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八十九章舉村歡慶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 那老婆子不知是得了主子暗示,還是有心拍主子馬屁,以眾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的聲音「偷偷嘀咕」罵道,「兩個白眼狼,剛考了童生就不認先生和師娘了,楚家學堂真是白白浪費糧食了。」 里正娘子氣得紅了...

當然,考官也不是傻子,為了不被人閑話詬病,一起錄取的還有其餘八個別家學堂的讀書郎,剩下的百十人就要等三日後公布了。

早有那心思靈巧的小管事等候在考堂之外,一聽得這消息就立刻跑到茶樓報喜,自然得了許多賞錢。

里正娘子聽得兒子考過了,抓著蒲草的手,激動的嘴唇直哆嗦,眼淚也是淌個不停。

農家人吃飽飯就已是不易,這般節衣縮食供養兒子讀書,其中艱苦怎是幾句話就能說得清的。如今兒子終於考取了童生,正式邁入了讀書人的門檻,她怎麼能不歡喜?退一萬步說,就是兒子將來不再繼續科考,進城找個不出力又賺錢的活計,也是容易多了。

蒲草勸慰了幾句,側耳聽得樓下一聲聲恭喜,隱約還有那楚先生得意的大笑聲,就琢磨著還是改日再去楚家學堂拜訪吧。今日這般模樣,倒不好直接落了楚先生的顏面。

很快,讀書郎們陸續從府學的大門裡走了出來,當堂錄取的自然興奮又歡喜,那些自認失誤的則有些垂頭喪氣。

里正和蒲草等人趕忙下樓迎了上去,接了激動得臉色漲紅的張貴兒和勝子,難免又是一番熱鬧。楚先生捋著半長的鬍子,端著架子勉勵兩個孩子幾句,又告誡他們不可驕傲,但是他自己的眼角眉梢兒卻滿滿都是得意之色。

蒲草借口兩個孩子三月未回家探望,老人很是想念,想要請假三日。楚先生想著沒有理由拒絕,也就熄了帶他們回學堂炫耀的心思,點頭應下了。

東子趕緊又在街邊雇了一輛馬車,連同方家的那輛一同趕向南溝村。前面鋁礁鯛驃嫘⊥生和方傑,後面馬車上則坐了女人和孩子,一路都是歡聲笑語不斷。

張貴兒和勝子聽說轉入府學一事已經辦好,更是歡喜,拉著方傑謝個不停。

這般,很快陸了南溝村口,村口的幾株大柳樹下已是站滿了村人。里正雖是坐在大石上笑著同大伙兒說著話,但那眼角卻始終沒離了山路。

待得馬車一停下,村人立時就圍到近前,七嘴八舌發問道,「怎麼樣,中沒中?」

「對啊,貴哥兒和勝子誰中了?」

「哎呀,可急死人了。」

方傑打開車門當先跳了下去,掃了眾人一眼,乾脆笑言道,「中了,兩個都中了1

「真的?」李四爺激動的雙手都哆嗦了,一迭聲的拉著方傑問道,「方公子,這事兒可不能玩笑,當真中了?」

方傑回身指了指車廂笑道,「當真中了,兩個童生都隨我們回來了。」

眾人聽了這話,蜂擁到車門旁,七手八腳扯下了一臉羞澀扭捏的勝子和張貴兒,這個歡喜嚷著,「咱們村裡也有童生了。」

那個高聲叫著,「勝子和貴哥兒將來考了狀元可不要忘了村裡鄉親埃」

里正聽得兒子有出息,也是歡喜的瘋了,一迭聲的喊著,「他們是村裡的孩子,就是當了王侯將相,也不會忘了咱們南溝村的鄉親。今日是個好日子,大伙兒都去我家喝喜酒1

「好,好!這喜酒一定要喝1

「對,我們也沾沾靈氣兒。以後家裡日子好了就送我家狗娃去學堂1

眾人高聲說笑著,簇擁著勝子和張貴往村裡走去。蒲草和里正娘子路上已經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早就商量得妥妥噹噹。

里正娘子趕著回家去借桌椅、準備青菜,蒲草則搬了家裡的兩壇苞谷酒和一大條五花肉送去支援。眾多小媳婦兒們都是爭搶著幫忙整治,很快酒席就擺了上去。

村裡幾位老爺子們一碗苞谷酒下肚兒,想起南溝村多少年來,終於出了兩個真正的讀書人,各個都覺揚眉吐氣,嚷著明日一定要開祠堂拜謝祖宗保佑,村人們自然齊聲贊同。

張貴兒和勝子面前也放了一碗苞谷酒,兩人齊齊起身,一番文縐縐的感謝之言說過,就學著眾人模樣豪爽的一口喝乾了碗中酒,直惹得眾人拍手叫好。

可惜,兩個初嘗酒味的菜鳥哪裡知道苞谷酒的威力,坐下還沒一會兒就覺頭暈目眩,差點兒沒栽到桌子下邊去。

眾人哈哈大笑扶了他們送去屋裡睡下,末了聽得里正娘子說起這兩日之事,又紛紛舉碗感謝方傑幫忙上下打點張羅。

方傑自然不會居功,一句地靈人傑哄得滿村上下都是笑得更驕傲歡喜。

一頓酒宴從中午一直吃到日頭西斜,眾人才意猶未盡的紛紛散去。劉厚生幫忙背了張貴兒回家,桃花忙前忙后,浸濕了棉布巾替哥哥擦臉擦手,末了又抱著哥哥的手掉起了眼淚。

蒲草猜得她是想起了過世的張婆子和張富,趕忙上前拍著她好聲勸慰。

一夜無話,第二日族老們果然開了祠堂,南溝村六姓先人的牌位都在其中,族老們親手燒了黃紙,張貴兒和勝子跪地磕頭,末了全村男子們都上前行禮,祈求祖先保佑兩個孩子以後考秀才舉人狀元,一路順風順水。

這樣一番折騰下來,兩日很快就就又過去了。第三日,方傑親自陪著蒲草和里正夫妻一起送勝子和張貴兒回楚家學堂,順便拾掇行李,同楚先生辭行。

楚家學堂這次一共錄取了六個童生,楚先生極是歡喜,正準備大展拳腳,嚴厲教導這幾個未來的得意門生,不想突然聽得張家陳家要把孩子送去府學,楚先生臉色自然就沉了下來。

但是楚家學堂本就是啟蒙之地,學生要去府學接受更好的教導,他也沒有理由阻攔,最後硬邦邦說了幾句勉勵之言就拂袖而去了。

倒是楚夫人聽說這事兒很是氣恨,畢竟每月要少二兩銀子的進項了,她帶著身旁伺候的老婆子趕到讀書郎們住的後院,皮笑肉不笑的說要送送兩個孩子,言語間提及平日對他們很是疼愛,不想兩個孩子這麼快就要轉走了。

那老婆子不知是得了主子暗示,還是有心拍主子馬屁,以眾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的聲音「偷偷嘀咕」罵道,「兩個白眼狼,剛考了童生就不認先生和師娘了,楚家學堂真是白白浪費糧食了。」

里正娘子氣得紅了臉,想要回罵兩句又想著這畢竟是兒子的啟蒙之地,不好太過得罪,於是就生生忍了下來。

蒲草卻是不肯讓兩個孩子擔惡名,她上前接過張貴兒手裡的包裹,笑道,「還是嫂子拿行李吧,你看你那細胳膊細腿的,多走兩步路就要喘粗氣。

家裡每月交一兩的伙食銀子,你們師娘又這般疼愛你們,必定日日大魚大肉吃著,怎麼反倒比原來瘦了這麼多。若是不知情的人見到你們這般模樣,還以為你們師娘扣了伙食銀子買首飾了呢。」

楚夫人聽得這話,臉皮立時就是一緊,她有些心虛的把手腕上的金鐲子掩了掩,這才笑道,「這兩個孩子平日極是刻苦,讀起書來總是忘記吃飯。以後去了府學可不要多惜乎身體才是,平日得閑就來學堂走走。將來若是高中,我和你們先生必定設宴替你們慶賀。」

「楚夫人客套了,我代兩個孩子先行謝過了。」蒲草淡淡寒暄兩句就告辭離去了。

楚夫人送到院子門口,眼見那馬車走遠,恨得差點兒撕碎手裡的帕子。那婆子也沒個眼色,湊上前又說了幾句壞話。楚夫人掃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一眾讀書郎們,開口狠狠呵斥了那婆子幾句,末了又吩咐灶間的廚子中午加菜,倒讓一眾讀書郎們得了些實惠。

府學那裡,方傑早已打點妥當,張貴和勝子一進去就分了兩間寬敞的廂房落腳兒,屋子裡面床鋪桌椅各種用物俱全,甚至還有小管事殷勤帶著眾人在府學里走了一圈兒。

里正夫妻眼見府學大院里各處假山流水花園涼亭,布置的極其雅緻,不時有生員抱著書本互相說笑著經過,言談間皆是詩文策論。

這夫妻倆原本還存在心裡的那點兒擔憂就徹底消失了。一迭聲的感謝方傑和蒲草,末了對兒子的前程更是信心滿滿。

這樣連空氣里都溢滿了書香的地方,就是耗子住久了,怕是都能開口背誦詩文,更何況他們兒子還是如此聰明刻苦?

待得中午,勝子和張貴兒主動請纓去灶院兒取了飯菜回來,里正娘子和蒲草一看就更放心了,一葷一素,不說味道如何,起碼看上去很是乾淨。

眾人都是安了心就留下兩個孩子,起身離了府學。方傑因為有些生意之事要處理,就與蒲草低聲說了幾句話,然後囑咐東子趕車送眾人回去。

一路上里正娘子拉著蒲草的手,滿心謝意卻不知如何開口言說,最後實實在在說道,「蒲草啊,勝子的事兒讓你費心了,嬸子牢牢記下了,以後咱們相處的日子還久,嬸子一定會報答。另外,你替勝子墊付的束脩,嬸子到時候也一定連本兒帶利還你。」

蒲草笑嘻嘻挽了里正娘子的胳膊,應道,「嬸子,我是個財迷嗎,早就把賬記下了。冬日裡嬸子家種菜賺了銀錢,嬸子若是不給,我就堵了嬸子的門兒討要。」

里正娘子自然知道她是玩笑,哈哈笑著湊趣道,「那我回去可要讓你大叔開個後門,萬一到時候想要賴賬,也有個躲避之處。」

兩人正說笑著,坐在外面車轅上的里正突然說道,「那不是劉家老大嗎,他怎麼跑得這麼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