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一百零四章斗狗(六)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吃很大虧的,要知道,就是重上一斤,或許耐力就要強出許多。 至於「碰潮,則是各自帶著狗來狗場,沒有體重的要求,只要雙方願意,在談好下注金額之後,就可以上場比鬥了。 「相對」而言,碰場賭鬥...

午飯是在會所吃的自助餐,有韓式的烤肉也有日本的料理,為了彰顯自己的素質,在吃飯的時候餐廳很安靜,沒有出現在酒桌上那種舉杯換盞大聲喧嘩的情形。

蔡東幾人到是看見了秦風,不過大庭廣眾之下去找麻煩,未免會被人笑話,蔡東甚至還拿了杯紅酒和謝大志等人喝了一杯,氣氛相當融洽。

由於中午時分天氣比較炎熱,斗狗都不在最佳狀態。

所以按照往常的習慣,吃過飯後大家或者各自去休息,或者去高爾夫球場和游泳池玩耍,真正的斗狗比賽,要到太陽快落山的時候,也就是下午四五點鐘才會開始。

秦風吃飽之後先去狗場看了大黃,這傢伙也是剛剛吃了東西,懶洋洋的趴在狗舍里不願動彈,秦風也就沒帶它出來,被謝軒拉著去看電影了。

偌大的放映廳里就秦風和謝軒兩人,還能點最新的影片看,倒是讓他倆過足了癮,接連看了兩場,直到放映員提醒斗狗開始后,二人才走了出去。

「風哥,真過癮,以後咱們有錢了,也搞這麼一個。」謝軒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不停的在和秦風說著話。

剛才所看的那個《泰坦尼克號》是原版英文字幕的,裡面傑克在給露絲畫人體素描的時候,並沒有像國內放映的那樣刪掉了一些情節,而是原滋原味的放了出來,看得謝軒很是激動。

秦風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軒子,會有的,十年,這一切,十年之後咱們都會擁有的1

從小家庭遭遇變故。秦風和妹妹生活的很艱苦,物質上匱乏之極,每天所得到的食物,僅僅是讓他們兩個人能生存。

雖然後來載灌輸給秦風許多上等人的生活習慣,但秦風並沒有一個直觀的認識,他不知道那種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之前看到馬場游泳池,秦風心中就有些震撼,剛才又在莊園里看了兩場電影,這讓秦風真的心動了。對於幾年前的秦風來說,這簡直就像是童話里的生活。

「十年,那……那咱們還不到三十歲呢。」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瞪大了眼睛,說道:「風哥。你說的是真的嗎?要不……我問老爸要點錢,咱們進點那什麼高仿的古董贗品賣?」

「軒子,做人要靠自己,那賺來的錢花著才舒坦。」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在這個社會裡,機會是很多的,不要著急。要學得會寂寞,才有資格去享受繁華1

除了尋找父母妹妹之外,此時的秦風又多了一種動力,那就是賺錢。為自己營造更好的生活環境,

「嗯,風哥,我聽您的。」

謝軒雖然沒太聽懂秦風的話。但還是點了點頭,當年不肯要父母的錢。他和李天遠混的就差沒去拾破爛了,還不是秦風將他哥倆拯救於水火之中埃

「秦風,軒子,這邊,到這邊來……」兩人說著話來到了狗場,早已等在那裡的吳兵和謝大志連忙招手將二人叫了過去。

「謝叔,吳叔,開始了嗎?」

秦風和謝軒走到了近前,秦風雖然對於斗狗的歷史很熟悉,但還從來沒親眼見過,對這斗狗場倒是有幾分好奇。

斗狗存在的歷史,要比鬥雞要稍微晚一些,它起源於宋代,宋時的皇宮裡,這些生性好鬥的動物們,正好迎合那些戰事剛停的文官武將的心態,於是在皇宮開始了他們自己的娛樂……斗狗。

那時候斗狗只能算是皇親國戚們喜歡的嗜好,每當斗狗開始的時候,他們總是樂此不疲地參與其中,博彩的下注就曾達百兩黃金。

為此,朝廷設立了專門負責養狗的官員,而這些官員往往都是七品的官銜,在秦風想來,這或許就是中國「狗官」一詞的來歷。

古代可沒有現在這些受人追捧的天王明星,那時候老百姓最喜歡跟風的就是宮廷里的遊戲,所以很快斗狗就流傳到了民間,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常翔鳳的這塊場地一共有三個斗狗場,可以同時進行三場比賽。

每個斗狗場地都要比拳擊賽的擂台稍微大一點,有二十個平方左右,在裡面的場地上鋪著地毯,圍擋則是半米高的鐵柵欄。

「沒呢,今天帶狗來的不多,可能用不了三個場地,一會有兩隻約好的「定潮,其他的就都是碰場了……」

吳兵回答秦風話的時候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他今兒帶來那隻比特,原本是想讓它上場的,可沒成想被秦風的大黃給嚇破了膽子,看來今兒是白來了,只能跟著別人賭一賭。

「定場的?這個有點意思。」

秦風知道,斗狗有兩種賭法,一種就是定場,也就是兩個狗主越好時間和地點,各自帶著自己的狗前來比斗。

定場的要求是兩隻狗的重量要相仿,不能一方比另外一方重出很多,那體重輕的狗在比賽中會吃很大虧的,要知道,就是重上一斤,或許耐力就要強出許多。

至於「碰潮,則是各自帶著狗來狗場,沒有體重的要求,只要雙方願意,在談好下注金額之後,就可以上場比鬥了。

「相對」而言,碰場賭鬥的時候,往往會發生很多以弱勝強的案例來,要比「定潮比斗更加的刺激。

「吳叔,今兒一共來了幾隻狗啊?」秦風看到吳兵懊惱的樣子,隨口問道。

「來了八隻,除了你我那兩隻之外,還有六隻……」

吳兵沒好氣的嘟囔道:「***,沒想到我那隻比特這麼沒用,剛才老齊想約我的狗比,被我推掉了。」

在這個圈子裡,帶狗來就是想參加比賽的,拒絕別人的邀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服了軟,傳出去名聲會很不好聽的。

只是那隻比特雖然軟蛋,但吳兵卻非常喜歡它,並不想看著它在狗場上被別的狗給咬死,說不得只能不要臉面推掉這場比賽了。

「推掉了?那個老齊的狗很厲害嗎?」秦風好奇的問道:「吳叔,老齊帶來的是條什麼狗啊?」

「也是比特,秦風,咱們京津這邊,斗狗玩的最多的就是比特,偶爾有藏獒,但是比較少見。」

吳兵耐著性子給秦風解釋道:「像那個叫蔡東的帶來的高加索犬,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那狗的體型太大,恐怕沒人願意和他賭……」

聽到吳兵的話后,秦風才知道,敢情今兒一共來了八隻狗,除了他的大黃和蔡東的高加索犬之外,其它六隻居然都是比特犬。

對於這個原因,秦風倒是知道,比特犬產於美國,肌肉異常發達,是典型的大型犬。

比特的性子平時是比較溫順的,但只要遇到同類,就會性情大變,異常兇猛,一旦咬住對方死不松嘴,只有訓犬師用專門撬棍,才能把狗分開。

由於使用比特狗相鬥,根本就不要鼓動,所以大部分人養的都是比特,蔡東今兒帶來的高加索犬雖然威猛,但未必就有人接他的招,說不定怎麼帶來的還要怎麼帶回去。

「諸位,都是老朋友了,規則不用多說,雙方的斗狗大家剛才都看了,有要下注的,把單子給阿彪就行了。」

隨著斗狗時間的臨近,常翔鳳和阿彪也出現在了斗狗場旁邊,直到這會秦風才知道,場內這些人都已經看過雙方的斗狗了。

這也是因為比特犬不能相見的原因,否則要是帶到斗狗場再觀察,恐怕一上來就撕咬成一團了,根本就沒機會給眾人下注。

「老謝,你賭不賭?」

謝大志和吳兵的手裡,也有幾張投注單,吳兵指著單子說道:「將軍是冀省馬老闆的鬥犬,以前有過一場勝率,現在市場價大概能值三萬……

這個叫狗熊的是咱們津天老范的狗,這狗從來沒出來過,我也不知道怎麼樣,依我看,咱們可以在將軍身上壓點錢。」

吳兵雖然有好幾個月沒來這裡了,但這個圈子就那麼大,除了蔡東這樣的年輕人之外,基本上都熟識,對他們的狗也有些了解。

「老吳,行,那就壓將軍吧,我壓二十萬吧1

吳兵能帶自己進入這個圈子,已經非常夠意思了,謝大志知道,想要融入這圈子被別人認可,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行啊,老謝,你比我第一次來的時候猛。」

吳兵看出了謝大志的心思,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是少點吧,壓個十萬看看,這是「定潮的比賽,沒有後面的刺激。」

「哎,我說老吳,你怎麼就壓十萬,嘖嘖,怎麼越玩越小了啊?」

吳兵剛剛寫好單子,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就擠了過來,看到吳兵寫在上面的數字后,笑道:「你既然不願意出狗比斗,咱們就在這上面比比吧,我壓老范的狗熊二十萬,看看咱們誰輸誰贏。」

看著來人,吳兵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老齊,不就贏了你這傢伙一次嘛,至於這麼不依不饒的?」

其實吳兵以前和老齊的關係還算不錯,只是一年前他養的那條土佐犬咬死老齊的比特后,老齊再見到他,就一直是這幅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樣子了。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