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章去世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7-14 14:18  |  字數:3539字

「子墨,劉爺爺的身體怎麼樣了?」

跟著劉老爺子學了半年多的古玩鑒賞,天氣也逐漸變冷了起來,就在年前的幾天,身體原本就不怎麼好的老爺子,忽然一下子病倒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整個劉家的新年變得一絲喜慶的味道都沒有了,劉子墨的父親也從台島趕了回來,因為這次老爺子病的厲害,怕是真的大限將至了。

雖然沒法再聽老爺子和自己談古論今,但早已在心中將其當成師父的秦風,還是每天早上都來看望老爺子。

有時候醫生不讓進屋,秦風就頂著寒風在門口呆著,生怕老爺子離去時自己不知道,倒是讓劉家上上下下對秦風這個重情義的小傢伙充滿了好感。

「阿風,爺爺怕是不行了,他都不認識人了。」

劉子墨的眼睛通紅,顯然是剛剛哭過,自小就跟著老爺子的他,和爺爺感情極深,他怎麼都無法接受往日里八面威風的爺爺,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子墨,別傷心了,說不定劉爺爺就會好起來呢。」

秦風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說著說著話,自己也忍不住哽咽了起來,從家中遭遇大變之後,他只在老人身上感受到那種親人般的溫情。

眼下老人即將離去,讓這半年多來變得開朗了許多的秦風,眉宇間始終帶著一絲化解不去的陰霾。

「爸,您醒了?感覺好點了嗎?」

就在秦風和劉子墨說著話的時候,內屋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喊聲,劉子墨愣了一下,連忙掀起厚厚的布簾,進入到了屋子裡,秦風跟在他身後也走了進去。

「咳……咳咳……」

病榻上的老人劇烈的咳嗽了好一會,一口血痰吐出後,神情似乎清醒了過來,抬起頭艱難的在眾人臉上看了一圈後,輕聲說道:「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我劉運焦一生跌宕起伏,能死在床上,已經是莫大的幸事了!」

劉運焦師從「神槍」李書文,年紀輕輕就在江湖上創出偌大的名頭,其後更是加入軍旅,每次作戰都是奮勇爭先,也不知道從死人堆里爬出來了多少回。

所以老爺子早就看穿了生死,眼下一屋子兒孫滿堂,他是真的滿足了,在外飄蕩了三四十年之後,終於能葉落歸根,他已經沒有別的奢望了。

「爸,您千萬別這麼說,您會好起來的!」

看著枯瘦如柴的老父親,劉家幾兄弟臉上滿是淚痕,他們心下明白,父親這是迴光返照的表現,怕是很難過得去今天了。

老爺子的臉上,呈現出一種灰白色,這是人之將死的徵兆,劉家兄弟三人都是見多識廣之輩,當下心中黯然,眼中噙滿了淚水。

「好不起來嘍,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劉運焦深深的吸了口氣,灰白的臉上露出一抹潮紅色,精神卻是比之前又好上幾分,雙手支撐著床板,居然坐了起來。

「爸,您這是幹什麼?快點躺下!」

見到老爺子坐起身來,眾人頓時大驚,紛紛擁到床頭,劉子墨在外面眼淚嘩啦嘩啦的順著臉頰直往下掉,卻是擠不到前面去。

「都給我散開,這世上誰能不死?有什麼好哭的?」

老爺子眼睛一瞪,那裡還有老老垂死的樣子,往昔的威風似乎又回到了身上,屋子裡頓時變得靜了下來。

「都給我聽好了,台島的產業,由老大執掌,老二和老三每年拿分紅,恩,老三的多拿一成,這是給子墨的……」

見到兒子孫子們都老實下來,老爺子開始交代起後事來,雖然說家中幾個兒子都很孝順和聽話,但自己故去後,難保不會因財產鬧出什麼笑話。

往幾個兒子臉上掃了一眼,老爺子接著說道:「八極門的產業,由老二來管理,這不是賺錢的行當,每年公出一成分子在裡面,老大,你明白沒有?」

當年劉運焦跟隨殘兵敗將前往台島的時候,把大兒子和三兒子都帶走了,唯有老二留在了家裡,而他的功夫在三兄弟中也是最精純的,等於是接了八極拳的傳承。

「爸,我明白了,您放心,我一定按您說的辦。」

劉運焦的大兒子也已年過六十了,受父親的萌佑,在台島各方面關係處理的都不錯,早已是棄武從商,在台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恩,不要被人給笑話了。」

老爺子點了點頭,轉臉看向二兒子,說道:「老二,日後八極一脈,要傳到子墨手上,聽到沒有?不過這小子也要學點文化,一介武夫可是行不通的。」

劉運焦三個兒子,有七個孫子,曾孫也有好幾個了,不過能吃苦練武並且有所成的,也就劉子墨一個,他這是在選定自己這一脈第三代的傳人。

「是,父親,我會好好教導子墨的。」劉家成恭恭敬敬的答應了下來。

「爺爺,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啊!」

劉子墨再成熟,也只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孩子,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撥開眾人,一頭跪在了爺爺面前嚎啕大哭起來。

「傻孩子,誰還能不死啊,你爺爺我一生縱橫四海,這輩子值了!」

劉運焦聞言大聲笑了起來,眼睛忽然掃到了跟在孫子身後的秦風身上,不由一直,笑聲頓時戛然而止。

「你……你這孩子,距離應劫不遠了,也……也不知道能否度過這一劫?」

看著秦風,劉運焦臉上滿是惋惜的神色,正待再說話,胸口忽然一緊,咽喉一甜,一口殷紅的鮮血脫口噴出,將胸前的衣襟染的血紅一片。

「老……老大,幫……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