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七十章端午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方傑本在閉目小憩,恍然間彷彿覺察有人注目與他,結果眉頭微皺間睜開眼就瞧得心愛的女子怔愣看著他,心神不早知遊盪到了哪裡。 他於是起身迎上前,打趣笑道,「怎麼站在門口發獃?可是被本公子的絕世容顏迷...

淘氣小子們兜里揣了兩個煮雞蛋,誰也不捨得大口吃掉,約好聚到一處互相撞個痛快。若是誰的雞蛋最後以堅硬勝出,那絕對是件值得驕傲半月的大事兒。

小閨女們換了薄衣裙,肩上縫了用碎布和秸稈串成的鳳尾,隨在娘親身後幫忙做些小活計,不時喜愛的伸手去摸摸那彩色的鳳尾,笑得眼睛彎得好似天邊月牙兒。

張劉兩家田裡的黃瓜豆角茄子和辣椒秧,因為照管的精心,肥水又澆灌充足,前日已是採摘了第一批果實送進城去了。

各家酒樓老闆早與方傑談妥如何「瓜分」張家這二畝新菜,幾乎是菜筐前腳進了白雲居,他們後腳就拎著銀子趕到了。

不必說,張家和劉家又發了筆大財,蒲草和春妮暗地商量幾句,照舊對外隱瞞了真實進項,只讓春妮拿回去五兩銀子。但這也著實讓那些極力豎著耳朵探聽的各家各戶,羨慕得紅了眼珠子。

要知道,這些青菜提前一月半上市,又種了足足二畝地,以後只會採摘得越來越多,那銀子也是成倍的往回收埃

蒲草本身就不是小氣的人,如今青菜賣了銀錢,就琢磨著應該答謝一下那些每晚辛苦守夜的後生們。

正巧端午將至,洛掌柜聽得主子不回城就照例送來了許多吃用之物。

方傑一日三餐幾乎大半出自蒲草之手,於是那些糯米、紅棗、臘肉之類自然又被東子直接送進了張家的庫房。

農家人過日子,一年到頭兒都難得吃頓粳米飯,跟別提用上好糯米包成的粽子了。很多人活了半輩子,也只是聽過名字卻未曾嘗過一口。

所以一聽得蒲草要泡糯米包粽子,不只春妮兒和兩個孩子笑嘻嘻跟前跟後忙碌,就是陳家婆媳、董家婆媳上門來湊熱鬧,就是前街幾家鄰居都扯了個借耙子鐵杴上門來探看。

蒲草原本還盤算著要準備多少粽子送節禮,後來見得幾乎惹得全村矚目,於是就乾脆把那二十斤糯米又兌了二十斤粳米都泡上了。餡料兒也準備了蜜棗、排骨、豆沙等等五六種花樣兒,直饞得山子帶了一眾小兵兒蹲守在自家院子里,死活不肯再跑出去玩耍。生怕一個不留神,粽子就被分光了,他們半個也撈不到。

農家女子各個都是心靈手巧的,糯米和粽葉泡好了,蒲草乾脆招呼了幾個相熟的小媳婦兒幫忙。眾人圍坐在一圈兒,一邊說笑一邊學著包粽子,不過半日就得了滿滿幾大陶盆碧綠的「菱角兒」。

張家院子早前搭起的大灶兒,這一日又被點燃了,木柈子在灶膛里燒得啪作響,火光熊熊。上面的大鐵鍋里裝了半下清甜的井水和粽子,待得沉重的松木大鍋蓋合得嚴嚴實實,眾人就靜等出鍋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鐵鍋里溢出的水汽已是隱隱帶了米香,山子吞著口水第十幾遍問起姐姐何時開鍋。結果被好笑不已的蒲草一巴掌拍到了小屁股上,這才老老實實退到不遠處繼續蹲守。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不說整個張家院子,就是整個南溝村上空都若有若無飄滿了香氣。家家戶戶都是羨慕的望向張家院子,心裡不免期盼著明年這時候自家也能這般奢侈的煮上幾個粽子吃。

陳大嫂、陳二嫂合力移開了鍋蓋,一陣白色霧氣猛然升騰而起,散盡之後就露出了那一鍋穿了翠綠衣衫、纏了紅腰帶的粽子。

孩子們歡呼叫喊,各個都卯足了力氣往前擠,可惜未等到得近前就被一眾老少女子們拎著衣領扔去了後邊。

蒲草拿了笊籬當先撈了十幾個粽子浸泡在冰涼的冷水裡,直到不再燙手這才招呼眾人上前分食。

淘氣小子們迫不及待的紛紛抓了一個在手裡,扯開纏繞的紅線,剝去碧綠的葉衣,待得裡面晶瑩白嫩的米團兒露出來,他們卻又遲疑著不捨得張口了。女子們看得心裡酸澀,一時感慨苦了孩子,也都淡了品嘗的心思。

蒲草趕忙拿起笊籬又撈了一陶盆,笑著招呼道,「小男子漢們,趕緊大口吃吧,吃飽之後姑姑還有活計交給你們去做呢。若是做得好,姑姑就每人獎你們一個麵人兒。」

果然,孩子們聽了這話更是歡喜,一迭聲的應著保管完成任務。說完,各個都是抱著粽子大口吃了個飽足。末了打著飽嗝,端著大大小小的陶碗陶盆湧入各家替蒲草去送禮。

老話說,寧落一屯,不落一人。平日同張劉兩家交情極好的幾家,還有里正和幾位族老家裡,自然送去的都是八隻粽子的「重禮」。就是那些交情一般甚至以前曾有過些微罅隙的人家,蒲草也沒有落下,多少送上幾隻嘗個新鮮。哪怕不能得些好意,起碼也不會因為這點兒小事兒惹人嫉恨。

有了張家的粽子,這個端午節,整個南溝村過得是前所未有的熱鬧歡喜。孩子們笑嘻嘻滿村瘋跑,老人們也是直嘆老來還得了口頭福。

一眾小媳婦們極有分寸,每人只嘗了一個粽子就不肯再吃,動手幫忙把剩下的粽子下了鍋,然後紛紛笑嘻嘻散去了。

蒲草攔阻不住,只得放她們回去,末了囑咐喜鵲晚上再給這幾家多送些粽子去就是了。

春妮在陶盆里仔細翻撿半晌,把各色餡料的粽子都挑了兩個賣相好的,然後統統裝在一個大盤裡,笑嘻嘻塞給蒲草說道,「趕緊送去方家吧,估計方公子都等急了。」

蒲草瞪了她一眼,嗔怪道,「他那般挑嘴,天下什麼好吃食沒嘗過?這粽子許是人家都瞧不眼呢。」

她嘴裡這般說著,手下可是不慢,早把盤子接了過去,又理了理碎發、抻抻裙角,這才轉身往院外走去。喜鵲和春妮兒湊在一處咯咯笑得促狹,惹得蒲草臉色泛紅,風一般跑遠了。

方傑正半躺在院角的一株柳樹下小憩,一旁的花圃里種了幾株從念恩園移來的不知名花苗,此時已是枝繁葉茂,隱隱有花苞靜悄悄抽出。近午的陽光從柳條間隙灑下來,細細碎碎落在那花圃里,也映照在沉睡之人那俊秀的面孔上,一時讓蒲草看得有些痴了。

這樣出色不凡的男子,當真會是她命里的良人嗎?哪怕前世擁有那般嬌美容顏,她都未敢奢想過。而這一世她只是個頂著棄婦之名的醜女子,何其有幸得到他的真傾慕眷戀。如若這是個夢,那她惟願長睡不醒…

方傑本在閉目小憩,恍然間彷彿覺察有人注目與他,結果眉頭微皺間睜開眼就瞧得心愛的女子怔愣看著他,心神不早知遊盪到了哪裡。

他於是起身迎上前,打趣笑道,「怎麼站在門口發獃?可是被本公子的絕世容顏迷了心神?」

蒲草回過神來,瞪了他一眼,好笑又好氣反駁道,「我是在想,你睡著了比之醒時要順眼許多。」

方傑哈哈大笑,伸手接了陶盤,引她到桌旁坐了。蔣嬸子不知從哪裡冒出來,送了新茶和點心。蒲草從盤裡撿了兩個排骨粽子,剩下都遞給蔣嬸子笑道,「嬸子,這是剛出鍋的粽子,你和大叔都嘗嘗吧。若是吃的好就去我家多取些,鍋里還有許多呢。」

蔣嬸子聽得這話,冷冰冰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暖色。扭身瞧得方傑微微點頭,這才道謝之後,接了陶盤退了下去。

蒲草同方傑一人拿了一隻粽子,就著滿院子的清風暖陽慢慢吃起來,間或說上幾句閑話兒,喝上一口茶水,很是自在悠閑。

方傑想起西疆那邊傳回的消息,就笑道,「前些日子你提過的那種調料,我派去西疆的人手已經找到了。只是當地人不知有何用處,所以收集得不多,總共才湊了半布袋兒。」

「找到孜然了!這可太好了1蒲草趕忙咽下嘴裡的米粒,驚喜笑道,「半布袋兒也勉強夠用了,秋日時記得多採買一些就好。」

方傑掏出帕子擦了手,點頭應下,「待得你確認無誤,我就再去信請西疆那邊的友人多幫忙採買。另外,明日咱們進城去黃金樓轉轉,若是哪裡需要改動,你親自同工匠說就好。」

蒲草想起那些烤全羊、各色肉串,忍不住饞的直咽口水,跳起來就要回家去取她早就畫好的圖紙。

方傑好笑,剛要攔阻她說不急於一時,不想卻聽得院外兒有馬車踏踏跑進的聲響。

兩人都是皺了眉頭,微微錯開兩步,繼而扭頭看向院外兒。一輛青布小馬車仿似被人追趕的兔子一般惶然從遠處跑來,那拉車老馬鼻孔噴著粗氣,車夫也是熱得滿臉大汗,尚且不等馬車停穩,他就跳了下來,高聲喊道,「這裡可是住了一位方傑方公子?」

方傑心下驚疑,一邊猜測著是否哪處生意出了亂子,一邊高聲應道,「這裡正是方家,不知你有何貴事…」

不等那車夫應答,他身後的兩扇車門已是被人「當」一聲推開。一個年輕嬌美的女子縱身跳下就跌跌撞撞跑了進來,二話不說抱著方傑大哭起來。

「表哥,我不要嫁,我不要嫁給別人。表哥,你帶我走吧,我恨死我爹爹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