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七十二章喜與不喜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了!那是個村婦,貌丑又粗鄙,甚至連牡丹都不如,你怎麼會被她迷了魂?我不許,我不許!你就是不娶我,也不能娶這樣的下賤女子1 方傑聽得她出言辱及心愛女子,臉色就沉了下來,冷聲說道,「蒲草雖然容貌不...

不說喜鵲和春妮如何猜測笑鬧,只說翠巒城裡的孫家府邸這會兒已是翻了天。孫府尹夫妻待得酒宴散去送了客人,聽得丫鬟丫鬟磕磕巴巴稟報說女兒消失無蹤,都是急得慌了神兒。

原本還猜得這任性的大小姐是藏在府里哪個角落,想要惹他們心急,後來府里的丫鬟小廝都被發動起來翻遍上下依然沒有蹤影,這才終於知道大事不好。

已經被扶正為妻的魏氏低聲囑咐管家約束下人,省得傳出閑話兒對孫家不利。孫府尹臉色鐵青,重重拍著桌子惱怒道,「這丫頭真是越來越膽大了,本以為她鬧騰幾日就想通了,沒想到居然膽敢私自跑出去?」

孫夫人上前替他續了茶,小聲勸慰道,「老爺別急,興許鳳兒只是一時心煩去銀樓或者綢緞莊逛逛,天黑就趕回來了呢。」

「胡說!誰家千金小姐出去走動不帶丫鬟,還卷了衣衫首飾的?還有你,一整日在後宅忙些什麼,連女兒丟了都不知道。她不是你親生的,你就沒放心裡1

孫府尹自覺替女兒找了個好婆家,可以保她一輩子富貴無憂,不想女兒體會不了他的這番苦心,反倒這般激烈反抗。若是傳到京城好友耳里,親事必定要作廢,到時候,興許都要連帶他的仕途不平。

他越想越是惱怒,張口就抓魏氏當了出氣筒。魏氏委屈的掉了眼淚,扯了帕子抹著眼角,辯駁道,「老爺這話說的妾身寒心啊,不說平日妾身多疼愛鳳兒,就說今日家裡宴客忙碌,妾身總要招呼一二,哪裡想到鳳兒會趁亂走了。若是事先知道,妾身怎會不牢牢守在她房裡?」

孫府尹發了一通脾氣,也覺自己有些遷怒夫人,嘆氣道,「罷了,是我錯怪你了。你還是趕緊想想鳳兒平日常去哪裡,或者她最近言語間露過什麼端倪沒有?若不加緊把她找回來,一旦傳出閑話兒,她的閨譽怕是就完了。」

魏氏皺眉仔細想了想,突然臉色就是一變。孫府尹趕忙問道,「怎麼,你可是想到什麼地方了?」

不等魏氏答話,門外已是跑進來一個大丫鬟,匆忙行了個禮就歡喜嚷道,「老爺夫人,小姐回來了1

孫府尹和魏氏喜得齊齊站了起來,問道,「她回來了?人在哪裡?」

那大丫鬟顯見是一路從前院跑回來的,狠狠喘了兩口氣這才說道,「是方公子送小姐回來的,他說聽聞小姐定了門好親事很是歡喜,今日就接小姐去銀樓挑了兩副頭面做賀禮。小姐走動得累了,這會兒睡在車裡呢,方公子請夫人派幾個丫鬟送小姐回院子。」

孫府尹夫妻對視一眼,都是長出一口氣,暗贊方傑聰明、處事圓融。表兄妹平日相處親厚,表兄親自接了表妹去挑首飾做賀禮,這話說出去於理略有不合,於情卻是無錯。

雖然今日之事滿府皆知,這般借口也不能徹底抹平,但總算替孫家扯了一塊厚厚的遮羞布。

魏氏趕忙招呼了兩個近身伺候的大丫鬟和一個老嬤嬤去前院接人。很快,方傑已是提著三隻首飾盒子邁步進來拜見。

「小子今日魯莽,不該私下接走表妹去挑賀禮。原本想著姨母忙碌就沒讓下人通報,哪知惹下這場虛驚,還望姨母姨丈不要見怪。」

孫府尹聽得他這般說辭,心裡越加歡喜滿意,抬手虛扶他起身,笑道,「你還年紀輕,行事難免有些差錯,以後多謹慎思量就好。」

「是,多謝姨丈教誨。」方傑又是行了一禮,魏氏這才把他拉到身旁,仔細上下打量好半晌這才說道,「你這孩子躲到山村裡不回來,姨母想見你一面都難。這好不容易進城,居然又只記得給你表妹挑賀禮。你就不惦念姨母啊?」

「自然是惦念的,剛才我還給姨母挑了套珍珠頭面兒,也不知姨母可能看得入眼?」

「好,好,官哥兒挑的什麼,姨母都喜歡。」

孫府尹去了心裡大石,又聽得這姨甥倆說起家常,於是小坐片刻就去了書房。魏氏見得沒有外人在身旁就低聲同外甥說了幾句體己話,她如今已是孫家主母,又有兒子養老、外甥撐腰,可謂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

但她生性是個謹慎精明的,越是這般越是事事都要處置周全。所以,她只陪外甥說了一會兒話,待得兒子寶坤下課回來,歡喜得拉著表哥陪他玩耍,就趕忙囑咐幾句,然後匆匆去了孫嬌鳳的院子。

孫嬌鳳一路昏睡,這會兒被餵了半杯涼茶已是醒了過來。結果睜眼一看屋裡擺設兒布置很是熟悉,她還有些迷糊難解,後來再見得那幾個立在床尾的貼身丫鬟,就徹底明白過來了。

於是,屋裡的瓷器、小擺設兒都遭了毒手,砸得砸、摔得摔,不過片刻四處就變得狼藉一片。

魏氏趕到見此,自然要上前勸慰,可惜自覺被背叛的孫家大小姐已是瘋狂,高聲叫罵著,「為何要騙我?我要不回來,我不要回來1

她這般喊著,隨手又扔出一個金絲軟枕,正好砸得魏氏鬢髮散亂,後退之時差點兒跌倒在一堆瓷器碎片上。

丫鬟婆子們驚呼著擠上前扶了她就避出門去了,魏氏心下惱火卻又不能發作,想了又想只得吩咐老嬤嬤說道,「去請方公子過來,就說大小姐又覺那兩套頭面兒不合心,還要請他去銀樓調換一下。」

「是,夫人。」老嬤嬤應下就趕去了主院。方傑聽得這話,自然猜出必是姨母安撫不了孫嬌鳳,扯了他去當幫手。

他一想起孫嬌鳳的刁蠻也是頭疼,但若是這次不能徹底處置妥當,以後再惹出麻煩,蒲草那裡怕是更沒法交代。

這般想著,他就硬著頭皮隨著老嬤嬤趕了過去。魏氏一見外甥到來,立時扯了他到一旁,低聲囑咐道,「鳳兒是個記仇的,若是真把你恨上了,以後嫁到京都許是也不會消停。你同她好好說幾句,千萬別嗆著她。」

方傑點頭,抬步進了屋子,魏氏揮手示意一眾丫鬟婆子退下,然後獨自站在台階上等待。

孫嬌鳳打砸了一通,心裡的惱恨已是泄了大半,抬頭見得方傑進來,並沒有衝上前如何廝打。只是眼睛死死瞪著方傑,滿滿都是絕望,「你騙我!你說要帶我走,為何又把我送回來?我不要嫁給別人,我只想嫁你1

方傑找了把椅子坐下,沉默良久嘆氣說道,「嬌鳳,我從始至終只把你當做親妹妹看待,沒有半點兒私心。若是我哪裡做得不對,以至於讓你誤會,我給你賠禮。

但嫁人娶妻,這是一輩子的大事,不能任意妄為。特別你身為孫家大小姐,你的親事甚至還牽連著孫家滿門興衰,更是不可輕忽。

我只是一個小小商賈,沒有顯赫家世,沒有敵國之富。實在高攀不上孫家的門第,也不願耽擱了你一輩子的富貴榮華。」

孫嬌鳳咬著嘴唇聽著,手下撕扯著帳幔,不知為何突然就想起了方才在村裡見到的那個女子。她霍然抬起頭斥罵道,「什麼高攀不起,什麼富貴榮華,你又騙我!你是心裡有了別的女子了,是不是?」

方傑皺眉,卻也沒有隱瞞,坦蕩一笑承認道,「是,我早有了心儀的女子。但卻不是因為她出現而不喜你,你對於我來說是個相處親厚的妹妹,她卻是能與我比肩而立、攜手前行的女子。你若有事需要幫忙,我作為兄長自然義不容辭。但若我要娶妻相伴一生,一定會娶那個女子。」

「你當真喜歡那個村婦1孫嬌鳳聽得方傑如此大方坦白,驚得嘴巴都合不攏,「表哥,你瘋了!那是個村婦,貌丑又粗鄙,甚至連牡丹都不如,你怎麼會被她迷了魂?我不許,我不許!你就是不娶我,也不能娶這樣的下賤女子1

方傑聽得她出言辱及心愛女子,臉色就沉了下來,冷聲說道,「蒲草雖然容貌不是如何嬌美,又是寡婦之身。但卻不是那些娼妓可比,不,就是世家千金也比不得她。她是世上少有的聰慧善良女子,以後不要讓我再聽得你辱罵她1

「你,你居然為了那個賤婦斥罵我?」孫嬌鳳跳下軟榻,惱恨得臉色紅透,「她不過就是看中你身家富厚,若是你在街邊討飯,她保管不會纏上來!表哥,你是一時被迷了心竅!這種下賤女子怎麼配得上你,只有我是真心傾慕你。你同我爹爹說,求娶我進門好不好?」

方傑用力揉揉太陽穴,實在對這刁蠻又倔強的大小姐無法,「你說她是看中我身家富厚,那你呢,若我就算不是街邊乞丐,換成普通村夫,你可還願嫁?」

孫嬌鳳神色一怔,剛要答話,方傑卻搶先又道,「每日穿著棉布衣裙,常年以苞谷餅子果腹,不到年底吃不上一塊肉,不能逛銀樓布莊!早起餵豬餵雞,白日下地澆菜除草,晚間洗衣做飯。這些你能忍受?」

方傑每說一句,孫嬌鳳臉色就沮喪一分,最後低頭望著自己白嫩細長的雙手,突然有些猶豫了。自小錦衣玉食嬌養長大,若真是那般過日子,她怎麼活得下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