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五十二章張貴復學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姐就是大家閨秀了,到時候上門來提親的媒婆怕是都要踩破門檻子了。」 桃花羞紅了小臉兒,低聲應道,「我要和嫂子在一起,我才不嫁。」 蒲草愛憐的在她臉上親了親,笑道,「昨日,嫂子又給你添了一...

蒲草本就犯愁溫室太小,除了供給白雲居的青菜之外,剩下的空處細出蔬菜苗不多,將將只夠種上二擬般聽得陳大娘拒絕,她自然也就不再相勸,轉而扭頭去攆春妮兒,「你這肚子都大了,就別跟著彎腰忙活了。若是實在閑著無趣就去方公子那院子走走,也讓你肚裡的孩子見見親爹。」

春妮扔下手裡的紙筒,扯起袖子擦擦額角的汗珠子,笑道,「聽你說的,好似我同生子兩地相隔多遠似的,早晨不是剛剛一起吃過飯嗎。」

蒲草掏了帕子替她擦去沾在下巴上的黑土,笑道,「早知道你這般沒心沒肺,我就不內疚了。昨晚不知道是誰半夜睡夢裡還『生子、生子』喊個不停,害得我這一日就琢磨趕緊去哪裡找個人幫忙守夜,省得你們兩口子好似被我這地主老財生生壓榨得不能相聚一般。」

陳大娘婆媳幾個聽蒲草說的有趣,都是哈哈笑了起來。春妮羞得紅了臉,張口就反駁道,「你還說我,你不也是…」

她說到一半突然驚覺住了口,轉而補救道,「你不也是膽小怕黑,晚上去個茅房都要喜鵲陪著。」

蒲草偷偷舒了一口氣,瞪了春妮一眼,又是開口攆她出門,「行了,你就別跟著添亂了,去溜達溜達吧。大哥二哥不是也從城裡回來幫忙了,若是他們晚上回李家村,咱們就準備些東西給你家老娘捎回去」。

春妮又有大半月沒見到老娘了,一聽這話就動了心,起身拍打著衣裙上的灰土,盤算著給老娘捎些什麼吃食回去。

陳二嫂也是個好熱鬧的,眼見地上的紙筒已是不多就笑道,「外面大路也不好走,不如我陪春妮一起去看看吧。」

蒲草自然不會攔著,陳大娘也是喜愛這聰明又嘴甜的二兒媳,於是囑咐兩句就答應了。陳二嫂笑嘻嘻上前挽著春妮出了菜棚子,兩人一邊說笑一邊去了前院。

陳大娘手下繼續忙碌著,嘴裡笑著打趣道,「要說這人啊,就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咱們農家人都覺得那城裡多熱鬧多安生啊,要是能在城裡買個院子住幾年多享福埃可人家方公子家裡有大園子有鋪子,還偏偏就喜歡咱們這小山溝兒。

我聽東子說,方公子給了老王家十兩銀子買院子呢,這以後王家老妹子可要拔起腰桿兒了,她們老兩口就是再同兒子一起住,兒媳也不敢給臉色看了。」

陳大嫂笑著應道,「可不是,王嬸子搬家的時候笑得臉上都快開花了。」

蒲草拎了一旁的水壺又在土堆上噴了些清水,耳里聽得陳家婆媳這般閑話兒,嘴角忍不住就偷偷翹了起來。

自從大年初一早晨,她與方傑表明了心意之後,兩人越加親密了。特別是方傑,大有一日不見她,就吃睡不香的架勢。除了初六他必須回城坐鎮看著酒樓和幾家鋪子開業,其餘時候都是賴在村裡不肯走。

她有一次隨口說了句,不如搬來村裡住算了。他居然第二日就買了個院子,而且就在春妮家東院。自此,他們三家比鄰而居,算是徹底霸佔了南溝村的東北角兒。待得夏日時在各家籬笆上開個小門,互相走動起來半點兒不怕落到外人眼裡,極是方便又隱蔽。

這幾日,方家找了工匠修葺房子,重新改建屋子格局。村裡人本就是熱心腸,又指望方傑冬日時替他們與各家酒樓搭橋兒賣菜,於是都是熱熱鬧鬧聚上門去幫忙。

方傑也是有心結交村人,一日兩頓款待飯菜極是豐盛,苞谷酒更是管夠兒喝。惹得村裡男人們提起他都是讚不絕口,女子們卻是各個揪了醉醺醺的男人抱怨不停…

待得天色將黑之時,所有油紙筒里都裝滿了黑土,整齊的擺放在木箱子下方。蒲草送走陳家婆媳,又輕手輕腳給新撒下的菜籽澆了一遍水,爐子里也添滿木絆子這才回了前院。

喜鵲已是做好了晚飯,張貴兒正坐在飯桌邊兒,一見嫂子進來趕忙起身行禮。

蒲草瞧著他一臉欲言又止的摸樣,猜得他必是惦記去學堂之事,於是就道,「昨日我同正娘子閑話兒,聽得她說起明日學堂里就要開課了。」

張貴兒趕忙應道,「正是,今日勝子也來約我一起去學堂。」

蒲草點頭,「那吃了飯就給你準備被褥行禮,束脩和伙食費也給你一併帶去。待得過些時日天氣暖和些,你學堂里得了空閑或者家裡有方便車馬我就帶桃花去看你。」

張貴心裡大石落了地,臉上顯見就露了喜色,一迭聲的應了下來。一家大大小小圍在一處吃過晚飯,張貴兒就忙著拾掇他的筆墨紙硯和衣物,蒲草則帶了桃花張羅新被褥、鋪床底的羊皮,甚至還有平日晚間墊肚子的點心,真是樣樣周到俱全。

春妮在方家吃過晚飯,湊完熱鬧回來,見得她們姑嫂兩個這般忙碌,忍不住就說道,「貴哥兒去學堂可要好好讀書考個功名回來,要不然都對不起你和桃花這般心意。」

喜鵲正打了熱水給山子洗腳,聽得這話就翻了個白眼應道,「奴婢倒覺得二少爺若是不出息倒好些,真當了官兒怕是就鼻孔衝天,眼裡除了老天爺再沒外人了。」

桃花雖然年紀小,聽不出喜鵲話里的嘲諷之意,但她很是聰明伶俐,只從神色就猜得喜鵲必定是在說哥哥壞話,於是小丫頭立時就癟了嘴巴,小聲替哥哥辯解著,「二哥是好人,二哥讀書考狀元,將來要當大官二1

蒲草趕緊把小丫頭摟在懷裡哄勸道,「傻丫頭,喜鵲是說將來你二哥要做很大的官,他上面除了像老天爺一樣厲害的皇帝,就沒有人比他更大了。」

「真的嗎?」小丫頭眼裡含著淚珠兒,怯怯望向喜鵲求證。喜鵲本就後悔不該一時嘴快,見此立刻應道,「夫人說的對,奴婢就是這個意思。等將來二少爺做了官,我們三小姐就是大家閨秀了,到時候上門來提親的媒婆怕是都要踩破門檻子了。」

桃花羞紅了小臉兒,低聲應道,「我要和嫂子在一起,我才不嫁。」

蒲草愛憐的在她臉上親了親,笑道,「昨日,嫂子又給你添了一匹好綢緞,你可記到冊子上了?」

「哎呀,我今日去師傅那裡學繡花就忘記寫了。」桃花說著話兒就下地去開了她的寶貝嫁妝箱子,拿出小小的硯台和毛筆,認認真真把新添的嫁妝記了下來。末了又是從頭到尾把那些綢緞等物數了一遍,剛才的那點兒懊惱自然也就扔到了腦後。

蒲草狠狠瞪了喜鵲一眼,上前接過山子的小腳丫替他擦乾淨。喜鵲早摸清了這主子的脾氣,也不害怕,吐吐舌頭就笑嘻嘻端了水倒去門外。

第二日一早兒,一家人早早吃過飯就又擺了張家老兩口的靈位,簡單供了幾樣點心,張貴跪倒磕了幾個頭就算是與長輩辭行了。

喜鵲撤下供桌兒,蒲草就拿了兩隻荷包遞給張貴兒,其中一隻裡面裝了三兩碎銀,是張貴兒兩個月的束脩和伙食費。另一隻則裝了二百文銅錢,留著給他平日零用。

春妮兒和喜鵲幫忙搬了行禮等物出來,林林總總加起來居然擺了半屋地。張貴見得嫂子準備這般周全,一臉感激的上前又是行了大禮。

蒲草剛剛仔細囑咐他兩句,里正夫妻就帶著勝子上了門兒,勝子年前就在學堂里住了半冬,不必再拿行李就顯得輕快許多。兩家人坐在一處寒暄了幾句,東子趕著的馬爬犁就到了門口。

兩家人七手八腳幫忙把兩個讀書郎的用物搬上爬犁,左叮嚀右囑咐,一直送到村口這才罷休。

勝子和張貴兒附學的學堂遠在翠巒城西十幾里的三岔河鎮,因為周圍山高林密,春夏秋冬景緻極好,很合歸隱名士的心思。幾十年前,在朝中致仕的一位大學士在此建了一動別院之後,更是帶動得此地熱鬧起來,漸漸搬來的住戶愈多,就成了一個小鎮。小鎮一旁有個三岔而分的河口,人們就隨口取做了鎮名。

勝子和張貴兒的先生姓楚,十幾年前曾高中過舉人做過一任縣官,后因不喜官場黑暗,本身性情也是太過清高剛愎,同樣不為同仁所喜,於是兩相厭惡之下就索性致仕回鄉開了間私塾,收些靈秀村童教授聖賢之言、經綸詩詞,盼著將來桃李遍天下之日,也好好揚眉吐氣一次。

楚先生懷揣著這樣的遠大抱負,自然就把束脩等阿堵之物看得極輕。但他的妻兒卻是不能陪他一起暢讀詩書飽腹,於是眼見家中積蓄漸漸耗盡,楚夫人就想了個主意,打著要學童們專心讀書的旗號,雇傭了一個老婆子每日專管整治飯菜,而學童們自然要交伙食費,這樣一來每月除了束脩也能多添幾兩進項。

楚先生本要惱怒說教幾句,但是妻子送了貼身伺候小婢過來,笑盈盈替他「紅袖添香」,他也就「難得糊塗」了。

自此楚夫人嘗了甜頭兒,陸續又添了住宿費、茶水費,學童們自然心有不滿,但一來能送孩子出來讀書的人家都是有些家底兒的,二來楚夫人也算懂得適可而止的道理,於是學堂開辦五年來倒也還算紅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