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七十二章禮物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劉家成也是個火爆脾氣,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說道:「日後查出你仇人是誰,我帶人幫你滅了他們。」 「師父,滅了誰啊?您老火氣還是這麼大?」 劉家成話聲未落,麻四兩手拎滿了東西走進來,對著秦...

「劉叔,這些年承蒙您照顧,秦風先謝謝您寶鑒1

來到房間里后,秦風對著劉家成深深的鞠了一躬,這也是他欠這位老人的,當年偷學的武藝,大多都是從劉家成身上學到的。

「你這孩子,命苦埃」

劉家成搖了搖頭,招呼秦風坐了下來,說道:「我和子墨尋找了兩年,都沒找到小葭葭,不過按我大哥的說法,那孩子不是早夭之相,你不用擔心。」

對於聰明懂事的秦葭,劉家人都是很喜愛的,在秦風進監獄之後,劉家發動了北方江湖道上的朋友幫助尋找,但秦葭就像是從人間蒸發掉了一般,一點線索都沒留下來。

在秦風進監獄的第二年,劉子墨被父親逼著去法國留學了,尋找秦葭的事情,也就被耽擱了下來。

劉家三兄弟,老大跟隨劉運焦時間最長,後來進入到商界,將功夫耽擱了下來,不過卻是學了幾分劉老爺子的相面之術,劉家成到也不是因為安慰秦風才有此一說的。

「我也知道葭葭還在,就是怕她過的不好。」秦風聞言嘆了口氣,師父也曾經說過相同的話,秦風是相信妹妹還在世上的。

「吉人自有天相,你也不用著急……」

劉家成寬慰了秦風幾句之後,開口說道:「秦風,這次回來就別走了,把這兒當家吧,我可以收你為徒。」

其實早在秦風偷師的時候,劉家成就有意將秦風收入門下,不過卻是被老爺子制止掉了,現在秦風劫難已過,他再沒有這方面的顧慮了。

「劉叔,我……我已經拜在別人門下了。」

秦風看得出來劉家成是真心實意想要收自己為徒的,想了一下之後,也沒隱瞞自己在監獄中遇到載的事情。

這世上能讓秦風信任的人不多,而劉家成正是其中一位,當然,關於那玉佩傳承的事情,秦風自然是不會提的。

「載?這個名字聽著很陌生啊?」劉家成皺起了眉頭,按理說這人識得父親,他應該有些印象才對,不過想了半天,劉家成也沒記起江湖上有這號人物。

「江湖外八門,都是些偷雞摸狗的傢伙,秦風,我看你還是拜在八極門下吧,你氣感已成,不出三十歲,就能成為一代宗師!」

劉家成是唯一傳承了劉運焦八極拳的劉家子弟,他的眼神還是很準的。

在劉家成看來,秦風的眼睛隱隱帶有一層潤滑的光澤,這是練氣有成的表現,單憑這一點,秦風的功夫怕是不比他那弟子麻四弱上多少了。

秦風搖了搖頭,說道:「劉叔,我自幼家中就發生了變故,到現在連仇人是誰都不知道,等我解決了這些事,再投入您老門下也不遲……」

秦風有時候也會在想,自己究竟是不是那天煞孤星,七八歲的時候家中遭遇變故,父母失蹤,前些年受了牢獄之災,又和妹妹失散了,好像跟著自己的人,都沒落得什麼好下常

拜師載的時候,老爺子並沒有說不能讓秦風再投入他人門下,但秦風自覺命運坎坷,卻是不願意連累劉家。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劉家成也是個火爆脾氣,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說道:「日後查出你仇人是誰,我帶人幫你滅了他們。」

「師父,滅了誰啊?您老火氣還是這麼大?」

劉家成話聲未落,麻四兩手拎滿了東西走進來,對著秦風笑道:「剛好瘸六齣攤了,他調的牛臉不錯,我也稱了兩斤。」

「麻煩四哥了……」

秦風連忙將麻四手上的菜接了過去,回頭說道:「劉叔,子墨是我兄弟,您是我長輩,有這層關係就行了。」

「你這孩子仁義啊,老爺子當年看走眼了。」

劉家成嘆了口氣,說道:「四兒,去把我那壇老酒拿來,今兒和秦風好好喝一杯,不要叫別人了,就你自個兒陪著。」

在老輩人眼中,找一個能傳下衣缽的好徒弟,和大海撈針也差不多,秦風品行資質都是極佳,但奈何卻是不肯拜入八極門下。

劉家成是豪爽之人,既然秦風不願意,他也沒勉強,拉著秦風在房間里開了一席,談論著江湖中的往事,喝的痛快淋漓。

「對了,我想起來了,在五十年代中期的時候,好像有個人來過劉家,像是你那師父。」酒過半晌,劉家成忽然想起一事,臉上露出了驚榮。

「哦?劉叔,我師父門道可多了,出門未必就是真實相貌埃」

秦風聞言笑道,他到不是揭師父的短,載解放前名頭也不小,解放初期一向是夾著尾巴做人的,但最後還是沒能躲過去。

「你師父是不是有個外號,叫做鬼見愁?」劉家成看向秦風。

「咦?劉叔,那還真是我師父。」

聽到劉家成的話,秦風也想起來了,師父好像曾經說過在五六十年的時候,來過劉家,不過劉運焦那時去了台島,只是見了劉家的一些後人。

「嘿,你要是那位老爺子的弟子,我還真沒法搶了……」

劉家成搖了搖頭,當年父親跑去台島,帶走了大哥三弟,他和母親留在了倉州,要不是江湖同道經常接濟的話,怕是根本就活不到現在。

載當時來到劉家的時候,就曾經留下了不少糧票和錢財,只是那會劉家成年齡還小,經過了幾十年,記憶早已模糊了。

有了這層關係,劉家成再不提收徒之事,只是勸秦風酒喝,一壇十斤的老酒被喝個精光后,三人也均是酩酊大醉。

----------------------

第二天一早秦風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了劉子墨的房中,剛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大黃趴在床下,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暖意。

「大黃,以後我走哪都會帶著你的。」

秦風能感受到大黃對自己的那種眷戀,從抱養它到現在已經有八年多了,大黃也顯露出了一些老態,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活潑了。

似乎聽懂了秦風的話,大黃搖了搖尾巴,伸出舌頭舔了舔秦風的手,在它的世界里,主人就是唯一。

剛剛走出房間,秦風就看到劉家成已經在院子里擺起了拳架子,不由笑道:「劉叔,起那麼早?」

「老了,今兒晚起了一個小時……」收功之後,劉家成帶著秦風去吃了早飯,兩人坐回到了堂屋裡。

「劉叔,我要走了,一天找不到小葭,我這心裡一天不安穩。」

秦風來劉家,是為了感謝那些年劉家對自己的幫助,但他此次出來,最主要的目地還是尋找妹妹。

「你要走我不攔你,日後有空了就回來坐坐。」劉家成點了點頭,說道:「你等一下,子墨那小子有件東西讓我交給你1

「劉叔,這……這物件怎麼拿回來的?」

劉家成走進裡屋,片刻之後手上拿著個錦盒走了出來,秦風接過錦盒打開一看,整個人頓時。

這錦盒裡放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當年劉子墨所贈的那個槍頭,和四年前初見時一樣,槍頭被擦拭的一塵不染,兩邊鋒刃處,閃著絲絲寒光。

「老爺子一共就打制了三把,豈能讓它流落在外面?」

劉家在倉州根深蒂固,政府部門也有不少關係,當年秦風判決下來之後,他們就託人把這槍頭給取了回來。

「秦風,這把槍頭是子墨的,他說要給你當禮物,你拿走吧。」

劉家成從錦盒裡拿出了張對摺的紙片,說道:「這是工藝品鑒定書,有這東西上火車什麼的都可以攜帶。」

「劉叔,這……這個太貴重了1

秦風將那槍頭握在了手中,他怎麼都沒想到,已經出去留學兩年的劉子墨,竟然還給自己準備了這麼件禮物。

和常人不同,如此飽嘗人血的殺戮兇器,別人唯恐避之不及,但秦風不然,握著寒光四射的槍頭,他心中居然有種安全感,就像是見到了老朋友一般。

ps:第一更,點擊收藏推薦票,大家多多支持寶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