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五十一章與你比肩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p> 蒲草笑嘻嘻把紙筒緊挨著擺在一處,開口應道,「大娘,我這幾日閑著無事就瞎琢磨啊,若是先把茄子辣椒秧先種出來,等到開春時直接移苗,興許就能比原來那般播種下地早上一月見到茄子辣椒了。我原本打算自己忙...

春妮兒狠狠瞪了一眼隨後進來的劉厚生,臉色微紅的推開蒲草應道,「我哪知道你和方公子是真心,還以為他…嗯,我也是怕你吃虧埃」

蒲草蹲下身子替她拍去膝蓋上的灰土,起身再看向方傑之時卻是半晌無言。方傑不知為何,突然就覺心下忐忑之極,趕忙說道,「我方才說的都是真話,若是你願意,我明日就娶你進門1

蒲草卻是淡淡一笑,搖頭拒絕道,「不,我不嫁1

「我是想要娶你為妻,不是納妾1方傑以為蒲草沒有聽清他方才所言,極鄭重的又說了一遍,「你大可不必擔心我本家那邊,我這次回京已是處置妥當,從今以後分家另過,婚配自由1

蒲草臉色緩和了一些,但依舊搖頭不允。春妮本來還替蒲草歡喜,見此忍不住上前拉了她的胳膊低聲呵斥道,「蒲草,你犯什麼傻,為啥不答應?你不喜歡方公子嗎?你…你是寡婦啊,找這個好人家本就不容易,方公子待你多好啊1

蒲草眼見她臉色急得通紅,眼角還殘留著未曾風乾的淚痕,她的心下越發堅定,應道,「妮子,你別擔心,我自有主意。」

劉厚生上前扯過媳婦兒,也是小聲勸道,「蒲草妹子聰明著呢,你就別跟著瞎摻合了。咱們先回去,省得孩子們該找過來了。」

春妮雖是肚子里裝了成車的疑惑,但也知這事兒只能蒲草自己說了算,於是只得挪著腳步極不情願的出去了。

菜棚里一時間只剩了蒲草和方傑兩人,倒是安靜許多,菜苗們許是也感受到了兩人之間的凝重沉默,悄悄的扭過頭依靠在一處偷偷觀望著。

方傑極力壓著心裡的失望與惱意,低聲說著,「當初你說我們要多相處,你說我們要互相尊重,我都依著你。為何如今我真心求娶,你卻不嫁?劉嫂子方才尚且在擔心我拿你當玩物對待,此時看來,我才是被耍弄的一方吧?」

蒲草眼見他眉梢跳的厲害,猜得他必是氣得狠了,於是上前拉他一起坐到了木塌上。方傑有心想要掙開,卻又捨不得那軟綿綿的小手,最後只得端著架子哼了一聲,到底坐了下來。

蒲草伸手扯著他的衣袖晃了晃,笑道,「怎麼,當真惱了?小氣鬼,我不嫁自有不嫁的理由。」

「什麼理由,你說給我聽。我方家雖說不是雪國第一富厚,但我方傑也能養得妻兒一生衣食無憂。我雖行商賈之事,不能封官進爵替你掙個誥命,但朝中也有友人為官,這雪國誰人也不能欺得了你。還有最重要的一事,我知你不是能受得委屈的脾氣,早在回京之時就已脫離本家。只要你嫁進念恩園就是當家主母,不必受任何人的管制。你還有何不滿?你儘管說,我只要能做到,絕無二話。」

蒲草半垂著眼眸,聽他一件件一樁樁說完,心下早已軟得化成了一汪蜜水。這樣為了女子思慮周全的男人,就是放在現代也是少之又少的存在。而她有幸在這樣男權至上的時空碰到一個,實在是上天恩賜,她怎麼能不感動?

但是,她還是有必須要堅持的原則。

方傑等了半晌不見蒲草說話,還要再開口的時候,蒲草已是輕輕依偎進了他的懷裡,「謝謝,謝謝你這般為我著想,謝謝你真心想要娶我為妻。但…我暫時還是不能答應你。」

方傑嗅著她發間淡淡的莫名花香,心裡挫敗之極。若是一般女子他還能以金銀首飾、錦緞美衣相誘惑,可是他懷中的人兒卻是易於平常女子,他越是被深深吸引,卻也越是無從應對。末了,他只得長長嘆氣,無奈應道,「你不答應也罷了,我不強求,但你總要說說為什麼不嫁吧?」

「雖然你我都是真心,但我們相處時日太短了。女子婚嫁就同賭錢一般,但只要下注就是一生,我好不容易有這樣在世為人的機會,我不願輕易就把自己嫁了。」

方傑聽得蒲草悠悠嘆息之聲,以為她是想起了先前的婚事,心下莫名就是一酸,繼而又趕忙拾掇了心緒,輕聲應道,「罷了,只要你歡喜就好,我們再多相處些時日吧。」

蒲草直起腰身,低頭在他嘴角輕輕吻了一下,笑道,「我還沒說最重要的原因,你就這般鬆口了,看樣子你也不是多真心想要娶我啊?」

方傑真是被這精靈古怪的女子折磨得哭笑不得,心裡暗嘆,「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蒲草雙眉一挑,手指掐上了他腰間嗔怪道,「你是不是在心裡罵我呢?」

「沒有,沒有,小的哪敢埃小的還指望哪日風雪交加,張東家開恩放小的進房子里歇歇呢。」

蒲草笑得彎了腰,末了卻是長出一口氣,站起身正色說道,「方傑,我之所以不願嫁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如今還沒有與你站得等高。

雖然我一直說要與你平等相處,但是不論在財力亦或者在生意上,都是你在幫扶我。在外人眼裡,我就是攀附你存在的一根藤蔓,你抬抬手就能把我扔去天邊或者踩在腳下。就像今日,如若我與你一般有財有勢,春妮兒就不會跪下求你。

我去年秋日曾在閻王殿前走過一趟,醒來后就發誓,這世上春妮就是我最親的姐妹。但凡我有的,她都要有。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讓她受半點兒委屈。可是今日她居然又為了我下跪,雖然與你無干,但是我心裡比刀割還痛。

我必要發奮賺銀錢,有一日同你比肩而立,甚至比你站得更高。若是那時,你還這般真心待我,我必定嫁你為妻。再說遠些,若是我們成親之後,你有朝一日變心有負於我,我也有安身立命的資本,春妮自然也不必再同你跪下求肯…」

方傑看著眼前的女子雙眸間隱含淚色,出口之言卻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他一時不知該惱怒她的不信任,還是該佩服她的錚錚傲骨。良久,他慢慢起身重新攬了她在懷裡,重重嘆氣道,「碰到你這樣的女子,我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依你,都依你,只要你歡喜就好。」

蒲草用力緊抱他寬厚的胸膛,低頭把眼角的淚水輕輕蹭在他的肩頭,應道,「不,遇到你,是我的幸運。」

「好,好,你我都是幸運。只是我的袍子件件都是下場悲慘,總是免不了被當帕子擦了鼻涕眼淚。」

「小氣鬼,總是心疼你的袍子1

「好,好,你喜歡就隨便擦1

兩人緊緊擁在一處,嘴裡嘀嘀咕咕吵著無謂的小事兒,兩顆心卻在不知不覺中又貼近了許多…

門外的春妮兒也同樣趴在劉厚生懷裡哭得泣不成聲,「生子,我是不是又拖累蒲草了?她若是嫁了就不用受苦了…」

「沒有,沒有。蒲草妹子的脾氣就是倔強,好在方公子是好人…」劉厚生也忍不住濕了眼角,手下穩穩扶著媳婦兒慢慢走回了前院…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隔河看楊柳,七九河開八九燕來,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1

山子帶著胖墩幾個小兵坐在菜棚子一角,興緻勃勃的一邊念著九九歌謠一邊假模假樣的幫忙裝紙筒,其實大半時候都在堆土築牆玩耍。

蒲草和陳家婆媳等人瞧見了也不攔阻,淘氣小子們於是越發歡騰,大有把土牆建成長城那般宏偉的架勢。

桃花和福兒卻是乖巧可愛,老老實實坐在小板凳上,極認真把半濕的黑土裝進油紙筒里,末了還用小手按壓幾下,這才遞給一旁的喜鵲。

蒲草在她們額頭親了兩口,不時誇讚兩句,羞得兩個小姑娘紅了小臉兒,也惹得眾人都是笑了起來。

這是正月末的一個午後,雖說節氣已是出了八九,但是北方苦寒之地,卻半點兒沒有南國那般河開燕來的景象。菜棚外依舊是雪花紛飛,寒風呼嘯,不過比之年前那會兒,雪花到底還是小了些,北風也溫柔了許多。

陳大娘捶了捶酸疼的后腰,忍不住好奇問道,「蒲草,你這般費力氣的縫了油紙筒,又灌土裝泥的,到底要做什麼新奇物事啊?」

蒲草笑嘻嘻把紙筒緊挨著擺在一處,開口應道,「大娘,我這幾日閑著無事就瞎琢磨啊,若是先把茄子辣椒秧先種出來,等到開春時直接移苗,興許就能比原來那般播種下地早上一月見到茄子辣椒了。我原本打算自己忙幾日就是了,沒想到又連累您跟嫂子們挨累了。等到過些時日菜秧種出來了,一定先分大娘一些。」

陳大娘可是個心裡有成算的,她這些時日眼見著蒲草隨口說出的主意,最後都變成了穩賺不賠的財路,暗地裡不止一次同家說起蒲草必定是財神奶奶下凡呢。今日再見得蒲草這般縫紙筒灌土,極是麻煩,就猜得這指不定以後又會賺多少銀子呢。

想到這裡,她趕忙擺手說道,「不要,俺家一棵也不要。大娘可不是貪心老太太,這一冬老大老二他們也賺了快二十兩銀子,我和你大伯都歡喜著呢。就等著好好種上一夏糧食,待得秋時就用這銀子蓋溫室,同你學著種菜,到時候日子保管更紅火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