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三章做舊(五)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7-16 01:22  |  字數:3481字

這院子沒門也不好看,劈完乾柴後,謝軒將屋裡的一個破門板給拆卸了下來,擋在了院子門口。

這進進出出折騰了半天,房裡卻是鼾聲大作,李老大壓根就沒受一點影響,恨得謝軒壓根直痒痒,只不過被秦風抓了壯丁,他也只能乖乖幹活。

「小胖,把煤球都搞碎,扔灶里,那爐子火太小!」

北方的家庭大多都有灶,看著煤球爐顯然滿足不了自己所需要的溫度,秦風將已經燒開了的鐵鍋端到了灶台上,和謝軒一起將煤球都給砸碎扔了進去。

有幾塊已經燒出來的煤球做火引,再加上謝軒抱來的乾柴,久未使用的灶台很快燃燒了起來,火苗沿著添柴用的灶眼直往外竄。

看到「咕咕」往上冒的水泡,秦風從灶台上拿起了那塊石頭,輕輕的放入到了鐵鍋里,隨之將鍋蓋死死的蓋了起來。

「風哥,您……您這是幹什麼?這……這石頭又不能吃啊?」

蹲在一旁往灶台添柴的謝軒頓時看傻了眼,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這鍋開水的用途,不過同樣,心裡卻是愈發的糊塗了。

如果不是秦風做這番事情的時候一直表現的井井有條,謝軒一準會認為他神經出問題了,把石頭放鍋里煮,別說謝軒沒見過,就是聽也沒聽過。

「你小子就知道吃啊?」

秦風沒好氣的瞪了小胖子一眼,他這會也有些緊張,畢竟現在操作的流程都是師父口述的,秦風自己也沒嘗試過,是否能成功,他心裡一點底都沒有。

「不行,這火還不夠大,小胖,你去拉風箱!」

秦風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工業用的溫度計,這東西是在買鉻鹽液的時候順手買的,在後面幾個環節里,都能用得上。

將溫度計放在開水裡試了下,拿起來看了一眼,秦風將溫度計遞給了謝軒,說道:「還差幾十度,這東西給你,等到212度的時候,就不要再加熱了。」

拿著溫度計的謝軒有些不知所措,沖著轉身往屋外走的秦風喊道:「哎,風哥,我……我不會用這玩意啊。」

「把金屬那一頭放裡面就行了,沒啥難的。」

秦風頭也沒回的出了屋子,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口中喃喃道:「這做點事說起來容易,辦起來還真是難啊!」

沒搭理在廚房大呼小叫的謝軒,秦風徑直出了院子,北方的四月還有些寒冷,這會已經九點多鐘了,街道顯得異常的冷清,秦風的身形很快隱沒到了夜色之中。

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後,秦風回到了院子里,不過空手出去的他,此時雙手卻是各拎著一個玻璃罐,裡面似乎裝著些液體,不斷的晃蕩著。

「哎,我說小胖,這一會功夫,你跑了趟非洲啊?」

拎著玻璃罐來到了廚房,秦風頓時樂了,原本皮膚白皙的謝軒,這會是一臉的漆黑,除了一雙牙齒之外,再也找不到白的地方了。

「風哥,風大爺,您終於回來了啊!」

看到秦風,謝軒那是悲從心頭起,他什麼時候干過這活呀?一邊燒柴火還要拉風箱,最後還不能忘了試水溫,忙的他恨不得再生出兩隻手來。

「軒子,別叫苦,學會了這手藝,你這輩子吃喝都不愁了。」

秦風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手中的玻璃罐,湊到灶台旁邊接過了溫度計,放到水中一試,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

「小胖,你小子還真是吃這碗的人啊!」秦風拍了拍謝軒的肩膀,說道:「把這流程記在心裡,水溫也要記住。」

「風哥,我早就記住了,不是212度嗎?」謝軒雖然不明所以,但心裡不糊塗,他知道秦風這麼做,必然有他的原因。

「行了,先不用燒了。」秦風看看火候差不多了,叫停了謝軒。

看著秦風從屋裡端了個臉盆,將那兩個罐子里的液體分別倒入到臉盆里,不由好奇的問道:「風哥,這兩個罐子里裝的是什麼啊?您從哪搞來的?」

「哎,你別靠那麼近,沾到皮膚上有你受的。」

秦風開口制止了靠過來的謝軒,說道:「這兩個一種是濃鹽酸,另外一種是濃硝酸,你記住,濃鹽酸放百分之四十,濃硝酸放百分之六十,兩者混合在一起,就叫做王水!」

謝軒撓了撓頭,苦著臉的說道:「什麼濃鹽酸濃硝酸的?風哥,我聽不懂!」

秦風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謝軒,說道:「你小子以後給我把化學好好學學,這玩意就是強酸,比硫酸的腐蝕性還要強很多倍,懂了吧?」

「硫酸?這……這個我知道!」

聽到秦風的話後,謝軒情不自禁的往後退了兩步,瞪大了眼睛問道:「風哥,您從哪搞來的這東西啊?」

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時候,國內曾經放過一部外國的影片,叫做《夜半歌聲》,裡面的主人公被人用硫酸潑在臉上造成了毀容,形象之醜陋嚇壞過不少人。

謝軒化學成績一塌糊塗,卻是通過那部電影知道硫酸的威力,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難不成風哥配製這玩意,是想攔路搶劫不成?

秦風隨口答道:「學校實驗室有的是,這是工業硫酸,不值什麼錢。」

在回來的路上,秦風就看好了距離李天遠家不遠的那座石市科技大學,只是那會天還亮著,他沒有動手而已。

當然,秦風說的輕鬆,但將這兩玻璃罐的強酸偷出來,也費了不少力氣,差一點就被學校巡邏隊給發現了。

只不過鉻鹽液可以從外面購買,但強酸這些危險品,卻不是隨便買得到的,必須開具單位證明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