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五十四章姨母駕到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十有五,又因生了孩子體態愈加豐盈,但長期掌管府尹大宅後院,自是累下了三分威嚴貴氣。 今日出來走動,她特意換了一套暗紅縷金提花緞面交領長襖,下面配了青綠色雲錦長裙,外罩一件青蓮絨的灰鼠斗篷。這一...

方傑喚過東子,吩咐他回園子去準備客房,順便再換輛馬車來,兩個孩子出了一身大汗,若是再坐爬犁吹了冷風許是這半日的診治就前功盡棄了。

劉大夫眼見他吩咐這般周到,心下還是忍不住好奇,目光在陳二嫂和蒲草身上轉了又轉。方傑仿似被侵佔了領地的獵豹一般,微微眯了眼睛笑道,「劉兄這葯堂…許是不缺我那幾車藥材了?」

「缺,怎麼能不缺呢?」劉大夫趕緊收回目光,笑著上前打躬作揖,末了又喊了當歸成藥打包、倒藥酒,指使得他滿地亂轉,簡直是殷勤之極。

很快,東子就趕了一輛黑漆平頂馬車返了回來,蒲草和陳二嫂把兩個孩子裹得嚴嚴實實,辭別了劉大夫和當歸就上了馬車。

馬車不同於爬犁,又是在城裡眾目睽睽之下,方傑自是不好坐進車裡。他也不在意這些,同劉大夫打個招呼就側身坐到了車轅右側。

棗紅馬的四蹄噠噠敲在青石街上,清脆又暢快。陳二嫂瞧著懷裡的兒子睡得香甜,終是徹底放了心,拉著蒲草的手一迭聲的道謝,「蒲草妹子,這次我家胖墩兒撿了一條性命,可全仗你的大恩大德了。」

蒲草也是心頭大石落地,拍著她的胳膊安慰道,「二嫂跟我客氣啥,胖墩兒平日還喊我一聲姑姑呢。再說忙前忙后的都是方公子,我真沒幫上什麼忙。」

陳二嫂心裡明鏡似的,若是沒有蒲草的顏面,方傑也不至於會如此盡心儘力。當然這話她是不會說出口的,徒惹蒲草尷尬不說,倒有些多嘴多舌的嫌疑。況且這份恩德也不是空口說說就能償還,來日方長,他們一家記在心裡,終有慢慢回報的時日。

一路無話,馬車很快就行到了念恩園門前。門房裡值守的小廝們一直遠遠翹腳張望著巷口,此時早就撤下了門等候。

馬車徑直進了大門,方傑跳下親自開了車門,繼而又伸手接了山子抱在懷裡。眾多小廝什麼時候也沒見過自家公子這般殷勤過啊,驚得齊齊瞪圓了眼睛,卻也不敢出聲。

東子用力擺手警告眾人收斂神色,然後又去扶著抱了胖墩的陳二嫂,幾人正是抬步要往後院走去。不想突然聽得門外又有車馬之聲,守門的小廝一見那馬車前懸挂的牌子,立時高聲稟報道,「公子,是孫府的馬車1

方傑聽得這話,眉頭立時就皺了起來。蒲草見此,猜得來人必定不受方傑歡迎,於是上前接了山子,低聲說道,「你先招待客人吧,讓東子帶我們去客房就好。」

方傑慢慢點頭,輕聲叮囑道,「有什麼事情都吩咐丫鬟去做,千萬別客套,我很快就來。」

蒲草淡淡一笑,回身喚了有些拘束的陳二嫂一起隨著東子往裡走去。

此時孫府的馬車已是進了大門,幾個小廝幫著車夫籠住馬韁繩。車裡的孫家大小姐聽得坐在車轅上的小丫鬟稟報,迫不及待得就掀了窗帘嚷道,「表哥,原來你在園子里,真是太好了。」

方傑眉梢兒挑了挑,轉而換了一臉溫和之色,笑道,「原來是嬌鳳表妹,你怎麼今日得閑出來走走?」

孫嬌鳳嫣紅的小嘴一撅,仿似想要嗔怪幾句,但她突然又住了口,一臉羞紅的應道,「表哥,二娘也來了,還是先接二娘下車吧。」

方傑一聽姨母親至,趕忙上前開了車門,整理了衣衫行了大禮,「姨母,天氣乍暖還寒,您怎麼親自來了,有事派人喚我一聲就好」。

「我也是窩在府里一冬,實在無缺,今日天色也好,就帶嬌鳳出來走走。」

孫家二房太太魏氏邊說邊下了馬車,她年輕時候也是個美人,如今雖然年歲已三十有五,又因生了孩子體態愈加豐盈,但長期掌管府尹大宅後院,自是累下了三分威嚴貴氣。

今日出來走動,她特意換了一套暗紅縷金提花緞面交領長襖,下面配了青綠色雲錦長裙,外罩一件青蓮絨的灰鼠斗篷。這一下傾身下車之時,烏髮上斜插的赤金鳳尾步搖叮噹碰撞,清脆有聲,更是平添了風姿無數。

整個前院里,躬身伺候的小廝丫鬟們不下十數個,見此各個都是把腦袋壓低了三分,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

魏氏笑盈盈扶著外甥細細打量了許久,這才輕輕拍著他的手臂說道,「你這孩子,最近都忙得什麼,怎麼許久不去看姨母?」

方傑臉色略有尷尬之色,心裡愧疚不已,最近因為蝸居南溝村,除了初六去了一次孫家就再也沒有登門,倒是不怪姨母抱怨。他剛要開口應答,那邊孫嬌鳳已是嬌嗔嚷道,「表哥偏心,扶了二娘就不理會我了。」

魏氏聞言就側身讓開一步又笑道,「我這隻顧同官哥兒說話,倒是忘了鳳兒還在車上了。官哥兒快接接鳳兒,這青石地面滑著呢。」

方傑心中不願,但也不好當著眾多奴僕的面前違逆姨母,於是暗暗甩了袖子遮住手腕,這才上前擎起胳膊扶了孫大小姐一把。

孫嬌鳳還當他是懂禮避嫌,想起這幾月老嬤嬤那些教導,立時臉色紅彤彤的輕輕行了一禮道謝。

她今日穿了一件大紅柿蒂紋折枝花刻絲通袖襖,下面襯了水影紅密織金線合歡花長裙,外罩一件淺紫色羽紗面薄氅。三千青絲盤了繁複的百合鬢,橫插一隻七彩寶石鑲銀簪,盈盈下拜間,比之先前,倒是當真多了幾分端莊之意。

方傑眸色一閃,心中暗自嘲諷,原本特異尋了那嚴厲的老嬤嬤送去孫府,只是為了自己耳根能清靜幾月。不想這孫大小姐倒是受益良多,他這算不算壞心辦了好事?

魏氏站在一旁眼見這對兒小兒女,一個嬌羞美艷,一個清雅俊秀,心下自是歡喜非常,直道今日這一趟果真是走對了。

方傑親自引著魏氏和孫大小姐一路穿過迴廊到了主院正房大廳,丫鬟們早就在屋裡燒了炭盆,又熏了香餅。此時一見到主子和客人到來,更是穿花蝴蝶般殷勤得上了茶水、手爐和各色點心。

魏氏解了披風,身後依了一隻大紅底鯉魚菊花錦枕,半靠在楠木矮塌上,笑著打量屋內擺設兒。末了端起手旁的青花纏枝紋茶盞淺淺啜了一口,這才說道,「你這孩子,平日經營商鋪賺來的銀錢怕是都置辦這些用物了吧?你啊,怎麼就不想留些銀子將來娶妻?」

孫嬌鳳羞答答的瞄了臉上微現窘色的方傑一眼,開口替他辯解道,「哎呀,二娘,表哥平日做生意辛苦,多在吃用之物上花費些也是應該。」

魏氏放了茶盞,嗔怪打趣道,「你這丫頭,我才說了幾句,你就護上了,真是女大不中留。」

「二娘!你說什麼呢,你再拿人家打趣,我…我可惱了1孫嬌鳳臉色更紅,又是跺腳又是扭著身子,一副小女兒的嬌憨羞澀之態。

魏氏笑著替她理理鬢邊碎發,一臉慈愛之色。若是不知情的外人見了,許是就以為她是這孫大小姐的親娘了。

孫嬌鳳手下擺弄著腰上系得玉環,還要再說話的時候,魏氏卻突然咳了起來,不過幾聲臉色憋得就有些漲紅了。

立在她身旁伺候的老嬤嬤趕緊上前幫忙輕拍後背,低聲埋怨道,「哎呀夫人,出門時候帶玉翠那丫頭來就好了。您這怕是出門吹了風,咳疾又犯了。若是那丫頭在跟前,燉一盅銀耳冰糖羹,喝下就會好許多。」

方傑一臉急切的上前遞了茶水給姨母潤喉,聽得這話就問道,「難道除了那玉翠丫頭,別人就不會燉銀耳冰糖羹嗎?」

他這般說著,眸光有意無意在孫嬌鳳身上停了停。孫嬌鳳心下立時一動,起身說道,「我平日也替二娘燉過兩次,還是我去廚下整治吧。」

方傑仿似有些驚訝,繼而笑著贊道,「原來嬌鳳表妹平日這般孝順賢淑,那就勞煩你了。」

孫嬌鳳得了誇讚,喜得心裡都要溢出蜜來,帶著兩個貼身丫鬟就去了廚院兒。

待得她一出門,魏氏很快就止了咳聲,老嬤嬤揮手攆了另外兩個丫鬟出去,然後低頭守在了門口。

屋裡一時就剩了魏氏和方傑這姨甥兩人,再也沒有外人。魏氏喚了方傑坐到她跟前,低聲嘆氣說道,「官哥兒,姨母前些日子派人回京都走禮,聽得人家說起你已脫離方家,自立門戶。不知這事可是當真?」

方傑點頭,應道,「姨母所聽不差,這事是真的。」

魏氏皺了眉頭,臉色微帶惱怒埋怨道,「你這孩子,這麼大的事情為何不同姨母商議?方家那些人待你再是不好,你也是方家的二公子,將來脫得商賈之身,謀個一官半職,還要方家那塊書香門第的匾額撐腰呢。」

方傑伸手替姨母添了新茶,抬頭時卻是一臉無謂,笑道,「姨母,我行商日久,已是散漫成性。本來就不打算入仕,姨母不必再為我勞心勞力操持這事了。」

魏氏臉上嚴厲之色更甚,呵斥道,「你這是說得什麼傻話?你娘親在世的時候最是盼望你入仕為官,光宗耀祖,否則也不會給你取了乳名叫官哥兒。難道你要辜負你娘的期望不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