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二十六章鉗工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調查,老夏的案子有些冤枉,只是那年頭冤假錯案多了,政府只是補償了他一些錢財,就準備讓老夏回歸原籍。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老頭離開了一個多月之後,又回到了監獄,說是老家人都死光了,自個兒沒地方去,...

「你這是什麼意思?」

看到老頭扔進去的肥皂,秦風的眼睛不禁眯縫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老夏,我是幫廚的,可不是給你撿肥皂的,你要是感覺我活乾的不好,大可以把我退回去1

老頭做出的這個舉動,換做一般人,還真不知道是幹什麼的,不過秦風在社會上流浪了這些年,一眼就看出了老頭的用意。

那塊肥裕只不過就剩下硬幣大小,滑不留手的別說用兩個指頭夾了,就是伸手去抓,也未必就能抓上來。

按照秦風所了解的,這種行為,卻是小偷們練手法的基本功,秦風雖然沒見過,但是當年在倉州拾破爛的時候,曾經聽城裡的同行提及過。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遵守的原則。

俗話說「三歲看老」,秦風自小聰穎,父親又是從事教育工作的,家教十分嚴厲,他從小就沒拿過不屬於自己的任何物件。

所以這些年來,他寧願帶著妹妹忍飢挨餓,也未曾偷過別人一分錢的東西,這是秦風做人的原則,也是他堅守的底線。

要知道,在社會上小偷的名聲可是極差的,雖然現在秦風進了少管所,但他心底從來沒有當自己犯了罪,眼下老頭居然讓他去練偷竊的手法,頓時讓秦風惱怒起來,

「咦?小子,懂得不少啊?」

看了一眼秦風的面色,老頭倒是沒有生氣,一臉玩味的說道:「來,給老頭子我講講,這撿肥皂是個什麼說法?」

「您老何必明知故問啊?」

秦風撇了撇嘴,說道:「手指夾肥皂,不就是連手指的靈活度的嗎,您老在進來前,一定是個八級鉗工吧?」

在解放后很長一段時間裡,工廠的技術工人,曾經是城市中最為吃香的一種職業,而那會的八級鉗工,可是不得了的技術人才,地位比之現在的高級工程師也是不遑多讓。

不過在社會上,鉗工還有著另外一層意義,那就是所謂的「小偷」,秦風這裡所說的鉗工,自然就是後者了。

「老夏,你以前不會就是干這個才進來的吧?」秦風看向老頭的眼神有些不對了。

雖然老頭從來沒給秦風說過他的事情,不過秦風卻是從別的渠道了解了一些。

老夏是六十年代初期進的這座監獄,至於罪名秦風並不清楚,一直關了整整二十年,到了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他才被釋放了。

而且經過調查,老夏的案子有些冤枉,只是那年頭冤假錯案多了,政府只是補償了他一些錢財,就準備讓老夏回歸原籍。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老頭離開了一個多月之後,又回到了監獄,說是老家人都死光了,自個兒沒地方去,政府既然辦了冤案,就要負責他養老。

發生在老夏身上的這種情況,在那個年代其實是很普遍的。

當年被送往偏遠地界監獄的犯人,一關就是三四十年的多的是,老了之後也都留在監獄不願回去了,依附在監獄周圍做一些事情。

在西北一些偏荒的地方,有些城鎮甚至就是由於這些刑滿釋放的犯人聚集而出現的。

誰不知道老頭是怎麼說服監獄領導的,他居然就被留了下來,雖然是讓他種種地幫幫廚,其實也就是和養老差不多了。

不過現在在秦風看來,當年政府未必就冤枉了老夏,說不定他就是個慣偷賊王,要不然怎麼能想起來讓他去練這手法?

「嘿,看你平時像個悶葫蘆,這說話也帶著刺啊?」

聽到秦風的話后,老頭並沒有惱羞成怒,而是點了點頭,說道:「你猜的沒錯,這就是練習盜術的手法,你雖然年齡有些大了,但是練過功夫,手指的柔韌度還是可以的。」

「盜術?說的好聽,就是小偷吧?」秦風搖了搖頭,斬釘截鐵的說道:「這個東西我不學1

帶著妹妹流浪拾破爛的時候,秦風兄妹倆不止一次被人誤以為是小偷,那種鄙視加著防備的眼神,秦風現在都記憶猶新。

「你小子天賦夠高,但思想怎麼像個老夫子似的,那麼迂腐啊?」

看到秦風的樣子,老頭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所學何止盜術一門,簡直就是五花八門包羅萬象,當年江湖上多少人想學都學不到,沒想到卻是在這小子面前吃了閉門羹。

「爸爸教導過我,為人要堂堂正正,不能做苟且偷摸的事情1

當年為了妹妹,秦風可以可以去拾破爛,可以幫人收割栽種莊稼,但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想過去偷,哪裡肯學老頭教的這套玩意兒?

「臭小子,盜門傳承千年,到你嘴裡就變成偷了,你知道什麼叫做盜術嗎?」

見到秦風那一臉倔強的模樣,老頭真是哭笑不得,他一輩子只收過一個徒弟,卻是被傷透了心,眼下想收個關門弟子傳承師門秘術,卻沒成想被秦風給一口回絕掉了。

不過按照江湖上的規矩,老師收徒弟要精挑細選,同樣的,徒弟也有權利選擇老師,秦風學都不願意學,更不用提什麼拜師了。

「盜就是偷,反正我不學,有本事你去監獄告發我,大不了我多蹲幾年。」秦風年齡不大,但認準了的事情,誰也甭想強迫於他。

「你這小子,真是死腦筋……」

老頭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跟我來,換個地,老頭子我給你說個故事,願不願意學,你到時候再下結論1

「你說破大天,小爺也不學1秦風撇了撇嘴,不過還是跟了上去,他對這老頭也十分好奇,最起碼那一身功夫,就足以讓秦風仰望不已了。

老頭也不怕秦風逃跑,帶著他來到了監獄職工的住宿區,推開一個院門,裡面是一個堂屋帶著兩個室的平房。

「坐吧,這裡是我住的地方。」來到堂屋后,老頭招呼了秦風一聲,自顧自坐到了屋裡的那張太師椅上。

「老夏,你這級別比胡所長還要告啊,獨門獨院呀?」

秦風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老夏,一般像這樣的平房,都是分給一家人居住的,老頭一人就佔了這麼一套,未免有些說不過去。

「咦?上好的黃花梨打制的?」

當秦風的目光看到老頭身下的那張椅子時,頓時瞪直了,再一看椅子旁邊的桌案,口水都差點流了下來。

「我說老夏,你也太奢侈了吧?」

使勁的用袖子在那滿是灰塵的桌案上擦了一下,秦風抬起頭來,一臉狐疑的說道:「你的這些東西,不會都是從別人家裡偷來的吧?」

倉州的劉老爺子出身大戶,家中用具十分的考究,他對於古董傢具這一類雜項的研究,十分的精深,在老爺子去世前半年多的時間裡,連帶著秦風也學到不少相關知識。

老頭身下的那張椅子和旁邊的桌案,都是用上好的黃花梨木打造出來的,從木頭的款式和做工以及上面所雕琢的圖案來看,應該是明朝的物件。

黃花梨是明朝鄭和下西洋傳入中國的,當時是由於黃花梨木料沉重,作為壓船木用的,後來因為其木料細膩,氣香似麝,被用於打制傢具。

很快黃花梨傢具就在明朝流行了起來,這也導致周圍各國的黃花梨木被大肆砍伐,到了清朝的時候,已經很難見到黃花梨的大料,是以明朝的黃花梨傢具尤為珍貴。

雖然九三年這會人們的生活還不怎麼富裕,但秦風聽劉老爺子說過,在京城初具規模的古玩行里,一套品相完好的明花梨傢具,最少能賣個萬兒八千的。

老頭的這套桌案,應該配兩張椅子的,不過雖然少了一張椅子,那最少也能賣上個三五千塊,在這年頭也算是一筆巨款了。

如果是在劉家老宅子看到這傢具,秦風自然不會吃驚,只是在夏老頭這裡看見,再加上剛才發生的事情,也不怪秦風聯想到這東西是老頭偷來的了。

「放屁,我還用去偷?老子這東西是真金白銀買來的1

老頭這些年的監獄生活,早已將他的性格給磨平掉了,不過今兒卻是被秦風氣得不輕,收徒被拒不說,竟然還懷疑他是個賊?

「不對,你小子怎麼認識這東西,你以前不就是個拾破爛的嗎?」老頭忽然收住口,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秦風,眼中露出一絲驚喜,看來這小子藏得遠比他了解的還要深啊!

「我和人學過這些,至於是誰你就別管了。」想到去世的劉老爺子,秦風心中一陣黯然。

自從家中遭遇變故之後,他只在那位老爺子身上感受到了長輩的關懷,雖然劉老爺子沒將他收入門下,但他和劉子墨一樣,給老爺子披麻戴孝整整守了七天靈。

「算你小子有點眼光……」

老頭倒是沒追問秦風從哪學來的,而是擺了擺手,說道:「那你再看看,我屋裡其它的物件怎麼樣?」

說老實話,秦風懂得一些古玩鑒賞,對老頭來說,是喜大於驚的,因為在他要傳授秦風的知識里,這也是很重要的一門手藝。

---

PS:第二章,還差兩千張推薦票加更,打眼努力碼字,朋友們支持幾張不要錢的票票,舉手之勞的事兒,這生意划算啊!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