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鑒 都市言情

寶鑒 第六章去世

作者:打眼

本章內容簡介:「老二,日後八極一脈,要傳到子墨手上,聽到沒有?不過這小子也要學點文化,一介武夫可是行不通的。」 劉運焦三個兒子,有七個孫子,曾孫也有好幾個了,不過能吃苦練武並且有所成的,也就劉子墨一個,他這...

「子墨,劉爺爺的身體怎麼樣了?」

跟著劉老爺子學了半年多的古玩鑒賞,天氣也逐漸變冷了起來,就在年前的幾天,身體原本就不怎麼好的老爺子,忽然一下子病倒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整個劉家的新年變得一絲喜慶的味道都沒有了,劉子墨的父親也從台島趕了回來,因為這次老爺子病的厲害,怕是真的大限將至了。

雖然沒法再聽老爺子和自己談古論今,但早已在心中將其當成師父的秦風,還是每天早上都來看望老爺子。

有時候醫生不讓進屋,秦風就頂著寒風在門口呆著,生怕老爺子離去時自己不知道,倒是讓劉家上上下下對秦風這個重情義的小傢伙充滿了好感。

「阿風,爺爺怕是不行了,他都不認識人了。」

劉子墨的眼睛通紅,顯然是剛剛哭過,自小就跟著老爺子的他,和爺爺感情極深,他怎麼都無法接受往日里八面威風的爺爺,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子墨,別傷心了,說不定劉爺爺就會好起來呢。」

秦風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說著說著話,自己也忍不住哽咽了起來,從家中遭遇大變之後,他只在老人身上感受到那種親人般的溫情。

眼下老人即將離去,讓這半年多來變得開朗了許多的秦風,眉宇間始終帶著一絲化解不去的陰霾。

「爸,您醒了?感覺好點了嗎?」

就在秦風和劉子墨說著話的時候,內屋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喊聲,劉子墨愣了一下,連忙掀起厚厚的布簾,進入到了屋子裡,秦風跟在他身後也走了進去。

「咳……咳咳……」

病榻上的老人劇烈的咳嗽了好一會,一口血痰吐出后,神情似乎清醒了過來,抬起頭艱難的在眾人臉上看了一圈后,輕聲說道:「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我劉運焦一生跌宕起伏,能死在床上,已經是莫大的幸事了1

劉運焦師從「神槍」李書文,年紀輕輕就在江湖上創出偌大的名頭,其後更是加入軍旅,每次作戰都是奮勇爭先,也不知道從死人堆里爬出來了多少回。

所以老爺子早就看穿了生死,眼下一屋子兒孫滿堂,他是真的滿足了,在外飄蕩了三四十年之後,終於能葉落歸根,他已經沒有別的奢望了。

「爸,您千萬別這麼說,您會好起來的1

看著枯瘦如柴的老父親,劉家幾兄弟臉上滿是淚痕,他們心下明白,父親這是迴光返照的表現,怕是很難過得去今天了。

老爺子的臉上,呈現出一種灰白色,這是人之將死的徵兆,劉家兄弟三人都是見多識廣之輩,當下心中黯然,眼中噙滿了淚水。

「好不起來嘍,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劉運焦深深的吸了口氣,灰白的臉上露出一抹潮紅色,精神卻是比之前又好上幾分,雙手支撐著床板,居然坐了起來。

「爸,您這是幹什麼?快點躺下1

見到老爺子坐起身來,眾人頓時大驚,紛紛擁到床頭,劉子墨在外面眼淚嘩啦嘩啦的順著臉頰直往下掉,卻是擠不到前面去。

「都給我散開,這世上誰能不死?有什麼好哭的?」

老爺子眼睛一瞪,那裡還有老老垂死的樣子,往昔的威風似乎又回到了身上,屋子裡頓時變得靜了下來。

「都給我聽好了,台島的產業,由老大執掌,老二和老三每年拿分紅,恩,老三的多拿一成,這是給子墨的……」

見到兒子孫子們都老實下來,老爺子開始交代起後事來,雖然說家中幾個兒子都很孝順和聽話,但自己故去后,難保不會因財產鬧出什麼笑話。

往幾個兒子臉上掃了一眼,老爺子接著說道:「八極門的產業,由老二來管理,這不是賺錢的行當,每年公出一成分子在裡面,老大,你明白沒有?」

當年劉運焦跟隨殘兵敗將前往台島的時候,把大兒子和三兒子都帶走了,唯有老二留在了家裡,而他的功夫在三兄弟中也是最精純的,等於是接了八極拳的傳承。

「爸,我明白了,您放心,我一定按您說的辦。」

劉運焦的大兒子也已年過六十了,受父親的萌佑,在台島各方面關係處理的都不錯,早已是棄武從商,在台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恩,不要被人給笑話了。」

老爺子點了點頭,轉臉看向二兒子,說道:「老二,日後八極一脈,要傳到子墨手上,聽到沒有?不過這小子也要學點文化,一介武夫可是行不通的。」

劉運焦三個兒子,有七個孫子,曾孫也有好幾個了,不過能吃苦練武並且有所成的,也就劉子墨一個,他這是在選定自己這一脈第三代的傳人。

「是,父親,我會好好教導子墨的。」劉家成恭恭敬敬的答應了下來。

「爺爺,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啊1

劉子墨再成熟,也只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孩子,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撥開眾人,一頭跪在了爺爺面前嚎啕大哭起來。

「傻孩子,誰還能不死啊,你爺爺我一生縱橫四海,這輩子值了1

劉運焦聞言大聲笑了起來,眼睛忽然掃到了跟在孫子身後的秦風身上,不由一直,笑聲頓時戛然而止。

「你……你這孩子,距離應劫不遠了,也……也不知道能否度過這一劫?」

看著秦風,劉運焦臉上滿是惋惜的神色,正待再說話,胸口忽然一緊,咽喉一甜,一口殷紅的鮮血脫口噴出,將胸前的衣襟染的血紅一片。

「老……老大,幫……幫……」

老爺子右手緊緊抓著大兒子,只不過一句話沒說完,眼睛里就失去了神采,頭顱重重的垂了下去,身上再無一絲生機。

「父親……」

「爺爺……」

當老爺子仙逝的瞬間,屋裡響起了震天的哭聲,所有人都跪倒在了窗前,悲傷的情緒,充斥在了整個劉家大院之中。

對於老爺子的死亡,其實劉家也早有了心理準備,家中的孝服以及老爺子的身後事,都已經準備好了,自然有那幫閑的人進來,將衣服發到了各人手中。

「子墨,別哭了,多保重1

秦風扶了一把哭的幾乎快要暈過去的劉子墨,幫他將孝服給穿戴好,在秦風的眼中,此時也滿是淚水,這是他從父母過世之後,第一次流出了眼淚。

從老爺子過世的那一刻,喪禮也就已經在進行了,將劉家眾人勸出房間后,有人給老爺子沐浴洗身,換上了壽衣。

劉老爺子雖然數十年不在內地,但早年可是赫赫威名,也在江湖上留下了廣泛的人脈,他的喪禮,自然不能從簡的。

當報喪的消息通過一個個電話和電報傳出去后,這個平靜的小鎮,頓時變得熱鬧起來,每天都有不少身體精悍的人湧入進來。

這發喪要等七天,七天之中,小鎮包括市裡的酒店,幾乎都住滿了人,三教九流錯綜複雜,搞得警察們出現的頻率都比往常高出許多。

劉家幾兄弟既要答謝前來拜喪的人,又要接待眾多江湖同道,也是忙的腳不沾地,就連劉子墨這些半大孩子,都被使喚了起來。

這種情況下,秦風也只能盡些自己的微薄之力,每天一早來到劉家,幫那些客人端茶倒水,直到晚上沒人的時候,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去睡覺,甚至連妹妹都差點顧不上了。

到此時秦風才知道這位老爺子在江湖上的地位,因為就在出殯的當天,參加老爺子喪禮的人,不僅有內地江湖上的同道,還有不少專門從海外回來的華僑。

僅是送葬的車輛,就有三百多輛,足足有一千多人參加了這場喪禮,期間更是出動了警察維持秩序。

「阿風,我明天就要和父親他們回台島了,你自己多保重,我很快就會回來了1

喪禮結束后,劉子墨找到了秦風,老爺子雖然臨終前留下了遺囑,但在律師那裡還有一份,他要求將自己的骨灰,將另外一半灑在台島的日月潭中。

這也是件大事,劉家嫡系都要出席的,所以在辦完內地的喪禮后,他們馬上就要返回台島,在那裡,也有許多老爺子的軍中故舊,卻是因為很多原因無法來內地參加喪禮。

「阿風,這點錢你拿著,我知道爺爺臨終前,是讓大伯照顧你的,可是他沒說完就……就……」

劉子墨拿出了一疊錢塞到了秦風的口袋裡,老爺子去世那天他離的最近,自然知道爺爺最後幾句話的意思。

不過這些天劉家幾位長輩都忙得不可開交,連安穩覺都沒睡上一個,自然也顧不得秦風了,只有劉子墨還記在心裡。

眼看秦風又要拒絕,劉子墨連忙說道:「阿風,你別推辭,去買輛三輪車,你每天也能多收點東西,就當是兄弟我借給你的好了1

「好,子墨,謝謝你1

秦風並沒有矯情,接下了那些錢,他平時是推一輛快要散架的板車去收廢品的,雖然裝的東西不算少,但卻是走不了多少地方,遠不如三輪車來的方便。

ps:第二更,感謝華雪鑒盟主的厚愛,新書上傳,朋友們多點點擊和推薦票,謝謝大家!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