照常理來說,只有兩隻狗在勢均力敵的情況下咬住對方,裁判才會將它們分開。但此時的情形卻很明顯是大黃佔了絕對的上風,或許只需要幾分鐘。這場比賽就可以結束了。

不過在斗狗場上,也是有許多人為因素的,就像眼前的情況,老雲的確是可以將兩隻狗分開,但那卻需要四爺點頭才行。

看到場外的常翔鳳微微搖了下頭,老雲馬上知道怎麼做了,他往後退了幾步,來到蔡東身前,說道:「蔡少,兩隻狗沒有僵持,高加索犬被完全壓制,你要是認輸,那我就結束這場比賽。」

按照規則,狗的主人是可以開口認輸的,那麼裁判將馬上終止比賽。

但這種賭鬥牽扯的賭注金額都比較大,只要還剩下一絲希望,狗主人都希冀自己的鬥犬能反敗為勝,幾乎沒有一個人願意認輸的,這也是鬥犬死亡率高的原因之一。

蔡東也是如此,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眼中射出一道怨毒的目光,說道:「不,屠夫還沒有輸1

「好,那比賽將會繼續進行。」

老雲看都沒看蔡東一眼,又回到了場地中間,以他的經驗自然知道,如此下去高加索犬只能是敗亡的結果。

不過這隻高加索犬又不是老雲的,主人都不惋惜,他沒道理救下它的性命,所以老雲拿著撬棍,只是站在旁邊等待高加索犬的死亡。

三分鐘過去了,高加索犬的前肢還在不斷掙扎著,只是力道小了許多。

四分鐘過去了,屠戶的舌頭已然伸了出來,在大口的喘著氣,身體不斷抽搐著。

五分鐘過去了,高加索犬突然渾身一哆嗦,雙腿猛地往後一蹬,原本緊繃的身軀,完全鬆懈了下來,像一堆死肉般癱軟了下去。

「老雲,差不多了,分開它們吧1

常四爺的聲音在場外響了起來,不過這話說的有些多餘,幾乎所有在場地的人都能看出來,那隻高加索犬已經死亡了。

「是,四爺1

老雲答應了一聲,拿著撬棍就準備上前,俯下身體正準備將撬棍插入到大黃口中的時候,冷不防右手被人抓住了。

「雲叔,還是我來吧1

不知道何時跳進場地里的秦風,阻止了老雲的動作,等老雲後退了幾步后,秦風心疼的拍了下大黃的腦袋,說道:「大黃,好了,起來吧1

「嗷嗚1

隨著秦風這拍,大黃猛地昂起了頭,龐大的身軀站了起來,渾身一抖,無數毛髮和鮮血濺了秦風一身,喉嚨里發出了低沉的吼聲。

在大黃吼聲響起了的時候,不遠處狗舍里傳來的叫聲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戛然而止,吼聲遠遠傳出,空曠的莊園頓時變得一片寂靜。

「狗王,這……這是條狗王啊1

「沒錯,只有狗王才有這種威勢1

足足過了十幾秒后,場外圍觀的眾人才反應了過來,一個個臉上露出了狂熱的神情,他們玩斗狗多年,也沒見到有像大黃這樣,一吼之威讓所有的狗都沉寂了下去。

「大黃,銜著塊肉乾嘛啊?臭死了,趕緊吐掉吧1

看著大黃在那裡發威,秦風卻是心疼不已,大黃身上本來毛就不多,經過這一番爭鬥,渾身滿是傷痕。

當然,狗爪子抓出來的傷,和用嘴咬出來的不一樣,秦風也知道並無大礙,有些傷口已經止住了血,靠狗的自愈能力,用不了一星期就能恢復過來。

「媽的,這……這還是狗嗎?這簡直就是***獅子啊1

和秦風不同,站在一邊的老雲的目光,卻是死死的盯住了地上高加索犬的喉嚨。

屠夫的喉嚨已經被完全咬開了,斷裂的骨頭和暴露在外面的血管和喉管,正潺潺的往外噴洒著鮮血。

老雲玩了幾十年的斗狗,他知道,狗的咬合能力並不是很強,和豹子差不多,很少能咬破敵人的喉管和骨頭。

所以老雲原本以為這隻高加索犬是因為窒息而死的,直到此刻他才知道,恐怕早在窒息之前,它就已經被大黃咬碎了喉管。

「雲叔,可以宣布了嗎?」

雖然知道大黃胸前的血跡都是高加索犬的,秦風還是想早點帶它去治療下,看到老雲站在身邊發獃,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啊,可以,當然可以,不過這還要宣布嗎?」

老雲苦笑了一聲,今兒可是把那位蔡少給得罪狠了,不過他知道自己只是個小嘍,蔡少即使有火,也發不到自己身上。

「我宣布,這場賭鬥是秦風先生的大黃贏1

在宣布結果的時候,老雲心裡那叫一個彆扭,往常狗主人給愛犬起名字,總是怎麼威風怎麼喊,今兒到是好,喊了個農村看見護院犬的名字。

「你……你敢咬死我的屠夫?」

本來一直還不相信自己眼睛的阿丁,在聽到老雲的宣布聲后,終於爆發了出來,伸手在欄杆上一撐,整個人就跳了進去。

「哎,丁少,狗場的規矩您是知道的,生死不計啊1

見到阿丁跳了進來,老雲連忙攔住了他,倒不是怕他去打秦風,老雲是怕大黃再給丁大少一口。

老雲算是看出來了,大黃和他的主人一樣,別看平時不聲不響,但下口卻黑的很,專門往人咽喉上咬,講究的是一口致命。

「你別攔著我,我非要教訓下這小子。」

阿丁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這條大黃可是他花了三萬多買來的,原本是想威風一次送給蔡東的,可是現在打算全落了空。

「哎,四爺,四爺呢?」

老雲可架不住年輕體壯的阿丁,忍不住回頭喊了起來,只是剛才還站在後面的四爺,這會卻是不見了影子,而且連阿彪也不在了。

PS:第二更,還差三十多張月票到就到1600了,兄弟姐妹們給鼓把勁,打眼爭取0點以前再寫一章出來好嗎?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