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八十七章陪考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鎮。楚家學堂的門前大樹下已是栓了兩輛牛車,顯見也是學童的家人前來探望。 許是楚夫人早有安排,眾人一下車就有老婆子迎上前,這次可沒收什麼潤手兒銅錢就直接引了她們到後院。 那裡早有幾家子聚...

那兩個婦人正吃得歡快,突然被打得都是有些發懵,扔下筷子抱頭就往外跑。李老太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神勇無比,追上去又拍了四五下,直攆了她們跑出院子好遠才罷手。

李大嫂李二嫂聽得動靜都從灶間里跑出來問詢,「這是出了什麼事,娘怎麼發火了?」

蒲草一臉苦笑,應道,「那兩個嬸子說了些難聽話,娘被氣到了。」

李老太這時也氣喘噓噓返了回來,高聲罵道,「以後那兩個白眼狼若是再敢說三道四,老大老二媳婦兒就去撕了她們的嘴。我閨女也是她們能罵的,兩個不修口德的老貨。」

眾人趕忙上前七嘴八舌勸慰,到底哄著老太太坐了下來,重新說笑吃喝起來。春妮兒瞧得蒲草臉色古怪,還以為她被娘親的暴脾氣嚇住了,就拉了她小聲說道,「咱娘多少年都沒同人家吵架了,在村裡人緣好著呢,今日估計是被那兩個碎嘴的氣到了。」

蒲草「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低聲應道,「原本前幾日你揮菜刀砍人,我還奇怪你哪來那麼大的膽子,今日一見才知,原來是從娘那裡承繼的。看樣子以後我也要找哪個不順眼的拍他一頓才好,否則可算不得咱娘親閨女了。」

春妮兒被逗得哈哈大笑,嗔怪道,「別說得自己多好欺負似的,你掄掃帚拍人的時候還少埃」

兩人如此靠在一處,嘰嘰咕咕說著話,不時笑鬧出聲,直惹得眾人都湊趣誇讚說,這倆丫頭真是比一胎生出來姐妹還親近。

很快,眾人吃喝已畢,酒席就撤了下去,女子們幫忙洗涮碗筷,末了紛紛端些剩菜就告辭回家了。

蒲草拉著李大嫂二嫂說起她在城裡的醬菜鋪子,邀請他們住到後院去發豆芽,。如今雖是夏日,豆芽不如冬日賣的那般好,但一日總也要發個兩三筐。

李老大和李老二夫妻這幾月輪流在白雲居後院寄住,有方傑關照自然不會受什麼委屈。但如今自家妹子開了鋪子,住進去更方便不說,又能順帶替妹子照應鋪子,他們於是就一口應了下來。眾人說定了明日進城之後就搬家,蒲草、春妮和陳大娘也就坐車告辭了。

李家老少眾人直送出村子,直到看不見馬車的影子,這才歡歡喜喜回去了。

剛才的酒席上,東子被李大李二勸著喝了兩碗包穀酒,這會兒借著酒勁兒一邊甩著鞭子一邊唱起小曲兒,直聽得車裡老少幾個都是笑個不停。

車外,火球一般的夕陽半掛在西山頭,灑下橘紅色的光芒,仿似替山林和大地罩了一件華麗的錦緞衣裙。偶爾天空有鳥雀嘰嘰喳喳飛過,草叢裡的野兔子嗖嗖跑動,各個都是奔向他們溫暖的小窩,靜待夜幕的降臨…

棗紅馬許是也想念它的那方馬廄,馬蹄噠噠扣在山路上,跑的飛快。於是,不過兩刻鐘,南溝村已是隱隱在望了。東子眼尖,瞧得村頭兒人影晃動,立時歡喜回頭喊道,「張東家,我們公子來接您了。」

蒲草趕忙抻頭向窗外張望,果然不遠處的大柳樹下站了一大兩小三個身影兒。她心裡甜蜜之極,嘴上卻還是含糊道,「許是兩個孩子等不得了。」

「對,大的小的都同樣等不得了。」陳大娘和春妮兒趁機打趣,惹得蒲草臉色瞬間紅透,待得陸跟前她立時打開車門就跳了下去。

陳大娘和春妮笑著喊了山子和桃花上車一起回去,只留了兩人在村口。

方傑同蒲草並肩漫步在石板路上,蒲草說起今日李老太發飆之事,方傑聽得也是好笑,蒲草作勢揮了揮小拳頭道,「以後你若是敢欺負我,就讓我娘揮掃帚拍你。」

方傑趕忙裝了畏懼模樣,應道,「我哪敢啊,就連劉嫂子都是揮菜刀的好手。我若欺了你,她第一個就把我剁成肉餡兒了。」

蒲草哈哈笑得歡快,想起了前世那句經典台之言,「武功再高,也怕菜刀1

兩人這般邊說邊往家裡走,路上偶爾碰到村人就笑著打個招呼。村人先前就常見他們同去菜田,如今兩人已是在全村長輩鄉親面前過了明路,自然更是無人說長道短了,甚至有那老頭兒還捋著鬍子贊一句,「真是一對兒天配的好姻緣埃」

蒲草和方傑聽在耳里,扭頭對視一眼,齊齊笑了起來。幸福啊,從來都不是天上掉下來了,若不是他們一點點鋪墊,一點點謀划,怎會有如今這般的好日子?

斗轉星移,月落日升,歲月就在柴米油鹽里慢慢流過了過去。田裡的莊稼貪婪的吸收著陽光雨露,眼見就從兩寸高的秧苗竄到了半腰兒。家家戶戶老少齊上陣,戴著大草帽,彎下或者蒼老或者稚嫩的背脊,在地壟溝里尋找著那些生命力頑強的野草,待得連根拔起就扔進身後的筐婁里。

若是哪個後生或者孩童偷懶只拔了半截,必定會被老爹拍上一巴掌。因為一場小雨過後,那半截野草必定又會瘋長,搶奪肥力,苞谷自然就長不高了。

張家原本只有二畝旱地,但因為種菜需要近水的關係,就同一戶村人置換了一畝河田回來,正好同劉厚生那一畝旱地連成一片,照管起來也是方便。

如今,日子進了七月,各家青菜都能採摘了,張劉兩家的菜田也終於完成了任務,光榮「退休」了。劉厚生同蒲草商量過後,就找了人手幫忙拔去大半的黃瓜秧豆角架,轉而種了白菜蘿蔔。待得秋時收穫了,正好醬菜鋪子里就不用花銀錢採買了。

沒有農活可做,蒲草清閑之餘就重新開始她的采蘑菇大業,每次雨後都同村裡的小媳婦兒一起進山,人家都是挑揀大的採摘,她偏偏只要那手指甲大小的,而且還要連土一起挖起來放進筐子里。回家之後,立時就送進遮蓋得嚴嚴實實的菜棚子。

春妮幾個好奇問詢,她總是笑眯眯說在做實驗,眾人看不懂也就不再多問,反而漸漸棄了大蘑菇,都是幫她多裝小蘑菇回來。

這一日,蒲草正在又濕又熱的菜棚里搗鼓著,桃花突然跑來說里正娘子到了,蒲草趕忙洗了手迎到前面。

原來,再有五六日就是勝子和張貴兒進城考取童生的日子了。里正娘子惦記兒子,就來邀蒲草一起再去楚家學堂探望。

蒲草盤算著應該順路去醬菜鋪子走走,於是就道,「嬸子,這幾日咱們準備些吃用之物,開考前一日再去看貴哥兒和勝子。晚上咱們就在我那醬菜鋪子落腳兒,第二日正好還能送兩個孩子進考場,給他們壯壯膽色。」

里正娘子大喜,一迭聲的贊道,「還是你想的周到,咱們就這麼辦。我打算給勝子做件兒新衣衫,你呢,要送些什麼過去?」

「我也給貴哥做件新衣,紙筆也要多送些。」

兩人商量了好半晌,各自定了主意就回去準備了。

南溝村裡因為日子過得清貧,多少年都未曾出過讀書人了,如今一同有兩個孩子考童生,這可是大事一件。眾人心裡都是惦記,特別是幾個老爺子,甚至擺了香案求祖宗們保佑兩個孩子考試順利。

待得蒲草和里正娘子趕去三岔河鎮的那日一早,幾乎是全村老少都出來送行,直看得蒲草哭笑不得,暗道這不過是考個童生,若是狀元,村裡人還不知要怎麼折騰呢。

山子和桃花許是也被村裡人這般架勢嚇到了,老老實實坐在馬車角落裡,直到出了村子好遠,這才活泛起來。山子一會兒趴在車窗前看風景,一會兒膩著姐姐要講故事,歡脫的跟個小猴子一般。桃花卻是安靜的依靠在蒲草身邊,不時抬眼偷偷瞧瞧嫂子臉色,一副心虛的小摸樣。

蒲草心裡有數,也是不好當著里正娘子的面兒逼問這小丫頭,於是只裝作看不到。

馬車一路走山路轉官道,很快就到了三岔河鎮。楚家學堂的門前大樹下已是栓了兩輛牛車,顯見也是學童的家人前來探望。

許是楚夫人早有安排,眾人一下車就有老婆子迎上前,這次可沒收什麼潤手兒銅錢就直接引了她們到後院。

那裡早有幾家子聚在一起閑話兒,張貴兒和勝子站在樹蔭下,臉上略略有些羨慕之色。蒲草和里正娘子不等出聲召喚,桃花已是歡快喊著二哥就飛奔了過去。

張貴兒和勝子簡直是大喜過望,小跑著就迎了過來。勝子開口就問,「娘,你怎麼來了,我沒請人送信回去啊?」

張貴也道,「嫂子,家裡可好,我還想著考完再同勝子回去呢。」

兩家人坐在樹蔭下熱熱鬧鬧說了起話兒,待得聽說蒲草和里正娘子要在城裡住一晚,明日陪他們去府學考試,勝子和張貴兒更是歡喜不已。

很快,日頭就移到了正中,楚夫人親自帶了丫鬟婆子送了兩桌兒飯菜過來,說話行事很是客氣。就連那楚先生也露面兒誇讚了幾個明日即將赴考的孩子,直道他們必定會考中。

蒲草聽得方傑說過科考中的門道兒,清楚這童生最易取得,只要學童品貌無缺、詩文不差,就一定會被錄齲除非是學堂里的先生與考官不睦,但私塾多是依靠名望招收學童,又怎麼會如此自毀前程呢,早早就把考官打點好了。

所以,聽得楚先生這般打保票,蒲草只是行禮致謝,里正娘子與其餘幾位家長卻是激動得差點兒給楚先生跪地行大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