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五十七章各有盤算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家的子弟,若是有與鳳兒年紀相合、家世也相當的,就把鳳兒的親事定下來吧。 至於伯雅那孩子,只要我還一日坐在這府尹之位就護著他一日,保他富貴一世就是了。」 他本以為魏氏聽了這話,必定立刻起...

山子趕忙跳下地湊了過去,方傑抱了他在懷裡,又抬手端過葯碗喝了一口,末了說道,「這葯湯是有點苦,但是男子漢怎麼能怕苦呢。山子好好喝了葯,方大哥讓人給你拿最甜的蜜餞吃,好不好?」

山子眼珠兒轉了轉,點了點小腦袋就抱著葯碗咕咚咚喝了下去。

方傑趕忙舀了一勺粥替他過過苦味,抬頭之時瞧得蒲草正笑盈盈的望著他們,於是也輕扯嘴角回以一笑。一種異樣的溫暖與親近在這兩大一小間流轉,直看得陳大娘呆愣不已,就是粗心的陳二也是驚疑不定。

陳二嫂生怕他們母子說出什麼冒失的話,趕忙扯了另一事說道,「孩子他爹,趁著外面天色還未全黑,你就趕路回村吧。捎個好消息回去,也省得咱家人和劉家妹子她們惦記。」

「哎,哎1陳二瞧得媳婦使眼色,趕忙收了臉上的驚疑連聲應道,「是該回去送個信兒,我來的時候劉家妹子還要跟著呢,後來被生子攔下了。」

他說著就離了桌子,同方傑行了一禮,笑道,「我這就回去了,方公子,小兒和老母就勞煩方公子照料了。」

「陳二哥千萬不要客套,大娘她們在我這裡就同自家一般,儘管放心。」方傑放下懷裡的山子,起身送了陳二回去。

蒲草和陳二嫂也是趕忙給兩個孩子穿戴嚴實了,一同領著他們送陳二到二門口兒。蒲草仔細囑咐幾句話要陳二捎回去,這才返回客房洗漱睡下了。

方傑有心同蒲草單獨多說說話兒,但又心疼她照顧孩子疲累,只得在客院之外閑走兩圈兒,末了也是早些睡下了。許是知道心愛的女子就在他的園子里,倆人聽著同一遍更鼓,沐浴著同一片月色,這讓他分外安心,睡夢裡臉上都是帶著笑…

而此時,孫家後院里,孫府尹也正趴在床上享受著魏氏的輕捶按揉,一臉的愜意享受。

年輕的時候貪戀美色,孫府尹倒是沒少納妾,環肥燕瘦各有千秋。但是如今年歲一見長,他除了收藏古籍這點兒愛好,倒是越來越願意歇在這跟隨他最久的二房屋裡。不為別的,實在是這魏氏生了他唯一的兒子,又最是善解人意,有些為難之事同她說上幾句,就算得不到什麼好意見,她也總有辦法寬寬他的心。比起那些只知撒嬌要衣衫首飾的小妾,自然也越發得他看重。

魏氏借著燭光掃了一眼孫府尹微微皺著的眉頭,眼底閃過一絲精光,斟酌著開口笑問,「老爺,這般捶捶,身子可是舒坦許多?」

孫府尹輕輕「唔」了一聲,應道,「白日里坐在書案后處理公文,這腰背僵硬得跟石頭一般,你這一揉一暗果真舒坦許多。只不過你白日里管家,晚上還要這般伺候我,倒是累著你了。」

魏氏咯咯一笑,謙虛道,「妾身能得老爺這句話,就是累上一輩子也是甘願了。」

孫老爺擺擺手,翻身而起指了指桌上的茶壺,魏氏趕忙過去親手倒了一杯捧到他跟前。孫老爺潤了嗓子更覺舒坦,這才問道,「這幾日後院可有何事?」

魏氏坐在他身旁一尺處,笑道,「後院很是安生,寶坤這幾日讀書很努力,就是鳳兒那丫頭都得了老嬤嬤的誇讚。妾身今日瞧著她也被拘束得可憐,還帶她出去走了走。妾身暗暗瞧著她如今的舉止禮數,怕是在整個翠巒城的姑娘里都數第一了。」

「當真?」孫府尹正妻死的早,自然對這唯一的嫡長女很是寵愛,若不然也不嬌慣得她養成那般跋扈刁蠻的性情。這會兒聽得女兒出息了,他很是歡喜,笑道,「這麼說,那教養陌陌可是真請對了。」

魏氏點頭,笑得一臉欣慰,「那教養嬤嬤是有些真本事,鳳兒如今別說找個門當戶對的夫家,就是嫁進皇親府邸也是綽綽有餘了。」

孫府尹眉稍兒一挑,掃了魏氏一眼,仿似對她這般說辭很是疑惑,似笑非笑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屬意伯雅那孩子嗎,如今怎麼改了主意?」

魏氏被戳破舊日心事卻半點兒也不慌張,甚至還笑著瞄了孫府尹一眼,嬌嗔道,「老爺,難道這是在暗指妾身有私心不成?妾身不也是為了鳳兒好嗎,伯雅是妾身看著長大的,深知他性情溫和,加者鳳兒也同他親厚,就想著若是親上加親,以後寶坤也有人護持著了。

雖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但真正比起來,妾身還是更疼愛鳳兒。她可是妾身捧在手心裡照看大的。今日路過念恩園,妾身進去坐了坐,見得伯雅人才相貌都好,只可惜做了商賈,若是鳳兒嫁過去,倒是委屈了。若伯雅是官身,我早就賴著老爺好好說合幾句了。」

說謊話的最高境界就是三分假七分真,若是魏氏一臉惶恐的辯解,孫府尹許是心裡就存了芥蒂。但是這會兒她嗔怪著說了這番話,真假摻雜,聽得孫府尹驚訝的同時,心裡又多了三分愧疚。畢竟這麼多年,魏氏對待鳳兒如何他是看在眼裡的,這般疑心她,實在有些不妥。

這般想著,他就伸手攬了魏氏安撫道,「是我失言了,你這麼多年待鳳兒比親生還要疼愛,后宅也打理的井井有條,這天下實在是再也沒有比你賢惠的女子了。」

魏氏聽得這話仿似很激動,眼底淚光閃動,她扯了帕子抿了抿眼角,勉強笑道,「老爺怎麼同妾身說起這些,這不都是妾身應該做的嗎?再說老爺這麼多年待妾身也是信重有加,就連伯雅那孩子也沒少得老爺照撫,妾身心裡也是感激不已。」

孫府尹心中熨貼無比,一手捋著鬍子笑道,「咱們一家人也不說客套話了,過些時日你同我一起去趟京都,到時候也順便打聽一下各家的子弟,若是有與鳳兒年紀相合、家世也相當的,就把鳳兒的親事定下來吧。

至於伯雅那孩子,只要我還一日坐在這府尹之位就護著他一日,保他富貴一世就是了。」

他本以為魏氏聽了這話,必定立刻起身行禮相謝。不想魏氏卻是拿了帕子掩口輕笑,「老爺,有您護著伯雅自然更好,不過,就算您不發話,這孩子也不會吃虧的。我今日同他閑話了半晌,這才知道這孩子在京都里還有個大靠山呢。」

「京都里的靠山?」孫老爺心裡很是有些不以為然,隨口猜測道,「他這是與哪家皇商做上買賣了?」

魏氏搖頭,臉色半是感慨半是欣慰的應道,「不是,當年妾身姐姐曾機緣巧合在劫匪刀下救過一個孩子,伯雅同那孩子一直相處極親厚。妾身原本也沒當回事,以為就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不想今日才知,那孩子原來竟是六王爺的庶子,封號直郡王。」

孫府尹一聽這話猛然站了起來,驚喜問道,「這事可是當真?你沒聽錯?」

魏氏一臉驚疑,趕忙也站起來相陪,應道,「老爺這是怎麼了?妾身自然沒有聽錯,伯雅親口說與我聽的。」

「真是太好了,天助我也。」孫府尹喜得臉色通紅,眼睛微微眯起,心裡迅速盤算幾番,這才拉著魏氏重新坐下,然後細細把京里發來公文等事說了一遍,末了又道,「我正犯愁同六王爺沒有打過交道,就是上門拜訪都無人引薦,不想伯雅居然有這門路,豈不是老天助我?」

魏氏也是跟著歡喜起來,笑道,「這是老爺官運亨通之兆啊1

孫府尹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想了一下又道,「這幾日你讓伯雅寫個帖子,到了京都你就去見直郡王,借口說你得了姐姐託夢替她了個心愿。若是直郡王邀請你進王府拜訪,我去接你之時就能順理成章的面見六王爺。有直郡王這層關係在,想必我繼續連任是極容易之事。」

魏氏手下暗暗扯著帕子,心裡冷笑不已。她姐姐留下的善報,孫家居然就想這般容易拿去,半點兒代價都不提,當她是傻子不成?

她心裡暗罵,臉上卻是露出了為難之色,猶豫著說道,「老爺,不是妾身不想替老爺的仕途出力,實在是…嗯,六王府那是皇親國戚,怕是朝中重臣的妻室都不能進去拜會,更別說一個妾…」

孫府尹愣了一下,眉頭微微皺了皺,最後用力一揮手說道,「這個容易,你這些年掌管後院極其用心,又生了寶坤,按理說足夠扶正的資格了。這次回京都我就稟明族裡,開祠堂扶你做正妻。」

魏氏仿似被這天大的喜事驚得傻住了,眼淚啪往下掉落,嘴裡卻一個勁兒說著,「老爺,妾身何德何能…妾身家世不高…」

孫府尹一旦說定某事就極少反悔猶疑,更何況這事關他的仕途,自然更是馬虎不得。於是他伸手笑著替魏氏擦了眼淚,應道,「你就不要推辭了,這事兒就這麼說定了。」

魏氏趕忙擦了眼淚,起身行了一個大禮,正色說道,「老爺放心,妾身以後必定用心照管兒女,打理后宅。老爺沒有後顧之憂,自然平步青雲1

「好,好。」孫府尹自覺大事可成,心下歡喜自是不能細數。夫妻兩個躺在床上,又是說了好半晌話這才勉強睡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