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九十五章覆滅(下)【第十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然是這幅笑眯眯好像置身事外的樣子,胡保國感覺,就是用世界上最先進的測謊儀,怕是都無法分辨出秦風話中的真假。 像秦風這種人,他如果有心為惡,那恐怕將是世界上最危險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胡大所長正義...

正如秦風所料想的那樣,整個製藥廠已經被警方完全控制了起來,能進不能出,他剛把車子停到了廠里,手上就多了副手銬。

袁丙奇建立的這家製藥公司,除了暗中製造稀釋毒品之外,也生產正規的藥品,由於去年洪水災害,工廠的規模又擴大了不少,一共有著十多輛送貨的大卡車。

而且按照突審袁丙奇得到的信息,除了工廠內幾個核心研究員之外,其它人並不知道內情,所以也只是按照常規對秦風進行了簡單的審訊。

當然,在這種案件尚未明了的情況下,秦風還是被收押關進了看守所。

為了防止同案犯竄供,袁丙奇團伙的人分別被關在津天周圍好幾個城市的看守所,等胡保國得到秦風的消息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政府好……」

當秦風被帶到看守所的審訊室時,見到胡保國身邊還跟著另外一人,喊到嘴邊的胡大哥被他生生咽進了肚子里。

「媽的,一看就是個慣犯。」

站在胡保國身邊穿著警服的中年人,沒好氣的瞪了秦風一眼,進門喊政府的人,那一準在監獄或者看守所里呆過。

「行了,走吧1胡保國招了招手,對身邊的中年警察說道:「李所長,麻煩你了,人我就帶走了埃」

在見秦風之前,胡保國就已經辦理好了相關的手續,因為秦風並沒有被批捕,也不是重要的犯罪嫌疑人,胡保國將他撈出去相對還是比較容易的。

「說說吧,你小子是怎麼將毒品放到袁丙奇保險箱里的?」上了停在看守所外面的警車后,胡保國臉色複雜的看著秦風。

如果不是深知這小子的底細。胡保國怎麼都無法相信,眼前笑容略顯靦腆的秦風,竟然就是一手導致袁丙奇集團覆滅的關鍵人物。

經過化驗,袁丙奇背包中所裝的那些膠囊,全部都是高純度海洛因稀釋過後的毒品,這鐵板釘釘的事實。讓袁丙奇有口難辯,他明白,招與不招,自個兒都是死路一條了。

在得到蠻豹也就是賈林逃脫的消息后,袁丙奇終於開始吐口了,要說此刻袁丙奇最恨的人,當然就是蠻豹了,他就是死,也要拉著「出賣」自己的蠻豹!

不過只有胡保國清楚。「出賣」袁丙奇的人根本就不是蠻豹,而是在袁丙奇眼中微不足道的一個小人物,也正是坐在自己身邊副駕駛位置上的秦風。

「胡大哥,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坐上車的秦風臉上露出迷惘的神色,左右看了一眼,說道:「我什麼時候把毒品放到袁丙奇保險箱里了?您可別往我頭上扣帽子啊1

秦風對國家刑法的了解,遠勝身邊的胡大所長,他比誰都清楚這件案子將要引起的轟動。無論如何,秦風都不願意將自個兒陷進去。

縱然秦風相信胡保國不會賣了自己。但落人口實的話,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臭小子,和我裝傻不是?」

胡保國一巴掌拍在了秦風的後腦勺上,說道:「這車是從派出所借來的,上面不會有竊聽器那些玩意,就算有我也不會對你用。你怕個屁礙…」

胡保國自然知道秦風擔心什麼,因為他本身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單是掩飾秦風是內線的事情,就讓胡保國焦頭爛額,好在在公安系統內部,是有特勤這個單位的。其工作性質和影視劇中的底差不多。

由於工作性質的特殊性,為保證特勤們的安全,在公安部門中也有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特勤和內線,只對極少數人負責,胡保國不願意說出秦風的名字,別人也拿他沒什麼辦法。

「胡大哥,其實也沒什麼,是袁丙奇惡貫滿盈,該當遭報應了,和我關係不大。」

秦風摸了摸後腦勺,咬死了沒有吐口,看到胡保國像是要發怒,連忙開口問道:「胡大哥,這案子怎麼樣了?抓捕袁丙奇的時候還順利嗎?」

「還算順利吧,事先也想到袁丙奇有槍了。」

說到這裡,胡保國有些疑惑的看著秦風,說到:「你昨兒栽贓的時候,沒看到那保險柜里有把槍嗎?媽的,要不是那槍炸膛了,老胡我這會早就變成烈士了。」

在袁丙奇歸案之後,那把炸膛的五四式手槍也被送去檢驗了,檢驗結果很奇怪,原因居然是槍膛內被不明物質堵塞,槍手扣動扳機后瞬間產生的壓力過大,使得槍膛炸開。

至於堵塞槍管的不明物體,則是早在槍膛爆炸時產生的高溫下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連一絲殘留物都沒能提取到。

技偵人員無奈之下,也只能將原因歸於袁丙奇平時不怎麼保養槍支上了,不過玩槍玩老了的胡保國,卻是不怎麼相信這種說法。

「你小子是不是在槍裡面使壞了?」

胡保國不能不懷疑秦風,說起來他也沒什麼原則性,當年沒少把自己配的五四手槍拿給秦風玩,這壞小子有足夠的嫌疑。

「沒有,絕對沒有,胡大哥,我是那樣的人嗎?憑咱們倆的關係,我要是發現有槍,一準會先跟您說礙…」

對於胡保國的懷疑,秦風是義正言辭矢口否認,要不然胡大所長指定要暴打他一頓泄憤,被槍指著的滋味可是不怎麼好受的。

「你啊,要是為禍的話,恐怕要比袁丙奇更甚一百倍1

胡保國盯著秦風看了半天,悻悻的說道:「要不是老爺子的關係,我一準把你丟監獄里關個幾十年,等你老了想作惡也沒力氣了。」

胡保國現在有幾分相信他那個心理學博士中隊長說的話,秦風的心理素質實在是太好了,當年連殺五人後面不改色,每天在管教所里吃香睡的甜,就沒聽說他做過噩夢。

現在將津天市捅破了天,秦風依然是這幅笑眯眯好像置身事外的樣子,胡保國感覺,就是用世界上最先進的測謊儀,怕是都無法分辨出秦風話中的真假。

像秦風這種人,他如果有心為惡,那恐怕將是世界上最危險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胡大所長正義感不是那麼強的話,估計要找根褲腰帶整天將秦風栓在身邊才會放心。

「胡大哥,您是大人物,和我較什麼勁啊?」

秦風渾然沒把胡保國的威脅放在身上,笑嘻嘻的說道:「這麼大一個案子破了,也該論功行賞吧?胡大哥,恭喜啊,您可不用再呆那監獄裡面當孩子王了……」

「哪有那麼快?」胡保國搖了搖頭,說道:「半年以內能將案子收尾就不錯了……」

像這種存在了近十年之久的販毒網路,所牽扯的人員關係是極其複雜的,只有將那些下線拆家都抓獲之後,案件才能算是告一段落。

不過袁丙奇現在雖然吐了口,但所說的事情大多都是關於蠻豹的,對於自己的犯罪事實,他還是抱著僥倖的心理,並沒有完全交代。

所以這是件水磨石的功夫,有得一番糾纏,蠻豹和蠻狐兩人的逃脫,也讓案子多了一些變數,畢竟有些東西,都是這二人親自經手的。

當然,沒有結案並不代表不能論功行賞,在抓獲袁丙奇的當天,胡保國就已經接到老首長的電話。

雖然電話中沒有明說,但是胡保國知道,卡了自己好多年的正廳級別,這次是水到渠成了,而且以這次胡保國的功勞,至少也能到一個實權部門擔任一把手的。

「秦風,你有什麼要求?」

胡保國嘆了口氣,看向秦風說道:「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千萬不要學袁丙奇這種人,走上那條路,就再也沒法回頭了。」

「胡大哥,您是了解我的,犯法的事,我從來不做。」

秦風一本正經的說道,不過看到胡大所長那張臉有發火的徵兆時,連忙說道:「胡大哥,我就想老老實實的開個古玩店,沒別的大心思,對了,我還真有一個要求1

「什麼要求?你說1

胡保國眼睛亮了起來,不怕秦風提要求,就把這小子什麼都不說,當年就是一聲不響的溜出了管教所,差點沒讓他工作都丟掉。

秦風笑著用手擰動了車鑰匙,將車子發動起來后,說道:「胡大哥,送我回家啊,大黃給別人養了半個月了,我都想死它了1

「臭小子,又耍我不是?」

聽著秦風的玩笑話,胡保國心中沒來由的輕鬆了不少,能笑得像秦風這麼陽光的人,心底總是不會太過陰暗,即使秦風有過陰暗的過去。

當秦風回到那個屬於自己的四合院后,心情也是十分的放鬆,來自袁丙奇的威脅已經被完全解決了,現在的津天,治安好的怕是真能說的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了。

整個津天道上的人,都被這次雷厲風行的嚴打給嚇住了,火車站上的慣偷們紛紛南下,而那些平日里吆五喝六的大哥們,也是老老實實的閉門不出。

這一切,都是袁丙奇集團覆滅所帶來的深遠影響,而誰都不會想到,在這其中起了決定性作用的秦風,正關著院門在屋裡沾著吐沫數著錢。

ps:第十更,為華雪鑒盟主加更,還有幾位盟主,後面會一一補上,這是上架前說的,打眼會做到。

最後用十更的名義,求正版閱讀,求月票!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本文來自■文■山■婿說■網,看小說就到,無廣告、全文字、更新快,「文^山^小^說^網」就可以找到哦!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