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九十七章關係【第二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說道:「我也查了你父母的姓名,全國一共有200多萬姓秦的人,叫秦建國的有六萬四千二百八十二個人,只是經過排查,也沒有符合你父親特徵的……」 胡保國雖然現在位高權重,但這時候戶籍制度還沒有改革,...

或許是京城高層對津天的治安有所不滿,在三個月之前,直接參与破獲了袁丙奇重大販毒制毒案件的胡保國,被調到了津天市擔任市公安局局長一職。

胡保國是從冀省監獄管理局常務副局長的位置上調過來的,雖然警銜級別都是一樣的,但這兩者手中所掌握的權利,簡直就是天差地遠了。

作為直轄市的市局局長,再進一步就是副部長級別的高級領導了,而通常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都是有這種進步的可能性的。

其實就連胡保國都沒能想到,他在五十來歲的時候,還能有這種晉陞的機會,當然,在這後面或許有著複雜的政治鬥爭,這些就不足以為外人道也了。

胡保國進門之後,跟在他身後的拎包的秘書就將院門給關上了,掛著警監銜的領導到這種四合院來,那都能稱得上視察了,胡保國選的秘書還是很有眼色的。

秦風伸手關掉了錄音機,懶洋洋的說道:「胡大哥,您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說吧,找我什麼事兒?」

要是有外人聽到秦風說話的口氣,指定會吃驚的嚇掉下巴,且不說兩人年齡上的差距,就是胡保國現今的身份,怕是津天市主要領導和他說話,也不會如此隨意的。

「臭小子,你才多大啊,就不能上進點?整天呆在家裡混吃等死?」

一看秦風這幅疲懶的模樣,胡保國就氣不打一出來。要不是拳腳功夫比不過秦風,這小子又不知道尊老愛幼的話。胡保國早就捲起袖子幹上了。

「胡大局長,我這不是在看書嗎……」秦風揚了揚手中的課本,說道:「等過幾個月你給我找個學校辦理下借讀手續,我參加高考去。」

在津天呆了快一年,秦風始終沒能得到妹妹的消息,這讓他開始重新規劃起自己的生活來了,現階段的目標,秦風就想和同齡人一樣。去上大學。

對於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秦風從來都沒有質疑過,他知道自己所學駁雜,缺少正規的教育,尤其是像物理化學一些比較專業的知識,還是需要去系統學習的。

「想上大學?這是好事,我回頭就讓人去辦。」

聽到秦風的話后。胡保國進門后第一次露出了好臉色,至於秦風能不能考上,他根本就不操那心,他還沒見這妖孽小子有做不到的事情。

「對了,秦風,這次來是和你說你父母的事情的。」扯了一會閑話。胡保國說到了正題上,他初來津天,工作千頭萬緒需要整理,也沒時間和秦風在這扯淡。

「哦?沒找到吧?」

秦風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胡大哥你都找不到。這事兒我也不報希望了,您多留心點。能把秦葭找回來就行了。」

以秦風對胡保國的了解,要是有了父母或者妹妹的下落,他一早就會說出來了,而不是像這般鄭重其事的樣子。

「你父母調動的原始卷宗都被人銷毀掉了,沒法查,而且調走的單位也沒有任何記錄,真是奇怪了,誰會幹這樣的事情?」

胡保國拿過秦風面前的杯子,給自己倒了杯茶后,接著說道:「我也查了你父母的姓名,全國一共有200多萬姓秦的人,叫秦建國的有六萬四千二百八十二個人,只是經過排查,也沒有符合你父親特徵的……」

胡保國雖然現在位高權重,但這時候戶籍制度還沒有改革,沒有辦法用電腦查詢相關信息,他能查到所說的這些資料,實在是花費了不少功夫。

見到秦風略顯失落的樣子,胡保國出言安慰道:「秦風,你也別擔心,你父母應該都沒事,早晚都能找得到的。」

「謝謝你了,胡大哥,只要能找到我妹妹就行了。」秦風嘆了口氣,正想說話的時候,胡保國的手機響了起來。

進入到九八年,往日那笨重的大哥大也變得靈巧了起來,掏出手機胡保國簡單的說了幾句,掛斷電話看向秦風,說道:「我得走了,一會有個會要開。」

「得,我送您。」秦風點了點頭,能讓胡保國為了一句話親自跑一趟的人,怕是出了津天市的書記,也就自個兒了。

「哎呦,謝叔,您今兒怎麼有空來?」

剛打開院門,秦風就看到謝軒爺兒倆正和門口胡保國的秘書說著話,應該是被對方攔住了不讓進,不由笑道:「早上我沒聽到喜鵲叫啊,怎麼連著有貴客登門?」

謝大志來到津天的時間要比秦風長一些,到現在已經兩年多了。

他所開發的那個高檔住宅社區,在今年年初的時候投放到市場中,大獲成功,也使得謝大志東山再起,成為津天地產界的知名人物,依稀又找到幾分當年的意氣風發。

或許是出於鍛煉兒子的想法,在重新擁有了財富之後,他並沒有給兒子多少錢,而是讓謝軒一直跟著秦風,至今謝軒連手機都沒混上一個,和當年的富二代身份簡直沒得比。

不過謝大志對秦風是極為重視的,沒事的時候總是會來四合院坐坐,他總是隱約感覺當年袁丙奇集團的覆滅,似乎和秦風有著某種關聯。

雖然只是心底的懷疑,但這足以讓謝大志震驚了,因為以兩人當時的身份實力,秦風想要扳倒袁丙奇,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面對秦風的時候,謝大志這個在社會上混了幾十年的老油條,居然有種縮手縮腳的感覺。

「阿風,沒什麼事,就是來看看你。」

一眼看到秦風身後的胡保國,謝大志的神情不由變得有些古怪,他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胡保國。

他可是認識胡保國的,當年兒子被關在少管所的時候,他可沒少給胡大所長上過供,當然,無非是就是吃吃喝喝幾條煙酒的事,到是沒什麼原則性的問題。

「胡局長,聽說您調來津天,一直想去拜訪您的,沒想到在這遇到了?」顧不得和秦風多說,謝大志搶前了幾步,緊緊的握住了胡保國的手。

作為一個經常接觸政府工程的商人,謝大志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正如他所說,謝大志一直都想上門拜訪胡保國,只是沒找到合適的人引薦罷了。

要知道,現在的胡保國位高權重,可不是當年那個喝頓酒就敢給他拍胸脯承諾事情的胡大所長了,人生之際遇,有時候還是非常奇妙的。

跟在自家老子身後的謝軒自然也認識胡保國,不過他卻是怕極了這個喜歡懲罰人跑圈的所長,身形忍不住往老爸身後躲了躲。

「謝軒,你這個臭小子,躲什麼躲?」

胡保國聽秦風說過謝大志的情況,當下向謝大志笑道:「咱們可是老朋友了,遇到點挫折不算什麼,能東山再起才是好漢子。」

要說胡保國還真是脫離不了自己的軍人出身,說起話來和那些文縐縐的官員完全不一樣,不過在公安口子上,卻也使得他能更快的融入到工作中去。

聽到胡保國的話,站在不遠處的秘書往謝大志的臉上看了幾眼,跟了胡局幾個月,除了秦風之外,這或許是胡局在津天的第一個熟人了。

胡保國是真有事,在和謝大志聊了幾句之後,就匆匆離開了,留下謝大志卻是興奮不已,他心裡明白,如果能搭上胡保國這條線,他在津天的成就,或許還能超過石市。

「謝叔,您今兒出門撿錢包了吧?看把您樂呵的。」

看著謝大志那興奮的樣子,秦風無語的撇了撇嘴,接過謝軒拎著的熟牛肉,轉身進了院子扔給了大黃。

「秦風,沒想到你和胡局那麼熟啊,以前你怎麼不說呢?」

謝大志還沒從見到胡保國的興奮中脫離出來,絮絮叨叨的說道:「我聽說市局要整體搬遷,這過程可不小,秦風,你要幫我說說埃」

像政府工程這樣的活,接到之後賺錢不說,更重要的是能凸顯出自己的實力,如果謝大志能把握住這次機會的話,他就算是真正在津天站住了腳。

「謝叔,回頭我幫您說,成不成的可不一定礙…」

秦風點了點頭,俗話說肥水不流外人田,有這種關係不用白不用,至於老衚衕志會不會犯錯誤,那就不關他的事了。

「對了,軒子,店裡沒事吧?」答應了謝大志后,秦風看向了謝軒,現在的小胖,可是重新開業后《文寶齋》的大掌柜。

袁丙奇剛被抓的時候,秦風並沒有急著把謝軒和李天遠叫回來,一直等了差不多半年,那哥倆都拿到了駕駛證后,秦風才讓二人回到了津天。

袁丙奇及其團伙被一網打盡,加上又時隔半年多,人們早已忘了當年《文寶齋》那檔子事,更不會有人將袁丙奇的覆滅和這小小的古玩店聯想在一起。

《文寶齋》剛開業的時候,秦風在店裡帶了謝軒一個月,將古玩行里的一些門道盡數交教給了他。

要說謝軒還真是天生吃古玩這行飯的,《文寶齋》重新開張三個月,他這大掌柜乾的是有模有樣。

PS:今兒的第二更,距離第一越來越遠,關嫂還在下面磨刀霍霍,眼看第三都要不保了,急求,急求月票支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