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零六章斗狗(七)【第一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日後我要是見了他就躲,那生意怎麼做呀?」 吳兵知道秦風來津天,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個兒打拚來的,一點都沒有靠謝大志,所以在和秦風相處的時候,吳兵對他也比較尊重,並沒把他當孩子看,將事情的原委都說...

「我呸,你要是用別的狗贏的那也算了,誰讓你用條小日本的土佐狗啊?」

老齊不知道哪根筋打錯了,「呸」的一聲一口吐沫吐在了吳兵的教下,瞪著眼睛說道:「從那次之後,是個人都敢笑話老子,還不是拜你所賜?」

在一年前的那場鬥犬中,吳兵用的是一條和德國指示獵犬、英國鬥牛梗、馬士提夫、大丹和法國獒犬等雜交過的日本土佐犬。

這種狗生活在日本土佐地區,極其兇猛,能單獨獵殺野豬,而雜交過的土佐犬無論是個頭還是撕咬能力上,又比原先的土佐犬勝出一籌。

那次老齊帶的是條比特,兩隻狗經過一個小時的相鬥,比特被土佐犬當場咬死,

斗狗有輸贏,原本這也是很正常的事,但那次有個京城的老闆帶了個日本人前來觀看斗狗,見到土佐犬贏了后,那個日本人很是奚落了老齊幾句。

輸贏老齊不在乎,但被小日本奚落,老齊卻一直表現的耿耿於懷,雖然吳兵的那條土佐犬後來也被別的鬥犬咬死,但老齊好像都始終咽不下去這口氣,就沒給過吳兵好臉色。

「我說老齊,在這鬥犬場里,也不是我一個人用過土佐犬吧?有你這麼不講理的嗎?」

吳兵一直不和老齊計較,是看著以前的交情上的,但老齊當著這麼多人,尤其還有兩個晚輩在場的情況下不依不饒的,頓時讓吳兵生出了火氣。

「我不講理,那你一直躲著我幹嘛?」老齊的嗓門越來越大了,引得原本沒注意這邊動靜的人,也紛紛望了過來。

「我躲你?開什麼玩笑?」

吳兵性子耿直,也是個一點就著的火爆脾氣。當下冷冷的說道:「說吧,老齊,你想怎麼著?要不……咱們來個「定潮,你要是再輸了,以後就少給老子廢話。」

「好,這話是你說的。」

老齊眼睛一亮,大聲說道:「你今兒不就是斗狗來了嗎?只要你能贏了我,日後我老齊見你就躲著走,你要是輸了。喊聲齊爺,以後見著我就繞道,怎麼樣,敢不敢比?」

「姓齊的,做人不要太過分了。」

聽到老齊的話后。吳兵的臉色驟然間變得陰沉了起來,他沒想到老齊的肚量如此之小,一場斗狗而已,竟然要牽扯到生意場上。

要知道,老齊說出的這個條件,還不如各壓自己的狗賭一把來得寬鬆,而且老齊很缺德。他是冀省人,生意並不在津天市,輸了大不了以後就不來了。

但吳兵在冀省卻有不少生意,他要輸了的話。日後哪裡還有臉面去冀省?這等於是要白白放棄幾千萬的生意。

「怎麼,不敢?不敢的話,我也不要你喊爺,以後見我繞道走就行了。」老齊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擠兌我?」吳兵忽然醒過神來。看向對方,說道:「老齊。是看上我在冀省的生意了吧?」

「你胡說,不敢賭拉倒,少扯那些沒用的。」

聽到吳兵的話,老齊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慌,不過他掩飾的很好,除了站在對面的寥寥數人之外,很多人都沒發現。

吳兵說的還真沒錯,他早年在冀省的一個朋友那裡投資了一百多萬,差不多十年下來,資產翻了幾十倍,而且生意還蒸蒸日上,就算日後上市,也是極有可能的。

但吳兵終究不是冀省人,大多數時間都是在津天的,所以他的那個合伙人,動了一些別的心思,想將吳兵從這生意里給擠出去。

老齊和吳兵的合伙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關係極好,聽那人提起這事兒之後,不由也想染指那個生意,於是就出了這麼個主意。

不過吳兵前段時間很忙,很久都沒來斗狗場,所以老齊花了六萬的天價買了一隻堪稱是狗王的比特鬥犬后,一直找不到機會擠兌吳兵,這次聽說吳兵要來,算是被他逮住了機會。

剛才推掉了幾個想與自己「碰潮約斗的人,老齊就是在等著擠兌吳兵,在老齊心裡,相比朋友和面子,無疑是那幾千萬的生意更加重要。

「嗯?秦風,怎麼了?」

吳兵雖然直,但人又不傻,他不可能拿著幾千萬的生意去開玩笑的,冷哼了一聲,當下就準備拒絕對方,卻發現秦風在身後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衣服。

「先答應下來,你那條狗,未必不能斗。」秦風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

「場都不敢上,怎麼斗啊?」吳兵拉著秦風往一邊走去,回頭向老齊說道:「我等會再來和你說。」

「秦風,我在老齊那個城市有筆不小的買賣,日後我要是見了他就躲,那生意怎麼做呀?」

吳兵知道秦風來津天,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個兒打拚來的,一點都沒有靠謝大志,所以在和秦風相處的時候,吳兵對他也比較尊重,並沒把他當孩子看,將事情的原委都說了出來。

「你就是不躲,那生意恐怕也做不成了。」

聽到吳兵所說的情況后,秦風搖了搖頭,說道:「這事兒估計你那合伙人也參與進來了,要不是你退出,要不就是將他擠出去,沒別的法子,這斗狗輸贏無關大局。」

秦風是局外人,他和吳兵的那個朋友沒有任何交情,所以一眼就將問題的實質看了出來。

「沒錯,媽的,是老趙陰我?」

吳兵也是聰明人,被秦風這麼一點撥,馬上就反應了過來,那臉色陰沉的像是能滴下水來。

「秦風,冀省的生意我佔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我隨時能把老趙趕出公司,所以這場斗狗還是不能比,輸了的話,我就不好在那邊運作了。」

當年幾個人合夥,是吳兵出錢老趙還有另外一個人出力,所以他佔了一大半的股份。

而且吳兵在冀省的關係也很深,老趙想趕走他,打的是蛇吞象的主意,讓他因為面子上過不去,而主動將股份轉讓出來。

秦風想了想,說道:「吳叔,有賭未必輸,你要是敢賭的話,我有七成的幾率能贏。」

要是換個人,秦風還真不願意搭理這閑事,不過吳兵為人爽直,交往雖然不多,但對他確實不錯,說不得秦風就要伸手管下了。

「你還懂斗狗?」

吳兵聞言驚愕的看向秦風,說道:「前段時間我聽說了,老齊那孫子花了六萬買了條狗,可是個常勝將軍埃」

一般來說,一條比特犬不過就是兩三千塊錢,好一點的五六千,只有那種在斗狗場內贏過幾場的,身價才能上萬,老齊的狗價值六萬,可見其兇悍的程度了。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吳叔,信我的話您就答應,不然就當我沒說。」

秦風雖然很多事情都沒實踐過,但那一腦袋瓜歪門邪道的東西卻是裝了不少,當年載年輕的時候也是熬鷹斗狗什麼都玩,琢磨出了一些損人不利己的手段。

「真有七成的把握?」

吳兵將信將疑的看著秦風,賭這個東西,誰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而七成的勝率,那已經是非常高的了,值得任何賭徒去搏上一把了。

秦風點了點頭,說道:「差不多吧,不過你那條狗,怕是以後要廢掉。」

剛才都說了,載那手段,實在是損人不利己,有點殺敵一千自傷八百的性質,縱然當場能贏,但鬥犬日後也上不得斗狗場了。

「廢掉?廢掉就廢掉,媽的,老子也咽不下這口氣。」

吳兵為人很是果斷,否則也管理不了這麼大的生意,當下說道:「秦風,那我就答應下來,剩下的事情可就全拜託你了。」

「吳叔,您放心,我一定儘力,不過和他的比賽要退後一個小時進行。」秦風既然決定幫吳兵了,就算這次鬥犬輸掉,他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吳兵吃這個啞巴虧的。

「好1

吳兵答應了一聲,大步走了回去,說道:「老齊,今兒非要比,我就陪你,不過醜話說面前,沒彩頭的鬥犬我是不玩的,想要和我斗一場,各自拿出五百萬吧1

八十年代發財的那些人,有一個最主要的特質,就是賭性很重,吳兵既然答應了要賭,乾脆額外又壓上了兩百萬,這是因為他不想被對方一直牽著鼻子走。

「五百萬?」老齊聞言眯縫起了眼睛,他不知道吳兵和那年輕人私語了幾句之後,態度截然變得和剛才截然不同了。

「怎麼,不敢……還是拿不出這五百萬來?」

吳兵雖然為人義氣,但也不是個善茬,他知道老齊有個三千多萬的身家,不過現金的話,他根本就拿不出五百萬來,除非傷筋動骨的賣掉一些產業才行。

老齊這會也是騎虎難下了,想了想之後,開口說道:「五百萬就五百萬,但我有個要求,那就是咱們的鬥犬賽,要放在八十分鐘以後,並且要封狗1

所謂封狗,就是在比賽前將狗給封閉起來,不給雙方接觸到狗的機會,老齊防範的,卻是怕吳兵給它的狗打興奮劑。

在斗狗圈裡,給鬥犬打興奮劑是件很常見的事,不過興奮劑所能保持的時間最長只有八十分鐘,所以老齊這麼說,就是想堵住吳兵在狗身上動手腳的可能性。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