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八十六章內保【求訂閱,求月票!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風哥的都是能打的,而且關鍵時刻要能頂上去,那錢也都是用命拼的,不好拿埃」 聽到秦風的話后,吳振亮挺了挺胸口,說道:「阿風,別的不敢說,打架你吳哥可是把好手,你放心,介紹我進去,絕對不會給你丟面...

秦風曾經得到江湖外八門的傳承,對於那些歪門邪道的手段,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再也無人能出其右。

但是秦風畢竟只有十七歲,而且在津天沒有任何的人脈關係,想要瓦解一個存在了近二十年的黑-道組織,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當然,秦風可以用索命門的手段去刺殺袁丙奇,這固然會承擔一些風險,但未必就做不到,出其不意之下,他有七八分的把握能幹掉袁丙奇。

只是秦風不想這麼做,作為外八門主脈的唯一傳人,用暴力手段去解決問題,本身就落了下乘,而且一旦露出蛛絲馬跡被警方盯上,秦風下半輩子就要生活在黑暗之中了。

所以秦風這才費盡心機的跟了陳宇,否則就憑這人渣的秉性,秦風平時看都不會看他一眼的。

不過跟著陳宇,到是省卻了秦風的很多功夫,因為從十六七歲就跟著袁丙奇的陳宇,對津天黑-道的勢力分佈以及袁丙奇的生意,真的很了解。

從陳宇的話中,秦風能聽出來,好像有人懷疑袁東之死是常翔鳳常老四做的,袁東平時在小弟中人緣不錯,這就給了秦風可操作的機會。

散布謠言也是個技術活,最起碼不能讓人感覺到源頭是自己。

秦風平時在和那些看場子的小弟聊天時,從來不說過火的話,但總是有意無意引出對方的話頭,將矛頭指向了常老四。

在道上混的,大多都是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在被秦風潛移默化之後,都在心裡認準了常老四就是殺害袁東的兇手。

津天說大很大,但說小也很小,最起碼像大富豪這樣的場子,就經常可以看到津天另外幾個大佬的手下,所以在秦風的挑唆下,這幾天已經發生了好幾次衝突。

事兒雖然不大,也都沒有拔刀相向,但因為袁東的死,整個津天道上的氣氛驟然變得緊張了起來,就算袁丙奇刻意淡化,娛樂城的生意也差了好多。

今天常老四到來,好像就是要和袁丙奇講數,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兩邊還都算比較克制,起大規模衝突的可能性並不太大。

不過秦風現在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去瓦解袁丙奇的組織,他無法找到一個能讓袁丙奇集團崩潰的切入點,身為外八門主脈的傳人,他深知打蛇不死反受其害這個道理的。

「哎呦,宇哥,您今兒真帥埃」

在陳宇的辦公室剛坐了一會,一個打扮的hu枝招展的女人走了進來,扭著小蠻腰坐在了陳宇的大腿上,向著對面的秦風拋了個媚眼,說道:「阿風,要不要紅姐幫你找個小妹啊?你要是個處的話,還會有紅包的。」

紅姐的右手摸在陳宇的胸口,一雙眼睛卻是緊緊的盯著秦風,以她閱男人無數的經驗,自然能看得出秦風應該是個處男。

「紅姐,別拿我開玩笑了……」

秦風臉上一紅,他跟著載什麼都學過,後來所得的傳承裡面甚至還有房中之術,如果要談理論知識,怕是那些性-學研究者都無法和秦風相比。

但那些都不過是紙上談兵,此時站在這妖媚到了骨子裡的女人面前,就連秦風也忍不住感覺有些口乾舌燥。

「紅姐怎麼捨得和你開玩笑啊?」

女人嬌笑了起來,她就喜歡看秦風那種羞澀的樣子,開口說道:「前幾天新來了幾個小妹,其中有兩個挺清純的,要不要紅姐給你安排?」

「行了,阿風以後是要去讀大學的,你們那些浪蹄子怎麼配得上他?」

陳宇右手重重的拍在了紅姐的屁股上,對秦風說道:「你去休息吧,等晚上我給你打尋呼,交代你的話不要忘了。」

「知道了,宇哥。」

秦風點了點頭,出門的時候將門給帶死了,不過這門的隔音系統顯然不怎麼好,那對狗男女的浪笑聲還是傳入到了秦風的耳朵里。

任何一個娛樂場所,缺了女人都是玩不轉的,作為津天市規模最大也是最豪華的夜-總會,這裡的漂亮女人也是最多的。

雖然現在整天在說男女平等,但是在某些場合,女人的確是弱勢群體,這些小姐們賺錢不少,不過依附在她們身上的吸血鬼,也是不少。

就像很多小姐,都是被雞頭所控制的,雞頭的作用,是保證這些小姐不受那些小混混們的欺凌,但是每天都要從她們的收入中抽取很大的一部分。

另外還有就是媽咪,她們手下也都會控制著一些小姐,不過媽咪也是女人,她們也需要有後台,否則會被人吃的連渣都不剩。

紅姐就是娛樂城的一個媽咪,聽說她早幾年曾經是南方一個城市夜-總會的頭牌,年齡稍微大了點之後,來到津天做起了媽咪,雖然偶爾也會陪客人,但卻是不用赤膊上陣了。

紅姐的後台自然就是陳宇了,有陳宇照著,在娛樂城到是挺吃得開,而陳宇從這些小姐們身上,每個月也能賺個幾萬塊錢。

對於紅姐和娛樂城的女人,秦風沒有任何鄙視的心理,說實話,她們也是一群可憐人,但秦風也不願意過於接近,因為從古至今,有太多人都是毀在女人手上的。

「風哥,抽根煙。」

「風哥,我那邊開空調了,你去睡會?」

「阿風,走,喝點去……」

走在娛樂城裡,不斷有人和秦風打著招呼,他們知道秦風與陳宇走的近,也是存了討好的心思,要知道,在這娛樂城裡,就連總經理都要賣陳宇幾分面子的。

「哎呦,吳哥啊,喝點就喝點……」看著一個穿著保安服的人,秦風笑了起來,說道:「宇哥前天在櫃檯上留了半瓶茅台,我給拿過來去。」

在娛樂城裡的保安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保安,也叫做外保,就是穿著保安制服的人,這些大多都是保安公司送進來的,平時只是維護下治安,每月從保安公司拿固定的工資。

還有一種就是像陳宇和秦風這樣的,他們屬於內保,並不需要穿保安制服,平時也不用上班點到,隨意性很大。

但是只要娛樂城裡出了狀況,比如有人喝多了鬧事之類的,衝上去的一定是內保,他們出手狠辣,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事情解決,也就是俗稱的打手。

內保一般都是有些社會背景的人,個別人還會罩著幾個小姐,不但進出有面子,私底下也是財源滾滾。

工作輕鬆,不用站崗放哨,但內保每月拿的錢卻是普通保安的好幾倍,老闆有時候還會發獎金,所以那些普通保安,對內保都是羨慕有加。

一般的內保是看不上普通保安的,不過秦風卻是個異類,沒事的時候經常和那些保安喝個小酒,像眼前這人,就是外保的一個隊長。

「阿風啊,上次給你說的那個事,你給宇哥說了沒有?」

吳隊長比秦風大了十多歲,實在抹不下面子跟著手下的人叫「風哥」和秦風來到辦公室后,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滷肉,殷勤的幫秦風倒上了酒。

吳隊長大名叫吳振亮,以前當過幾年兵,退伍之後就幹上了保安,只是每天看著那些內保大把的摟錢,是人心裡就會有想法。

不過內保都是需要人介紹的,吳隊長和陳宇根本就說不上話,這才和秦風套起了近乎,前幾天喝完酒之後,向秦風提出了這個要求。

「吳哥,這個你也知道,內保現在不缺人呀。」

秦風聞言臉上露出難色,開口說道:「現在跟著風哥的都是能打的,而且關鍵時刻要能頂上去,那錢也都是用命拼的,不好拿埃」

聽到秦風的話后,吳振亮挺了挺胸口,說道:「阿風,別的不敢說,打架你吳哥可是把好手,你放心,介紹我進去,絕對不會給你丟面子的。」

「好吧,我有機會一定給宇哥說一聲。」

秦風有些無奈的看著吳振亮,這干內保的人,哪個抓進去都夠判幾年的,他還真沒見過好人要往人渣堆里鑽,或許這就是金錢所帶來的魔力了。

喝了。酒,秦風岔開了話題,說道:「對了,吳哥,我看在咱們場子里賣「粉」的人不少啊,他們沒給你點孝敬嗎?那錢可是大把大把的賺礙…」

秦風說的「粉」自然就是「白粉」了,這玩意在解放前叫做鴉片,不過隨著現代技術的提純,黑乎乎的鴉片已經變成了白色粉末狀的物質,也就有了「白粉」的稱呼。

秦風發現,在這個場子的夜-總會裡,是有人兜售「白粉」的,不過為了小心起見,秦風並沒有向陳宇打聽這方面的事,只是這會才隨口提了下。

「給我孝敬?我們算老幾啊?」

吳振亮沒好氣的說道:「阿風,你剛來不久,有些事不知道,這話千萬別到外面去說,袁爺有過交代,凡事跟著他混的,誰敢沾那玩意,打斷了手腳沉江……」

吳振亮說的事,基本津天道上的人都知道,袁爺最恨毒品,他手下別說兜售毒品了,就是吸毒的都被他給清理了出去,在這方面的名聲還是很不錯的。

「袁爺真仁義,知道這玩意不是好東西。」

秦風嘴上附和了一句,心中卻是疑惑不已,他還真不相信生性貪婪的袁丙奇,能對毒品這一塊的龐大利潤視若無睹。

PS:第一更,兄弟們的保底月票,請支持寶鑒!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