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四十三章做人要講理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水生一個沒留神被打了個正著,吃痛之下就要往老娘身後躲,不想老太太這次仿似也是氣得狠了,居然毫無庇護之意。 劉水生無法,撒腿就奔進了屋子裡,劉老頭兒隨後也是扯了老太太一起叫罵著追了進去。 ...

眾人這般想著,都是有些皺了眉頭。當日上門幫忙拾掇屋子,卻反被氣走的小六子一家第一個掉頭回去了。其餘之人互相看看,也是紛紛扭頭欲走。劉老頭一見這般就慌了手腳,死活扯了一個鄰人,高聲嚷道,「馬兄弟,你們怎麼見死不救啊,這城裡人都欺負到咱們村裡來了,你們怎麼也要幫一把埃」

那姓馬的鄰人甩開他的拉扯,應道,「你們沒種出菜來,就該還人家銀子,這有什麼好爭講的。若是你們一家又打著賴賬的主意,大伙兒更是不能幫忙了。做啥事兒,都得講理埃」

劉老頭兒傻了眼,劉老太太也被說得心虛忘了哭嚎。孫掌柜難得贊了句,「這位老鄉真是個明理之人1

可惜,姓馬的鄰人不喜劉家三口,也同樣厭惡他這欺上門的,聽得贊言連哼都沒哼一聲就扭頭就走掉了。孫掌柜碰了這麼個軟釘子,心裡恨恨罵了幾句,轉而又去逼問劉家三口,「你們趕緊把訂金還來,若不然,咱們就府衙上打官司去1

劉老太太想著那些白花花的銀錁子就要被送還回去,心裡疼得油煎一般,死活也是不肯。她伸手指了自己的紅腫的腮幫子,惱道,「你想都別想,就是不還!你剛才把我耳朵打聾了,那二十銀子我要抓藥治玻就是去打官司,我們家也占理1

孫掌柜抖了抖手裡的契紙,冷笑說道,「哼,當初老夫就瞧著你們一家子不是好東西,所以留了後手。你們可看明白了,這契紙上寫得清楚,若是違約要雙倍賠償訂金。你們一家如今欠的可不是二十兩,是整整四十兩1

劉家老兩口嚇得倒吸一口冷氣,劉老太也顧不得再裝耳聾了,趕忙扭頭去問劉水生,「兒子啊,他這是在胡扯,你根本沒簽過這契紙,是不是?」

劉水生當初從富貴樓得了銀錢,可謂歡喜之極,只想著以後發財娶媳婦了,哪裡在意契紙如何書寫啊?

這會兒突然聽得孫掌柜扔了這麼個殺手出來,他一千一萬個想開口否認,可惜那契紙上的手印卻是如此熟悉…

劉老頭兒一見兒子怔愣不語,心裡也是明白過來。瞬時怒火高漲,一巴掌就抽了過去,「你個沒用的東西!白送人家銀子的事兒,你居然也敢簽?」

劉水生一個沒留神被打了個正著,吃痛之下就要往老娘身後躲,不想老太太這次仿似也是氣得狠了,居然毫無庇護之意。

劉水生無法,撒腿就奔進了屋子裡,劉老頭兒隨後也是扯了老太太一起叫罵著追了進去。

孫掌柜先前見得他們一家打成一團還覺解氣,抱著膀子看起了熱鬧,但後來那屋門當一聲關得嚴實,他立時就知上當受騙了。這一家子打架是假,藉機進屋躲避才是真啊!

那小廝不等掌柜吩咐就機靈得跑上前砸著兩扇屋門,罵道,「你們快出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難道你們劉家不怕吃官司嗎?趕緊還錢,還錢1

孫掌柜也是氣得直哆嗦,高聲喝道,「好,好,真是窮山惡水出刁民!我們富貴樓的銀子居然也敢賴了去,你們給我等著,等著1

主僕兩人這般又是叫罵又是砸門,折騰得震天響,恨不能整個南溝村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但是劉家三口就是打定了主意,死活藏在屋裡裝起了縮頭烏龜,塌天也不理會。

孫掌柜主僕累得氣喘吁吁,最後實在無法,只得臉色鐵青著留了一句話,「明日午時之前,若是你們不把四十兩銀子送去,就等著官差上門吧1

這般放完狠話,他就帶著小廝氣哼哼回了城。

劉家三口齊齊趴在門縫兒前,眼見那馬車走遠,自家門口再無動靜,這才長長出了一口氣。劉水生到底還是害怕去蹲大牢,小聲問道,「爹,娘,萬一明日這人真帶官差來抓我呢?」

劉老頭皺眉捋捋鬍子說道,「他們酒樓那般富貴,不會計較這幾十兩銀子的,說不定明日他就忘腦後去了。若是他真帶了官差上門,咱們再好好商量就是。」

聽得老爹這般不負責任的說法,劉水生氣得差點翻了白眼,趕忙又去拉扯娘親,「娘,兒子不想下獄啊,不如咱們把銀子拿去還給富貴樓吧?」

劉老太太乾笑兩聲,安撫道,「兒啊,娘不是不想還這銀子,實在是家裡拿不出這麼多。你也別害怕,咱們村裡人多著呢,誰也不能眼睜睜見你被官差抓走就是了。你先在家守著,我這就和你爹去請里正做主。有他出面,保管就沒事了。」

說完這話,劉老太太就扯了劉老頭打開屋門,小心翼翼觀望許久,這才小跑著去了里正家。

劉水生一個人傻愣在屋裡,突然就覺爹娘這般只認銀錢而不顧他的安危,著實太讓人寒心。與其等著明日被抓下獄,還不如先替自己打算了。

他的眼珠子丟溜溜轉了無數圈兒,最後狠狠跺腳定了主意。他飛奔出去尋了把鎬頭,三兩下就刨開了屋角的散土挖出一隻小陶罐來。待得打開蒙在上面的油氈,果然就露出裡面大半下兒碎銀和銅錢,粗略數數怎麼也有二十幾兩之多。

他隨手扯了一塊布包裹,把這些銀錢連同三五件換洗衣衫包在一處,背在身上就撒腿跑出了家門…

再說劉家老兩口找去里正家裡,不管如何巧言掩飾,終究也脫不得賴賬不還的嫌疑。里正和幾個長輩本就惱怒他們一家的行事作為,如今自然不會替他們出頭攬下這等禍事。

老兩口纏磨了好半晌,里正等人就是不肯鬆口,他們只得告辭出來了。不過這老兩口的腦袋可是不白長,一計不成又生一計。雙雙找到了大兒的門前,指望身為長子的大兒站出來替爹娘兄弟解了禍患。最好是慷慨出銀四十兩,到時候若是官差上門就還給富貴樓,若是官差不來,那他們就又發了一筆大財。

兩人盤算得是千好萬好,可惜,劉厚生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被爹娘如何苛待也不言語的老實人了。他甚至都沒等爹娘說完來意,直接扔下一句,「劉家事與我無關1然後就當關了大門躲去後邊溫室了。

劉老頭兒老太太惱怒得跳腳大罵,原本李家眾人還琢磨著勸說幾句,畢竟血脈親緣割不斷,父母有再多不是也不能完全撒手不理。可是劉老太嘴裡左一句胳膊肘往外拐,右一句給別人養了兒子,明擺著就是連他們李家人也一起罵了。於是人人都惱了,誰也沒有出門去勸。

劉老頭老太太折騰了半晌,累得口乾舌燥回到家裡,遠遠卻見得院門和屋門都是大開。兩人驚慌之下,趕忙奔去屋去查看。結果,這一看可了不得了,箱櫃也被人翻了,錢罐子也空了。

劉老太太直接一翻白眼兒就倒地不起了,劉老頭兒也顧不得搶救老婆子,跑出去就是大喊,「抓賊啊,俺家遭賊了!哪個天打雷劈的,偷了俺家的銀子啊1

先前,家家戶戶的婦人婆子們都被家裡男人們告誡不得出去看熱鬧,以免被劉家這不講理的三口人攀扯牽連。但婦人好奇心重,怎麼可能放過這等熱鬧,一直躲在自家院牆下偷偷聽著。

這會兒原本以為好戲散了,正要忙著張羅午飯去,突然劉家老頭兒這麼一喊抓賊,婦人們再也忍耐不住了,開了門就奔去看熱鬧。

男人們也覺得事關村裡的名聲,紛紛皺著眉頭隨後趕了過去。

劉老頭兒正是指天罵地哭得鼻涕眼淚一把,他和老婆子多少年積攢的那點兒銀錢被人一窩端了,簡直比挖了他的心肝肺還要疼埃

眼見左右鄰人第一個趕了過來,他上前就抓了人家的衣衫罵道,「你把俺家的銀子還回來…」

那鄰居被氣得臉色鐵青,一把推開他惱道,「劉叔,你這是說得什麼話,我這會連家門都沒出,怎麼就偷你家的銀子了?你這是血口噴人1

眾人也是紛紛勸道,「就是,就是。這到底又出什麼事兒了?」

劉老頭已是心疼得瘋了,指了大開的屋門罵道,「我們就出去走了一圈兒,回來家裡就遭了賊,不是他偷的是誰偷的!你還我銀子來…」

他這般說著,還要上前去拉扯鄰居,又被眾人攔了下來。這會兒里正和幾個老爺子也是趕到了,見得院里亂鬨哄的就高聲呵斥道,「行了,有話好好說,都吵些什麼?」

里正和幾個老爺子在村裡可是有絕對權威的,劉老頭心裡到底還是有些懼意,手下鬆開鄰居大喊道,「里正啊,你可要替我們一家做主埃我和老婆子不過就是去你那兒和大兒家裡走走,回來家裡就被人搬空了埃這可讓俺們一家怎麼活啊?」

里正厭煩的皺了眉頭,開口問道,「你走時鎖門了?丟了多少銀子?」

劉老頭抹了一把鼻涕,應道,「丟了二十多兩啊,俺們攢了一輩子的銀子埃俺們走的時候,水生…」

老頭兒說到一半突然想起一直沒見到小兒子的影子,於是左右扭頭喊道,「誰看見水生了,這小子哪裡去了,他看著家裡來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