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四十七章逛街(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做古玩生意發了財,整天開輛破車在城裡轉悠,風哥,咱們把他給綁了怎麼樣?」 「綁架?你管教所沒呆夠吧?」 秦風搖了搖頭,他這會心裡也有些煩躁,因為他雖然交代李天遠出獄后不要亂來,但並不是...

俗話說沒毛的鳳凰不如雞,眼見謝老闆走了霉運,這落井下石的人著實不少,往日里做生意從謝大志那裡周轉過錢而且還沒還的人,都變得人間蒸發了。

東挪西湊,又把石市的兩棟別墅全都賣掉,謝大志才勉強交齊了那筆錢,這一次發生的事情,也讓他看清楚了世態炎涼。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謝大志除了公司破產之外,不動產還是有一些的,尚不至於淪落到沒飯吃的地步。

但是有那位局長大人在,謝大志清楚,他在石市是沒有東山再起的可能性了,如果哪天局長大人再不高興,那可就不是傾家蕩產的事情了。

念及此處,謝大志決定舉家搬遷到他還有些業務的津天市,那裡等於是在天子腳下,相信那位為了自己的仕途考慮,也不會追過去趕盡殺絕的。

只是謝大志沒想到,兒子居然不願意走,說是要等什麼風老大出來,這讓謝老闆差點沒氣吐血,早知如此,還不如當年將這逆子給射到牆上去呢。

一怒之下,謝大志帶著妻子和老父親離開了石市,除了扔給謝軒一棟沒裝修的房子鑰匙之外,卻是一分錢也沒留下。

「等一下……」

聽到這裡,秦風不由打斷了謝軒的話,開口問道:「謝軒,你爸的公司倒閉了,人也走了,你和遠子怎麼生活的?」

「李老大去火車站扛包了。」

謝軒看了一眼李天遠,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我去文華巷擺攤,運氣好的話,每天也能賺點。」

「擺什麼攤?賣什麼東西?」秦風聞言愣了一下,他記得初見這小胖子的時候,整個就一二世祖,沒想到他居然能拉下臉面去擺地攤?

「嘿嘿,就是給人占卜算命,矇騙倆小錢。」

謝軒嘿嘿笑了起來,無不得意的從那像是百寶箱的床墊上拿出一件八卦袍子,往身上一套,面色肅然的說道:「這位大哥,我看您紅光滿面,精氣神十足,想必最近很是春風得意吧?

不過,您這印堂紅中帶煞,幾天之內必有一場劫難,如果不化解的話,怕是要連倒霉三年1

小胖子將這身行頭披在身上,說起話來到真是有模有樣,這先褒后抑,即使讓人聽了也不會老拳相向,如果真被胖子說中的話,免不得就要花錢消災了。

「我說,你和誰學的這一套啊?」秦風先是一愣,繼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秦風怎麼都沒能想到,謝軒居然會去干外八行中算命這一行當,而且還說的有幾分路數,如果秦風不是深諳裡面的門道,怕還真是要被他給蒙祝

「我爸是個老封建,家裡都是這些書,我看著比課本有意思,就學了點。」

謝軒得意的笑了起來,雖然是靠著坑蒙拐騙養活的自己,但相比以前伸手問父母要錢,謝軒活得卻是要踏實很多。

三個月前母親偷偷的來看謝軒,塞了五千塊錢都被他給打回到了母親的銀行卡上,出於對父母的愧疚,謝軒想完全靠著自己生存下去。

不過像這種騙人的把戲,往往是三天也開張不了一次,他們的生活主要還是靠著李天遠在火車站搬貨,每天都能賺個溫飽。

「遠子,辛苦嗎?」

秦風轉臉看向剛喝了一碗酒渾身燥熱脫掉了衣服的李天遠,在他的肩頭上,赫然有一片血紅的印記,那是重物壓擠之後留下的痕。

「辛苦到是沒啥,媽的,那地方居然有人欺負老子,都是出力氣的,還有人想當老大,每天收我們十塊錢1

聽到秦風問到自己,李天遠的眼睛紅了起來,惡狠狠的說道:「風哥,你出來正好,明天咱們就去貨場,好好教訓下那幫孫子,老子不發威,真當我是病貓了?」

謝大志的公司倒閉,李天遠自然也就失業了,他原本又找了個開車的工作,只是運氣不大好,上班第一天就把人給撞了。

如此一來,李天遠不但工作丟掉了,這一年多賺的那點錢,也都賠了醫藥費,口袋比臉還乾淨,而那會謝軒的算命攤子還沒盈利,哥倆那會真是吃飯都成問題了。

李天遠到是動了回學校敲詐小學生的念頭,可是想想秦風的話,最後還是忍住了,無奈之下,只能去貨場當了搬卸工。

「遠子,知道我為什麼讓你出來不要再打架了嗎?」

看著氣急敗壞的李天遠,秦風擺了擺手,說道:「不是說不讓你打架,而是要看打架之後有沒有好處,你即使干翻貨場的那些傢伙,無非就少交十塊錢,這生意不划算。」

「對,風哥說的對,打打殺殺的太沒技術含量了1

聽到秦風的話后,謝軒興奮的跳了起來,叫道:「要我說,風哥你和李老大都到文華街來,咱們把那裡的死老頭都趕走,這算命也要年輕化啊1

「你那技術含量也不高1

秦風給謝軒潑了一頭的冷水,「你小子運氣好,沒遇到橫的,不然早把你那張嘴給打腫了,看你拿什麼去騙人?」

算命這一行,是除了小偷之外最容易挨揍的,正應了禍從口出那句話,試想您要是拉著一大姑娘說他生了幾個兒子,一準會被那姑娘他爹打的滿地找牙的。

「風哥,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咱們幹什麼去?」

酒勁上涌,李天遠有些不耐煩了,嚷嚷道:「要不然咱們去找聶元龍那小子吧?聽說他老子做古玩生意發了財,整天開輛破車在城裡轉悠,風哥,咱們把他給綁了怎麼樣?」

「綁架?你管教所沒呆夠吧?」

秦風搖了搖頭,他這會心裡也有些煩躁,因為他雖然交代李天遠出獄后不要亂來,但並不是現在就想著將他帶在身邊的,更何況還有謝軒這個變數。

按照秦風的想法,他出獄之後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尋得妹妹和父母的下落,但如果他現在離開的話,怕是面前這哥倆早晚又要折進號子里的。

「聶元龍家裡在做古玩生意?」

秦風摸了摸剛剛長出了鬍子渣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小胖,你的攤子不用擺了,遠子,你明兒領了錢也不用去了,到時候陪我好好在石市逛逛1

「去逛街?」

小胖子不知道秦風打的是什麼主意,苦著臉指著報紙上的酒菜,說道:「風哥,我前天賺的錢,可都變成這些了,明兒不出攤就沒飯吃了。」

「餓不著你,我這還有點錢。」

秦風將自己身上的那一千多塊掏了出來,想了想收起了五張大票,說道:「相信我的話,就啥都別問,明兒跟著我去轉悠就成1

「風哥,我信你1

秦風話聲未落,李天遠在一旁拍起了胸脯,想當年秦風十三四歲的時候就敢越大獄,而且還差點成功了,現在過了好幾年,還不知道會妖孽成什麼樣子呢。

PS:第一更,新的一天,求推薦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