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十章驚變(上)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分泌加快了數倍,身體一矮,秦風的身體隱入到了右側的一處楊樹林中。 「發生了什麼事?妹妹怎麼了?」 此時的秦風雖然無比擔心妹妹秦葭的安全,眼睛已經被仇恨燒的通紅一片,但他的行為卻是十分的...

「周末午夜別徘徊

快到蘋果樂園來

歡迎流浪的小孩

不要在一旁發獃

一起大聲呼喊……」

跟著鎮子上錄音機里放的「小虎隊」歌曲的拍子,秦風也忍不住跟著唱了起來,他再成熟,也不過就是個未滿十三歲的孩子,和好友離別的愁緒很快就消失掉了,一邊哼著小虎隊的歌曲,一邊往「家」里趕去。

劉子墨答應了秦風,等他再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將小虎隊所有的專輯磁帶都帶來。

這也讓秦風心情變得好了起來,妹妹可是對那三個台島少年的組合崇拜的很,為此秦風拾了一個幾乎報廢了的錄音機后,足足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硬是搞懂了電源電路,將那破收音機給修好了。

「胡叔叔,給我來四個燒餅。」

走到胡氏燒餅店的時候,秦風買了四個燒餅,然後又花了兩塊錢買了些驢肉,燒餅夾驢肉,是秦葭最愛吃的,不過從來到倉州后,也僅僅就吃過兩次,還都是劉子墨請的客。

「小風,有什麼喜事啊?拾到寶貝了?」

胡大叔笑了笑,挑了四個剛出爐的燒餅用油紙包好給秦風遞了過去,認識也有幾年了,他知道只要那小丫頭不在,秦風一準捨不得先吃的。

「哪有什麼喜事,胡大叔,您那要是有什麼廢品,可別賣給別人啊,回頭我去收。」

雖然劉老爺子故去了,不過秦風和妹妹的生活,似乎見到了一絲曙光,這幾個月功夫他聽了劉子墨的話,改拾破爛為收破爛了。

這年頭人們的生活還不怎麼富裕,家裡有點東西誰都不捨得丟,所以拾改為收,秦風發現,往日很難賺到的錢,似乎來得容易了許多。

這是因為鎮上的居民對秦風印象都不錯,像是報紙牙膏廢銅爛鐵之類的東西,每天都能收到一平板車,轉手賣給收購站之後,秦風發現,他每天居然能有十來塊錢的收入。

這樣下來,一個月出去兄妹二人吃飯的開支,還能剩下近三百塊錢,這半年多以來,秦風手上已經存了有一千多塊了。

前不久的時候,秦風看中了鎮子靠近城區的一處平房,那平房面積不大,只有三十多個平方,但是平房外面,有很大一塊空地。

秦風盤算了一下,他如果買下那平房,就能免費使用那塊空地,到時候可以自己開個廢品收購站,直接將廢品賣給城裡的國營站。

這樣一來,省卻了中間環節,秦風每天至少能多賺七八塊錢。

一天七八塊錢,一年下來可就是好幾千,對於秦風兄妹而言,這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如果不是嘗到了甜頭,秦風都不知道收破爛的利潤會有那麼高。

其實在九二年前後,人們還沒完全意識到,鐵飯碗即將就要成為歷史,他們對那些擺攤或者做小生意之類的個體戶,骨子裡還是看不起的。

但就是那些不起眼的小生意,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過程中,卻是造就了無數的百萬富翁,八九十年代開廢品收購站的,十年之後最少都是百萬身家。

當然,廢品收購站對秦風而言,還是顯得有些遙遠,因為那處平房需要四千多塊錢,至少現在他是拿不出來的。

不過秦風相信,等自己換了三輪車之後,可以去到市裡收廢品,最多再過一年多,他就能存下這筆「巨款」,給自己和妹妹營造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三月的北方,雖然還是有些冷冽,但是枯黃的草地和樹上,已經顯現出一絲春的綠意,這讓秦風心中因為劉老爺子去世所帶來的悲傷,也減輕了不少。

「啾……」

遠遠的看到鐵路旁自己那孤零零的房子后,秦風將食指放到了嘴裡,打了個響亮的哨,卻是在召喚大黃。

秦風不知道大黃是什麼品種的狗,但是從小將它養大,早已將其視為家人了,今天買的這驢肉,當然也有大黃的一份。

「咦,大黃呢?」

往常打了哨之後,門口馬上就會出現大黃和妹妹的身影,可是秦風又往前走了十多米,都沒見大黃跑出來迎接自己。

「不對,怎麼有股子血腥味?」

秦風站的是下風處,一陣微風吹過,他鼻端忽然嗅到了一股濃冽的鮮血味道,這讓秦風停住了往前走的腳步,身體微微有些發抖。

秦風永遠都無法忘記,在五年前的那個夜晚,被父母藏到衣櫥里的他,聞到的就是這種味道。

雖然秦風當時沒有看到什麼,但他親耳聽到了父親的慘叫聲,另外還有一個逼問自己下落的男人聲音,也是秦風終生都不會忘記的。

在第二天的早上,屋子裡只剩下大大的一灘鮮血,透過門縫秦風發現,有兩個陌生男子還守在自己的家門口。

年幼的秦風抱著根本就不懂任何事的妹妹,從後窗逃出去后,爬上了離家不遠的一輛運煤的火車,這才來到了現在居住的地方。

回憶猶如閘水一般湧入到了秦風的腦海中,聞著風中鮮血的味道,秦風的眼睛里充滿了血絲,原本鬆弛的身體也變得緊繃了起來。

這五年多來,秦風生怕那些人再找到自己和妹妹,每天入睡的時候,只要一絲風吹草動就會被驚醒,他時刻都生活在警惕之中。

所以鮮血的味道,讓秦風的大腦皮層激素的分泌加快了數倍,身體一矮,秦風的身體隱入到了右側的一處楊樹林中。

「發生了什麼事?妹妹怎麼了?」

此時的秦風雖然無比擔心妹妹秦葭的安全,眼睛已經被仇恨燒的通紅一片,但他的行為卻是十分的冷靜。

從小將大黃養大,秦風深知大黃的秉性和戰鬥力,大黃和自己一樣,平時蔫兒吧唧的,但一旦有別的生物觸犯到它,它總是往死里咬的。

兩年前鎮子上有戶人家養了條正宗的德國黑背,有一次被那家小孩牽了出來,在一群孩子的挑唆下,放狗去咬大黃。

但是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看上去瘦不拉幾的大黃,卻是兇悍之極,根本就不顧那狼狗咬住了自己的尾巴,一口就死死咬住對方脖子,生生的將其喉嚨給咬斷掉。

這一幕把當時在場的孩子和旁邊看熱鬧的幾個大人都嚇住了,從那天起,大黃的凶名也不翼而飛,那些孩子雖然厭惡秦風兄妹,卻是再也不敢明著欺負他們了。

所以此刻大黃沒了聲息,秦風相信,在自己那小屋裡一定發生了什麼變故,沒有三四個成年人,根本就別想制服大黃。

「礙…」突然,一聲男人的慘嚎聲從那屋子裡傳出,聲音凄慘無比,中間還摻雜著怒罵的聲音。

「肯定是大黃乾的,大黃,妹妹,別急,我來救你們了1

將一直揣在懷裡保溫的燒餅驢肉扔到了地上,秦風脫去了破舊的軍大衣,把裝著槍頭的木頭盒子打開,將那閃爍著寒光的槍頭取了出來。

撕下一塊破布纏在了槍頭根部,秦風將其緊緊握在了手中,那冰涼寒冽的感覺透過破布傳入到手心后,秦風的眼中閃過一道瘋狂的神色。

來到現在住的這個地方,除了一些孩子,秦風從來沒有得罪過什麼人,所以他下意識里就認為,是當年殘害父母的仇人追來了。

這讓秦風恐懼之餘,心中也翻起了滔天巨浪。

由於妹妹太小,秦風一直都沒敢回到以前生活的那個城市,對於父母是否死亡,也僅是他自己的推斷,現在仇人找上門來,讓秦風壓抑了五年多的怒火,終於完全爆發了。

深深的吸了口氣,秦風趴到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從背著屋子大門的方向,緩緩的爬了過去,地上那些枯黃中帶綠的草叢,將其身形完全遮擋了起來。

--------

「媽的,我說孫老大,你可沒說這臭丫頭還養了條狗啊?」

在秦風那破屋子裡,此時擠滿了人,除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秦葭之外,還有郝老大、六子、張軍龍和孫家兩兄弟。

不過此時六子的模樣卻是有些凄慘,他的右臂上血肉模糊,半邊身體都被鮮血染紅了,張軍龍正拿著一條撕破的床單給他包紮著。

「六子,我大哥也沒討了好,不也是被咬了一口嗎?」

孫老大的情況也不比六子好多少,右邊大腿處的褲子已經被完全撕破了,卻是被大黃生生了撕下好大一塊皮肉。

孫老二拿著一瓶二鍋頭往傷口處倒了上去,疼的孫老大忍不住慘嚎了起來,這也正是秦風在外面聽到的慘叫聲。

「小聲點,別把鎮子上的人給招來了。」郝老大那平日里笑容滿面的一張臉,此時也滿是陰霾。

他怎麼都沒想到,僅僅對付一個小女孩,就讓六子身負重傷,要不是張軍龍眼疾手快推了六子一把,怕是那一口能將六子的喉嚨給咬穿掉。

那大黃狗動作之快,咬人時那種不死不休的兇悍勁,就是心狠手辣的郝老大回想起來,也忍不住是心有餘悸。

--

PS:第二更,感謝天雅妹子和朋友們的打賞,周推榜岌岌可危啊,兄弟們的推薦票還請支持寶鑒,謝謝大家!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