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三十七章殺年豬(二)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開,再無人阻攔,馬上就撒開腿腳飛奔出去了。 村裡鄉親們都是惱怒劉家不顧全村人的利益,私下種菜,人人都盼著他們一家倒霉,也是沒有一個願意出聲搭理的,眼見劉水生這般狼狽跑遠了,都是暗暗撇撇嘴就繼續...

蒲草正是猶疑不定的功夫,卻聽旁邊傳來「當」一聲脆響。眾人聞聲望去,原來是山子和桃花兩個孩子見得張二父子進門,著急搬著手裡裝銅錢的盒子往屋裡藏。不想那盒子裝滿了銅錢太過沉重,他們兩個哪裡抬得動,手上一酸就撒到了地上。

山子和桃花自覺闖了禍,癟著嘴巴就要哭了出來。蒲草趕忙上前抱了他們安慰,「沒事,沒事。銅錢灑了撿起來就好,山子和桃花可是好孩子,不能隨便掉金豆,多丟人埃」

旁邊站得近的幾個村人也是笑著幫忙翻過盒子,撿了銅錢扔進去。狗剩兒原本躲在老爹後面,此時見得滿地都是銅錢,那雙小眼睛丟溜溜轉了轉,猶豫了那麼一瞬就跑上前裝作幫忙撿拾,其實趁亂藏了大半塞進了袖袋裡。

他本以為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山子人小眼尖,指了他就大聲嚷道,「姐,他往袖子里塞銅錢了。」

狗剩兒驚得手下一哆嗦,抬起頭見得眾人都是皺著眉頭瞪他,趕忙乾笑兩聲假意呵斥山子,「這孩子怎麼隨便誣賴好人呢,我好心幫忙,怎麼就成偷錢了?」

山子本就覺得闖了禍,這會兒又被心目中的大壞蛋呵斥,小臉氣的通紅,哇哇大哭,「我沒撒謊,他往袖子里塞錢,我看見了1

狗剩兒悄悄顛顛袖子,猜得也有一百多文,足夠他賭幾把了。於是就站起身裝作極度惱怒的摸樣嚷道,「好心當做驢肝肺,既然你們把我當賊,我走就是了。」

他這般說完,就扭頭往外奔去。眾人雖是惱怒,但是總覺這是張家事兒不好插手,於是這麼一猶豫的功夫,就見狗剩已是到了院門口了。

可惜,狗剩兒今日出門沒看黃曆,運氣極是不好。他本來見得眾人沒有追趕,心裡還在竊喜,不想一時得意只顧腳下,腦袋卻是猛然撞到了一人身前。他趔趄著後退的時候又踩了塊石頭,站立不穩就當摔到在地了。

那藏在袖子里的銅錢咕嚕嚕就跑出了十幾枚,這下子,他就是舌尖上生出蓮花,也難以抵賴了。

剛剛進門的里正和幾個族老見得眾人都是臉色古怪,狗剩兒又是摔得狼狽,就皺眉問道,「這是出了何事?」

狗剩兒不等眾人應聲就慌忙爬了起來胡亂遮掩道,「沒事,沒事,我家裡有急事,這就回去了。」他說著還要往外跑,蒲草卻是喊了劉厚生,「劉大哥,攔著他1

劉厚生雖然不明白出了何事,但還是一把扯住了狗剩兒。他本就身形魁梧,狗剩兒卻瘦弱的堪比黃鼠狼,被他抓在手裡就跟拎著個玩偶似的。

狗剩兒扯著脖子大喊,「你抓我幹啥,你放開我,放開1

蒲草這時也走到幾位長輩和里正跟前了,她低頭恭敬行禮之後,這才微微苦笑著說道,「本來家裡殺豬,是請長輩們過來喝酒吃肉的,沒想到又讓長輩們跟著我們一家煩心了。剛才二叔和狗剩兒上門來,我還想請他們屋裡坐,可是狗剩兒居然趁著孩子打翻了錢匣子的功夫,偷了不少賣肉錢…」

不等蒲草再說下去,脾氣火爆的孔五爺第一個就惱了,上前抓了狗剩兒的袖子猛力一扯,那袖袋裡的銅錢就都啪掉了出來。這老爺子高聲怒罵道,「這死性不改的東西,偷錢都偷到自家人頭上了!生子,把他給我扔出去1

里正也指了一臉尷尬的張二罵道,「你也給我滾出去,沒事兒上門湊什麼熱鬧?有這功夫好好教教孩子怎麼做人1

劉厚生拎著狗剩猛力甩了出去,狗剩吧唧一聲就嵌進了門旁的雪堆里,疼得他半晌沒有爬起來。張二也被罵得是臉紅脖子粗,低眉臊眼的走出院門,見得兒子尚在雪堆里掙扎,不但不幫忙,反倒還上前又踢了兩腳,然後才氣哼哼走掉了。

劉水生這半會兒眼見自家兄長發威,嚇得臉色都白了,腳下悄悄往院牆根下挪了又挪,恨不得把自己變成透明人才好呢。

劉厚生怎會看不見自家弟弟,但是爹娘和這兄弟著實太過絕情。他一狠心也裝作沒有看見,引了里正等人進屋奉茶。

劉水生一見院門大開,再無人阻攔,馬上就撒開腿腳飛奔出去了。

村裡鄉親們都是惱怒劉家不顧全村人的利益,私下種菜,人人都盼著他們一家倒霉,也是沒有一個願意出聲搭理的,眼見劉水生這般狼狽跑遠了,都是暗暗撇撇嘴就繼續忙碌了。

這三個堪比癩蛤蟆的噁心人物一走,張家很快又恢復了先前的熱鬧。女人們幫著孩子們揀完了銅錢,就開始忙著分碗筷。

大鍋里的殺豬菜已是咕嘟嘟煮了半個時辰,五花肉里的肥油被酸菜和粉條吸收得一乾二淨,偶爾哪個空隙里泛起的湯話兒頂的擺在浮面那層血腸突突跳起,真是萬般惹人垂涎。眾人都備香味吸引,湊到跟前贊道,「這殺豬菜味道真是好埃」

蒲草笑嘻嘻把剩下的雜活交個眾人,又趕去灶間炒了個肉沫土豆絲和寬粉炒肉片。

這時候,大盆的殺豬菜已是熱氣騰騰端上了桌子,惹得眾人都是暗暗吞口水。而另一隻大鍋里,早已煮的爛熟的大塊肉也被切成了薄片,一層層碼在陶盤裡,澆上蒜末和醬油、香菜調成的醬汁兒,一盤盤端了上去。

劉厚生喊了董四一起去他家搬了兩壇苞谷酒回來,兩桌男客正好一桌一壇。

張貴兒這時也不用蒲草再去窗下喊,主動進屋同劉厚生一起並排坐了主位陪客。族老和里正問起讀書等事,他也答得謙恭有禮,直看得進屋送菜的喜鵲不停翻白眼。

蒲草正在灶間里忙著揀饅頭,見得喜鵲進來就道,「把這饅頭先端一籮筐送去裡屋,男客們怕是要先喝酒,等他們開口要饅頭的時候再端熱的上去。」

喜鵲接了籮筐,忍了又忍還是小聲說了一句,「你這般忙乎,真不知道圖些啥?人家半點兒不動手就搶了所有功勞1

蒲草愣了愣,待得想明白她話中之人是指張貴兒,就挑眉反問道,「怎麼,你這是在替我抱不平?」

喜鵲臉色微微一窘,也不應聲,抱了籮筐抬腿就出了灶間。留下蒲草站在原地,笑得越發得意。這丫頭果真不是個沒有良心的人,這才進門幾日就已是知道替她打抱不平,以後再相處久了,興許真是個忠心的好幫手呢。

春妮兒在屋裡久久不見蒲草人影兒,就找了過來嚷道,「蒲草,趕緊進去啊,都等你開席呢。」

蒲草解了圍裙,先招呼了草棚里那些站著閑話兒的女子們,笑道,「嫂子們,灶間早就擺下飯桌了,你們快去趁熱吃埃忙乎了這半晌,再不嘗嘗滋味,可是太對不住自己的肚子了。」

一眾女子們聽著這話都是哈哈笑了起來,各自招呼了門口抱著饅頭啃的孩子們進了灶間安坐。里正娘子卻被蒲草拉著進了裡屋,李老太帶著兩個兒媳和兩個小孫子孫女連同董老太、陳大娘,還有山子和桃花正是團團圍坐,見得里正娘子進來,趕忙給她讓了位置。

蒲草走去長輩那桌兒,抱起酒罈給眾人滿了酒,然後笑道,「長輩們有貴哥兒和劉大哥相陪,我就不多事了。廚下酒菜備得都是足夠,缺啥少啥儘管喊我就是。」

族老和里正有好酒好菜吃著,又被如此尊敬禮待,各個都是心滿意足、紅光滿面,聽得這話就連連點頭笑道,「大伙兒都知道你這丫頭好客又大方,自然不會客套拘束。你也去吃飯吧,記得以後要心腸硬些,省得總被人欺上門。」

蒲草笑著稱是,又去灶間招呼女子們幾句,這才轉回屋裡坐在炕沿兒邊上陪著眾人一邊閑話一邊吃喝。

陳大娘、董老太幾個都是打心眼裡喜愛蒲草勤快又心善,這半會兒見得她忙著招呼客人,生怕她因此少吃一口肉。早就這個一筷子粉條,那個一筷子肉片,把她的陶碗堆得小山尖兒一般了。蒲草笑嘻嘻分了兩個孩子一些,見得她們吃得歡喜,好似並沒有被剛才那事兒嚇到,這才完全放了心。

不提張家院子里如何熱鬧,眾人吃喝得如何歡喜痛快。只說,狗剩兒被劉厚生那一下摔得好似五臟六腑都移了位置。

他好不容易爬起來挪回家,正瞧見老爹抬手扇了老娘兩巴掌。他不必猜也知道,定然是老爹心裡惱怒,又被不會看眼色的老娘擠兌兩句,於是就借著由頭撒氣呢。

再一想到老娘馬上就要躺倒地上打滾兒哭罵,他心裡更是厭煩,索性也不進屋子了,頂著風雪奔去了隔壁村的馮狗子家。

馮家老頭兒老太太去年雙雙染了風寒,家裡本就貧寒無錢,獨生子又不孝,最後老夫妻倆就那麼生生病死了。這下陳狗子可是徹底得了自由,平日常聚了各村遊手好閒的小子們在家賭錢,若是哪日誰偷了雞逮了狗,也會拎他這裡來打牙祭,一時他倒隱隱成了領袖一般的人物。

這一日,馮家屋裡又聚了四五人在賭牌九,正到興頭上,突然見得狗剩兒哆哆嗦嗦開門進來,馮狗子第一個嚷道,「你這傢伙怎麼來了,是不是在哪裡踅摸到銀錢了?趕緊還賬,你還欠我三十文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