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八十二章皆大歡喜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方方一笑,「明日我做一套衣衫鞋襪回送公子。」 眾人都是點頭,跟著歡喜笑道,「成了,這親事就定下了。」 老少婦人們都好奇那盒子里的首飾,攛掇著蒲草打開看看。蒲草倒是沒什麼顧忌,揭開盒蓋兒...

里正揮手示意眾人噤聲,轉而看向方傑問道,「不知,方公子意下如何?」

方傑仿似被這個提議驚住了,臉色七分訝異混合了三分歡喜,沉默了好半晌才猶疑著應道,「張東家是個難得的好女子,心善又聰慧。我只是一介滿身銅臭的商賈,若是同她結姻緣,怕是要委屈了她。」

「哎呀,方公子這是答應了1眾人頓時歡呼起來,紛紛湧上前把方傑推到蒲草身旁。蒲草羞得臉上都要滴出血來,躲在陳大娘身後不肯抬頭,陳大娘哈哈笑著拍著她的肩膀,仿似自己要嫁閨女一般歡喜。

眾人笑鬧得更是厲害,里正趁機趕忙高喊道,「成了,這可是咱們村的一大喜事埃挑個好日子,咱們就把這親事張羅起來。」

「等等,不行1蒲草一聽這話立時出聲攔阻,「蒲草多謝眾位長輩和鄉親的好意,但是家中小叔尚在讀書,小姑年紀也小,蒲草不能為了成親就扔下他們不管。」

她這幾句話就像一瓢涼水,兜頭澆得眾人立時清醒過來。人人都是苦了臉,有心想要勸她扔下張家不管,又覺有些沒良心。若是不勸幾句,這大好的結局又要七零八落了。

眾人正是愁的腦筋打結兒,卻見方傑上前一步,高聲說道,「張東家身為女子卻如此大仁大義,實在讓人敬佩。我方傑若是不肯成全,那就是枉為男子了。不如這樣吧,我們先在長輩和鄉親的面前互換信物,暫定親事,以方便日後走動行事。待得將來張家小叔成才,桃花長大定親,張東家再無牽挂之日,就是成親之時。我定然三媒六聘,八抬大轎迎娶張東家進門…為妻1

村裡人原本就覺蒲草這棄婦之身同方傑結緣算是高攀,所以,方才含糊著一直只說結緣,未曾提起蒲草嫁進方家是為妻還是為妾。

這會兒,正是人人以為這親事要不成了,不想卻聽得方傑不但甘心等待蒲草了結張家事,而且明言要娶她為妻,這簡直驚得大伙兒都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玻

院子子足足安靜了好半晌,繼而猛然爆出一陣叫好聲,「好!方公子夠仗義,真是好男兒1

「就是,就是。蒲草心善,方公子也這般仁義,他們倆人真是天生的姻緣埃」

不管里正族老還是各家男女老少都為這樣完滿的結局,歡喜得發了瘋,張著手臂抓著旁邊的人,除了喊好再也不知還能說什麼。

方傑拱手謝過眾人,直接進屋取了那兩套從京都帶回的赤金頭面兒,當著眾人的面前遞到了蒲草手裡,「這是我在京都買回的兩套赤金頭面兒,正好今日就做個定親信物吧。」

蒲草伸手接過,大大方方一笑,「明日我做一套衣衫鞋襪回送公子。」

眾人都是點頭,跟著歡喜笑道,「成了,這親事就定下了。」

老少婦人們都好奇那盒子里的首飾,攛掇著蒲草打開看看。蒲草倒是沒什麼顧忌,揭開盒蓋兒掃了一眼就遞給身旁的春妮兒和陳二嫂。結果,那盒子的龍鳳鐲子、耳墜兒、嵌著蜜臘石的簪子,各個都是做工極精美。陽光照在上面,金燦燦、明晃晃,看得人眼暈。

「哎呀,這就是赤金的頭面兒啊,做工真是好。」

「就是,就是,蒲草太有福氣了。」

「怎麼,嫂子也動心想再嫁一次?」

「你這死丫頭,怎麼啥都敢說?趕緊讓我掐幾下出氣1

女人們一邊傳看著那兩套頭面兒,一邊嘰嘰喳喳打趣說笑起來,各個心裡都是七分羨慕三分嫉妒,暗自琢磨著,老話兒說人這一輩子吃苦和享福都是有定數的,蒲草先前十幾年吃盡了辛苦,沒想到如今享了這樣的潑天富貴。

里正和幾位老爺子們自覺替村裡留下了兩個聚寶盆,許是子孫後代都要跟著受益,各個都覺驕傲又得意。於是,他們高聲又囑咐村人幾句,就打算功成身退,聚去李四爺家裡喝酒慶賀一下。

可惜沒等他們抬腿走出院門口,劉厚生卻是帶著李家男女老少終於趕到了。李老太跑得髮鬢都散了,乍見倒在地上的牡丹主僕就嗷嗷叫罵著沖了上去,「蒲草啊,蒲草!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了?你哪裡傷著了,大娘給你報仇1

李大嫂二嫂也是鐵青著臉揮舞手裡的扁擔鋤頭,一副誰敢再上前就同誰拚命的架勢。南溝村眾人都是瞪了眼睛,末了捂著肚子哈哈大笑,「這老李家真是一個脾氣,閨女才耍完菜刀,這老娘和嫂子又跑來揮扁擔1

「就是啊,這一家子祖輩是走江湖的吧。」

春妮兒聽得臉色紅透,趕忙把手裡的首飾盒子塞給陳二嫂,托著大肚子趕到老娘和嫂子跟前,哭笑不得的說道,「娘啊,嫂子!這不是蒲草,蒲草沒事兒。」

蒲草這會兒也顧不得腳傷了,跌跌撞撞跑上前抱了李老太的胳膊,「大娘,我在這兒埃你別擔心,我沒事兒。」

李老太仿似有些不能相信,仔細瞧得蒲草和春妮兒都是平安無恙,這才低頭指指她懷裡狼狽不堪的牡丹,問道,「那這是誰啊?我還以為你們挨打了呢。」

春妮狠狠翻了個白眼,恨道,「這是個城裡來的娼婦,就是她攀誣蒲草才惹出這些麻煩。」

李老太一聽這話,立時扔下牡丹就站了起來,「那確實該打,老大老二媳婦兒替我踢她幾腳。」

李大嫂二嫂高聲應了,里啪啦又替牡丹主僕添了些新「教訓」。李老爺子方才跑得太急,累得直咳嗽。這會兒見得蒲草和閨女平安無事,終於緩過一口氣了,他擺著手勸和道,「罷了,蒲草沒事就好,不要鬧出人命了。」

李大李二也是上前拉了自家媳婦兒,李老頭兒轉而同里正和幾位老爺子見了禮寒暄幾句,南溝村眾人也就一邊說笑著一邊各自散去了。

李老太還要拉著蒲草問詢幾句,春妮兒卻是難得聰明一次,拉著爹娘兄嫂先回了自家。

陳二嫂抱了兩盒首飾,連哄帶騙的把兩個孩子也帶走了,方家院子終於清凈了下來。

蒲草和方傑四目相對,一時都是不知說些什麼好,但很快兩人又齊齊笑出了聲。

「方公子,恭喜你終於從地下轉到地上了。」蒲草開口打趣,神色得意之極。

方傑雖不知那句現代戰爭片里的經典對白,卻也歡喜以後終於能夠光明正大同心愛女子往來了。於是他也起興裝了誠惶誠恐的模樣,拱手行禮道,「多謝張東家苦心籌謀,今日大恩,小生銘記在心,必有厚報。」

蒲草一揮手,洋洋得意的高抬了下巴,應道,「不過小事一樁兒,方公子言重了。若是你真有心道謝,我也不貪心,就馬馬虎虎收座金山吧。」

方傑被逗得哈哈大笑,用力握了蒲草的手,心裡只覺千般歡喜萬般暢快,甚至連吹過他們身畔的夏風都好似帶了清甜味道。

蔣叔蔣嬸站在院角,隱隱聽得兩人說笑,臉上也少有的帶了笑意。

蒲草掃了一眼依舊倒在不遠處的牡丹主僕,努嘴示意方傑看過去,低聲笑道,「你打算如何處置你這老情人啊?」

方傑苦了臉,心下哀嘆,女人的醋勁兒真是不能小瞧。原本他還以為方才鬧得那樣兇狠,蒲草早就把牡丹那幾句話忘了。不想這會兒到底還是被拎了出來,「我當初去花樓,只同她喝酒閑話兒,從未有過逾越之舉,你可別多心。若是知道她起意要進方家門,我絕對不會招惹。」

蒲草挑眉聳肩,顯見不相信他的話,卻也聰明的沒有再深究。她扯這方傑走到跟前,笑嘻嘻說道,「這倆人真是不好處置,若是放回城裡還怕她們挾恨胡亂攀誣。不放吧,又不能總關在家裡養著。不如…索性都殺了吧1

她故意把那個「殺」字咬得極重,果然那小丫鬟的腿猛然動了一下,牡丹也是翻身坐了起來,一邊抬手整理滿是臟污的衣裙、散亂的鬢髮,一邊低聲問道,「你們到底想怎麼樣?你們若是殺了我,會有人替我報仇的。」

蒲草冷笑嘲諷道,「你怎麼不繼續裝死了,這會兒知道害怕了?晚了!先前你一心想要置我於死地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會有這下場?你也別拿報仇這事兒嚇唬我,若是有人替你撐腰,你會落得這地步。花樓女子,依仗男人寵愛過活兒,不過就是玩物罷了。」

牡丹越聽牙齒咬得越緊,心裡深恨蒲草話里的輕賤之意,但她更恨的是自己毫無反駁之力。平日那些在她跟前說盡了情話的男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但是一聽得贖她從良,各個都是推脫。她拿出所有首飾存銀自贖自身,才免得落入那又老又肥的沈老爺手裡。偌大翠欒城,別說找個替她復仇之人,就連小小的容身之處都沒有。

她越想越絕望,頹然低了頭,臉色死灰一片,「你們要殺就殺吧,左右我也不想活下去了。來世若是投胎,我一定選個好人家,錦衣玉食,自在度日,再不會捲入風塵受這苦楚。」

蒲草翻了個白眼,卻是不吃這一套,「你自己不爭氣,不要怪命不好。生在富貴之家的女子也不見得如何好過,只要肯吃苦努力,貧窮人家的女子也照樣嫁得好,活得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