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一章舊地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7-24 15:25  |  字數:3325字

「謝叔,那房子是文華巷三百八十六號,就在崇仁宮的邊上,老太太開價十二萬,我估摸著還能講下來一些……」

秦風大致將房子的情況介紹給了謝大志後,開口說道:「不過這房子不要用我的名義買,最好是用謝軒的。」

「這是為什麼?秦風,小軒有房子的,還是寫你的名字吧……」

謝大志有些奇怪的看向秦風,按他這輩人的思維,有房才有家,沒見過自家花錢買房子,卻要寫別人名字的。

「謝叔,謝軒是我兄弟,寫他一樣的,我給您說說那店子的事吧……」

秦風笑著將話題給岔到了古玩街上的那家店鋪,「現在沒人敢接手那家店,我希望謝叔您接手之後,先停業一個月。

當然,該交的租金什麼的,咱們都照給,另外別讓人打聽出事誰盤下來的店子……」

秦風並沒有隱瞞那家店的情況,原原本本的給謝大志講訴了一番,聽得謝大志的臉色不斷變幻著,顯然他也聽過袁丙奇的名頭。

「秦風,那店你最好別接,這些地頭蛇,咱們惹不起。」要是放在石市,謝大志自然不怕,但在津天他沒有根基,卻是不願意招惹這些道上中人。

「謝叔,沒事,用遠子的名字簽合同……」

秦風一邊想一邊說道:「手續辦完之後,讓那個叫莘南的人直接回京城,然後把《文寶齋》關上就行了,遠子名字生,他們一時半會查不到什麼的。」

「那……店子總歸還是要開業的啊?」謝大志有些不明白秦風的想法了,得罪了地頭蛇,以後的日子哪有那麼好過的?

「到時候給他們保護費就好了,別人交兩千,咱們交四千還不行嗎?」秦風隨口編了個瞎話,他總不能說自個兒現在騰不出手來收拾姓袁的吧?

「那好吧,我兩件事我一準幫你辦妥。」

見到秦風堅持,謝大志也沒多說什麼,到時萬一真發生什麼事,他也能找朋友在袁丙奇面前說項一二,想必對方會給這點面子的。

------------------------

安排好津天的事情後,秦風買了張車票,直接去了倉州。

此次除了尋找妹妹之外,秦風還必須去一趟劉家,身在監獄的時候就不說了,但現在已經出獄,不去劉家拜訪一番就是有失禮數了。

站在劉家的大院門口,秦風有些失神,當年他曾經無數次的帶著妹妹來過這裡,但此時此刻,卻變成了孤身一人。

「汪……汪汪!」

一陣急促的狗吠聲從劉家大院里傳了出來,緊接著一條背上毛髮已經有些脫落的大黃狗,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從院子里竄了出來。

「大黃,你幹什麼?」

劉家成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跟著大黃跑出了院子,那動作一點都不像是六十多歲的老人,身手依然很矯健。

「咦?你是誰?」

當劉家成看到大黃狗正親熱的和一個年輕人撲在一起的時候,眼睛頓時瞪直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在劉家,沒人比他更知道這老狗的脾性。

當年秦風和妹妹出事的時候,劉家成幾兄弟和劉子墨都在台島,等他們回來之後事情已經塵埃落定,再無周旋的可能。

後來劉子墨就將被餓的奄奄一息的大黃,從秦風所住的地方帶了回來。

剛來到劉家的時候,大黃狗的脾氣異常的暴躁,將劉家成花了一萬多塊錢買的一條看家藏獒都給咬死掉了,劉家除了劉子墨之外,無人能接近這條大黃狗。

後來劉子墨離開了倉州劉家大院,照看大黃狗的任務就交給了劉家成,他也喜歡這狗的忠烈,足足用了半年多的時間,才讓大黃接受了自己。

眼下大黃居然和一個陌生人如此親熱,不禁讓劉家成大跌眼鏡,要知道,這幾年來劉家可沒少發生因為大黃咬人而賠錢的事情。

「大黃,想死我了……」

緊緊抱著大黃狗的脖子,秦風的眼中噙滿了淚水,他能感受得到身下大黃對自己毫無保留的愛,往日帶著妹妹身後跟著大黃的那一幕幕場景,如同電影般在心頭閃過。

「嗚……嗚嗚……」

大黃口中發出了嗚咽聲,一雙像是會說話的眼睛,往外溢出了絲絲液體,輕輕咬著秦風的手臂,怎麼都不肯松嘴,有些時候,動物的感情往往要比人類更加的真摯和忠誠。

「我不會走了,大黃,咱們以後永遠都在一起。」

被判入獄四年,秦風沒有掉過一滴淚水,跟著師父學藝挨打,秦風一直緊咬牙關,唯有載昰的去世和此刻,他的淚水像是禁不住的閘水一般涌了出來。

其實秦風在前幾年是回過一次倉州的,也曾想過要把大黃帶走,不過那會他還在牢獄之中,一來不想被劉家發現,二來即使帶回大黃,秦風也無處安置。

「我……我知道了,你……你小子是秦風!」

站在門口的劉家成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只有遇到故主,或許大黃才會有如此的表現吧?

「劉叔叔,是我,我是秦風!」

抹了一把眼淚,秦風抬起頭來,相比四年前,他那尖尖的下巴變得圓潤了許多,但依稀從那雙眼睛裡,還能找到當時秦風的影子。

「好小子,前段時間子墨還打電話來問你。」

劉家成重重的在秦風肩膀上拍了一記,說道:「算你小子有良心,還沒把老劉家給忘了,哎呦,大黃,你連我都咬?」

劉家成這一巴掌拍在秦風肩頭不要緊,原本正圍著秦風搖著尾巴的大黃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