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九十三章狼來了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0字

夏日裡,最讓人歡喜之事莫過於天降小雨之後的潤澤清新。可是這小雨若是落下一時或者半宿都好,但連綿不絕三五日就著實有些惱人了。

相隔翠巒成城幾百里之遙的雪國都城,此時就被霧氣般細密的小雨籠罩著,久久不見太陽的人們,隱隱都有些浮躁之意。就是各家的看門狗都忍不住仰頭嗚咽幾聲,末了無精打採的繼續縮回狗窩小憩。

方家正房裡,馬氏正帶了一個大丫鬟盤賬,偶爾望向二門的眼神里滿滿都是焦急和擔憂。那大丫鬟偷眼見了,暗暗撇撇嘴,伸手把賬冊推到馬氏跟前,小聲說道,「夫人,您看看吧。這個月,怕是又…」

「又花冒了?」馬氏收回心神,眼睛盯著那賬冊瞧了半晌,臉色更是不好,惱怒道,「三十兩家用,居然還不夠,銀錢到底都花到哪裡去了?」

那丫鬟低著頭,細聲細氣應道,「夫人,老爺宴客那日就花了十五兩,老夫人前日說頭疼又買了二兩燕窩,大少爺也支了十兩…」

「別說了!」馬氏煩躁的擺擺手,極力壓下心裡的火氣,囑咐道,「老爺和老夫人那裡我會說說,至於文哥…他要考功名,怎能不結交幾個朋友,他用銀錢是正當。」

「是,夫人。」丫鬟半垂的眼眸里閃過一抹鄙夷,若是大少爺拿著銀錢去結交朋友倒是好了,怕是多數都花用到哪個娼婦身上了。這方家以後可真是沒盼頭兒了,早晚有吃不上飯的時候。

馬氏不知丫鬟肚裡腹誹,皺眉想了想又囑咐道,「還有,那兩間鋪子出兌的事情絕對不可告知老爺。若是誰敢多嘴,小心我賣了她進花樓!」

「是,夫人,奴婢不敢。」

她們主僕正說著話兒,就聽得二門外隱隱傳來喧嘩之聲。馬氏起身未等走到屋門口,那影壁後面已是轉出兩人。方老爺一手掐著兒子的耳朵,一手正噼里啪啦狠狠拍在兒子身上,直心疼的馬氏三兩步就奔了過去,求情道,「哎呀,老爺,文哥兒犯什麼錯了,你這麼責罰他?院子里都是下人,你給他留點臉面,快進屋說,進屋!」

方老爺許是打了一路,心裡怒氣消了許多,扭頭瞧得院子里的丫頭小廝們,冷冷「哼」了一聲就放手當先進了屋子。

方大少的耳朵得了自由,立時就伸手揉個不停,同娘親抱怨著,「娘啊,我爹發瘋了。快請祖母來救我啊!」

馬氏心疼的替他整理衣衫,小聲道,「放心,你祖母一會兒就到了。倒是你,怎麼又惹你爹生氣了?」

方大少心虛的乾笑兩聲,應道,「也沒什麼事兒啊,誰知道我爹怎麼了?」

馬氏見兒子不說也沒多追問,母子倆進屋,馬氏還要招呼丫鬟上茶上點心給兒子墊墊肚子,不想方老爺已是豎著眉毛喝令兒子跪下。

馬氏還要求情,方老爺卻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唬得她立時閉了嘴巴。

方老太扶著丫鬟的手臂趕到時,瞧得屋裡這般情景就問道,「兒啊,文哥兒是犯了什麼錯了,你發這麼大火兒。他年紀還小,你多教訓幾句就是。地上涼,萬一落了腿寒的病根兒怎麼辦?」

方大少見得救星到了,立時撲過去抱了祖母的腿,「奶奶,你可要救救文哥兒啊,我爹要打死我。」

「他敢!」方老太太護了孫子瞪眼道,「我方家就你這一根兒獨苗,你若是有個好歹,我這老婆子也不活了。」

方老爺眼見老娘和妻子這般袒護兒子,心下憋悶的簡直多喘一口氣都能爆炸了。

「慣子如殺子啊!你們就嬌慣他吧,我們方家算是完了,還說什麼書香門第,以後就是個賭棍之家了!」

「你這是說的什麼混話!」方老太扶了孫兒坐在椅子上,皺眉呵斥兒子。老太太骨子裡可是清高著呢,這書香門第的名頭是她最引以為傲之事,聽得兒子這般說,自然很是不喜。

方老爺指了方大少,臉色鐵青呵斥道,「這混賬東西,日日打著訪友的名頭出門,其實就是跑去賭場和花樓廝混。若是這些還罷了,今日居然有人找到我跟前要債,足足二百多兩銀子啊。當著我那班老友的面前,我都想找個地縫兒鑽進去!」

「什麼,又是二百兩!」馬氏一聽這話臉色也變了,上前扯了兒子的袖子,急聲問道,「你不是跟娘說以後不賭了嗎,怎麼又輸了這麼多?你要娘去哪裡籌銀子還債?」

方大少滿不在乎的伸手去倒茶,隨口應道,「家裡不是有鋪子嗎,賣一間就是了。等哪日我走運贏了大錢,一定多給娘買幾間回來!」

「家裡哪裡還有鋪子,上次為了給你還賭債,已經賣完了!」

「那有田莊嗎,也賣了吧。」

他們母子倆這邊商量的熱鬧,那邊方老爺已是氣得臉色比醬油還黑了,他隨手抄起茶盞奔著這母子就砸了過去,「你們這些敗家的畜生!我方家就毀在你們手裡了,看我不打死你們!」

說完,他脫了腳上的鞋子就衝到倆人跟前,沒頭沒臉的打了起來。

馬氏母子身上吃痛,這才想起剛才已是把老底泄得乾乾淨淨。倆人心虛又恐懼,跳起來都躲到了方老太身後。

方老太也正是心疼家裡產業被敗得精光,怎會庇護他們?伸手扯了他們推出去,氣惱道,「兩個敗家的東西,就該吃頓打!」

馬氏聽得這話,又見兒子被打得抱頭鼠竄,一時怒火攻心也就無所顧忌了。她伸手指了方老太和方老爺罵道,「你們居然說我們母子敗家,難道你們就是好人了?明明知道家裡境況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