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零八章斗狗(九)【第三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時候,火車頭兇猛無比,連連咬傷了佐羅的後腿和臉部,但是當第二次暫停之後,火車頭的速度和耐力,似乎逐漸變得弱了。 而與其相反的是,佐羅的體力卻是十分充沛,在撕咬的時候,經常把體型大過它的火車頭給...

狗舍就在狗場的後面,拐個彎就能看到,吳兵怕他那隻比特欺生,也跟在秦風後來追了上去。

當兩人來到關著吳兵那隻叫做「佐羅」的比特犬狗舍前,一個跟在老雲身邊的人走了過來,歉意的對吳兵笑了笑,說道:「對不起,吳哥,我們要檢查下你身上有沒有帶興奮劑,這規矩您也是知道的。」

「沒關係,檢查吧,老齊那邊你也看清楚,省得他玩花招。」

吳兵無所謂的在身上拍了拍,玩斗狗的人,豈會不知道興奮劑的事情?像那種特質的興奮劑針管,不過五厘米大小,不仔細檢查的話,還真的很容易被人作弊。

「吳哥,您就放一百個心,四爺親自交代的,老齊要是敢動手腳,直接就廢了他1

檢查的人和吳兵很熟,在身上摸了幾下之後就放過去了,只是在檢查秦風的時候,卻是非常的仔細,甚至連褲腳襪子處都摸遍了。

「行了,別沒完沒了的了,我小兄弟還信不過?」

吳兵沒好氣的瞪了那人一眼,側臉看向秦風,有些不確定的說道:「秦風,你真的會調教斗狗?這臨陣磨槍,能行嗎?」

說實話,現在吳兵心裡還真是有些發虛,他那條比特犬,從來沒上過斗狗場,一直都是請的專業的訓犬師在調教。

對斗狗的調教,那是從斗狗成年前三個月的時候就要進行的,吳兵從來沒聽說快要上場比賽了再調教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鬼使神差的就相信了秦風?

而且他的比特也並不是戰鬥力有問題,而是被秦風的大黃咬敗之後,心理上出了毛病,吳兵聽說過狗醫生,但狗心理醫生,怕是世上還真沒這職業。

「不用調教,這狗和人都一樣,被逼到了絕處,也是會拚命的。」

秦風笑著從狗舍里牽出了「佐羅」,笑著說道:「吳叔,這條狗跟著你,算是運氣不錯了,至少你不會將它給宰了吃肉吧?」

秦風知道,斗狗的下場一般都是很凄慘的,即使贏下一場比賽,斗狗也會被咬的遍體鱗傷,打了破傷風之後,休息幾個月還要繼續戰鬥。

而一些斗輸了的或者傷勢嚴重的狗,下場就很可憐了,它們不是主人宰殺掉吃肉,就是任其自生自滅,只有一些為人比較厚道的狗主人,才會將一些功勛狗當成寵物來繼續養著。

「廢話,我哪兒捨得啊?」吳兵拍了拍佐羅的腦袋,說道:「只要你贏了這場比賽,以後我養你到老1

「那就好。」

秦風牽著佐羅往斗狗場走去,壓低了幾分聲音說道:「佐羅斗過這一場,以後怕是不能再進行斗狗了,吳叔您別虧待它就行。」

秦風是很喜愛動物的人,也就是看出吳兵不是那種薄情寡義的人,他才願意出手相助的,剛才這番話,卻是要了吳兵一個承諾。

「你放心吧,吳叔不是那種人,養條狗對我來說沒什麼的。」

吳兵點了點頭,有些奇怪的看著秦風,說道:「你這是打算怎麼調教啊?馬上可就上場了。」

狗舍距離斗狗場也就一兩百米的遠近,兩人說著話,已經是來到了狗場外面,在另外一邊,老齊也牽著條齊腰高的比特,正一臉冷笑的望著這邊。

要說比特還真不能是王王相見,雖然兩邊隔著二十多米,但兩隻狗都已經有些蠢蠢欲動了,就連之前便懦弱的佐羅,口子也發出了低吼聲。

「吳叔,佐羅這表現不是不錯嘛……」

秦風笑著蹲下了身子,雙手摟住了佐羅的脖子,誰都沒發現,在秦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的指尖,多了一根細細的大頭針。

左手板住了佐羅的脖子,秦風右手看似在撫摸佐羅,卻是閃電般的在佐羅的頭部和心臟位置,連連刺了幾針,隨著秦風的動作,佐羅的身體輕微的顫抖了起來。

在旁人看來,秦風這是在鬥犬開始之前的加油鼓勁,並沒有懷疑什麼,不過站在對面的老齊眼中卻是充滿了疑惑。

就在常翔鳳想要宣布比賽開始的時候,老齊忽然高聲說道:「四爺,我要求比賽之前,要用水清理下各自的狗。」

「嗯?有必要嗎?在我場子里你還不放心?」常翔鳳聞言皺起了眉頭,將目光看向吳兵。

「洗就洗吧,這是怕咱們用麻醉劑呢。」秦風搖了搖頭,老齊還真夠小心的,見到自己撫摸了一下狗,居然想到了麻醉劑上面。

斗狗使用的花招,除了打興奮劑之外,還有一種就是在狗身上塗抹麻醉劑,當對方咬在身上之後,麻醉劑就會通過口腔傳播,使得對方癱軟無力,從而贏得戰鬥。

不過麻醉劑的氣味很大,塗抹后一般都能聞出來,現在斗狗已經很少有人敢如此做了,老齊對這場斗狗的重視和小心謹慎,由此可見一斑。

只是老齊怎麼都想不到,秦風用的這手金針刺穴,卻是百年前那些八旗紈們獨有的手段。

為了達到刺激狗的興奮度和完全開發出其潛力,那些整天遊手好閒的八旗紈們,不知道玩死了多少斗狗,才琢磨出了這個法子。

和服用興奮劑不同,這種法子是刺激斗狗本身的生命潛力,在一兩個小時內,斗狗的精神和身體狀態,都會達到這一生最頂峰的時期。

不過當這個階段過去之後,斗狗的腑臟和精神都會受到很大摧殘,死是不會死,但終生別想再上斗狗場了,最多只能留在家裡當個寵物。

「**,真是多此一舉。」

老齊既然提出要求,吳兵這邊也答應了,馬上就有人拿著水管罵罵咧咧的走了過來,很顯然,工作人員對老齊的節外生枝也感到有些不滿。

比特本來就是短毛狗,被水一衝,渾身的毛色在夕陽下顯得異常光亮,身體一甩,身上的水也就乾的差不多了。

相距差不多二十米的兩條狗,都在死命掙脫著主人手中的脖套,當斗狗場的裁判下了比賽開始的口令后,吳兵和老齊同時鬆開了鬥犬的脖套。

低吼咆哮著的兩隻鬥犬,閃電般的向對方沖了過去,距離還有六七米的時候,同時躍了起來,張口就往對方的脖頸處咬了過去。

只是就在老齊的鬥犬將要咬到佐羅的時候,佐羅的前爪突然拍在了它的臉上,劃出了幾道帶血的抓痕,將對方重重的拍到了地上。

「咦,老齊的火車頭竟然沒有那佐羅跳的高?」

兩隻鬥犬的表現放在行家眼裡,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在心裡「咦」了一聲。

他們都知道老齊的那隻狗之所以叫做「火車頭」,就是因為力量大跳的高,撕咬時最喜歡用身體去戰鬥,可是剛才卻顯然在彈跳上落了下風。

兩犬落地之後,馬上又撕咬在了一起,這次「火車頭」的經驗卻是佔了上風,一口咬在了佐羅的臉上,只差那麼一點就咬到了鼻子。

「佐羅,加油,咬它的肚子,對,就咬那裡1

「火車,幹掉它,咬死它,往喉嚨處咬1

場內鬥犬在戰鬥著,場外的吳兵和老齊也變得無法淡定了,因為他們倆不管是誰,都很難承受這場比賽的失利。

吳兵幾乎將半個身子都探到了斗狗場裡面,不斷的大聲在給佐羅加著油,看到此時佐羅並沒有落在下風,吳兵對其也多了幾分信心。

只要不被對方咬住脖子下方喉管的地方,鬥犬的戰鬥是沒有那麼快結束的。

兩隻狗撕咬了大概十多分鐘后,火車頭咬住了佐羅的後腿,佐羅則是死死的咬住了火車頭的前肢,拚命撕扯著那裡的肌肉。

比特犬的特點是,只要那張嘴咬實在了,一般是不會輕易鬆口的,而體內傳來的疼痛,會讓它們咬的更緊。

眼看兩隻鬥犬陷入到了僵局,場外有人拿著撬棍跳了進去,分別用撬棍敲開了狗嘴,將兩隻比特分離開來。

裁判看了下兩隻身上已經是血跡斑斑的鬥犬,開口說道:「沖洗一下,一分鐘後繼續開始1

一盆水潑了下去,殷紅的鮮血從狗身上流淌在了地攤上,讓那暗紅色的血跡變得鮮紅了起來,短短的休息之後,兩隻狗又向對方沖了過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隻鬥犬狀態的好壞,也慢慢顯露了出來。

一開始的時候,火車頭兇猛無比,連連咬傷了佐羅的後腿和臉部,但是當第二次暫停之後,火車頭的速度和耐力,似乎逐漸變得弱了。

而與其相反的是,佐羅的體力卻是十分充沛,在撕咬的時候,經常把體型大過它的火車頭給壓在了下面,力量的比較上,佐羅已經完勝火車頭了。

「怎……怎麼會這樣?」

場外的老齊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他怎麼都沒想到,一隻從來沒有上過斗狗場的鬥犬,耐力和體力竟然會如此的好,連他那身經百戰的火車頭都不是對手。

且不說老齊想不通其中的關節,此時場內的兩隻鬥犬,也終於分出了勝負。

身上被撕咬出了無數傷口的「火車頭」,由於流血過多,再也無力抵抗佐羅的進攻,趴在地上完全喪失了還擊的能力——

PS:第三更,這章是團長的加更,祝願團長基友越來越多啊

和總榜第二隻差了20張月票,你們今兒要是能爆了關嫂,還會有第四更!

另外有微信的加打眼啊,號碼是:dayan-Rea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