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七十七章結仇(下)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政府和相關部門正想對這混亂的行業進行清理整頓的時候,貨運行業一下子變得穩定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這期間有過一些打砸行為的人,竟然都跑到派出所去投案自首了,這讓有些早就盯上了袁丙奇的人有些措手不...

要說也幸虧謝大志行事謹慎,沒有從津天當地請醫生。

因為這件事發之後,幾乎津天東區附近的醫院診所甚至包括藥店,都被人控制了起來,謝軒也是買的早,否則一準會被人發現。

這年頭在外面做生意的,尤其生意做到一定規模的人,幾乎或多或少都能和道上的人物扯上點關係,在送走自己的醫生朋友后,謝大志一打聽,頓時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在津天道上佔據了半邊天的袁丙奇,對於這次的事情極為震怒,幾乎派出了手下所有的兄弟去搜尋李天遠,並且在公眾場合揚言,一定會收了李天遠的命!

說實話,如果不是自己兒子也參與到了這件事情里,謝大志都差點生出將李天遠交出燃了,因為袁丙奇這人雖然不像他爺爺那般張揚,但陰狠之處卻是猶有過之。

作為連接京津以及魯冀等地的交通要道,津天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就成為國內最大的物流中心之一,每天有數以百萬計的貨物在這裡進行中轉。

運貨自然需要貨車,物流最早的雛形貨運站也隨之興起,那會只要是有車就有錢,幾乎是拿不完的貨物,開一個貨運站,可以說是日進斗金。

這樣的生財之道,自然被袁丙奇給盯上了,只是他進入這行太晚,手上又沒有貨車,剛開始時生意並不多。

但是像袁丙奇這種人,自然不肯按部就班的去發展他的貨運站,於是津天的貨運行業,就迎來了一次發展的黑暗期。

袁丙奇糾集了一幫勞改釋放人員,用打砸的方式將周邊貨運站一一擠兌的不敢開門營業,同時又威逼利誘那些貨車司機去自己的貨運站拉貨。

能幹貨運這行的,也沒幾個是善茬,爭鬥隨之加劇起來,但袁丙奇的人一是悍不畏死,二來不知道從哪裡裝備了好幾把獵槍,在數次爭鬥中都佔得了上風。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袁丙奇就霸佔了津天貨運行業的半壁江山,在他的手下,控制著將近三十家貨運中轉站。

袁丙奇聰明之處就在於,他下手的貨運站,大多都是和他一樣的草根,都是些只能拿命去搏沒有什麼根底的人。

而有背景有關係貨運站,他是一個都沒動,絲毫沒有涉及到那些人的利益,相反在那混亂的時期,到是給那些貨運站帶來了不少生意。

另外一點就是,袁丙奇的動作非常迅速,就在政府和相關部門正想對這混亂的行業進行清理整頓的時候,貨運行業一下子變得穩定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這期間有過一些打砸行為的人,竟然都跑到派出所去投案自首了,這讓有些早就盯上了袁丙奇的人有些措手不及。

就這樣,洗乾淨了自己的袁丙奇,獲得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桶金,繁盛的貨運行業,每年都能為他帶來上千萬的收入。

用這些金錢,袁丙奇又為自己營造編織了一個很大的關係網,時至今日,他的產業早已不在局限於貨運,而是將觸及伸展到諸如房地產、餐飲、娛樂各個方面。

當然,現在的袁丙奇,隨著社會地位的提高,也早已不是當年那個步步小心的草根了,來往出入的都是些高官顯貴。

道上和一些手下,對其均是以「袁爺」相稱,現在袁丙奇在津天市的風頭,怕是比之他那當年被鎮壓了的死鬼爺爺,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雖然不知道身份不同以往的袁丙奇,為何會對這次的事情大動肝火,但著實把個謝大志給嚇得不輕。

沒有搞清袁丙奇的想法,謝大志甚至都不敢找人去說和,只能讓兒子和李天遠躲在小院里,每天由他親自送飯菜進去。

袁丙奇的人估計也沒想到李天遠在逃走之後,居然就躲在了他們眼皮子底下,所以儘管派出大批人手搜尋李天遠的下落,但崇仁宮附近卻是異常的安全。

「想讓人滅亡,先讓人瘋狂啊,他和他爺爺也快該見面了……」

聽謝大志講訴完事情的經過,秦風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謝叔,這事兒謝謝你了,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吧1

「你來處理?你怎麼處理啊?」

謝大志搖了搖頭,說道:「秦風,你不了解那些人的兇殘,他們真的敢要人命的,袁丙奇開的娛樂城,哪年不往海河裡面沉幾個人啊?」

做生意就要去娛樂場所,而津天最頂級的幾個夜-總會,都是袁丙奇下面的產業,謝大志可是沒少聽說相關的傳聞。

「秦風,要不這樣,等遠子傷勢好一點之後,我直接叫個車把你們送出津天,到金陵去躲上一陣子,那裡有我幾個不錯的朋友……」

謝大志頓了一下,似乎在考慮後面如何解決,過了一會接著說道:「至於那家《文寶齋》,就不要再開了,現在拿店門口每天都有人在盯著的,就等著你們上門了。」

「嗯,暫時離開也好,遠子那身傷要去醫院好的才能快點。」

秦風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謝叔叔,遠子的傷再養個三五天之後,坐車問題就不大了,到時你叫個外地的車子,直接把他和軒子給送到金陵去吧。」

「好,那就這樣安排……」

謝大志答應了一聲,忽然愣住了,看著秦風,說道:「秦風,你不走嗎?他們要是查出你們是一起的,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埃」

「謝叔,你當那幫混混真的是福爾摩斯啊?還能查出我來?」

秦風聞言笑了起來,不過笑容卻是有些冷冽,「把遠子打成這模樣,這事兒就算是完了?我那《文寶齋》花了七萬多塊錢,難道都當成是打水漂了?」

從帶著妹妹離家之後,秦風在無數次的白眼和拳頭中懂得了一個道理,遇到狠的人,你只有比他更狠,遇到壞的人,你只有比他更壞、

俗話說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現在這社會,都是實力至上、強者為尊,這次躲了袁丙奇,但以後未必不會碰上什麼李丙奇王丙奇。

所以就算不是為了那《文寶齋》,秦風也不會就這麼灰溜溜的離開津天的,身懷外八門絕藝的他,並非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是一隻能致人死地的狼。

江湖中人行事,講究的就是快意恩仇,袁丙奇的人將李天遠打成重傷,那雙方就是結了仇,而袁丙奇如今的不依不饒,更是讓秦風心中生出一絲殺機。

袁丙奇雖然在天津勢大,但同樣也樹敵眾多,秦風孤身一人又在暗處,隨時都能將他的致命狼牙咬在袁丙奇的脖子上。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