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九十六章變態辣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幾樣爽口小菜,伺候好了有賞。」 眾人高聲應了,忙得更是「歡喜」。 陳和正巧從前樓回來,見此很是疑惑卻也沒有空閑多問。那兩桌兒定了烤羊的貴客,一桌兒是城裡的富商小聚,一桌兒是府學的幾個文...

方老爺這一刻直想找個地縫兒鑽進去,當然鑽進去之前要拉著讓他丟進臉面的大兒子,在地下掐他個死去活來。可惜,酒樓後院的地面都鋪了光滑的青磚,異常堅硬,他這願望自然也實現不了,於是,眾多小夥計和幫廚們的鄙夷目光,赤裸裸在他身上颳了一層又一層,最後羞惱的他上前一巴掌扇到了大兒臉上,罵道,「你這個丟人現眼的東西,我方家還缺這口吃食不成,還不給我滾回去。」

方大少正洋洋得意自己計謀得逞,突然被老爹一巴掌扇得打了個趔趄,他也惱了,嚷道,「爹,你打我做什麼,不過一隻烤羊,大不了給銀子就是。」

蒲草以前每每聽得方傑說起家裡父兄,總見他一臉複雜之色,說不上是痛恨亦或者羞憤,她雖是好奇卻也不好探問人家的「家醜」,沒想到今日交了一隻烤羊做學費,她終於知道他為何那般了,有這樣的家人著實是讓人無奈又痛恨。

陳和恨得咬牙切齒,一邊偷偷探看自家祖父的廂房,一邊小聲問詢蒲草,「張東家,這事可怎麼處置?」

蒲草皺眉想了想,應道,「老掌柜身體不好,先瞞著不要說。最後這隻烤羊是呈給孫府尹那桌兒貴客的吧,你去同另外兩桌兒客人商量一下,能否出讓烤羊,再讓對面白雲居做一桌兒上好席面以作補償。」

陳和邊聽邊點頭,匆匆跑向酒樓大堂。蒲草冷著臉望向方家父子,以她的心思恨不得一腳踹了這爺倆出去喝風,但是這兩人畢竟頭上頂著個「方」字,又當著眾多小夥計幫廚們的面前,怎麼也要給方傑留些顏面。

她忍了又忍到底沉聲說道,「方老爺,許是京里的人家都金貴,少有養羊的,以至於大少爺見到烤羊就這般…狂熱。我們北地這裡卻是不缺,早知如此,我拼著被客人砸了酒樓牌子也要給大少爺勻出一隻來埃」

「這個,這個,」方老爺臉色漲紅得都要滴出血來了,蒲草話里的嘲諷之意,他如何不會聽不出。但是自家兒子失禮在先,他想要反駁呵斥也著實氣短,於是哽了半晌到底扭頭竄回了屋子,徹底無顏見人了。

蒲草冷哼一聲,高聲吩咐那兩個抬了烤羊的小夥計,「把烤羊抬進屋去,再去后廚拿些特製紅油,好好伺候著方大少爺用飯。」

小夥計們聽得先前那句話還有些憤恨,實在弄不懂蒲草為何對這壞了酒樓生意的惡人這般客氣,但是待得聽了後邊兩句,立刻就人人眼睛放光,哪怕是手裡有活計忙著的也想立刻扔下傢伙事兒搶了這差事。

方大少眼見眾人「熱情」的上前幫忙抬烤羊,撒腿跑去后廚取碗筷等物,原本被老爹扇了嘴巴的怨氣立刻就都散盡了,鼻孔再次高抬衝天,吩咐道,「再給本少爺取壺好酒,幾樣爽口小菜,伺候好了有賞。」

眾人高聲應了,忙得更是「歡喜」。

陳和正巧從前樓回來,見此很是疑惑卻也沒有空閑多問。那兩桌兒定了烤羊的貴客,一桌兒是城裡的富商小聚,一桌兒是府學的幾個文人學子來嘗新鮮,一聽說府尹大人宴客沒了烤羊,兩桌兒客人都是爭相出讓,倒讓陳和長出了一口氣。最後到底還是那些文人移駕去了白雲居,事情順利解決。

蒲草眼見小夥計抬了烤羊進了酒樓,木罕也親自端了碗碟、長刀、紅油去伺候方大少,她就笑嘻嘻扯了兩個孩子去后廚墊墊肚子。

方大少一見木罕帶著刀子進來,還驚得一跳,後來眼見那金黃色的羊肉在木罕手裡雪花一般飛到他的碟子里,忍不住還贊了一聲「好手藝」。

早侯在一旁的小夥計笑嘻嘻上前替他倒了滿滿一碗「紅油」,笑道,「大少爺,這是我們樓里特製的紅油,沾著羊肉吃下肚兒極是開胃。平日若不是熟客開口,我們東家輕易都不往外賣埃」

方大少一聽這話,胸脯挺的更高,夾了一塊羊肉狠狠沾了紅油就送進了嘴裡。他嚼了幾下並未覺得有何不妥,反倒是那羊肉更香了三分,於是點頭含糊贊了兩句,就甩開膀子大吃起來。

一旁伺候的幾個小夥計,互相偷偷使了個眼色,一副極力忍笑卻又不敢泄底的模樣。

方老爺原本還氣大兒丟了他的臉面,但是烤羊抬進屋裡,香氣圍攏之下越發濃郁,方大少又是吃得恨不能連舌頭都吞下的模樣。他這肚子也就鬧起了意見,咕嚕嚕抗議不停。

方老爺正是臉紅想要遮掩,早有小夥計又取乾淨碗筷上前伺候,他半推半就之下也就動了筷子,當然他可記得兒子口水吐到了哪裡,特意避開了那一處…

蒲草帶著玩得一頭大汗的山子和桃花,剛剛坐下吃了兩塊點心,一碗涼茶還沒等喝完就聽得廂房裡有人大喊,「水啊,快給我倒水來,辣死我了1

一眾手下忙碌,耳朵卻早就伸得老長的幫廚和大廚們,立時笑得拍桌子跺腳,直嚷著,「太解氣了1

原來前些日子有個口重的客人再吃了羊肉串之後,同陳和抱怨說辣味不夠,吃得不爽快。

蒲草想起前世那些「變態辣雞翅」之類,就琢磨著用辣椒和本地一種土生帶辣味的草藥熬制了一小鍋紅油,結果紅油涼透之後,負責品嘗的廚子喝了半口卻說沒有辣味,眾人是眼見蒲草扔了一筐紅辣椒進鍋的,於是都不信他的話,紛紛擠上前品嘗。

結果半刻鐘之後,整個酒樓后廚慘叫一片,一大缸涼水都進了眾人肚子。那紅油不知是因為熬制過久,還是加了那味草藥,居然奇般的擁有了延遲辣味的功效。

初初入口只能品出辣椒的特有香氣,待得進了肚子半刻鐘這才爆發它的威力,辣的人腹中燃了火堆一般,恨不得上天入地,只為這辣勁兒趕緊散去埃

好在眾人一時好奇,最多不過小小喝了兩口,忍耐片刻也就舒坦了。

但是貪嘴的方大少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他本就腹中飢餓,那伺候的小夥計又太過殷勤,一大碗的辣油已是進肚兒大半。這會兒正是上躥下跳,恨不得一頭扎到水缸里才好呢。

方老爺下筷子比較晚,又端著架子吃得斯文,因此倒沒吃進去多少,不過他到底也是將近五十歲的人了,這肚中著火的滋味也是受不得,一手捂著肚子按揉,嘴裡也是大喊要水。

可是剛才還殷勤伺候的小夥計,仿似突然人間蒸發了一般,四處也找不到蹤影,倒是木罕拿了那把剔骨刀坐在門口悠然耍著刀花兒。

方大少扶著桌子走了兩步,呵斥木罕,「你這蠢貨,愣著幹什麼,還不給我端水去1

木罕撇撇嘴,懶洋洋沖著外面喊了一句,「后廚還有水沒?」

一個帶著笑意的聲音高聲答道,「沒有了,咱們酒樓生意太好,涼水都賣光了。」

木罕扭過頭沖著方家父子聳聳肩,笑道,「你們忍忍吧,沒水了。」

方大少還要再喝罵,那邊方老爺卻是在「烈火焚燒」中想得通透了,怪不得這些小夥計伺候的如此殷勤,怪不得兒子那般無禮還得了善待。人家哪裡是不計較,是下了套子讓他們自己鑽進來埃

「閉嘴吧,你就是叫破天,他們也不會送水來,一切等你弟弟回來再計較1

方大少揉著肚子,也明白了三分,恨恨罵道,「這些該死的奴才,等官哥兒回來就讓他攆他們出去1

木罕在門口聽得這父子里對話,不但不怕,手下的刀花兒反倒舞得更畸雖是性子直爽,肚子里沒那麼多彎彎繞,但這可不代表他愚笨。方東家待張東家那個好,比他對待心愛的姑娘都要疼愛,不說別的,就這酒樓說到底都是方東家開起來討張東家歡心的。

這父子倆還指望方東家回來替他們撐腰,哼,恐怕到時候方東家一聽張東家受了委屈立時就把他們踹出去了吧。

前邊酒樓里的食客,原本吃喝得正是熱鬧,聽得方家父子這般鬼哭狼嚎都是好奇,問詢小夥計不成就抓了陳和探問。陳和自然不能說實話,就道,「后廚剛熬出一鍋特製紅油,簡直是全天下第一辣,這是品嘗的夥計受不得辣味再要水呢。」

是人就有好奇之心、爭勝之心,聽得這話,在座的食客里有那平日自詡耐辣的就嚷著要嘗一嘗,陳和拒絕不得就讓小夥計取了半碗來。於是,半刻鐘之後,大堂之內也是一片喊辣之聲,待得這些食客散去,喜洋洋酒樓就又多了一個「天下第一辣」的名頭,自然招了更多食客上門品嘗。

不說,喜洋洋里如何熱鬧,只說方傑敢到鄰縣在鋪子里轉了一圈兒,怎麼都覺心下難安,最後到底謝絕了掌柜盛情,取了賬冊快馬趕回翠巒城。

東子手下鞭子抽得緊,到底在城門關閉前趕到了。城門守著的兵卒同他也是熟識,說笑幾句就放了他進城。

待得到了自家酒樓門前,方傑下了馬車,眼見酒樓里燈火通明,喧嘩依舊,他才稍稍放了心。

陳和一見東家回來了,趕忙迎上前來,小聲說道,「少爺,您怎麼回來了?」

方傑點點頭,問道,「家裡無事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