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九十一章證據(三)【第六更】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胡保國,說道:「要是這些毒品出現在袁丙奇和蠻豹的住所里呢?」 「什麼?你……你小子說的證據是這個?」胡保國聞言一愣,繼而搖起了頭,說道:「這不行,這……這不是栽贓嫁禍嗎?」 雖然明知袁...

「這是什麼?是毒品?」

胡保國拉開了儲物格,發現裡面塞滿了一盒盒的藥品,抽出一盒摳出了其中的一粒膠囊,胡保國將裡面的白se粉末給倒了在了掌心上寶鑒。レ.39820.&spades點レ

「對,就是經過稀釋后的新型毒品。」秦風點了點頭,說道:「胡大哥,你們辦案找證據,這些不都是證據嗎?」

在這「制毒廠」里呆了半個月,秦風也摸出了點規律,「制毒廠」並不是每天都往外發放毒品的,總是會挑選一些天氣特別惡劣的ri子。

而且裝有毒品的貨車都是蠻豹親自安排的,在「藥品」的外包裝上,也有些許的不同,這也是秦風能快速從後面那一集裝箱貨物里找到這些毒品的原因。

「證據?這些證據能證明你小子運毒,和袁丙奇有屁的關係?」

聽到秦風的話后,胡保國不禁翻起了白眼,虧得這小子一向聰明,怎麼說出如此白痴的話來,如果有毒品就能定罪的話,他們早就將袁丙奇槍斃一百次了。

開著車的秦風忽然扭過臉,很認真的看著胡保國,說道:「要是這些毒品出現在袁丙奇和蠻豹的住所里呢?」

「什麼?你……你小子說的證據是這個?」胡保國聞言一愣,繼而搖起了頭,說道:「這不行,這……這不是栽贓嫁禍嗎?」

雖然明知袁丙奇就是幕後黑手,不過jing察辦案是有自己程序的,就算在某些時候會使用點手段寶鑒。但是向這種公安部督辦的案子,絕對沒人敢動這樣的手腳。

「胡大哥。你們等得起,我可和他們耗不下去了……」

秦風語氣堅決的說道:「這事兒今天就結束吧,你開著拷機,我辦好之後給你留言,然後你去抓人拿贓,事情就算完了。」

「放屁,哪有這麼簡單?」胡保國只是搖頭,他不相信讓專案組一籌莫展的案子。會有秦風說的這麼輕巧?

「就是這麼簡單。」

秦風指著那些毒品說道:「這裡一共有三公斤的海-洛-因,價值三千多萬,按照咱們國家的刑法,販毒五十克就夠槍斃的了……

再加上那製藥廠里實驗室中的幾十公斤毒品,這些證據足以辦成鐵案了,胡大哥,說不定能讓你肩膀上多兩顆星星呢……」

秦風不是兵。他不需要用jing察的思維去思考問題,對於他來說,不管使用什麼辦法,只要能達到最終的目地就行了。

「你說的好像有幾分可行xing埃」

胡保國乾的是獄jing,和刑偵那些人的思維也不太一樣,聽秦風這麼一說。倒是有幾分心動了,今年剛去世的那位偉人不是說過嘛,別管黑貓白貓,抓住耗子的就是好貓!

「秦風,我如何向專案組解釋他們住所藏毒的事情呢?」

胡保國低頭沉思了好一會。抬起頭說道:「還有,他們現在的住所都被監控了。你怎麼將毒品放進去而不被他們發現?」

「胡大哥,就說線人提供的線索,等到搜出毒品,他們個個都立了大功,到時候誰管線人的死活啊?我相信沒人會問你的。」

秦風將車速又放慢了幾分,接著說道:「至於我怎麼把毒品放進去,你就別管了,保證不會讓那些人發現的。」

「你有把握?」胡保國緊緊的盯住了秦風。

「當然,我還沒活夠呢。」秦風肯定的點了點頭。

「好,那就按你說的辦……」胡保國咬了咬牙,說道:「專案組的武jing都是二十四小時待命的,只要你發過來信息,我馬上就帶人抓捕1

與其說是相信秦風,不如說胡保國更加相信去世的老爺子,作為載的嫡傳弟子,像這些偷雞摸狗栽贓嫁禍的事情,應該難不倒秦風的。

胡保國當年在戰場上就是以膽大包天著稱的,否則也不會轉業后被貶到個管教所里,眼下他體內那不安分的因子又開始蠢蠢yu動起來。

作為案件的發起人和部里某位領導欽點的專案組副組長,胡保國是有許可權對犯人進行抓捕的。

當然,要是搜查不出證據,他這輩子怕是也就要老死在管教所所長的位置上了。

「停車1

當汽車來到上高速的一個路口時,胡保國喊停了車子,推開車門跳了下去,秦風從倒車鏡看到,一輛小車停在了他的身邊。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啊1

聽著那磅大雨打在車窗上的聲音,秦風裂開嘴笑了起來,過了收費站后,伸手往檔位上一推,車子加速沖入到了雨幕之中。

十一點四十二分,裝滿了西藥的貨車駛入到了冀省廊市的一個貨站中。

雖然外面夜se漆黑還下著大雨,但是貨站裡面卻是燈火通明,秦風把車子開到大棚地下熄了火,打開車門跳了下來。

「阿風,辛苦了。」

一個二十**歲多歲留著中分頭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甩了根煙給秦風,說道:「路上沒什麼事吧?豹哥打電話來問了好幾次了……」

秦風掏出火機先給對方點上了火,然後才接過煙,說道:「沒事,餅哥,這雨太大我不敢開快,萬一翻了車就麻煩了。」

接貨的這人秦風很熟悉,由於長得膀大腰圓像個餡餅一樣,所以就得了這麼個外號,這個位於京津兩個城市中間的貨站,一直都是由他負責的。

「恩,是要小心點。」

餡餅點了點頭,說道:「阿風,你先休息會,我讓人卸了貨陪你喝點,媽的,這雨太大,你乾脆別走了……」

「餅哥,那可不行。豹哥有規定的,當天出車不管多晚。都要回去。」秦風搖了搖頭,說道:「您還是快點卸車吧,這邊開過去還要倆小時,等我回去也能再睡會……」

「好吧1餡餅打開了貨車的後門,喊道:「手腳麻利點,趕緊按著單子分配好,都仔細些,別搞錯地方了。」

嘴上說著話。餡餅也沒閑著,他手上也拿著張單子上了車,在那如山一般的藥品中翻騰了好一會,抱著一個一米見方,外包裝是阿司匹林的箱子走了下去。

七八個工人正在卸著貨,也沒人關注餡餅,只有靠在車門處抽煙的秦風看到。餡餅拿著一個紅外掃描儀,仔細的在箱子封口處掃描了一番。

「媽的,幸虧老子小心,沒有動那封口,是從底部把箱子給拆開的……」

秦風心中一凜,今兒之所以遲到了十幾分鐘。除了路上和胡保國交談了一會之外,其實都耽擱在那裝著毒品的箱子上面了。

「豹哥,箱子完好……」檢查完箱子后,餡餅偷偷掏出了個手機,撥通了蠻豹的電話。

「嗯。阿風沒什麼異常吧?」電話里傳來蠻豹的聲音。

「沒,他今兒跑了三四趟了。看那樣子累的不輕。」餡餅低聲笑道。

「今兒雨大,把貨先裝好,明天一早發出去……」

蠻豹在電話中做出了指示,除了他和袁丙奇之外,也就只有三個貨場的負責人,知道箱子里是什麼東西,原先這個工作是由袁東來做的,不過袁東短命,蠻豹只能親自指揮了。

交代了餡餅幾句之後,蠻豹掛斷了電話,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袁丙奇說道:「袁哥,那邊弄妥了,這三千萬的貨發出去,基本上北方市場也就飽和的差不多了。」

每到發貨的ri子,蠻豹總是會和袁丙奇在一起等待,只有等到貨物到站並且安全接收之後,他們才能安下心來。

「阿豹,我這段時間怎麼老是感覺有些不對啊?」

袁丙奇看著漆黑的窗外,搖了搖頭說道:「常老四和南區的建國那些人,是不是有些安分的過了頭?阿龍幾次挑釁,他們居然都忍了1

「我也感覺有點不對。」

蠻豹點了點頭,說道:「袁哥,把手裡的貨全都清乾淨之後,咱們斷了這邊的路子,出國躲一段時間,我在泰國和瑞士存的錢,夠咱們花幾輩子的了。」

「好,有錢也要有命花才行。」

聽到蠻豹的話后,袁丙奇似乎也下了決心,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笑道:「本來想培養下那個阿風的,現在看來也用不著了。」

袁丙奇手下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是明著在道上混的,那些人基本上在jing局派出所都有案底,是jing方重點關注的。

還有一種人,則是身家清白,從來沒有犯過案子,這些人從事的就是毒品生意,而且他們和另外一幫人相互都不認識,沒有任何的交集。

原本秦風是不合格的,不過他跟陳宇沒幾天,關係並不深,加上頭腦靈活會來事,這才被袁丙奇看中了,想要培養他一番。

只是「袁爺」並不知道,他所謂身家清白的秦風,早在四年多以前就身負五條人命了,比起他來只怕也是差不了多少。

半個多小時過後,車廂里的藥品盡數被卸了下來,餡餅來到車前拍了拍秦風的肩膀,說道:「阿風,好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點。」

「餅哥,那我走了啊1秦風點了點頭,轉身上了車,按了下喇叭后,緩緩的將車駛出了貨站。

拐過一個彎道后,那輛空車猛地提起速來,而且並沒有循著來時的線路上高速,方向一打,拐入到了駛往津天市區方向的國道上面。

ps:感謝躍馬天山盟主的厚愛,加更送上,兄弟們,請把月票投出來啊,打眼需要大家的支持!!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