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六十四章春來到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遭人厭也沒做什麼大惡,還是再看看吧。若是以後有什麼太出格的事兒,再攆也不遲。」 說完,他又岔開話頭兒說道,「這些時日山上的草木還沒長起來,蒲草這菜苗種到田裡怕是會招畜生禍害埃既然明年大夥都要跟...

於是,幾乎是方傑一開口,她就立時就想起了燒烤坊,興緻勃勃的拉著方傑仔細說了起來。

方傑傾身聽她說完,慢慢點了點頭,笑道,「你說的這烤肉,我在西疆草原上吃過幾次,味道確實不錯,想必會合北地人的胃口。只不過那種叫孜然的調料是什麼,我怎麼從未聽聞過?」

蒲草正是憧憬著生意興壟客似雲來,突然被方傑這般一瓢冷水澆過來,瞬時失望之極。要知道,孜然可是燒烤調料里最重要的一種,缺了它味道就會大打折扣,「怎麼可能沒有孜然?孜然就是像麥子一樣的小顆粒,有一種刺鼻的奇異味道…」

「你別急啊,」方傑見她皺眉趕忙開口安撫道,「我在西疆還有幾個朋友,明日我就派人送信請他們幫忙找尋。左右富貴樓盤下來也要拾掇一番,不是一時半刻就能重新開張的。」

蒲草想了想也覺自己有些心急了,笑道,「好,若是找不到孜然就罷了。馬上夏日就要來了,哪怕開個粥鋪都不至於賠本,等到落雪之後我還有個更好的主意呢。」

「什麼好主意?」方傑眼見蒲草重新露了笑臉,也跟著歡喜起來,「怪不得外人都把當聚寶盆看待,別人尋條財路都要吃盡辛苦,你這般信手拈來就是一條,倒著實讓人嫉妒了。」

「那當然,財路就是我家養的,想要多少有多少1

「哈哈,今日風大,幸好我這窗子關得嚴實1

「你才風大閃了舌頭呢1

兩人說著說著就笑鬧到了一處兒,免不得最後又是口舌纏綿、耳鬢廝磨。

眼見外面天色黑透兒,蒲草趕緊拾掇好衣衫鬢髮,出門回去自家。

方傑一直把她送到劉家後園,這才怏怏不樂的轉身回去,那背影像極了被主人拋棄的小狗,直看得蒲草好笑不已…

北地的春日@比之南方要來得遲,但只要春風變得溫柔,暖陽開始高照,冰雪盡皆融化,山林原野幾乎是眨眼間就披上了一層淺綠的春裝。

小小的燕子們成群結隊從南方飛回,歡喜的住進了舊日的小窩,偶爾互相竄個門兒,嘰嘰喳喳說起旅途見聞,惹得各家淘氣小子們心癢難耐,摩拳擦掌到處找尋竹竿、梯子,打算抓下一兩隻塞進灶眼兒里燒熟打打牙祭。

當然他們這個想法還沒等付諸行動,就被家裡的老人一人一巴掌拍得抱著屁股亂竄了。燕子在農家人的心裡,那是同喜鵲一般的吉祥鳥,只有平日行善、人丁又興旺的人家才能招來燕子築巢常伴。他們怎會讓家裡的淘氣小子們欺負了這報春的使者?

南溝村外的百畝旱田裡,積雪已是化得乾淨,露出了黑黝黝的土地。各家的老少爺們都趕著牛車或者挑著擔子,忙碌著往田裡運送糞肥,待得漚熟之後揚撒開來,再犁上一遍,就足夠供給苞谷一年的養料了。

一晃兒日子就到了四月末,蒲草仔細問詢了村裡的老人,估算著不會再有霜凍降下。於是,這一日正午,趕在太陽最是炙熱的時候,劉家、陳家、董家所有人都聚到了張家幫忙。一棵棵長在紙筒里的菜苗被挪到了平板車上,小心翼翼運去劉家靠近河邊的那二畝旱田。

各家原本都在忙著刨坑點苞谷籽兒,突然見得這一車車綠油油的菜苗都是驚奇之極,紛紛扔下手裡的活計跑來看熱鬧。有那嗓門高的鄉親就嚷道,「哎呀,這不是茄子秧和辣椒秧嗎,居然都長這麼高了?」

「可不是,咱們各家才點籽兒,人家這苗都半尺高了,這怕是不到一月就要結果兒了啊?」

「生子,這可是你種出來的?你這小子真是越來越能耐了1

劉厚生擔心眾人開口索要,一邊憨笑著往下挪紙筒一邊應道,「我哪有這能耐,都是蒲草妹子在菜棚里提前種下的,費了不少功夫才種出這麼幾百棵。」

眾人一聽這話,嘴裡贊著心裡卻盤算開了。去年秋日時,蒲草蓋棚子種菜,大伙兒背地可沒少笑話她異想天開,結果張家賺了個盆滿缽圓。這會兒,各家剛剛點籽兒下地,蒲草又直接栽了半尺的秧苗,到時候這二畝地的青菜早早上市,還不知道又要賺回多少銀子呢。

有那心急的鄉親已是悄悄退到人群之後,小跑兒去稟告幾位長輩和里正了。劉厚生瞧在眼裡,卻是沒有攔阻。

很快,蒲草和方傑押著最後一車黃瓜秧前腳兒剛到地頭兒,後腳兒里正和幾位長輩也趕了過來。

他們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驚奇稱讚,末了各個都是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蒲草極有眼色,本身也沒打算藏著掖著。於是主動開口笑道,「里正大叔和各位長輩不要著急,這般種青苗下地有很大風險,萬一哪晚再降一場霜就都凍死了。我們兩家今年先琢磨著試試看,若是成了,明年春天大伙兒想種,我再一起教授就是。就是哪家不願意棄糧種菜,這菜苗細出來賣與別村,定然也能多賺幾兩銀子。」

方傑抖抖衣袖上沾染的黑土,也是笑道:「鄉親們種出菜來,也不必費心找買家,到時候我請各個酒樓和高門大戶的採買聚一聚,這菜保管剩不下。就算真有富餘,運去周邊幾縣,價格許是還要更高。」

「真的?那可太好了。」

「就是,咱們村子可要發財了。」

眾多鄉親聽得蒲草不藏私,方傑又解決了他們最大的隱憂,都是歡喜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紛紛圍著兩人謝個不停。

里正和幾位族老想象著明年這時小小的南溝村必定要聞名方圓百里,也都是激動的紅光滿面。這雖然還算不上是光宗耀祖的大事,起碼也是值得舉村歡慶埃

張二兩口子本來也在刨坑種苞谷,聽得消息湊來看熱鬧,眼見蒲草這般受歡迎,眾人又是口口聲聲說著發財之類好話,那心裡又嫉又恨,忍不住撇嘴小聲說道,「菜苗還沒種下呢,就想著賣錢了。這逆天的東西,老天爺興許一惱火,吹口氣的功夫就都凍死了,凈想美事1

「可不是,不種莊稼只種菜,看到了秋天保管喝西北風去。」

春妮離得這兩口子最近,聽得這話立時倒豎眼眉就要開罵。不想站她旁邊的劉老太動作更快,一口唾沫就唾到了張二嬸腳邊兒,「你個爛舌頭的娘們,不張嘴沒人把你當啞巴!會說好話就說,不會說就閉緊狗嘴。我兒子辛辛苦苦種菜,怎麼就是逆天了?老天爺就是發怒也是打雷劈死你這爛舌頭的1

老太太這些日子剛剛和兒子兒媳相處的好一些,想起先前那些年長歪的心腸就是後悔,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結果張二兩口子這般撞槍口了,老太太自然半點兒不留情,罵了他們個狗血噴頭。

張二嬸子瞪了眼睛就要回罵,蒲草卻是一臉苦笑的攔了一句,「二叔二嬸兒若是對我有何不滿,儘管叱責。只是別詛咒這菜種不成,畢竟全村老少都指望這個發家致富,娶媳婦兒嫁閨女呢。」

她這話明著是勸,實際就是個在敲打眾人。果然聽了這話,原本還傻乎乎看熱鬧的村人立刻齊齊一激靈。可不是這個道理嘛,蒲草已是答應試種成功就教授給大伙兒一起發財。這菜地如今可不是張家劉家的了,往大了說,就是全村人的試驗田埃若是張二一家咒罵成了真,斷的是全村財路。

這般想著,那些上了年紀、輩分又高的幾個老頭兒老太太就都開口了,「張二,你們兩口子說得什麼話,見不得鄉親們過好日子,是不是?」

「就是,就是,只要辛苦流汗種下的,老天爺都會保佑豐收的。」

「老天爺最看不得好吃懶做的人家,真是有報應,還不一定是誰家呢?」

張二兩口子被圍在中間,滿耳朵都是大伙兒拐彎抹角的叱罵,倆人氣得是七竅生煙,想要舌戰群「儒」吧,還沒那個勇氣,最後只得一甩袖子扭頭就走了。

眾人罵得還沒過癮,見此就又轉向里正和幾位族老,控訴道,「咱們村裡有這一家子真是太倒霉了,從來就見不得大伙兒得一點兒好,什麼時候攆他們出村去算了。」

里正和幾位族老也都不喜張二一家,但是老輩兒人做事最講究留餘地,但凡能忍受得下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樣攆人出村子奪生計的事兒,他們是輕易不會做的。

里正捋捋下顎稀疏幾根鬍子,沉吟著說道,「他們一家除了口舌遭人厭也沒做什麼大惡,還是再看看吧。若是以後有什麼太出格的事兒,再攆也不遲。」

說完,他又岔開話頭兒說道,「這些時日山上的草木還沒長起來,蒲草這菜苗種到田裡怕是會招畜生禍害埃既然明年大夥都要跟著沾光,不如就先出點兒力氣吧,村裡後生們晚上輪流來幫忙守夜,如何?」

孔五爺這老頭兒最是直脾氣又仗義,聽得這話第一個應道,「成,天下哪有白撿的銀子,既然全村都要跟著沾光,怎麼也要先出點力氣。這守夜的事兒算我家虎子一個。」

虎子是老爺子的大孫子,今年十七歲,正是精力旺盛,恨不得一日十二個時辰都是白天的時候。聽得這話他立刻嚷道,「好咧,爺爺,今晚我就來,萬一山上下來野豬啥的,我也獵上一頭,那咱家一年都不用買肉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