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五十五章勸解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天色,又道,「馬上晌午了,寶坤也該下課了,我們這就回去吧。」 孫嬌鳳很是不舍,小聲央求道,「二娘,若不然您先回去,我留下同表哥請教幾篇詩詞,可好?」 若是往常魏氏保管就一口應下了,但是...

方傑聽得姨母提起娘親,眼裡閃過一抹悲色,沉聲應道,「方家之人只當我是一隻予取予求的聚寶盆,我就是留在方家一輩子,他們也不會替我撐腰入仕為官。退一步說,我就是當真成了官身,有那一家人掣肘,興許也要惹下殺身之禍,反不如行商自在無憂。」

「他們敢1魏氏對方家那幾位姻親也是全無好感,手下重重拍了桌子恨道,「當日你娘受他們欺壓之時,我還沒生寶坤,在老爺跟前沒有臉面。我心裡替你娘委屈只能以淚洗面,半點兒幫不上忙。若是放在如今,我稍加手段就能要他方家上下去牢獄里喝風。他們怎麼還敢苛待與你?」

方傑想起老宅里那位整日做著復官美夢的親爹,真是可恨也可憐。他長長嘆氣,低聲道,「姨母,方家我必定不會再回去了。為官之路,處處都是兇險。若不是我娘嫁了個做官的夫家,也不至於終日奔波搭上性命,最後還沒得到半點兒善待。」

魏氏也跟著嘆了氣,輕輕搖頭道,「都說子不言父過,但當初你外公確實太過貪圖權勢,放著眾多好親事不要,硬是搭了大筆嫁妝把我和你娘家分別送進孫家、方家。

不曾想沒一年他就過世了,倒留下我和你娘在大婦手下掙扎求活。你娘…罷了,不說這些,如今什麼都過去了。你聽姨娘的話,把鋪子都轉給管事打理吧。然後找個書院苦讀兩年,姨娘保你一個錦繡前程。」

方傑聽得姨娘還是打定主意要他科考,心裡無奈之極,苦笑道,「姨娘,我已定下心意了,不打算科考。」

「不打算科考?」魏氏挑眉思慮片刻,又道,「那也好,鳳兒那丫頭對你極為痴心,我回去在老爺跟前提上兩句,想辦法讓你們結個姻緣。以後你娶了她過門,再拿些銀錢捐個官身,慢慢往上挪動吧。」

「姨母,我不打算為官,更不打算娶嬌鳳為妻1方傑實在忍耐不住,直言相告,「當初我娘和姨母出嫁就是高攀,吃了多少辛苦,姨母不會不知。我先不說嬌鳳性情脾氣如何,只說她是府尹千金,我是行商庶子,身份相差太遠。若當真成親,我怕是再難以抬頭做人。

姨母,我這幾年行商攢下的家業已夠衣食無憂一世,我只想找個心善又溫柔的女子為妻,成親生子,終老田園。姨母不要再勸我為官了?」

很多事情,自己說幾句那算自嘲,但是從別人嘴裡說出來就是戳心窩子。魏氏聽得外甥這般說話,心裡又疼又氣,險些掉下淚來,「你…你這孩子,可是瞧不起我和你娘與人為妾?早知你心裡這般想法,我何苦日夜替你謀算不休?」

方傑眼見姨母眼裡淚光閃爍,趕忙起身上前行禮賠罪,「姨母,都是我不好,您千萬別動氣。我娘親去世的早,這世上若說真心疼愛我的人就剩姨母了,我怎會對姨母不敬?只是姨母,我當真不願入仕為官,只願逍遙一世。還望姨母疼我,就應我這一次吧?」

魏氏扯過帕子在眼角按了按,賭氣般揮手說道,「你如今翅膀硬了,姨母管不了你了,這事我不再提半句,你自己決定吧。」

這哪裡是囑他隨意,明明還是在氣惱。方傑苦笑無法,只得學了小時候的樣子抱了姨母的胳膊,輕聲說道,「姨母,我娘離世的時候囑咐我要好好活一輩子,不管做官還是行商,只要我心裡舒坦,我娘在天之靈必定也是歡喜。

嬌鳳性情太過跋扈,不合我心意,若是勉強娶她過門,以後許是家宅難安。若是…姨母擔憂寶坤長大不得長姐護持,那我這裡也有一法,姨母回去只要在孫府尹耳邊提上兩句,他必定會把姨母扶上正妻之位…」

「這話當真?」魏氏本就有些被外甥軟語所動,突然聽得這話驚喜得立時坐直了身子。要知道她在孫家后宅明爭暗鬥多少年,也生了孫家唯一的男丁,最後也就算得了個理家之權,始終沒有被扶正。她日思夜想謀算無果,甚至都有些放棄這個念頭了,不想今日外甥卻又提了出來,而且一臉極有把握的模樣。

她雙手牢牢抓了方傑的胳膊,聲音顫抖著說道,「官哥兒,你可是在拿姨母打趣?」

「我哪敢呢,姨母。」方傑心下暗笑終於下對了猛葯,繼續說道,「我前些日子回京聽得一個消息,朝廷要對各城府尹進行考校,這關乎到以後五年的任期。孫府尹許是這兩日就會見到公文了,而這次考校的主官是六王爺。當年我娘行商途中曾捎帶過一個孩子回京,路遇劫匪之時拼力救了那孩子一命。那孩子就是…六王爺府上第二子,封號直郡王…」

魏氏靜靜聽著,眼眸開合之間精光閃爍,幾乎是轉念間就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甚至回府如何行事都想了個明白徹底,自然她臉上的喜色也是越來越濃。

「你這孩子,這樣重要的事怎麼不早說?姨母原本還怕你以後被人所欺,既然你娘為你留了這樣的福澤,姨母也不多操心。是行商還是為官,你自己拿主意吧。」

方傑終於如願,起身笑嘻嘻行禮,「多謝姨母成全。」

魏氏喝了一口溫茶定定心神,笑道,「我回去同老爺提提這事,若是對考校有助益,自然最好不過。」

「姨母放心,直郡王同孩兒很是親厚,到時候孩兒休書一封給孫府尹,不,給『姨丈』一同帶去京里就是了。」

魏氏點頭贊道,「姨母這些年可真是沒有白疼你,若是了了這樁心愿,你娘在天之靈得知怕是也要替我歡喜。」

姨甥兩人坐在一處,又是低聲說了好半晌閑話兒。魏氏多年心愿有望成真,心裡就長了草,恨不能一步趕緊跨回府里去布置謀划。於是,孫嬌鳳這往日被她捧在手心裡嬌寵的大小姐也被怨怪上了,「嬌鳳這丫頭真是笨拙,一碗銀耳羹要燉到天黑不成?」

方傑暗笑不已,應道,「許是灶間的用物不合手。」

他的話音剛落,院子里就響起了一陣腳步聲,那門外的老嬤嬤極是機警的敲了敲門扇提醒主子慎言。末了才躬身開了大門,正好放了一臉懊惱的孫大小姐進來。

魏氏早已換上了一副慈愛神色,開口招呼道,「鳳兒,怎麼臉色不好?是不是燙到手指了,快過來給我看看。」

孫嬌鳳坐到了魏氏身邊,撅著嘴巴一臉懊惱的嚷道,「二娘,您不知道,表哥這府上還住了嬌客呢!剛才我在灶間看中一個雙耳燉盅,盤算著給二娘燉銀耳羹正好合用。可是那廚子就是不肯把裡面的棗兒粳米粥倒出來,還說那粥是給表哥請回的貴客準備的。二娘,你說,這城裡難道還有比我們更金貴的人嗎?」

魏氏含笑拍著她的背安撫道,「你表哥最是孝順懂禮,你可不要冤他。許是生意往來上的友人也說不定呢,你怎麼就猜得一定是女客?」

孫嬌鳳許是也覺得自己魯莽了,臉色紅了紅,低聲應道,「那表哥也要處罰廚子,怎麼連個燉盅都不讓與我用?我可是要給二娘燉補品呢1

「好,好,二娘知道你孝順。快把銀耳羹端來,二娘嘗嘗你的手藝。」

老嬤嬤趕忙上前揭了百合細瓷碗的蓋子,魏氏笑眯眯吃了兩勺,自然是讚不絕口。

孫嬌鳳偷偷瞄了方傑一眼,到底還是湊了過去,嬌聲問道,「表哥,那貴客到底是什麼人啊?」

方傑心裡厭惡之極,臉上卻依舊笑得溫文,「表妹怎麼如此好奇這人身份?正如姨母所說,是生意上有來往的友人。」

「我就是好奇隨口問問而已。」孫嬌鳳放了心,轉而又回去伺候魏氏用羹,那摸樣真是極盡孝女之能事,直看得方傑胳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魏氏心裡也是著急回府,敷衍著吃了幾口就放了勺子,笑道,「這銀耳羹吃到肚裡果然就覺好過許多,我們鳳兒的手藝比仙丹還靈驗。」她說完抬頭瞧瞧外面天色,又道,「馬上晌午了,寶坤也該下課了,我們這就回去吧。」

孫嬌鳳很是不舍,小聲央求道,「二娘,若不然您先回去,我留下同表哥請教幾篇詩詞,可好?」

若是往常魏氏保管就一口應下了,但是如今她另有打算也就收了撮合的心思,裝了一臉為難之色說道,「鳳兒還是同我一起回去吧,今日前面府衙公事不多,你爹爹必然回府要早許多。他若是知道我帶你出來走動,定然要惱怒,以後怕是再也不允你出門了。」

孫嬌鳳聽得這話也是泄了氣,任由丫鬟替她披上披風,末了又拉著方傑的袖子一再囑咐他要常去自家走動,這才依依不捨的隨著魏氏出門上車了。

方傑眼見馬車走遠,立時扭頭直奔後院兒。

蒲草和陳二嫂坐在客房裡守著兩個孩子這半晌,眼見山子和胖墩兒發過汗,終是睜眼醒了過來。兩個淘氣小子許是也知道自己生了病,他們的小屁股暫時不會遭殃,於是笑嘻嘻直喊肚子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