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四十一章只是想你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道,「准了,獻上來吧。」 方傑眼裡的擔憂終於完全消散,輕笑著從袖子里拿出那隻摩挲了一路的銀簪,獻寶一般遞到蒲草眼前,「這是我在京都特意給你選的,同你的名字很相稱。」說完這話,他仿似生怕蒲草嫌貴...

很快,小爬犁就到了城門口,陳二不等蒲草動手就先掏了四文的城門稅遞給守門兵卒。蒲草趕忙道謝,末了等爬犁一到了白雲居門口就跳了下去。陳二約好來接她的時辰,然後就奔去常常打交道的雜貨店了。

洛掌柜突然見得蒲草上門,還以為是菜棚子出了問題,趕忙引了她進書房喝茶問詢。蒲草見得沒有外人在,就直言說明是來見方傑的。

洛掌柜差點把口中的茶水噴出來,臉色古怪的咳了好幾聲,也不好說什麼,馬上就派了小夥計去請東家過來。

方傑正是吩咐東子去辦事,突然聽得小夥計稟報說南溝村張東家登門拜訪。他那對兒修長的墨眉忍不住就皺了起來,臉上也是苦笑不已。這女子真是太聰慧了,他已是極力隱瞞,沒想到還是被她發現了端倪…

方傑進得門時,蒲草正坐在椅子上發獃,聽得動靜兒扭頭望將過去,兩雙清澈雪亮的眼眸就隔著整個書房匯聚在了一處。一雙里滿是探究和疼惜,另一雙里卻是三分驚恐、七分感激…

方傑輕輕嘆氣,上前擁了難得軟弱一次的女子,手下慢慢拍著她,溫和說道,「本來以為能瞞過你呢,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找來了。」

蒲草伸手環住那想念了無數次的寬厚脊背,緊緊依偎在他懷裡,眼眶突然就酸得厲害,澀聲應道,「沒有,我什麼都不知道,就是…想你了。」

「我也想你,」方傑低頭親吻她烏黑的髮鬢,心裡疼惜更深,「不知道也好,根本就沒有事發生。我今早才進城,你這會就上門了,可見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蒲草輕輕抹去眼角的淚珠兒,隨手擦抹到他的錦緞長袍上,半惱半嗔道,「誰跟你心有靈犀了,我是來看看,你進京一趟帶了幾個美[email protected]娘回來?」

方傑仿似萬般委屈的辯解道,「我一個行商的小門戶庶子,可養不起什麼美[email protected]娘。掉一次淚珠就要糟蹋一件錦緞衣衫,我養你一個就很吃力了。」

蒲草撲哧笑了出來,伸手在他腰側掐了一記,「誰要你養了,我比你更會賺銀錢呢。前幾日我又琢磨了一樣好吃食送來,洛掌柜方才還說賣的好呢。」

方傑見得她重新恢復了往日的倔強模樣,心裡輕輕鬆了一口氣,直起腰身轉而坐到一旁的椅子里笑道,「我也聽洛掌柜說過這事兒了,作為謝禮,我這泥瓦工能否給『屋舍』添塊琉璃瓦啊?」

蒲草雙眸含笑,秀氣的下巴高高抬起,仿似公主皇女一般傲嬌應道,「准了,獻上來吧。」

方傑眼裡的擔憂終於完全消散,輕笑著從袖子里拿出那隻摩挲了一路的銀簪,獻寶一般遞到蒲草眼前,「這是我在京都特意給你選的,同你的名字很相稱。」說完這話,他仿似生怕蒲草嫌貴不肯收,趕忙又添了一句,「五兩銀子買的,不是貴重之物,難得雕琢這般精巧。」

蒲草把銀簪拿在手裡細看,真是越看越喜愛,贊道,「雕琢這簪子的匠人手藝真好,你看這草葉上還帶著露珠呢,這蟈蟈也好像活的一般。」

「你喜歡就先戴著,以後我一定再尋更好的給你。」

蒲草心下甜意泛濫,伸手抽下原本橫腦後的烏木簪,一頭烏髮瞬時散了下來,她三兩下重新挽了髮髻就把這隻銀簪插了上去,末了臉色微紅的問道,「好看嗎?」

「好看,早知你這般喜歡,我就付那銀樓五百兩也值得了。」方傑伸手替心愛的女子把鬢邊碎發掖在耳後,眼裡的喜意濃得似化不開的蜜糖。

蒲草笑瞪了他一眼,嗔怪道,「做什麼多給人家銀子,你若是銀子當真多到沒處花,就買了糧食救濟窮人去。」

方傑聳聳肩,伸手抻抻衣角無奈道,「那我還是留著銀子多做幾件衣衫吧,省得你下次掉眼淚沒有帕子用。」

「我一輩子沒掉過眼淚,結果被你看到一次,難道就要被念叨一輩子了不成?」

兩人坐在一處低聲說著話,偶爾孩子一般鬥嘴鬥氣,最後都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方傑想起先前吩咐東子去辦的差事,笑道,「你今日來的正好,我一個友人家裡養的母狗生了小狗崽兒,我討了兩隻回來,你抱回去給兩個孩子當個玩伴吧。」

蒲草怎會不知給孩子玩耍是借口,倒是幾月後長大替她看家護院是真,於是心下越加柔軟,轉身拿了一旁小几上的布包遞給他笑道,「差點忘記兒了,先前答應你的那件禮物,我已是做好了。」

「真的?」方傑立時接了過去,打開包裹拿出那缺了袖子的「薄棉襖」,他臉色古怪得憋了半晌,終是哈哈笑著問道,「這是什麼衣衫,針腳兒太粗陋了。」

蒲草本就不擅針線,為了瞞過春妮兒,多是在她和孩子睡下之後偷偷起來借著燈光縫製,做工自然更是好不到哪裡去。此時聽得方傑這般嫌棄之言,她立時就羞惱的伸手想要搶回來。

方傑趕忙把衣衫藏到身後,一迭聲的賠罪,「是我失言了,是我失言了。這衣衫能得張東家這般鄭重送出,定然有奇特之處,還勞煩張東家給在下解惑,可好?」

蒲草瞪了他一眼,賭氣應道,「就是件缺袖子的襖子,裡面的棉花換成了雞鵝的絨毛,穿著更暖和輕便。」

方傑連忙贊道,「真是好巧的心思!我晚上就換上試試,一定很暖和。」

蒲草剛要再囑咐兩句,不想尚未開口肚子卻咕嚕嚕響了起來,惹得她臉色瞬時就紅了一片。方傑愣了愣,皺眉問道,「你可是早飯未用就趕來了?」

蒲草點頭,方才驚慌之下,她什麼都顧不得了,兩個孩子和春妮兒那裡也沒打過招呼,想必她們這會兒不知如何惦記呢。她趕忙起身說道,「哎呀,我得趕緊回去了,家裡還一攤子事呢。」

分離半月,初一見面就是遇險,如今好不容易這般相聚片刻,方傑怎麼捨得就這般放她回去,於是,硬是勸著她再多留半個時辰,吃過飯再回去。

胖廚子聽說要準備主子和張東家的飯菜,兩隻小眼睛就放了光兒,把這不知該算早飯還是午飯的席面考場,擼胳膊挽袖子,大展身手,精心準備了兩葷兩素四個小菜,外加一小鍋兒玉田香米粥、一籠素蒸餃兒。

都道有情飲水飽,這般情人相對而坐,互相布菜、偶爾說笑,自然是心情大好,飯菜也就更覺美味。方傑眼見蒲草吃得香甜,歡喜之下又賞了胖廚子二兩銀,胖廚子笑得臉上開花,還要趕過去謝賞,卻被老成精的洛掌柜攔住了。

東子跑得一臉大汗,終於趕在蒲草回村前送來了兩隻比巴掌大些的小狗崽。一隻純黑色皮毛,只是鼻樑上有條白道兒,一隻則是黑白花兒相間,極是可愛。

但凡心地柔軟的女子,就沒有不喜愛小動物的。蒲草把小狗抱在懷裡,歡喜得同孩子一般不停逗弄著。

東子討好的說道,「張東家,這兩隻小狼狗已是斷奶了,回去之後喂些粥水,偶爾添點肉食就成。」

蒲草同他道謝,又仔細詢問了兩句,就把小狗重新放進了圍好薄被的籃子里。

方傑還要東子趕爬犁送蒲草回去,蒲草卻說陳二哥馬上就來接了。果然,沒過半會兒前面就有小夥計跑來稟告,洛掌柜扯了東子就趕忙先退了下去,屋裡於是就只剩了一對兒有情人。

方傑極是不舍的把心愛的女子抱進懷裡,到底還是囑咐道,「一切有我呢,你安心過日子埃」

「嗯,」蒲草輕輕點頭,臉孔埋在他懷裡,耳邊聽著他強壯有力的心跳,心底最後一絲驚恐終是徹底消失無蹤…

陳二兒買了大堆的雜貨兒,待得蒲草再坐上去,那小爬犁上就是滿滿當當了。小毛驢顛顛跑起來,居然還很是穩當,陳二哥哈哈笑著直說這毛驢爭氣,回去要好好犒賞它半塊豆餅。

不知小毛驢是聽懂了主子的話,還是奔家心切,肋下生了雙翅一般跑得飛快。來時頂風,回家順風,很快小爬犁就跑進了村子。

陳大娘婆媳幾個聽得動靜,剛忙迎了出來,陳大嫂扶著蒲草下了爬犁,不等她道謝就先說道,「蒲草啊,聽說劉家出事兒了,俺家你大伯和大哥都趕去了。生子兩口子怕是也跟著為難呢,你快去幫忙勸勸吧。」

劉家出事了?蒲草心下一動,應了一聲就趕緊拎著小籃子先回了自家。

山子和桃花早晨穿好衣衫就不見了嫂子人影,雖是喜鵲勸了又勸,但兩個孩子還是不肯吃飯,非要等到嫂子回來不可。這會兒突然見得蒲草開門進來,兩個孩子立時就撲到了跟前,一迭聲的問著,「嫂子,你去哪兒了?家裡到處也找不到?」

蒲草趕緊抱著他們安慰了幾句,末了把籃子打開露出兩隻毛茸茸的小狗。兩個孩子果然就把抱怨扔去了一旁,各自抱了一隻小狗樂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根了。

蒲草見此就攆了他們去給小狗找吃食,然後拉著一臉惶然的喜鵲進了東屋,仔細囑咐道,「昨晚那事,已是處置好了。你記得同誰也不要提起,別人說什麼也不要應聲,就當沒發生過。懂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