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二章被發現了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7-14 14:18  |  字數:3304字

「他娘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秦風站在原地發了好大一會呆,眼睛再看向圍牆牆角時,卻發現那根豎在牆上的鋤頭不見了,就算他想借力再次逃離,怕是也翻不過這堵圍牆的。

死死的盯了一眼那人消失的方向,秦風只能乖乖的爬上了鐵絲網,小心翼翼的又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那間監舍的窗戶下面。

床單依然掛在那裡,窗口的兩根鋼筋之間的縫隙也在。

秦風鬆了口氣,連忙爬了進去,然後又將床單取下,使出了渾身的力氣,將那兩根彎曲的鋼筋勉強給掰直了。

做完這些事情後,外面已經露出了天光,躺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秦風瞪大了一雙眼睛,卻是怎麼都無法入眠,滿腦子都在回想著今兒發生的事情。

當然,秦風並不知道,就在距離他一米多遠的另外一張床上,還有個哥們和他一樣犯了失眠症,而且似乎比他還要嚴重。

其實秦風翻越高牆的整個過程,都被李天遠從窗戶口伸出腦袋看到了,但是他怎麼都沒能想到,應該恢復了自由身的秦風,居然莫名其妙的又回來了?

這讓李老大心裡憋的那叫一個難受,要不是怕泄露了秦風的秘密,怕是他此刻已經將秦風拉下床來仔細詢問了,能跑不跑,那豈不是腦子有病嘛?

「嘟……嘟嘟……」

在床上發了一個多小時的呆後,出早操的哨聲急促的響了起來。

往日總是最後一個跑出去的李天遠,今兒竟然第一個衝到操場上,守著秦風又不能詢問什麼,李天遠這一夜快要被憋瘋掉了。

反倒是秦風和往常一樣,依然表現的有些懦弱,在站隊的時候被別人故意踩了一腳,也只是喊了聲痛之後默默忍受了。

秦風昨夜的越獄,就像是沒有發生過一般,秦風變得更加沉默了,不過他在看那些管教們的時候,眼中卻是多了一絲別的味道。

能有進出監獄安全區的鑰匙,這肯定是管教無疑,只是秦風怎麼都想不通,管教為何會放自己一馬?要知道,抓到個越獄的,就算不立功,也能長個一級工資吧?

這個困惑讓秦風一早上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好在他平時也都這幅樣子,除了時不時掃上一眼秦風的李天遠之外,倒是也沒旁人注意。

「秦……秦風兄弟,我有點兒事想問你!」

吃過中午飯回到監舍後,李天遠將跟著自己的幾個人趕到了邊上,湊到秦風面前,開口說道:「秦風兄弟,你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進來的?」

李天遠雖然人很直,說不好聽了就是有些愣,但這會不知道腦子哪根筋答對了,居然學會了迂迴,沒有直接開口詢問昨兒越獄的事情。

「李老大,您……您喊我什麼?」裝低調裝慣了,這突然間被人一抬舉,秦風還有些不習慣了,抬起頭驚愕的看向了李天遠。

「嘿,什麼老大啊……」聽到秦風的稱呼,李天遠連連擺手,說道:「都是別人亂叫的,你叫我名字就行了。」

李天遠只是很少動腦筋,但並不代表他就是傻,昨兒秦風無論是逃出監舍的手段,還是翻越高牆的功夫,都遠非他所能比。

到了此刻,李天遠哪裡還不明白面前這個看上去像個綿羊的傢伙,實則是一隻隱藏了利爪的猛獸,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跳起來暴起傷人。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是因為打架進來的,您問這個幹嗎?」秦風有些奇怪的看向李天遠,這哥們今天的狀態好像有點不正常啊。

「你別騙我了,打架能判五年?」

李天遠撇了撇嘴,說道:「哥們我殺了一個人才判三年,你小子判五年,最少有幾條人命吧?我說你藏的可真深!」

「嗯?你說什麼,是誰告訴你的?」

聽到李天遠的這番話,秦風的眼睛頓時眯縫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就憑李天遠的智商,絕對猜不到這些的,想必他知道了些什麼。

「哎,我說你小子別瞪眼啊。」

說得正高興的李天遠,在秦風眯縫起眼睛後,居然感覺到了一股涼意,往日里膽小懦弱的秦風,就像是換了個人一般,渾身上下都透著危險。

「好吧,你別看我了,我說,你……你昨兒是不是出去了?」

李天遠被秦風看得渾身不自在,眼睛瞄了瞄那兩根不是很直的窗欞,說道:「我昨天都看見了,不過哥們可沒告發你啊……」

不知道為何,在見識了秦風昨天的舉動之後,李天遠心底下意識的就對秦風產生了一種畏懼的心理,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感覺出來。

「你都看到了?」

秦風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李天遠現在不報告給管教,不代表以後不會,這可是給秦風留下了一個隱患,他信得過昨天那人,但卻是信不過李天遠。

「秦風兄弟,你放心,我李天遠最佩服的就是有本事的人,昨兒的事,我誰都不會告訴的,否則我就是王八養的!」

見到秦風的面色,李天遠似乎明白了點什麼,連忙舉起手賭咒發誓起來,而且秦風昨天的作為,的確是讓李天遠心服口服。

「咳咳,李老大,您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好了。」

事已至此,秦風總不能把李天遠給幹掉吧,沒有揭發自己,對秦風而言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秦風兄弟,你還叫我什麼李老大啊,叫我名字就好了。」

此時在秦風面前,李天遠總是感覺自個兒矮了一頭,那老大的稱呼,第一次變得讓他覺得那麼刺耳。

「還是叫李老大好了。」秦風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