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八十一章以退為進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心,您有話儘管說,蒲草洗耳恭聽。」 老爺子仿似對蒲草這般恭敬很是滿意,笑得更是和藹可親,「其實這辦法也簡單,那就是…假戲真唱。」 假戲真唱?眾人都是聽得一頭霧水,蒲草也是疑惑的皺了眉頭...

「就是,就是,撒謊都撒不勻稱!剛才還說摟抱在一起親熱呢,這會兒又說背著了。你當我們是傻子啊!穿得跟個花母雞似的,動不動就抹眼淚,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

「誰家好女子主動跑男人門上求收留啊,也就是那臟地方出來的才這麼沒廉恥。」

方才那幾個獻殷勤的老爺們,這會兒聽得牡丹居然是花樓娼妓,不自覺就厭惡的退後了兩步。他們家裡的媳婦兒見此,一腔老醋終於找到揮灑之處,趕上前幫著陳二嫂把牡丹主僕罵了個狗血噴頭。

那小丫鬟捂著臉恨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但是眼見陳二嫂等人多勢眾,到底還是不敢動手打回去。

里正和幾位老爺子聽得女子們越罵越難聽,忍不住乾咳兩聲打圓場道,「罷了,都住嘴吧。上門就是客,雖然這倆女子沒個客人樣子,咱們大伙兒可不能把主家的禮數也丟了。」

婦人們略有不甘的退了下來,轉而又把眼神當了刀子嗖嗖往牡丹主僕身上亂扎。

里正又看向蒲草和方傑說道,「今日之事,大伙兒不知內情,倒是差點兒讓你們受委屈了。如今誤會解開就好,你們以後行事也避諱些,自然不會再惹別人閑話了。」

他說完這話就要揮手喊著大伙兒散去,不想蒲草卻是出聲阻攔道,「且慢1

眾人都是一臉疑惑齊齊看向她,不明白她還有什麼事情要說。

蒲草目光在眾人臉上一一掠過,沉默良久才正色說道,「多謝里正長輩和眾位鄉親們明辨是非,還我一個清白之身。但是今日之事鬧得滿村皆知,雖是真相大白,但我已是無顏再留在村裡。

明日一早我就拾掇東西搬出南溝村,不管是天涯海角還是窮山惡水,總會找到一處容身之地,安靜過日子。它日若是貴哥兒回來問起,還望里正和族老們替我解釋幾句。至於山子和桃花,以後也拜託各位鄉親多照料了。」

「不行,萬萬不行1

蒲草這幾句話仿似天上掉下的炸雷,驚得整個南溝村徹底開了鍋。不說里正和幾位族老恨不得把剛才那告誡之言再順風吞回肚子,就是其餘眾多鄉親也是各個搖頭擺手,心裡懊悔得想要撞牆。

早知蒲草這般剛烈,一點兒委屈也受不得,他們剛才就不該有半點兒質疑。這下好,把蒲草氣急了,想要離村搬走了。

這若是成了真,秋後誰教大伙兒蓋棚子種菜啊,開春誰幫著育苗埃滿村上下都指望她帶領著發家致富呢,這不是要絕了家家戶戶的活路嗎?

這般想著,眾人爭搶著涌到蒲草跟前,這個拉著她的手勸著,「蒲草啊,你可不能走啊,大伙兒剛才都是睡迷糊了,這才讓你受委屈了。」

「就是,就是。蒲草啊,大伙兒捨不得你啊,你若是走了,大伙兒還指望過啥好日子埃」

一眾老爺們兒不好上前,也是跳著腳兒的在外圍高喊著,「蒲草妹子你別多心啊,大伙兒都相信你是清白的。若是誰敢背後說嘴,我們就拆了她家房子替你出氣埃」

陳大娘婆媳和春妮兒幾個原本還猜測蒲草是不是有別的打算,但是眼見眾人這般哄勸,蒲草就是搖頭不允,一副打定主意堅決要走的架勢。她們也跟著慌了起來,春妮兒抱了蒲草的胳膊就哭開了,「你這是幹什麼,怎麼就要扔下我們走了?你不說要帶我過好日子,要當地主婆嗎,你這狠心的丫頭1

「就是啊,蒲草,你生誰的氣就打她兩下、罵兩句,怎麼能說走就走呢。」陳董老太和劉老太也是高聲勸著,這時候不知是哪個機靈的小媳婦兒跑去隔壁抱來了山子和桃花。

董老太上前扯了兩個孩子就道,「好孩子,快求你們嫂子留下,她要扔下你們走了1

山子和桃花本來睡得發懵,還沒醒過神來,突然聽得這話嚇得一邊一個抱了蒲草的大腿就哇哇哭開了,「嫂子,你不要扔下桃花,桃花害怕」

「姐,你去哪兒,山子要跟著你!山子聽話,山子不吃包子了。」

蒲草本是打著以進為退的主意,壓根兒沒想離村兒,但兩個孩子哭得這般撕心裂肺,她一心疼也跟著掉了眼淚。眾人趁機勸得更是大聲,一時間院子里孩子哭聲、哄勸聲摻雜一處,簡直鬧得翻了天。

方傑許是還覺這般不夠熱鬧,高聲插言道,「今日這事說起來,都是因我而起,連累了張東家清明有損,我心裡有愧。張東家不必離村了,還是我搬吧。這院子就送給張東家當賠禮了,以前我同張東家定下的買賣契約也都作廢,我們沒了來往瓜葛,自然也就無人再起疑心。至於,張東家和各位鄉親所種所養之物,我會幫忙再找聲名好的商家。」

村裡眾人原本還以為方傑開口是要幫忙勸說蒲草,不想他居然也說要走。這下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人都是驚得傻了眼。

先不說方傑走了,冬日裡種菜賣給誰,就是這會兒家家小園裡種的韭菜,村外壕溝里吃草的小羊要怎麼辦?就算找來雪國最好的商家,在大伙兒心裡也不如相處多日的方傑可靠埃

里正和族老們的汗珠子急得都淌了下來,趕忙上前圍了方傑勸說,「方公子,你可別多心啊,村裡人從來都當你是一家人看待。」

「就是啊,大伙兒就信得過你。以後還指望你帶著大伙兒賣菜發財呢,方公子啊,你消消氣,千萬消消氣埃」

眾人極默契的分了兩伙兒,老少婦人們勸著蒲草,族老和里正外加一眾大老爺們兒就拉著方傑不放。人人都是絞盡腦汁想要把他們留下,七嘴八舌勸說,上竄下跳攔阻。

那小丫鬟本來挨了打心裡有氣,這會兒眼見眾人如此焦急,心裡自覺解恨,忍不住就笑出聲來。

一個小媳婦兒聽到動靜回頭抓了她個正著,一腔焦急懊惱就都找到了發泄之處,「都怪這兩個娼婦,要不是他們撒謊攀誣,方公子和蒲草也不能生氣要離村兒埃」

「就是,打死她們,讓她們再撒謊1

「對,我們南溝村也是你們能撒野的地方1

一群怒火攻心的小媳婦們兒衝上前去,抓了牡丹和小丫鬟就是里啪啦打開了。這個扯頭髮那個掐胳膊,又抓又撓,真是下了死手。

牡丹和小丫鬟驚得花容失色,竭力拚命掙扎,奈何四拳不敵群手,很快就被按在地上踢得滿身塵土。

里正和族老們也是無心搭救牡丹主僕,他們正是聚在一處緊急商量著,怎麼才能把蒲草和方傑這對兒財神爺留祝

李四爺年紀最長,平日話不多,但卻是老爺子裡面最精明的一個。他這半會兒一直在偷偷打量方傑的神色,眼見他不時望向蒲草所站之處,臉上隱隱透著幾分心疼之意。他那雙昏黃的老眼,立時就是一亮,壓低了聲音對其餘幾人說道,「既然咱們村裡不能沒了蒲草和方公子,他們又因為今日這事兒損了清名。不如咱們順水推舟,撮合他們結個姻緣,怎麼樣?」

「結姻緣?」里正和另外幾個老爺子齊齊驚問出聲,末了眼珠兒轉了幾圈兒,各個都是拍著大腿贊好。

「這辦法好,倆人結了姻緣就不怕背後再有閑話了。若是他們在村裡安了家,咱們南溝村可就是徹底留住這對兒財神爺了。」

孔五爺咧著嘴笑了幾聲,突然又想起一事,就有些灰心說道,「這事兒好是好,但也要人家倆人同意埃不說蒲草如何,人家方公子怕是…」

里正等人一聽也是嘆了氣,到底還是李四爺心裡有譜兒,他捋了捋鬍子笑道,「咱們再琢磨也沒用,還是開口問問吧。」

說完這話,他就高聲喝止了眾人吵鬧。抬腿往蒲草那邊走了兩步,說道,「蒲草啊,四爺爺有幾句話想要勸勸你。今日這事兒雖說是個誤會,但已是鬧出來了,多少對你的清名到底還是有礙。不過,四爺爺想了個辦法,興許能彌補一二,你聽聽看如何?」

「多謝四爺爺費心,您有話儘管說,蒲草洗耳恭聽。」

老爺子仿似對蒲草這般恭敬很是滿意,笑得更是和藹可親,「其實這辦法也簡單,那就是…假戲真唱。」

假戲真唱?眾人都是聽得一頭霧水,蒲草也是疑惑的皺了眉頭,但沉默片刻之後驀然就紅了臉孔,搖頭拒絕道,「四爺爺莫要玩笑,蒲草一介棄婦之身,如何配得上方公子。這事千萬莫要再提!否則,否則…我可真是沒臉見人了。」

李四爺瞧得她雖是羞窘惶急,但卻不忘偷看方傑臉色,心裡更是有了底。老爺子趕忙轉頭又笑呵呵去問方傑,「方公子許是猜出我這老頭子的話意了吧,我們幾個老傢伙兒都覺著,若想保住你和蒲草的清名,最好的辦法就是撮合你們結個好姻緣。如此,你們就都不用搬出村去了,以後也不必再擔心有人背後閑話兒,豈不是兩全其美?」

「哦,」眾人恍然大悟,都是一迭聲的叫好,「四爺爺說的對,蒲草和方公子就是郎才女貌,兩人結姻緣再好不過了。」

「就是,就是,這樣兩人都不用搬出去了,成了一家人,誰還有閑話兒說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