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四十二章種菜不易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p> 這一早,一家三口吃了飯又齊齊聚去廂房,眼瞧著光禿禿的苗床兒都是愁眉不展。劉老頭兒打開爐子添了幾根樹枝子,剛剛蹲下身子還沒等說話,一旁爐筒子的銜接處已是呼呼往外冒起了黑煙,嗆得他咳嗽個不停。於是...

喜鵲用力點著頭,眼裡還是滿滿的驚恐不安。蒲草心裡暗暗嘆氣,昨晚那事兒對於她這個神經早被鍛煉得萬般強悍的現代女子來說,都是后怕不已。而喜鵲從小受禮教規矩束縛,對於貞潔看得比命還重,自然嚇得比她更狠,心裡也更覺屈辱吧。

她這般想著就把喜鵲抱在了懷裡,輕聲安慰著,「就當做場噩夢了,以後都會好起來的。」

喜鵲重重點頭,眼眶裡已是又有眼淚在打轉了。

蒲草惦記春妮一家,笑著替她擦了眼淚就道,「晚上搬到西屋,同我們一起睡吧。我先去東院看看,你在家照料著兩個孩子。」

喜鵲趕忙應了下來,低頭隨著蒲草出了門,轉去灶間找尋兩個孩子。

東院劉家此時正是一屋子的愁雲慘淡,李家老少齊齊聚在堂屋裡,低聲勸著一臉惱怒的的春妮兒。一見蒲草推門進來,春妮立時好似見了救星,上前抱了蒲草的胳膊就不放手了,一迭聲的抱怨道,「蒲草,你跑哪裡去了,一早晨就不見人影?」

蒲草無奈,拍著她應道,「我有點兒急事,跑了趟城裡,這不剛回來就趕過來了。」

李大嫂讓了椅子給蒲草坐了,又替她倒了碗熱茶,也是勸說小姑道,「蒲草許是累了,你讓她歇會兒再說吧。」

春妮苦了臉,還是不肯離得遠些,到底擠著坐到蒲草旁邊,一臉的愁苦委屈。蒲草自然捨不得她這般倉惶模樣,喝口水潤潤嗓子就問起了因由。

原來,早晨他們剛剛出了村子沒多久,城裡富貴樓的孫掌柜就找到了劉家老宅的門前。

半月前,白雲居不知道突然抽了什麼瘋兒,硬生生把獨門的青菜生意分了一半給各家酒樓,各家酒樓又藉機推出許多新把戲,生意自然都是一路水漲船高,很快回復了當初的興隆模樣。

只有富貴樓因為被排擠在外,門庭日漸冷落。錢大富不知暗地裡摔了多少瓷器撒氣,到底也是沒有辦法,總不能厚著臉皮去求冤家對頭分他一份兒吧。先不說人家會不會答應,就是他這張臉皮也沒地方擱埃

孫掌柜一面挖空心思討東家歡心,一面連打帶罰懲治了幾個不安分的廚子伙子,勉強算是把人心穩了下來。可是,老天好似偏偏要同他作對,白雲居突然又得了一樣新吃食。

那些豪不起眼的豆子發了芽兒,不過放了一縷蒜苗添色,居然就引得那麼多食客喜愛,差點兒又擠爆了白雲居的門扇

這下子,不必錢大富瞪著眼睛怒罵,孫掌柜自己就開始沉不住氣了。昨晚他盤算了半宿,劉家的青菜也種下十數日了,就算不能立時割回兩筐送到廚下,但是挖回幾棵給東家吃顆定心丸,順便妝點一下門面總是好的。

這般想著,一早起來他就直奔南溝而來。

劉家三口先前偷入張家菜棚,匆忙間不過學了一些粗淺皮毛,哪裡知道其中諸多關竅,回家之後胡亂改了廂房就把菜籽種下去了。

一家三口澆水燒火也算殷勤,一心盼著賣菜發個大財。可惜那菜籽仿似睡著了一般,就是不肯發芽兒。好不容易盼到第七八日,挨近火爐附近,終於冒出了幾根兒小白菜苗兒,喜得一家人差點兒磕頭謝神了。

但是顯見他們歡喜的有些為時尚早,又過了七八日,除了那幾棵小白菜苗兒長得高了兩指,別處再也沒有青苗冒出。

劉家三口就是再蠢,也終於明白怕是大事不妙了。同富貴樓約好的取菜日已是過去了一半,如今一把菜苗兒都沒湊夠,這可沒法交差啊?死活也得尋個法子才成。

所以,那日聽得劉厚生同張家一起殺年豬,劉水生就被好顏面的爹娘攆了過去。他本來打算央求兄長回家指點幾句,順便再撈條豬肉解解饞。沒想到,一向老實憨厚的兄長居然大發神威收拾了狗剩兒,嚇得他連滾帶爬跑了回去。

這一早,一家三口吃了飯又齊齊聚去廂房,眼瞧著光禿禿的苗床兒都是愁眉不展。劉老頭兒打開爐子添了幾根樹枝子,剛剛蹲下身子還沒等說話,一旁爐筒子的銜接處已是呼呼往外冒起了黑煙,嗆得他咳嗽個不停。於是,他抬手就給了小兒子一巴掌怒罵道,「你個眼瞎的東西,買個鐵皮筒子都買不好,日日往外冒煙…」

劉老太心疼不已,趕忙攬了一臉心虛的兒子,替他辯解道,「咱兒子也是第一次買鐵皮筒子,哪裡知道那鐵匠黑心做得這般粗糙?一會兒再和點稀泥堵堵就是了。」

劉老頭兒還想再罵幾句,可是那黑煙已是溢了半屋子,害得他咳得喘氣都費勁了。劉水生趕忙討好的跑去開窗子,不想,憋了一晚的水汽早把窗紙浸得又軟又濕,他一沾手的功夫就破了好幾個大洞。

冷風呼嘯著灌了進來,吹得鐵皮桶子上的灰塵四處飛揚。劉老頭兒再也忍不得氣,隨手抄起爐鉤子就開始追打兒子。

劉水生嚇得撒腿就跑了出去,父子倆這般在院子里追追逃逃,劉老太揮舞著雙手、跳著腳兒的攔阻,正是熱鬧的時候,富貴樓的陸了門口了。

一家三口瞧得穿了錦緞長袍,手裡抱了暖爐的孫掌柜,立時就心虛的齊齊矮了一截兒。互相推搡著上前小心翼翼見禮,末了又百般討好奉承,想請孫掌柜進門小坐喝茶。

可惜,孫掌柜根本不理他們這話頭兒。若是要喝茶,城裡什麼好茶樓沒有,他這一路頂風冒雪就是奔著青菜來的。

劉家三口實在無法,只得開了廂房門兒請了孫掌柜進去。果然,孫掌柜四下掃了一圈兒不見半點兒綠意,立時指了空蕩蕩的屋子罵道,「你們種的青菜呢?不是說一個月就能送到我們酒樓去嗎?這都大半月了,為何一棵菜苗兒都沒有?」

劉老頭和劉水生眼珠子滴溜溜亂轉,一時都是想不出什麼好說辭。劉老太無法,滿臉堆笑的湊到跟前應道,「孫掌柜,您也別著急。這大冬日裡種菜可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成的,我們一家總要多琢磨幾日才能種出來埃」說著,她又伸手指了爐子旁邊那幾棵細弱的白菜苗笑道,「再說,我們忙乎這些時日也摸到一點兒門道兒,您看,那幾棵白菜苗就長得不錯。我們明日就在爐子跟前再種一把菜籽,半月後怎麼也能割出一筐了…」

孫掌柜瞧著那三五棵仿似走路帶起的微風,都能輕易把它吹倒的小苗兒,氣得額角青筋暴起。這劉家的青菜就是富貴樓最後的指望,若是被東家知道這救命稻草也沒了,那他的下抄

他激靈靈打了個哆嗦,耳里又聽得劉老太還在喋喋不休,抬手就給了她重重兩耳光,「該死的老婆子,你當誰是傻子糊弄呢?當初你們預支銀子的時候怎麼沒說不會種菜?二十兩銀子訂金拿給你們了,居然就種出這麼幾根兒東西?還不痛快把銀錢給我拿出來,要不然咱們就進城打官司去1

劉老太本來說得正是順當,突然被打得滴溜亂轉,腳下一個踉蹌就把那唯一的幾棵菜苗踩得徹底回歸土地了。

劉水生一聽孫掌柜索要銀子,還嚷著要打官司,嚇得偷偷就要往外溜。但那跟著孫掌柜的小廝也不是傻子,抓住他就拉扯了起來。

劉老頭、劉老太那是十足十的財迷,從來都是往回收銀錢,哪有往外掏的時候。這會兒一聽孫掌柜索要訂金,簡直就是要挖他們的心肝一般,如論如何也是不肯拿出來。

劉老頭瞧著老婆子紅腫的腮幫子,眼珠兒一轉就拚命使起了眼色。劉老太被打得發懵,體會了還一會兒才猜得老頭兒的意思。於是躺倒在地就開始打滾哭嚎,嘴裡不停嚷著,「哎呀,我耳朵被打聾了,我活不了了!我看傷要用銀子啊,我要買葯礙」

劉老頭也趁機開了廂房門,跑去院子里大喊,「救命啊,救命埃城裡人欺上門了,城裡人要殺人了1

不得不說,南溝村的鄉親們還是很厚道和護淙渙跫移餃杖嗽凳翟誆輝趺囪,但是住在一個村子,總歸有三分情誼在。左鄰右舍們聽了這般呼喊,立時放下手的活計,紛紛抄起鎬頭、掃帚就聚了過來。

劉家三口見得鄰人們趕來,就覺有了靠山。劉老頭和兒子扶著滾了一身泥濘的老太太,高聲哭喊著,「哎呦,這城裡人太欺負人了,居然打得我家老婆子耳朵都聾了,鄉親們救命啊!他們這是沒把我們南溝村看眼裡,都打到門上來了。」

孫掌柜聽得這話,臉色更是青紫,掏出懷裡的契紙罵道,「好你個劉家,這是打算賴掉我們富貴樓的銀子埃當初說好,先預支二十兩銀子助你們建菜棚,你們種出青菜全都賣給我們酒樓。如今大半月過去,你們一棵菜苗都沒種出不說,居然還打算賴掉訂金。你們真當我們富貴樓是好欺負的不成?白紙黑字契書在我手裡,你們就等著下大獄吧。」

劉家三口身後的十幾個鄉親一聽這話,臉色都是有些不好。原本劉家種菜就惹得大夥不喜,如今出了亂子,村裡人不落井下石就算厚道了,哪裡還願意沾手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