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九十八章生意【第三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絕,一來那些人是為了自己的私慾,二來他們的活太潮,往往偷出來十件東西,光是破壞掉的就有幾十件,損毀率實在太高。 當然,秦風的這個想法自然不能給謝大志說的,否則即使謝大志再欣賞秦風,在得知他要帶...

「風哥,現在玩文房四寶的文化人越來越少了,咱們這生意真不怎麼樣……」

謝軒為人機靈,腦子活泛,在古玩街混了三個多月,和周邊的人是打成一片,不過越是在古玩街面上混的時間久,謝軒越是看不上現在的買賣。

從開業到現在三個多月了,也就是偶爾有些退休的老幹部,來買點毛筆宣紙之類的物件,開業至今最大的一樁買賣,還是個八歲孩子望子成龍的家長,花了六百塊錢買的一套筆墨紙硯。

這些東西原本利潤就極低,而且還不是天天都有生意,三五天的能開張做次買賣就不錯了。

三個月下來,謝軒一算賬,一分錢沒賺到不說,連著房租水電外加人工和古玩街的管理費,他們居然凈虧了近兩萬塊錢。

這讓自詡具有經商天賦的謝軒很是不甘心,因為他每日里看著別的店鋪那些搞歪門邪道的人,最少一個月也能進賬個萬兒八千的,更有甚者一個月都能賺上十幾萬,那才是真正的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呢。

今天帶著老爸來找秦風,謝軒就是想提出整改意見,對《文寶齋》日後的發展,做出一個完整的規劃。

當然,初中沒畢業的小胖子是想不出這些的,都是身邊的老子教給謝軒的。

把自己的想法給秦風說了一遍之後,謝軒開口道:「風哥,咱們雖然還有點錢,可也不能坐吃山空吧?依我看,再這樣下去《文寶齋》非關門不可……」

最早從石市搞來的二十五萬,去掉購買修繕四合院和接手《文寶齋》的開銷后,大概還剩下五六萬的樣子。

謝軒和李天遠離開津天的時候,秦風讓他們帶走了兩萬,這哥倆都不是會過日子的人,半年時間將兩萬塊錢花了個精光。

謝軒回到津天之後,秦風把剩下的三萬多塊錢都給了他,這幾個月差不多又開銷出去兩萬塊錢。所以謝軒這會開始著急了。

「秦風。你們沒錢了嗎?」

要不是聽到兒子說,謝大志還真不知道那古玩店居然經營成了這個樣子,當下開口說道:「要不我先拿點錢放店裡,你們周轉著用?」

從瀕臨破產到起死回生,謝大志只用了兩年的時間,新開發的房地產項目,給他帶來了豐厚的回報。現在隨手拿出來個百八十萬的絕對沒有什麼問題。

「謝叔,錢暫時還不缺,我有辦法的……」秦風搖了搖頭,拒絕了謝大志的好意。

他去年從袁丙奇的保險箱里「順」兩捆錢,回製藥廠之前給藏了起來,後來取回來一查。整整有六萬塊,短時間內秦風還不用擔心資金的問題。

秦風修長秀氣的手指在椅背上敲了會,抬起頭說道:「軒子,關於這店,你有什麼想法?」

秦風做事情不喜歡事事親為,俗話說「授人以魚,三餐之需;授人以漁,終生之用」。他之所以放手不管。就是想讓謝軒和李天遠成熟起來。

而古玩街那種地方,龍蛇混雜。每天都上演著爾虞我詐,怕是除了監獄之外,最容易讓人成長的地方。

事實也證明,謝軒和李天遠的確要比以前成熟太多了。

謝軒就不用說了,李天遠居然也學會了陪人笑臉,那最大的一筆六百塊錢的「生意」,就是他做出去的。

按照那家長現身教法的話說,不好好學習學書法,以後就會和李天遠一樣站櫃檯賣東西,當時就把李天遠的臉給氣黑了。

只不過李天遠心還不夠黑,要是換成謝軒,最起碼賣他一套價值兩千以上的筆墨紙硯,現在除了女人的錢,就數小孩子的錢好賺,多難得的一次機會埃

「風哥,我想了,咱們就賣翡翠1

聽到秦風問自己的主意,小胖子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這一條街我都打探過了,賣玉的不少,不過賣翡翠的還真沒有,憑您的手藝,肯定能做紅火起來1

在古玩街混了這麼久,謝軒也知道了翡翠的價值,尤其是像秦風做出來的那種翡翠,價比黃金還要貴,也不用多,一年只要能賣出去個一件,就能保得他們衣食無憂了。

「憑我的手藝?」

秦風聞言苦笑了起來,輕輕用手在謝軒頭上拍了一記,笑罵道:「要真是手藝做出來的翡翠,你就等著被砸店吧,那玩意戴不了幾個月就褪色,而且還會對身體造成傷害,這生意太缺德了,不能做。」

經過和載學藝期間的潛移默化,秦風對於坑蒙拐騙並不是很抵觸,這也是項技術活,不過他做人有自己的底線,那就是謀財而不害命。

那種制假的翡翠如果把活給做細緻的話,的確可以保證兩三年內不褪色,但是裡面所含的放射性物質,卻是會對人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

「風哥,那咱們能做什麼啊?賣字畫咱又沒路子,搞別的更不行,誰知道那些東西都是從哪裡來的?」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頓時苦起了臉,按理說經營文房四寶的店鋪,來的都是些文人雅士,對字畫多有興趣,像莘南的爺爺以前店裡就擺滿了名人字畫。

只是莘南的爺爺本就是書法界的名人,老著臉皮求畫或者出錢購買名人的字畫,對他而言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是秦風這幾個小屁孩一沒名氣二沒人脈,別說那些知名書畫家了,就是美院剛畢業的學生,怕是都不願意將自己的作品擺在他們店裡的。

至於那些青銅器雜玩之類的東西,各個店家對自己進貨的渠道都諱忌莫深,任憑謝軒如何套話,都不肯說出來,也斷了謝軒的這個念想。

「哪兒來的?」秦風看了一眼謝軒,說道:「軒子,你想賣那東西?」

「當然了,風哥,你不知道,前幾天那個麻老五,就是長了一臉麻子的那個傢伙。不知道從哪裡搞了個青銅燭台。說是戰國的,就那破玩意竟然賣了八萬1

謝軒臉上露出憤憤不平的表情,接著說道:「那東西上面全是,連個字兒都沒有,依我看麻老五最多就是花五十塊錢收來的,可是這一出手就是八萬,還不帶還價的。」

這種事情在古玩街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不過經營的東西不一樣,謝軒也只能看著別人大把賺錢,說不眼紅那絕對是假的。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下鄉去淘弄東西那是要眼力的,別以為鄉下的玩意都是真的,沒點眼力。有再多錢都不夠賠的……」

在八十年代的時候,下鄉收古玩到是個發財的捷徑,那會人們對這些破碗爛鐵都不在乎,隨便給個塊兒八毛的,他們都願意賣。

但是近幾年來人們手上閑錢多了,玩古董的人也多了,古玩的價格自然是水漲船高,再想下鄉淘寶撿漏。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且那些以前便宜賣了東西的老頭老太太們吃過幾次虧之後。一個個也都學的精明了起來。

他們不知道從哪裡買來一些高仿的古董贗品藏在家裡,等到上門收古玩的人來了之後。故作偶然的將物件顯露出來,引得想去釣魚的人,反而被魚兒給拉下了水,魚沒吃到,還沾惹的一身腥。

久而久之,除了一些退休沒事幹並且是真的喜歡收藏的人,還會下鄉去撿漏之外,古玩街的這幫孫子和老頭老太太們鬥智斗勇連著被忽悠幾次之後,卻是誰也不願意往鄉下跑了,乾脆自己就賣起贗品來。

古玩造假,這在行內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就是造假的祖宗,他們模仿了宋明諸多的字畫瓷器。

當然,到了現代,那些當時的贗品也都成了珍貴之極的文物古董,不過現代製造出來的,卻不具備這種收藏價值。

謝軒也想干這個,只是苦於沒門路,平時古玩街上喝酒吃肉無話不談的那些奸商們,一提到這事兒就全變成了啞巴。

聽秦風將自己的建議都否決掉了,謝軒有些賭氣的說道:「風哥,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們還不如把店關了呢,省的這樣虧下去。」

「軒子,別急,我這段時間要複習考試,回頭等高考結束了,咱們出去做趟活1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從跟著載學藝之後,他就從來沒有為錢發過愁,不是吹的,就是秦風現在去火車站擺個攤,一天賺個千兒八百的像玩似的。

「幹什麼活?還是搞翡翠?」

謝軒的眼睛亮了起來,那次秦風的空手套白狼,對他的感觸實在是太深了,幾百塊整了塊破石頭,一轉眼功夫居然就賺了二十多萬。

秦風想了一下,說道:「這幾年緬甸局勢不穩,翡翠的價格漲的很厲害,以後可以考慮做那個,不過要做就做正規的,不能砸招牌。」

聽到秦風的話,謝大志插嘴道:「秦風,做翡翠生意本錢可不小啊,隨便進點貨再壓點庫存,那就是上千萬了,你們現在可沒那麼多本錢……」

不光是石市,這幾年高端翡翠在國內各大城市都很有市場,尤其是那些最先富起來的人,誰手指上要是不戴個貓眼大小的翡翠戒指,都不好意思出門見人的。

謝大志看向秦風,說道:「你們要是真像做這個,要不……我來出這個錢,算是給謝軒入的股份,秦風你看怎麼樣?」

謝大志雖然對秦風挺欣賞的,但如果是在今天之前,他絕對不會張口就要做千萬元的投資,那不符合謝大志謹小慎微的性子。

但是在見到秦風和胡局長的親密關係后,別說一千萬了,就是讓他謝某人將現在的身家全拿出來,謝大志都不帶愣神的,在津天這地界上,身後有胡保國這尊大神,秦風就是想賠錢都難。

「還是不用了,謝叔,等我們自己有了資本,再考慮做翡翠生意的事吧。」

秦風搖了搖頭,再一次拒絕了謝大志的好意,對著謝軒笑道:「軒子,你說咱們自己賺的錢自己花,那樣才有成就感不是?」

「對,風哥您說的對,花老子的錢算什麼本事?」

謝軒挺了挺胸,看著老爸說道:「爸,您就瞧好吧,以後兒子我一準比您有錢的……」

「媽的,你小子以前花老子的錢,花的還少?」看到兒子這幅模樣,謝大志是又好氣又好笑,不過見到兒子有志氣,他心裡也有一分寬慰。

「風哥,翡翠生意現在做不了,咱們咋辦呢?」

剛充完英雄的謝軒,一轉臉功夫又變狗熊了,現在家裡的帳都是他在保管,再不賺錢又不要老爸接濟的話,那很快就要喝西北風活著了。

「別急,我不是說了嗎,等參加完高考咱們就去賺錢。」

秦風看了一眼謝大志,還是沒把賺錢的路子說出來,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秦風所謂的賺錢路子,其實是想去客串一把五行三家中的「倒斗」,也就是盜墓,既然沒渠道進贗品,那乾脆就賣真的好了。

秦風和師父載有一個相同的觀點,那就是天下財物,為天下人所有,憑什麼那些王公將相把好東西都賣墓里陪葬了?這些凝聚是當時匠人精華的寶貝,就該公諸於世。

當年孫殿英盜取東陵消息傳出之後,滿清的遺老遺少們是如喪考妣,紛紛出言指責孫殿英的行為。

而載在聽到這個消息后,沉默了半晌,就吐出了兩個字:「活該1

所謂有其師必有其徒,載都不在乎祖宗陵墓被盜,秦風更加不當回事了,眼下古玩店裡缺物件,去客串一下「搬山倒斗」倒也無傷大雅。

現在學術界之所以對盜墓行為深惡痛絕,一來那些人是為了自己的私慾,二來他們的活太潮,往往偷出來十件東西,光是破壞掉的就有幾十件,損毀率實在太高。

當然,秦風的這個想法自然不能給謝大志說的,否則即使謝大志再欣賞秦風,在得知他要帶兒子去扒人祖墳后,怕是也會拎把菜刀和秦風拚命吧?

ps:為葉少盟主加更,也是老朋友了,非常感謝!

三更萬字,求月票支持,很多朋友保底忘投的,請投給寶鑒吧,恩,推薦票也笑納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本文來自■文■山■婿說■網,看小說就到,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