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四十九章萬家團圓夜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候,不知家裡的飯桌兒缺了她,父母會如何心疼落淚。但願弟弟妹妹這一刻都聚在父母身邊,兩個小侄子侄女也一定要逗得父母歡笑歡笑,忘了她這不孝的大女兒,忘了曾經生養過她… 低位的啜泣之聲,幽幽在這一方...

張貴兒難得絮絮叨叨說了很多話,無非也是同父母兄長稟報張家院子找回來了,如何發達富貴,他開春要重回學堂之類。倒是桃花開口就說嫂子待她如何疼愛,養家如何辛苦,求得父母兄長在天之靈保佑嫂子平安康泰。

張貴兒聽得微微有些臉紅,悄悄扭頭看了一眼神色似笑非笑的蒲草,也是低聲說了幾句感激之言。

喜鵲見此狠狠翻了個白眼,扯了個借口去灶間忙活了。

待得兄妹兩個拜祭完了,蒲草就動手拾掇供品。張貴兒嘴巴動了動仿似想要攔阻,但豎起耳朵聽著院子里並無動靜也就泄了氣。

蒲草猜得他必定是盼著張二一家來祭拜,但張二家裡過年缺了長子,不定怎麼心煩呢,哪裡還有心思理會這些「雜事」。她心裡這般想著,嘴上自然不會多說,麻利的端了供品送去灶間。

張貴兒許是對二叔一家如此不知禮太過失望,又想著避嫌,獨自回了廂房守歲。蒲草和喜鵲剁肉餡、揉麵糰,把案板放到了大炕上,一邊給兩個孩子講些關於年節的傳說故事一邊教他們包餃子,兩個孩子蹭得身上跟小雪人似的,包出的餃子不是露餡兒就是走油兒,但臉上卻是笑得花開一般歡喜。

待得大大小小四口把餃子包好,時辰也將近子時了。村裡已是有性子急的人家開始點燃了爆竹,一連串的砰砰梆梆之聲驚醒了靠在炕柜上打盹的山子和桃花。山子歡呼一聲就跳下地去準備爆竹,桃花也是笑嘻嘻跑去灶間幫忙。

灶間最大的那口鐵鍋里已是燒了大半下熱水,一隻只小鵝般白胖圓滾的餃子在水裡游來游去,歡快的翻滾著,誘人垂涎之極。

蒲草把排骨燉到一旁的小鐵鍋里,囑咐桃花幫忙燒火之後,就去敲窗喊起了伏桌小睡的張貴兒。

山子手拿長香點燃爆竹,張貴兒就大門和灶間外邊磕頭邊燒了兩沓黃表紙,接引從天庭訴職回來的灶王爺和財神爺進了家門。

蒲草早就準備了小供桌,放好各色炸貨和點心,順手又添上一盤剛出鍋的餃子豐盛的接風宴就準備齊全了,盤完著兩位神靈享用的滿意,自然也保佑他們一家新一年裡順風順水。

眾人熬了半晚很是睏倦,雖然純肉餡兒的餃子咬上一口直流油兒,六個好菜也是色香味俱,但大大小小都是吃了幾口就草草撤下,各自和衣而睡。

蒲草聽著喜鵲和兩個孩子均勻的呼吸聲,卻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最後到底皮衣而起,到得廚下拾掇了幾樣尚且溫熱的小菜和一壺苞谷酒,端去了菜棚。

劉厚生日日都要睡在菜棚,這一晚守歲迎新,蒲草早早就勸了他回家去同春妮團聚,倒也留下個安寧的空間。

一池池嫩綠的菜苗許是被聲聲爆竹驚嚇到了,互相依偎在一處。見得蒲草到來,點起了油燈,各個都是欣欣然笑開了臉,招展著小小的葉子同她打這招呼。

蒲草再各個木箱間走動了兩圈,又在爐里添了新柴,這才坐下靜靜享受難得的寧靜時光,靜靜品味四年的味道。

這樣萬家團圓的時候,不知家裡的飯桌兒缺了她,父母會如何心疼落淚。但願弟弟妹妹這一刻都聚在父母身邊,兩個小侄子侄女也一定要逗得父母歡笑歡笑,忘了她這不孝的大女兒,忘了曾經生養過她…

低位的啜泣之聲,幽幽在這一方小小的世界里縈繞,菜苗們仿似也感受到了那般濃烈的思念,微微垂下了頭,小小葉片輕輕抹去點滴似淚般晶瑩的露珠兒。

翠巒城裡,相比於南溝村可要熱鬧千百倍,家家戶戶的鞭炮放個沒完沒了,那些家底富厚的高門大戶甚至重金買了無數煙花,在大門整排放好,待得點燃一飛衝天,爆炸開來就是璀璨的煙火,直惹得附近頑童們聚集過來歡呼高叫,更添三分喜氣。

念恩園裡,上到主院里的大丫鬟管事,下到掃馬廄的雜役,每人都得了一套新衣,天色將黑時給主子磕頭又拿到沉甸甸的紅包,自然各個都是喜笑開顏,走路恨不得腳下帶風一般起勁。

陳老掌柜一家初至,分了一個極寬敞的小院兒安置。雖是對各處還陌生,但這年夜飯卻也沒有糊弄了事,陳家婆媳幾個親自下廚張羅了一桌。

方傑親自去給陳老掌柜行了禮,送了極豐厚的年禮,末了卻推說有事辭了出來。畢竟這樣團圓的時刻,他一個外人,又是主子,到底不好生硬的夾在中間,惹得陳家上下拘束。

洛掌柜和王管事也都回了自家團聚,就連東子那小子也顛顛兒跑去討好未來丈人和媳婦兒了。諾大的念恩園,到得最後居然只方傑一人孤零零對著一桌兒酒菜。雖是豐盛又精緻,但入口卻怎麼都覺帶著一絲苦澀。

他忍不住皺了眉頭,草草吃了兩口就吩咐丫鬟撤了下去。

丫鬟們倒也算機靈,猜得主子是獨自過年無趣,有心討好主子,可惜一時又想不出什麼好主意。

春鶯無奈之下就攆了小丫鬟去喊了東子回來,指望著他日日跟在主子身邊,能想個辦法哄得主子歡喜。東子倒也沒有辜負眾人的期望,眼珠兒轉了轉就上前笑嘻嘻說道,「公子,今晚按規矩要守年夜,估摸著劉大哥要回家團聚。您說那菜棚子無人看守能不能進去賊啊?要不然…小的趕去看看?」

果然聽了這話,方傑眼睛就是一亮,眉梢輕挑間已是開口應道,「你不會武,就是見了賊人如何能擒得住?左右無事,還是我親自走一趟吧。」

「好咧,公子出馬,那些賊人宵小必定望風而逃。那菜棚子可是咱們酒樓的聚寶盆啊,可容不得有半點兒閃失…」

東子一臉笑嘻嘻的說個不停,腳下卻磨蹭著不肯出門,方傑猜得他必是有所求,於是問道,「你可是還有別事要說?」

東子趕忙雙膝跪下討好道,「公子英明,小的有啥心思也瞞不過公子。小的也不敢惹禍勞煩公子,只不過,來年小的就十七了,小紅也十六了。公子,您看我們的婚事…」

方傑忍不住伸手敲了他一記,笑罵道,「你這小子原來是著急娶媳婦兒了!罷了,只要小紅家裡贊成,選個日子你們就成親吧,到時候去賬房領十兩銀子,算我的賀禮。」

東子大喜過望,立時一個頭磕到地上,高聲謝道,「謝公主厚賞,謝公子開恩1

「快起來準備車馬去吧1

「好咧,好咧,公子您稍等啊1東子跳起來就跑,腿下倒騰得比兔子還快,好似生怕晚上一步媳婦就跑了一般,惹得春鶯等幾個丫鬟都是一邊偷笑著一邊替主子準備禦寒衣物。

很快,南城門再一次為這主僕倆偷偷打開了一條縫兒,而本來抱怨大年夜還要守門的兵卒們自然也得了一筆意外之財。

主僕兩個一路頂著風雪,循著燈光和隱約的爆竹之聲,很快就到了南溝村外。東子眼珠兒轉了轉瞧著各家院子都是靜悄悄的,於是就低聲問道,「公子,可是直接去張家院子?」

方傑稍一沉吟就躍下了爬犁,應道,「你找個背風之處等一會兒,我去去就回。」

說完,他就輕提起幾乎垂到地面的鶴氅繞到村后,遠遠離得張家還有幾十丈就瞧得溫室里有微弱的燈光透出來,他心下一動就趕緊奔了過去…

蒲草喝了幾杯酒,半醉半醒中仿似回到原來的世界一般,那裡有她的親人,她的朋友,有她的小窩,當真是萬般安心。正是喜極而泣的時候,卻冷不妨被人從背後緊緊抱在了懷裡。

「你若是想我,就派人送個信兒,怎麼偷偷躲著哭成這個樣子?」

平日習慣了這個女子堅強又有主見,突然見得她這般暗自啜泣,方傑心疼得心下仿似被人用刀剜割一般。若是他今夜沒有趕來,是不是她就要一個人這般孤單單伴著油燈啜泣到天明?

他輕輕扯過袖口替她擦去眼淚,本想軟言安慰兩句,不想出口卻還是笑著打趣了一句,盼望著她會像往日一般嗔怪,自然也就會忘了傷心。

可惜蒲草已是半醉,突然見得方傑到來,居然極是好奇抱著他的脖子嘟囔道,「你這人真是跟屁蟲,我都回家了,你怎麼也跟來了?想討好我爸媽啊,沒門!我爸媽不喜歡你這樣油頭粉面的,他們喜歡能幹活又老實的…」

爸媽?方傑聽得這古怪的稱呼,微微愣了愣,繼而猜得許是與爹娘的意思,於是好笑得把她又往懷裡攬了攬,應道,「本公子玉樹臨風、清俊不凡,那油頭粉面的小生怎麼能同我相比?再者說我雖是不會做農活兒,但我賺銀子買奴僕就好。」

「哼,你當這兒還是封建社會啊?這是現代社會,人人平等,買賣奴隸是犯法的。你要是蹲監獄了,我可不給你送飯1蒲草懊惱的在方傑耳朵上咬了一口,末了趴在他的肩膀上又哭了起來,「爸媽,我好想你們!我沒死,你們千萬別傷心。我想回家…」

一滴滴瑩潤的眼淚掉進方傑的衣領里,燙得他心裡痛得發顫,也顧不得再琢磨蒲草到底說了什麼胡話,只是一下下拍著她的背,一聲聲應著,「好,好,咱們回家,回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