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七章外八門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7-14 14:18  |  字數:3425字

「這是鄭板橋的《幽蘭竹石圖》?」

當秦風的眼睛掃過案桌上掛著的那幅畫後,臉上不由露出了驚愕的神色,連忙往前走了幾步,幾乎將臉都貼在了那張畫上。

「沒錯,是鄭板橋的《幽蘭竹石圖》,老夏,你從哪得來的這寶貝呀?」

觀察了半天之後,秦風戀戀不捨的收回了目光,這幅畫以簡勁筆鋒勾勒出突兀的山石,在整個堅硬瘦石折襉處略施以小斧劈皺,崚嶒之態頓出。

而畫上的竹竿細之又細,但細而不弱,竹葉少而腴,不乏蔥翠富強一竿修竹頂天立地,其他竹子則交錯紛雜有致,虛實、濃淡、高低、遠近兩相呼應。

鄭板橋幾乎是每畫必題詞,這幅畫上的書法風神獨具、揮灑自如、翰墨蒼勁,秦風五歲的時候就跟隨父親練毛筆字,縱然這幾年沒有了條件,但也能看出個好壞來。

「你知道鄭板橋?」原本安坐在太師椅上的夏老頭,這下卻是有些坐不住了,他原本只是認為秦風天資不錯,但現在看來,自己簡直就是撿到寶了。

秦風回過頭來,老老實實的說道:「我……我聽人提到過,而且也見過這幅畫,不過是在圖冊上,你這幅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劉老爺子出身書香世家,可稱得上是文武全才,而他最推崇的古代文人就是鄭板橋,一手「難得糊塗」寫的可以以假亂真。

出於自己的偏愛,老爺子在給秦風論述字畫時,自然就偏向鄭板橋了,秦風所說的畫冊,就是台島出版的一本鄭板橋字畫全集的圖冊。

「廢話,老子掛的東西,能是假的嗎?」

夏老頭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般,眼睛又瞪了起來,「這畫算什麼?想當年就是《唐代五牛圖》和《清明上河圖》,老子都隨便把玩,這畫算個屁!」

說到這裡,老頭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情緒平復了下來,擺了擺手,一臉自嘲的說道:「說那些幹嘛,小子,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我想要收你為徒傳我衣缽,你拜師吧?」

說著話,夏老頭坐直了身體,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在他身周,似乎產生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壓力,哪裡還有一分之前那老農的樣子。

「老夏,你那玩意我不學,要是幹了你這行,小爺什麼臉都沒了。」

秦風搖了搖頭,雖然在記憶中沒有聽父母提過爺爺奶奶的事情,但是秦風卻是知道父母都是老師,想必再往上家境也是不錯如果到了他成了個賊,那秦風真的無顏去見「死去」的父母了。

老頭玩味的看著秦風,出言問道:「我這一行,我是哪一行啊?」

「你不就是干鉗工的嗎?」秦風伸出兩個手指,在自己口袋裡比划了個偷錢包的動作,滿臉鄙夷的神情。

從看守所到管教所,秦風被關了也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了,在這兩個地方,最讓人看不起的犯人有兩種。

一種是強-奸犯,幾乎所有因為這個罪名進來的犯人,都要先被暴打一頓,在獄中地位極低,別說犯人了,就是管教對他們都沒好臉色。

而一種,就是小偷了,他們也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當然,早些年那些成名的賊王不在這個行列里,那些都已經是在江湖上有地位的大佬了。

「放屁,會和做是兩碼事,老子好歹也是個貝勒……」

夏老頭似乎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當下嘆了口氣,說道:「我要教給你的東西囊括了整個江湖外八行的技藝,並不局限於偷……

而且話說回來了,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盜門也不全無是處,當年沒有盜門祖師爺空空子,那武則天怕是也坐不穩江山的!」

「你……你說的什麼?我聽不大懂!」

秦風雖然聰慧,但到底只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什麼江湖外八行,什麼盜門,居然還牽扯到了武則天,讓他聽得頓時迷糊了起來。

「好吧,我就先給你說下什麼叫做外八行,現在知道這些的人……可不多了。」

老頭站起身子,拎起門後爐子上燒開了的水壺,給自己泡了壺茶,又拿出自己的長煙桿,裝了一袋煙後,這才說道:「外八行,在古代三百六十行之外,不在正經營生之列,不屬工農兵學商之屬,但有人的地方,就有外八行的存在……」

夏老頭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所講出來的東西,卻是秦風從未聽聞過的,誰都沒想到,在這麼一個安靜的春日清晨,一個少年被帶入到了江湖之中。

所謂的江湖外八行,共分為金點、乞丐、響馬、賊偷、倒斗、走山、領火、采水八種偏門行業。

八個行當有個合稱,叫做「五行三家」,金點為算命一行,響馬為攔路搶劫一行,倒斗為盜墓一行,走山為騙術,領火為蠱術,采水為官妓。

看似只有八個行當,但實際上,這八門幾乎囊括了江湖上所有的偏門,從古至今的江湖流派,幾乎都與其脫不開關係。

在外八行中,最大也一直鼎盛不衰的自然就是盜門了,天下很多沒有本錢的買賣都可歸類於盜門之中。

無論是走千家過百戶的飛賊土鼠,還是佔據一方,拉杆立旗的響馬流寇。甚至包括荒郊野嶺,挖墳掘墓的摸金術士,這些都算是盜門之人。

而外八行里最神秘的則是千門,古老相傳,千門乃是推演八卦的祖師伏羲氏所立,創下虔門三技的伏羲,本以救苦度世為目的,卻被人們變成了爾虞我詐的手段。

千……也可以稱之為騙,有『串騙』、『色騙』、『詐騙』、『拐騙』、『誘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