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八十二章毒品(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整個津天而言,還是三四個人與他實力相當。 蠻狐所說的常翔鳳,今年五十多歲,他表面上是經營酒樓餐飲出身,其實卻是開賭場放高利貸起家的。 常翔鳳什麼都賭,除了引進了國外眾多賭博手段之外,...

「去找姓宋的,每年孝敬他那麼多,讓他在內部幫忙查下這個叫李天遠的人。」

暴怒之後,袁丙奇逐漸冷靜了下來,他知道現在無論做什麼都改變不了堂弟死去的事實,唯有將兇手找出來,才能解他心頭只恨。

「袁爺,我已經找了……」

房內五人都是跟隨袁丙奇多年的人,並不是第一次見他發火了,聽到袁丙奇的話后,蠻狐說道:「宋處長說了,全國叫李天遠的不知道有多少,即使他們公安系統也沒法查1

「那……那我弟弟就白死了?」袁丙奇的眼睛里又冒出了凶光,抬頭看到二樓的房間里冒出了個腦袋,不由怒道:「誰讓你出來的?滾進去1

「袁……袁爺,我……我不是故意的。」小明星被袁丙奇嚇得花容失色,「砰」的一聲緊緊關上了房門。

「阿虎,把她給送走。」袁丙奇擺了擺手,他今兒已經有些失態了,往日里和這些小明星上過床之後,都是第一時間將她們趕滾蛋的。

不過被小明星這麼一打岔,袁丙奇的怒火也熄滅掉了,嘆了口氣說道:「袁家就剩下我和袁東兩人了,現在袁東也去了,我要是不能為他報仇,還算是人嗎?」

其實袁丙奇很清楚,打架的時候敢下刀往要害捅的人,只會分為兩種,一種是心狠手辣的亡命徒,這種人根本就不怕背上人命。

另外一種則是新出道的小混混,這類人比較年輕,根本就不知道殺人之後的厲害關係,就像現在街頭鬥毆致人死命的兇手,多是一些十四五歲的孩子。

袁丙奇也知道,不管是上面的哪一種人殺死的袁東,怕是那人都早已逃之夭夭了,自己想怕是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兇手。

念及此處,袁丙奇心中也生出一種無奈和悲涼的心情,這就是黑-道,這就是江湖,從踏入江湖的那一天起,很多人都註定了這個結局,或許最後連他都無法逃脫。

「袁爺,現在只能盯著那《文寶齋》了。」

見到小明星被送走後,蠻龍沉吟著說道:「我想,殺害東子的人要是不死心,一定會將《文寶齋》轉讓出去的,畢竟那也值不少錢的,袁爺您放心,管理處那邊我打好招呼了,只要有人去談,馬上就會通知咱們的……」

「等等……」蠻狐忽然開口打斷了蠻龍的話,說道:「袁爺,有兄弟說那人提了一嘴什麼風老大,會不會是城西常翔鳳的人?」

作為一個和普通省份平級的直轄市,津天無疑是很大的,就算袁丙奇也只能佔據城東這一塊,整個津天而言,還是三四個人與他實力相當。

蠻狐所說的常翔鳳,今年五十多歲,他表面上是經營酒樓餐飲出身,其實卻是開賭場放高利貸起家的。

常翔鳳什麼都賭,除了引進了國外眾多賭博手段之外,他還經營著北方最大的鬥雞場和斗狗場,吸引著來自京城和全國各地的富豪商人。

另外常翔鳳每月都會組織一批人前往澳島賭博,傳聞他不但和京城某些公子哥相交深厚,就是和澳島賭王,也有些說不清的關係。

要說袁丙奇在津天最不願意招惹的人裡面,常翔鳳絕對能排在第一,因為看賭場需要人手,常翔鳳所養的打家,比袁丙奇只強不弱。

「不太可能是常老四……」

袁丙奇想了想,陰沉著臉說道:「像古玩街這種小事,他想出頭的話直接給我打個招呼就行了,沒必要背後玩陰的,而且他也知道東子是我什麼人1

雖然心裡不怎麼承認,但袁丙奇知道,常翔鳳在津天市的根基比他深厚多了,如果想要那《文寶齋》的話,只需要給一個電話,袁丙奇斷然不會拒絕的,根本就沒必要結下這樣的殺弟之仇。

蠻狐眼睛往蠻龍等人身上看了一眼,開口說道:「袁爺,未必就這麼簡單埃」

「阿龍,你和阿熊先去場子里吧,那裡沒人看著我也不放心。」

好像想到了什麼事情,袁丙奇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開口說道:「蠻狐說的也有可能,這幾天要是有人在場子里找麻煩,你們直接報警,不要和對方衝突……」

「袁爺,要真是常老四乾的,我就去做了他1蠻龍眼中露出凶色,他和袁東脾氣有些相像,平時關係也是最好,袁東死去之後,除了袁丙奇之外,蠻龍是最想幫其報仇的人。

「動動腦子,幹掉常老四,咱們全他媽的都要跑路,行了,你趕緊和阿熊給我滾蛋1

袁丙奇對著蠻龍就是一腳,他目前和常老四還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不過袁丙奇也正在京城使著勁,如果能攀上那位津天出去的大人物,他就有和常老四掰手腕的實力了。

「阿龍這性子還是太衝動了1

趕走蠻龍和蠻熊之後,袁丙奇點燃了拿出一盒香煙,遞給了蠻狐一根,說道:「阿狐,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和蠻狐認識了快二十年,袁丙奇自然知道蠻狐剛才那句話含有別的意思,而且支開蠻龍等人的意圖也很明顯。

「豹哥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吧?你難道沒聽說什麼消息?」

蠻狐沒有直接回答袁丙奇的話,而是看向了一直坐在客廳角落裡,就像個透明人似的蠻豹,在晚上的這場討論中,他連一個字都沒從口中吐出來。

「什麼?」

蠻豹還沒答話,袁丙奇的臉色就變了,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戾氣,臉色鐵青的說道:「蠻狐,你……你是說,這件事和咱們的「葯」有關係?」

袁丙奇所說的「葯」,是他和蠻狐之間的隱語,其實說白了,就是毒品。

明面上袁丙奇控制著津天的物流貨站生意,看上去似乎財源滾滾,但其實他的開銷非常大,那些生意上的利潤,只佔他每年賺取黑金的極小一部分。

真正讓袁丙奇賺錢的,還是毒品,從七年前也就是九零年,的士高和夜-總會開始在津天盛行的時候,袁丙奇就已經涉及到毒品買賣中了。

經過七八年的發展,袁丙奇已經是國內北方最大的毒品拆家了,從長江以北到東三省,幾乎所有的拆家都是他的下線。

所謂毒品拆家,就是從上家或者境外大毒梟手中接到整包的毒品后,拆開或者稀釋分克賣給下家。

如果將毒品形容成是一件產品,袁丙奇就是這件產品在國內北方的總代理,而各地的毒販就是分代理,他們將稀釋過的毒品再加稀釋,出售到吸毒人員的手上。

至於蠻豹,就是袁丙奇整個毒品生意的負責人。

蠻豹不但掌控著毒品的進貨渠道,各地的毒品拆家,也都是由他挑選出來的,可以說,他才真正是袁丙奇集團的二號人物。

--

PS:上強推了,八月一號上架,沒有收藏的朋友請把書加入書架吧,每天刷新的推薦票,還請大家支持!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