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九十章生命的佳音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的初啼,也是戰勝死神的佳音埃 春妮極力想要抬起腦袋看看她的兒子,無奈卻是太過疲累,全身一軟就昏了過去。 蒲草驚得高喊蔣嬸子,老太太上前號了脈,抬手拔了銀針皺眉說道,「劉嫂子這是傷了元氣...

蒲草聽得這話,心頭沒來由的就是一緊,她一把掀開車簾向前路看去,果然,劉厚生正騎了一匹老馬狂跑而來。他許是不會騎馬的關係,要死死趴在馬背上才保證不被甩下去,看上去很是驚險。

東子還以為是他是圖新鮮騎馬受了驚,跳下車轅,拚死上前扯了馬韁繩,里正也是幫忙拉扯馬籠頭,問詢道,「出什麼事了?這不是董家的老馬呢,你怎麼騎出來了?」

劉厚生根本不理會他們的問話,一雙泛著血絲的眼睛瞪得溜圓,瞧得蒲草從馬車上跳下來,他立時就跌跌撞撞跑了下去,「噗通」跪下就哭開了,「蒲草妹子,你可回來,快救救春妮啊,她…要生了…」

「要生了?不可能1不只蒲草,連同后跳下馬車的里正娘子都是齊齊驚問出聲,「不是還有一個多月才能生嗎?」

蒲草驚得手腳都在哆嗦,老話說,七活八不活,意思就是懷胎七月的孩子生下來還好養活,但是八月的卻大多難逃一死。這其中具體什麼醫學理論,蒲草不清楚,這會兒也實在沒心多想。她滿腦子裡都是轟轟雷響,眼前漆黑一片,春妮正是八月出頭兒,那豈不是說她大大危險了,這可如何是好?

里正娘子伸手扶了搖搖欲墜的蒲草,高聲在她耳邊喊著,「蒲草,你可不能倒下啊,快想想辦法啊,春妮等著你救命呢。」

蒲草深吸幾口氣,狠狠在自己手臂上咬了一口,強迫自己清醒過來,迅速盤算了一下,立刻抓了東子說道,「你快回城去找方傑要那根兒老山參,還有,再請劉大夫趕緊來,讓他把能帶的藥材都帶上。」

說完,她就撒開腿往村裡瘋跑,里正夫妻扶著哭得同孩子一般的劉厚生也是跌跌撞撞跟了上去。東子跺跺腳,調轉馬頭,用力揮著馬鞭一路揚塵回返城裡。

劉家院子里,此時已是佔了許多村人,都是聽得消息趕來探看問詢能否幫上什麼忙的。男人們不好近前,就蹲在牆根兒下吧嗒著煙袋鍋,一臉擔憂。

老太太們則指揮著小媳婦兒們幫忙燒熱水,掀門帘,各個都是急得眉頭緊皺。有些時候,只有女人才能理解女人的苦楚,生孩子就是同閻王爺打架,一個不好就是一屍兩命。

村裡早年這樣的事也是出過幾次的,哪次都惹得全村人跟著揪心。但願這次,劉家媳婦兒能化險為夷吧?

蒲草瘋跑進院子,大氣都沒等喘上一口就抓了一個守在門口的小媳婦兒,張嘴還沒等問話,屋裡的春妮兒的喊聲就傳了出來,「蒲草啊,蒲草1

那聲音嘶啞的已是有些凄厲,仿似用盡全身力氣在吶喊一般,直聽得蒲草眼淚刷刷就掉了下來。那小媳婦兒抹了一把眼淚,挑了門帘推她,「快進去看看吧,劉嫂子一直在喊你1

蒲草拖著軟綿綿的雙腿,扶著牆壁走了進去。只見陳大娘和劉老太正一邊一個坐在炕沿上,春妮被圍在中間,臉色煞白,汗珠子浸得頭髮都濕透了。一個滿臉皺褶的陌生老太太俯身趴在她的雙腿間,不時伸手按揉她的肚子,每按一下,春妮兒就要慘叫一聲,身下的血水也是流得更多。

蒲草大怒,搶上前去一把推開老太太喝罵道,「你是什麼人?你這是接生,還是要她的命?」

那老太太也是急得滿頭大汗,突然被推開也是惱了,高聲回罵道,「不這麼按肚子,孩子怎麼生出來?」

劉老太趕緊扶了那陌生老太太安撫道,「王老姐姐,你可別生氣,我家媳婦和孫子還指望你救命呢。蒲草沒生過孩子,不懂這些埃」

蒲草卻是顧不得聽她們說啥,上前抓了春妮的手喊道,「春妮兒,我回來了,你別怕啊,咱們馬山就生出來了。我讓人進城請大夫了,咱們馬上就好了。」

春妮死死抓了蒲草的手,眼淚里啪啦成串兒的往下掉,「蒲草兒,我疼啊,我疼…」

「不疼,不疼!堅持一下,生出來就不疼了。」蒲草這會兒恨不能替春妮兒生孩子才好,平日那般潑辣的女子居然哭得淚人一般,可見受了多大的罪。

那邊廂,姓王的接生婆已是被劉老太勸了回來,冷著臉攆蒲草說道,「屋子裡不能呆太多人,你趕緊出去,否則這孩子生不下來,就是你帶了血煞進來1

劉老太本就迷信,聽得王穩婆這麼說,又想起蒲草的身份,心裡就犯了嘀咕,正琢磨著怎麼開口把蒲草勸出去。不想蒲草已是解下腰上的荷包重重拍到了炕上,「這裡有十幾兩銀子,你現在就給我用盡所有本事接生!若是她們母子平安,這銀子是你的,若是你敢怠慢不盡心,你下半輩子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1

王穩婆本來還想發火,但是眼角掃到那裝得鼓囊囊的錦緞荷包,又瞧瞧蒲草血紅的雙眼,立時就把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她搓著雙手想了又想,就道,「我儘力就是,但這小嫂子已是出了不少血了,胎位又不正。若是不能止血,我也沒有把握。」

這時,不知什麼時候擠了進來的蔣嬸子卻是走到跟前說道,「我替她扎幾針止血1

「太好了,蔣嬸兒,求你一定救救春妮兒。」蒲草雖然不知蔣叔蔣嬸的底細,但是他們能跟在方傑身邊,被他看重,必定有些過人之處。況且現在情況如此危急,就是賭一把也要試試了。

蔣嬸子也不多話,抽出袖子里的小盒子,拿起銀針就在春妮兒的肚臍之下扎了三針,果然沒多大一會兒春妮下身的血就流得慢了許多。

王穩婆見此也多了份信心,重新指揮春妮吸氣用力。蒲草抓了春妮的手,不時同她說話,為她擦汗加油。

可惜,劉家這即將出世的新成員仿似同娘親前世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就是賴在肚子里不出來。

轉眼又是打半個時辰過去,連同陳大娘在內,幾個老太太都是累得精疲力竭,春妮兒更是昏昏欲厥。人人心裡都是陣陣發涼,這情況實在是不妙埃

蔣嬸皺著眉頭上前又在春妮人中扎了一針,她疼得一哆嗦就悠悠醒了過來,扭頭見得蒲草眼淚泉水一般往外涌,她臉色更是灰敗了三分,「蒲草…你…你說,我是不是要死了?」

「閉嘴,說什麼傻話,誰死你也不會死1蒲草眼淚掉的更急,恨不能立時抓了天上的神仙下來搭救春妮性命。

春妮慘笑一聲,極力往蒲草跟前貼了貼,小聲說道,「蒲草,若是我有個好歹,你就劃開我的肚子把孩子拿出來,我記得你說過…」

「我沒說過,沒說過!春妮兒,我不是婦科醫生,我沒本事劃開你肚子救孩子,你要堅持住,你要把孩子生下來1

蒲草簡直悔得腸子都要青了,以前為什麼要同春妮說起破腹產,若是她沒了這指望,是不是就能拼力再搏一搏。

「妮子,你聽我說,你存在我那裡的銀錢已經有二百多兩了。這足夠你蓋幾座新院子,給七八個兒女置辦嫁妝聘禮了。你若是這次撐不下來,劉厚生必定要再娶,到時候這些銀子都是新媳婦兒的。

她要住著你的新院子,代替你當地主婆,要睡你的男人,甚至打你的孩子。你就不心疼嗎,你趕緊給我振作起來!咬咬牙,挺過去1

蒲草用力拍打這春妮的臉頰,極力想要她清醒過來。春妮兒許是真把蒲草的話聽了進去,臉色居然奇般的湧上一層血色,死死咬了被子用力把肚子里的孩子往外推。

幾個老太太見此,趕忙上前幫忙揉肚子,扒宮口。這次,老天爺終於沒有辜負眾人的祈盼,孩子的一隻腳丫子慢慢露了出來。

王穩婆大喜過望,越加賣了力氣,喊得都快比春妮兒響亮了,「好了,好了,孩子要出來了!哎呀,好像是個胖小子,快使勁兒,使勁啊1

春妮兒咬緊牙關,最後又使了一把子力氣,劉家的胖小子終於把兩條腿都伸了出來。王婆子一把抓住就把他徹底扯了出來,倒拎著「啪啪」兩下打在屁股上,那孩子就哇哇哭開了。

眾人這一刻都是聽得有些怔愣,這世間再也沒有比這哭聲更美的聲音了,這是生命的初啼,也是戰勝死神的佳音埃

春妮極力想要抬起腦袋看看她的兒子,無奈卻是太過疲累,全身一軟就昏了過去。

蒲草驚得高喊蔣嬸子,老太太上前號了脈,抬手拔了銀針皺眉說道,「劉嫂子這是傷了元氣了,要開補藥才成。我只學過一些皮毛醫術,還是要請大夫好好診治。」

她的話音剛落,就聽得方傑在外面喊道,「蒲草,我帶劉大夫來了,可需要他進去?」

蒲草立時就是如同見了救星一般,高聲回應道,「太好了,快請劉大夫進來1

劉老太和王穩婆忙著給孩子清理口鼻,洗去身上血跡,還是陳大娘眼疾手快的扯了個薄被蓋在了春妮兒下身兒。

劉大夫也不是個迂腐之人,進屋見得一炕血色,臉上沒有半點兒厭惡之色,認真替春妮兒把脈斷玻末了高聲先喊了外面幫忙的小媳婦兒燒了一碗參湯,喂得春妮喝下續接元氣,然後才出門去在藥箱里抓了各色藥材,親手熬了葯湯要人端進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