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章偷師(下)

作者:打眼  |  更新時間:2013-07-14 14:18  |  字數:3570字

「秦風,你膽大包天啊,我們練武也敢偷看?」

此時院子里的眾人也都看清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大男孩跳了出來,喊道:「秦風,你怎麼跑到這裡來玩了?還不快點給師爺爺跪下賠罪!」

「子墨,是我不對!」

雖然被那男孩呵斥,但秦風並沒有生氣,他來到這裡五年了,由於一直靠著撿破爛維持生計,所以很被當地的小孩們看不起,而說話的劉子墨,卻是他唯一的一個朋友。

坐在院子正中的老者,是神槍李書文的關門弟子,叫做劉運焦,說起來他也是一個傳奇人物。

劉運焦家中世代書香傳家,因為從小身體不好,五歲起,由家中僕人張耀廷教導他迷蹤拳,以求強身。

由於家道殷實,八歲時,劉運焦父親邀請八極拳名家「神槍」李書文,到府教拳,李書文教拳認真嚴格,劉雲樵經常因此受傷,但也打下了他在八極拳及披掛掌上頭深厚功力的基礎。

劉運焦20歲時,父親原來想讓他到朝陽大學法律繫念書,但是劉運焦拿著學費,跟著李書文四處闖蕩。

李書文死後,劉運焦返回家鄉,1936年,在津南擊敗關東軍劍道師範太田德四郎,因而在江湖上也是名聲大噪。

後來日軍全面侵華,劉運焦加入行伍,因作戰勇敢並且多次負傷,在軍中提升的很快,四九年的時候,跟隨國黨的殘兵敗將去了台島。

也正是由此,他留在家中的二兒子,在那十年動亂中受到了很大的衝擊。

直到八十年代末期,兩岸關係有些緩解之後,劉運焦這才返回家鄉,在這裡長期隱居了下來,準備葉落歸根。

剛才說話的劉子墨,正是劉運焦第三個兒子的孩子,也是他最小的一個孫子,是他從台島帶到大陸來的,這些年一直跟在他的身邊。

和一般的孩子不同,劉子墨並沒有因為秦風靠著拾破爛生活而看不起他,沒事的時候經常會找秦風兄妹玩,也算是他們唯一的朋友。

秦風偷學家中拳術的事情,劉子墨也是知道的,甚至偷偷將練功的口訣教過秦風,否則單單看拳把式,秦風一輩子也甭想練出什麼功夫來。

沒等劉子墨出言幫秦風解脫,院中的劉運焦老爺子忽然開口說道:「子墨,練武之人要胸懷坦蕩,你問問這孩子,他真的是來這裡玩耍的嗎?」

「這……這……」劉子墨被爺爺說的啞口無言,他自然知道秦風是來幹什麼的,那處圍牆上的窟窿,還是他幫著挖出來的呢。

看到好朋友為難,秦風往前走了兩步,挺起了胸膛,開口說道:「劉爺爺,我……我不是來這裡玩的,而……而是想練武!」

「好小子,居然敢偷師?」

聽到秦風的話後,劉子墨二伯劉家成的臉色不禁難看起來,知道秦風偷學拳術是一回事,當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這等於是在掃劉家臉面啊。

「老二,住手,小傢伙,你進來吧!」

正當劉老二伸手要抓秦風的時候,院子里傳出了劉老爺子的聲音,「今兒就練到這裡了,你們散了吧,子墨,你留下!」

老爺子話聲一出,一群孩子頓時散去,不過有幾個和秦風關係不怎麼樣的男孩,走出院子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色。

秦風知道,有劉家成在,自個兒根本就別想著逃跑,他也光棍,徑直走到了院子里,說道:「劉爺爺,我想學武,可……可你們不教我,我……我這才偷學的。」

說起來秦風也是有些委屈,雖然倉州這地界上有不少武校和著名拳師,但窮文富武,想要拜師學藝,是要給師父一筆很厚的禮金的。

可是秦風每日天不亮就去拾破爛,一天下來所得僅夠自己和妹妹果腹,哪裡有錢去拜師學藝?

四年之前劉運焦回到家鄉,對外免費收取弟子教授八極拳,當然,他旨在普及八極拳,至於師傳拳法中的一些精要,卻是不會傳授給這些弟子的。

秦風聽到消息後也來拜師,只不過卻是被劉老爺子給拒絕了,所以秦風話中才帶著幾分委屈。

「強詞奪理!」

劉家成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風,轉臉看向父親,說道:「爸,您看這事兒怎麼處理,要不要收回他這身功夫?」

八極拳雖然攻伐剛猛,但卻是正宗的內家拳法,修鍊幾年之後,丹田就會有內勁產生。

劉家成練了一輩子的八極拳,一眼就看出秦風眼中蘊含著一層光澤,顯然是修出了內勁的表現,心中不由嘖嘖稱奇,偷師四年居然就能練出內勁,眼前這小子也算是個練武奇才了。

念及此處,劉家成也不禁起了愛才之心,對著老父親又說道:「爸,這小子的資質還算不錯,要不……收到我門下算了?」

要是被剛才出去的那幫熊孩子聽到劉家成的話,恐怕對秦風的嫉恨又要加深幾分了。

要知道,他們雖然習練八極拳,但所學都是一些基礎的功夫,想要學得八極拳的精要,只有真正拜師在劉家幾兄弟門下才行,他們卻是沒有這等福分。

在江湖上,這師父收徒弟,往往都要再三考察的,並不是說所有的人都適合練武,資質和心性是非常重要的,否則一輩子也別想練出師來。

但是伯樂常有,好弟子未必就能那麼巧碰到,以前很多江湖技藝消失,很大程度上就是徒弟不爭氣,沒能將師門功夫傳承下來的緣故。

秦風僅憑偷師就能練出內勁,資質自然是不用說了,而不管酷暑寒冬四年如一日的偷師學藝,這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