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六十一章探望(一)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步過來相送,手裡拿了一隻木盒笑道,「這裡是前幾日在府里拿回來的紙墨,送去給兩個讀書郎用吧。」 里正娘子趕忙笑著推拒,「方公子買的紙墨必是好物事,給兩個孩子用太糟蹋了。」 蒲草昨日翻撿家...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就是三月末了。山林間的春意越來越濃,除了背陰角落,很多朝陽的山坡上白雪都在慢慢融化,山林里匯聚的雪水從各個角落淌出來,最終歸入村頭的小河裡,潺潺流過,奔向遠方。

各家房檐上的冰溜子在陽光下晶瑩閃爍,偶有幾個形狀細小尖長的,隨著漸暖的春風搖搖擺擺,灑落下的水滴砸在門口石階上,被細心的爹娘們發現就趕緊舉了子鎬頭砸下來,以免掉落時砸到家裡的淘氣小子們。

家家戶戶都一掃冬日的清閑自在,女人們開始搬出秋日時留下的最好的好苞谷棒子,選取中間最飽滿的顆粒剝下做種子。老頭兒們則帶著兒子拾掇犁杖、鋤頭等農具,只盼著春風再暖一些,吹得田裡積雪融盡,山林漾出星星點點綠意,就是他們播種希望的開始。

張家這些時日也是分外忙碌,一月前種下的那兩池子菜籽,已是長成了兩寸多高的小苗兒,各個搖擺著只有三片嫩葉的身體,在透過窗紙照射進來的陽光里招搖舞動。

蒲草請了春妮兩口子和陳家老少六口,連同主動上門來幫忙的方傑,一起忙著把小苗們一棵棵分出來,栽種到早就準備好的紙筒里。這個活計說起來好似很容易,但是要保證不傷根系移栽妥當,可是需要足夠的耐心。好在眾人圍在一起,說說笑笑倒也不覺如何疲累。

桃花和山子一早起來就嚷著要跟來幫忙,但誰捨得要兩個孩子出力做活啊,不過是偶爾吩咐他們遞幾個紙筒、鏟半框細土,自然又得到了所有人的誇讚。

蒲草攬了小臉熱得紅彤彤的山子,在他腦門親了一口笑道,「我們山子今日幫了姐姐大忙了,說吧,想要什麼獎勵?」

山子笑得眉眼彎彎,大眼睛轉了轉嚷道,「姐姐,我想吃肉包子1

蒲草笑著拍了他的小屁股,問道,「是你想吃,還是你那些小兵想吃?你這大將軍發起糧草可是越來越闊綽了,饅頭吃夠了居然又要換肉包子了?」

山子被揭穿了心事,討好的抱著姐姐胳膊扭來扭去,小聲央求道,「姐姐就蒸一次吧,多放酸菜少放肉也行。」

眾人聽得有趣都是笑出聲來,陳大娘就道,「這孩子,誰家吃個白面饅頭都不易,你這還要拿了包子送人。」

陳二嫂也道,「可不是,不說別人家,就是咱家沒販雜貨之前也是多久不舍的吃頓細面兒埃」

山子掘了小嘴兒,有些委屈的說道,「那姐姐還是蒸饅頭吧。」

方傑擦擦手上的泥水,捏捏山子鼓鼓的腮幫子笑道,「別裝這可憐模樣了,昨日洛掌柜送了只豬腿來,我還正愁沒地方存放,一會兒就搬過來讓你姐姐都蒸了包子,保你吃個夠兒。」

東子一聽這話小臉立刻就多雲轉晴了,轉而上前抱了方傑的脖子撒嬌。蒲草嗔怪的照著他的小屁股又拍兩下,笑罵道,「小心腳下踩了苗兒,這小子真是嬌慣壞了。」

說完,她又碰碰坐在另一側乖巧笑著的桃花,問道,「我們桃花要什麼啊?馬上要開春了,嫂子給你做套漂亮的夾襖埃」

桃花搖搖小腦袋,紅著小臉兒說道,「嫂子,我不要新衣衫。若是嫂子多蒸些包子,就給二哥送去幾個吧。」

蒲草心裡輕輕嘆氣,這小丫頭原來是想哥哥了。不管張貴那小子多清高死板,到底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在她心裡的地位自然也是無人能夠替代。

「好,嫂子一定多蒸些。你明日再去學繡花就問問你師傅有沒有空閑,咱們約一起坐馬車去。」

「真的?嫂子,我真能去看二哥?」

「當然,你二哥去學堂倆月了,咱們也該去給他送些銀錢用物了。」

「哦,我能去看二哥了,太好了。」桃花歡喜的拍著小手亂蹦,山子聽得這話也跑過來嚷著要同去。蒲草生怕他們跌倒壓死小苗,趕忙攆了他們立刻去里正家問詢。

里正娘子這兩月也是惦記大兒,想要去探看又沒有方便車馬,聽得桃花和山子跑去報信兒,她歡喜的立時扔了手裡的活計就趕來商量。

蒲草盤算了一下,這一日功夫就能把菜苗移完,明日準備吃食用物,再把黃瓜籽種下,後日一早出發最好不過。

里正娘子聽了很是歡喜,同借出馬車的方傑道了謝就風風火火跑回家去準備了。

閑話少敘,第三日一早很快就到來了,這是一個比之前些時日還要暖和許多的大晴天兒。幾隻憋了一冬的麻雀天色剛剛放亮兒之時,就落在張家門前的幾棵大樹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惹得兩個孩子早早睜開眼就嚷著要趕路。

蒲草一人賞了他們一記爆栗子,領著他們吃了飯,又換了新衣,打扮的乾乾淨淨這才放了他們跑去方家催東子套車。

喜鵲笑嘻嘻幫著蒲草也換了出門的錦緞衣裙,盤發插銀簪。蒲草不放心家裡,特別是剛移栽的小苗兒,細細囑咐了多少遍。趕過來相送的李老太和春妮兒娘倆聽到了,都是笑著要她放心。

東子手腳麻利的套了馬車,先帶著兩個孩子去接了里正娘子,末了才到得張家門前。方傑也是踱步過來相送,手裡拿了一隻木盒笑道,「這裡是前幾日在府里拿回來的紙墨,送去給兩個讀書郎用吧。」

里正娘子趕忙笑著推拒,「方公子買的紙墨必是好物事,給兩個孩子用太糟蹋了。」

蒲草昨日翻撿家裡的存貨,紙張墨塊倒真沒有多少了,她索性都留下自己記賬所用。原本還盤算著繞去城裡採買一些,沒想到方傑倒是心有靈犀,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她心下歡喜,伸手就接了過來笑道,「嬸子就不要客套了,我可是見過方公子家裡紙墨堆得小山一般,勻給兩個孩子用一些,還算幫了他的大忙呢。」

眾人都是笑起來,紛紛幫忙把籃子盒子等物放上車裡,然後就各自揮手告別出發了。

馬車一路行過化得有些泥濘的山路,兩個孩子興奮的趴在車窗上,不時因為路邊的一隻鳥或者偶爾受驚飛奔而過的野兔歡呼笑鬧。蒲草伸手扯了山子的衣襟,生怕這小子歡喜過頭,直接從車窗鑽了出去。

里正娘子看得好笑,就道,「我家那兩皮猴子也鬧著要跟來,我死活沒讓,他們可沒有山子桃花這般懂禮數規矩,帶出門怕是要丟人埃」

蒲草照著兩個孩子的小屁股拍了兩下,嗔怪道,「嬸子可別誇得他們翹尾巴了,這兩個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兒。左右馬車夠寬敞,下次把全子和安子都帶著,多出來走走孩子也能跟著開開眼界。」

里正娘子想了想也是這麼個道理,就道,「那好,下次就讓他們跟著。」

馬車很快上了官路,棗紅馬跑動的越發輕快起來,不到一個時辰就繞過了翠巒城到得了三岔河鎮外。里正娘子眼望車外繁華熱鬧的小鎮,很是緊張的整理著衣裙鬢髮,小聲問著蒲草,「蒲草,快幫我看看,可有哪裡不妥?別我這當娘的讓勝子在先生和同窗跟前丟了臉面。」

蒲草撲哧一笑,倒想起了前世去學校給孩子開家長會的那些家長,各個也是這般緊張,生怕她們這些當老師的因為孩子家境不好而怠慢了孩子。

「嬸子,你就放心吧。先生和讀書郎們都是日日抱著聖賢書不放的人,絕對不是那等看衣帽敬人之輩。咱們雖是普通農家人,但是禮數不差就誰也不能小瞧咱們。」

里正娘子聽了這話稍稍安了心,笑道,「你看我的歲數都白長了,還沒你這丫頭想得通透。」

「嬸子是太疼勝子了,您這當娘的自然要比我這當嫂子的更上心。」

「你這丫頭可別謙虛,」里正娘子笑著指了車裡的大包小盒反駁道,「誰家嫂子能像你這般大方,賺銀錢供小叔讀書不說,還這般事無巨細的替他張羅到了?咱們村裡老老少少,對你可都是讚不絕口埃」

兩人這般說笑間,東子已是熟門熟路的趕著馬車到了楚家學堂門外。這會兒正是辰時末,日陽高照,習習涼風送出院內的朗朗誦讀之聲,聽得剛下馬車的里正娘子立時笑開了臉,就是兩個孩子都規矩老實了許多。

東子幫忙把車上的物件兒搬了下來,搓著雙手笑嘻嘻上前仿似有話要說。蒲草猜得他新婚不久,必是想念分居留在園子里的媳婦兒,於是笑道,「我們要在這裡留兩個時辰,你這般等著也是無事,不如回園子去瞧瞧吧,記得未時趕來接我們就好。」

東子大喜過望,趕忙行禮道謝,一迭聲的保證準時來接,末了跳上馬車一溜煙兒就跑遠了。

里正娘子心裡惦念兒子,走去那書院門前探看,正好裡面出來個挎著籃子的老婆子,見得她們這般模樣就問道,「二位可是來探望家裡孩子的?」

里正娘子趕忙稱是,那老婆子眼裡似有亮色閃過,笑著迎上前說道,「哎呀,不知你們家裡的讀書郎是哪個?若是知道家人來探,必定歡喜之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