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二百章日子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胖小子坐在樹下,笑得嘴裡豁牙都露了出來,見得孩子娘親回來,臉色很是有些不舍之意。 蒲草看在眼裡就把這事兒記在了心上,回去之後託人打聽幾日居然當真給老頭要了個三歲的小閨女,那小閨女無父無母又不得...

「嗯,說起來種稻子也不難,同旱地沒有多大分別。至於節氣之事,我既然能培育菜苗直接下地,自然也能提前培育稻苗,這樣省了播種發芽等時日就不怕秋時來不及收穫了。」

說到這裡,她忍不住又試探道,「我也只知這事張揚出去,興許要有些麻煩。但若是成了,往大了說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往小了說也能給你撈個一官半職。老話說,靠人不如靠己。孫府尹畢竟是外人,真到有事的時候不見得可靠。就算他一心相護,但世事無常,他這府尹的位置總不能坐一輩子。若是你因為種稻有功封官進爵…」

方傑皺眉打斷了她的話,「你怎有如此打算?我說過這一輩子只願同你相守田園,難道你不相信?」

蒲草心裡暗喜,臉上卻是略帶委屈的小聲辯解道,「我怎會不願意同你相守,但是,你父親那裡,還有你娘親的遺願…」

方傑挪了椅子挨近蒲草,嘆著氣把她攬進懷裡,「你啊,平日就是思慮太重,這些事自有我操持,你只管好好過日子就是。我父親那裡經過先前那事,許是一輩子都沒有瓜葛,自然不必再顧忌。至於我娘在天之靈,比起升官發財,定然更喜我平安康劍」

蒲草輕輕依在方傑懷裡,心裡的大石終於完全放了下去。她前世雖說是個英文老師,但那句「悔叫夫婿覓封侯」的話還是聽過的。作為女子,哪個不希望丈夫能日日陪在身邊。丈夫丈夫,一丈之內才是夫埃那些官家夫人出入奴僕服侍,受人奉承,看著風光之極,其實背地裡孤守寒夜、獨對寒窗的苦楚,又有誰知道?

人活一世,吃喝能夠飽腹、穿戴能夠禦寒就好,再多就是累贅了。

她不想如何稱霸天下,如何大權在握,只想同丈夫孩子守著自家小院兒過著平靜安寧的日子。而今日聽得方傑當真同她一般想法,自然就再無任何擔憂了。

「好,是我想岔了,以後再不會提起這事了。」

方傑想了想,卻是不願他未來的妻把他看成是一個任人欺凌的小商賈,於是伸手指了倆人身後的那座大山,低聲在蒲草耳邊說了幾句話。

蒲草聽后驚得眼睛圓瞪,仔仔細細打量了那大山好半晌,末了笑道,「人家都說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若是藏著掖著,許是人家就會挖空心思尋找,但這般大大方方擺出來,反倒不會惹人多心注意了。」

「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方傑低聲重複了一句,眼裡亮色越發璀璨,最後居然不顧遠處的一眾鄰人,抱著蒲草狠狠親了一記,「你當真是天上下凡的神仙不成?這麼聰明的主意居然信手拈來…」

蒲草眼睛瞟到遠處的春妮在捂嘴偷笑,立時羞得臉色紅透,一把推開方傑嗔怪道,「你突然發得什麼瘋,讓人家看了笑話。不就是燈下黑的道理嗎,街邊小孩子都知道,好不好?」

方傑愛極她這般羞惱的摸樣,朗聲哈哈大笑,哄勸道,「好,好,都是我太笨,娘子最聰明。」

「誰是你娘子,我還沒嫁你呢1蒲草跺腳欲走,不想這時候她面前的魚竿卻是狠狠動了一下。方傑立時跳起來嚷道,「哎呀,有大魚上鉤了。」

蒲草一聽有魚,立時就把旁事扔到了腦後,倆人合力抓了魚竿溜了半晌,最後到底拽上來一條三四斤重的草魚。

倆人歡呼惹來眾人圍觀,都道真是好兆頭。

隨後,劉厚生和董四的里也圈了六七條半尺長的鯰魚,兩人合力抬到岸邊,喜得山子跳進里去抓,蹭了一身黏糊糊的贓物。

蒲草照著這淘氣小子的屁股給了幾巴掌,末了喊了春妮一起回院子張羅午飯。

瘸腿老伯抱著劉家胖小子坐在樹下,笑得嘴裡豁牙都露了出來,見得孩子娘親回來,臉色很是有些不舍之意。

蒲草看在眼裡就把這事兒記在了心上,回去之後託人打聽幾日居然當真給老頭要了個三歲的小閨女,那小閨女無父無母又不得親族待見,得了瘸腿老伯如珠如寶般疼愛就真心把老伯當了親爺爺孝順。長大后瘸腿老伯過世,她又成了蒲草跟前得力的管事丫頭。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再說蒲草等人把親手打撈回來的大魚小魚下鍋煎炒烹炸,忙得不亦樂乎,開飯時又把飯桌放到了院外的大樹蔭涼下,就著江風吃魚喝湯,那個歡快愜意,當真是連天上偶爾路過的白雲都嫉妒的多停留了一刻。

將近日落之時,眾人依依不捨的拾掇了東西,坐車離了這一處世外桃源,踏上了回村的歸途。

方傑原本和蒲草已是說好不再提種稻之事,他不求聞名於朝野,不求升官發財,只願老婆孩子熱炕頭,一家子和樂。

可惜,計劃沒有變化快,有些事情不是他不想就能不發生的。

眾人回去第二日就是中秋節,蒲草打定主意要好好慶賀一下。三剛剛來到這世界,別說月餅和好菜好飯,就是填飽肚皮都是個難題。而今年她已是有房有地有產業的小富婆一枚,自然要好好慶賀一下。

正好,府學里也應節氣放了兩日假,張貴兒和勝子雇了個馬車回家來了。兩個少年走時還有些農家孩子的拘謹,這般在府學熏陶了兩月開了眼界,就如同那經了細雨潤澤的竹子變得出類拔萃,很有些翩翩佳公子的味道。

兩人一著青衫一著寶藍,剛在村口下了馬車就被村人笑著圍在了一處,這個問詢府學先生嚴厲嗎?那個問詢府學吃得什麼飯菜,這般出息人?

後來還是村裡的老輩人聽得消息到了跟前,得意的受了兩個少年公子的禮,末了勉勵幾句才放了他們回家。

一家人久未團聚,這般時節自是再好不過,桃花歡喜的圍著哥哥問長問短,蒲草也是使出看家本領做了一桌兒好菜。晚上又在院子里擺了方桌兒,放了些瓜果邊說閑話邊賞月。

待得一大兩小三個孩子睡下,蒲草自然免不了又繞去方家陪方傑坐了半個時辰,一時倆人相依說些甜言蜜語就不細述了。

村裡人這一年眼見張家成車的往外送車,成箱的往家抱銀子,早就眼紅的恨不得把日子安了四條腿,讓它跑的飛快,趕緊到了秋天收拾了莊稼就開始蓋菜棚。

於是中秋節一過,家家戶戶都磨鐮刀、編筐簍,下地掰棒子割苞谷了。張劉兩家因為勻了二畝地種菜,就只剩下了二畝地苞谷,兩家人一起上陣加上前來幫忙的陳家董家,不過一日就把金黃色的苞谷棒子送進了院子。

春妮兒一時無事又想念爹娘就同蒲草說了一聲,帶著劉厚生和兒子拎了大包小包回娘家幫忙了。

蒲草想著村裡人家馬上就要蓋溫室,於是埋頭把這一年的經驗教訓總結了一下,仔細抄寫在本子上,唯恐漏算了哪樣,害得村裡人家賠錢。

畢竟那二十兩的本錢,在她來說是小菜一碟,在村人來說就是全部家產了。

她選了一個晚上,帶著桃花和山子出去閑走,路過董寡婦門口時「正巧」見得董寡婦在樹下乘涼,於是順理成章的被邀請進屋小坐。

半個時辰后,極力壓抑著喜色的董寡婦帶著小女兒滿桌兒出來送客。有那好奇的村人探問兩句,董寡婦只說蒲草好心借了她家十兩銀子蓋溫室。村人都知董四與劉家交好,自然同蒲草也是熟識,就以為蒲草是看在董四面子上照顧他的寡嫂和侄女,於是酸溜溜說了兩句閑話也就扔在一旁了。

晚上董寡婦攬了小女兒睡在一炕,想著蒲草點到為止的那些話,半是歡喜半是擔憂。最後仔仔細細囑咐女兒以後行事不可太過隨意,畢竟這事變數太大,若是張揚出去,女兒就算最後嫁給張貴也要擔個私相授受的惡名,況且若中間出了岔子,親事不成,那女兒更是沒有活路了。

自此,滿桌兒無事就同董四媳婦兒去張家走動閑坐,蒲草喜愛滿桌兒樸實憨厚,做了好吃的點心吃食常讓她帶回去,就是布料也借著感謝滿桌兒幫忙做針線的由頭送了不少。

桃花本就喜愛滿桌兒姐姐,見得嫂子如此自然更是親近得拉著滿桌兒衣襟,日日笑得合不攏嘴。待得府學又放了秋收假,張貴回得家來看到滿桌兒出入,先是紅了臉,後來又裝得一本正經關在屋子裡讀書不曾出來。

蒲草背地偷笑,只覺若是這兩小情人喜結連理真是再好不過了。比起那些官家小姐或者小家碧玉,蒲草更喜歡這一個村子里看大的閨女,沒有多少心機,又勤快懂事,居家過日子的良配埃

如此,又是過了七八日,村人們陸續都收完了苞谷。里正選了一個晴朗的好天氣,帶著一眾後生趕了牛車進城送糧稅。方杰特意派了東子一同跟去,那守城門的兵卒早同東子成了好兄弟,自然半點兒都沒有為難眾人。甚至一輛牛車不小心陷到路旁泥坑裡,那些冰卒還幫了把手,只把村人們惶恐的差點兒跪地磕頭。

待得進了城到得府衙門前排隊,未等日頭到得頭頂正中,喜鵲就帶著小丫鬟來給眾人送飯。烙得金黃的發麵餅,就著各色小鹹菜,喝著菠菜雞蛋湯,真是香得眾人只嘆有福氣,也羨慕的其餘幾村的鄉民紅了眼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