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八章禁閉(下)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7-14 14:18  |  字數:3386字

「哎,我說你小子挺招人厭的啊?來了第一天就關禁閉。」

看到跟在自己身後的秦風,那張臉腫的像個豬頭般的李天遠笑了起來,只是這一笑頓時抽動了臉上的傷口,疼的他緊接著罵道:「等老子出去饒不了聶元龍那小子,媽的,不就仗著家裡有幾個臭錢嗎?」

「先出去才能報仇,說多了沒用。」秦風壓低了聲音,開口問道:「李老大,為何你好像挺怕關禁閉啊?那總比跑步舒服吧?」

「咦,你小子不是個悶葫蘆嗎?這次怎麼主動開口了?」

從進入到少管所後,秦風雖然是有問必答,但卻從來沒主動開口說過一句話,眼下這乍然出口詢問,倒是讓李天遠很是吃驚,回過頭來不斷在秦風臉上打量著。

「嘀咕什麼呢,不要說話。」走在前面的管教聽到後面的聲音,回頭訓斥了一句。

「小子,告訴你,這關禁閉雖然有吃有喝,但那滋味……唉,你進去就知道了,可別發瘋啊。」

聽到管教的話後,李天遠縮了縮脖子,聲音又壓低了幾分,臉上居然露出了幾分懼色,顯然不是第一次被關禁閉了。

「行了,進去吧,好好反思,認真改造……。」

在管教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一處很破舊的建筑前,打開大門,是一條長長的走道,在走道右邊有十多個厚厚的鐵門,當走道的大門被關閉後,整個建築顯得異常的寧靜。

當管教打開裡面的鐵門後,接著走道上的燈光,秦風看到,裡面的空間大約有三個平方,沒有窗子也沒有床褥,甚至連大小便的地方都沒有,只是在屋角放了一個便桶。

「不就是呆一天嗎?沒有人打擾正好呢。」

看到禁閉室里的情形,秦風微微挑了挑眉毛,徑直走到屋裡坐了下來,當鐵門被關閉後,整間屋子頓時變得一片黑暗,完全被隔絕了的房間,再也看不到一絲光亮。

「嗯?怎麼有種心慌的感覺?」

秦風忽然發現,在厚厚的鐵門被關上之後,他像是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沒有光亮,沒有聲音,那種孤寂在瞬間就湧上了心頭,完全不受他意識的控制。

秦風可不知道,關禁閉,並非是像他想的那麼簡單,這種懲罰手段,對人的心理考驗非常大,根據心理學家分析,人是群居生物,當意識完全陷入到黑暗之中,心理滋生出來的那種寂寞感,會導致當事人產生種種幻想。

在美國的監獄裡,再滅絕人性的犯人,被關上七天以上全封閉禁閉後,都會痛哭流涕哭爹喊娘,溫順的像個小綿羊一般,每一個合格的美國特工人員,都必須能撐過十天以上的禁閉,才會派出執行任務。

「我不孤獨,我還有妹妹!」

盤膝坐在地上的秦風,對著這狹小的牢籠怒吼了一聲。

當喊聲出口之後,那種孤寂的感覺頓時減輕了許多,想到了生死未卜不知身在何方的妹妹,秦風心中堅定了起來,他一定要從這裡逃出去!

盤膝坐在了地上,秦風深深的吸了口氣,按照劉子墨所教他的家傳功法運轉了起來,片刻之後,只見秦風小腹處發出一陣「咕咕」響聲,緊接著一個雞蛋大小的物體,從他皮膚內凸顯了出來。

隨著秦風心意的轉動,那團凸出體外的物體,就像是一隻小耗子般在他周身遊走了起來,所過之處,秦風只感覺體內一陣火熱,禁閉室里的那種陰寒頓時被驅散的一乾二淨。

說起來在這次的殺戮,雖然讓秦風身陷囹圄,但卻是讓他五年間練習不輟的八極拳有了很大的突破。

原先秦風只是能感覺到一絲微弱的內勁,但根本就無法控制那絲內息在體內遊走,也無法用內勁攻敵,是處在蘊養的階段,想要氣隨心動,他最少還要在八極拳上下個十年的苦功。

但是秦風沒想到,在生與死之間,他的內勁竟然壯大了不止一分,並且在意識的控制下,居然能在周身遊走,往日里一些做不出的八極拳動作,現在都能輕易施展出來了,再沒有一絲滯礙。

「咦?我真笨,剛才挨打的時候,怎麼不用這內勁護身啊?」

當那絲內勁在體內遊走一圈後,秦風忽然發現,兩臂和後背變得一片清涼,方才所受到的傷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這讓秦風欣喜不已。

秦風到底還是個少年,體內出現了好玩的事情,頓時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也不管這是在禁閉室里,完全將心思沉浸在了那絲內勁之中,整個人居然進入到了入定的狀態,連第二天中午的時候送的午飯都絲毫未動。

「小李,你說的法子有沒有用啊?那小子中午可是沒吃飯,這萬一出了事,老子我跟著你一起倒霉!」

在管教所值班室里,胡報國瞪著一雙大眼睛,有些不爽的盯著李凡。

在聽到秦風所犯下的事情後,他專門調了秦風的卷宗看了下,這把胡大所長也是給嚇了一跳,尤其是那些死者的照片,讓胡報國這種上過戰場的老山英雄,心裡都有些發寒。

胡報國雖然不懂心理學,但是當年從越南戰場退下來以後,他曾經得過戰場綜合症,這也是一種殺人後的過度神經刺激,足足折磨了胡報國兩年多的時間,一度讓他有過輕生的念頭。

在那兩年的時間裡,胡報國總是會想起戰場上的腥風血雨,好似仍然身處水深火熱的戰場之中。

胡保國經常會夢到自己帶著一個營的兄弟在衝擊敵人的防線,看著身邊的兄弟一個個的倒下,他曾經無數次從睡夢中驚醒,有好幾次甚至將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